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古典文学 >侠义公案小说 >小五义

第四十六回 地君府听审鬼可怕 阎王殿招清供画图

且说彭启被五路都鬼魂带着一走,睁开二目,黑暗暗看不很真,一到了枉死城内,前面有个牌楼,有两盏绿灯,看见上面有块横匾,是“地君府”;两边有两块匾,是“群灵托命”;还有副对联,是“胎生卵生湿生化生,生生不已”,下联“佛道仙道人道鬼道,道道无穷”。将进牌楼,就看见森罗殿,彭启方知是自己的魂灵出壳。这可就看的明白了,殿里头有张桌子,前头桌子上摆着供献、香炉、蜡签、五供,点着两盏绿灯。后头桌子上有张椅子,椅子上坐着阎王一爷 ,头戴冕旒冠,珍珠倒挂,穿一件杏黄的蟒袍,上绣金龙,张牙舞爪,下绣三蓝色海水翻波,腰横玉带,粉底官靴。面如紫玉,箭眉虎目,垂准头,方海口,大耳垂轮,一部一胡一 须白多黑少,须满心胸,尺半多长,根根见肉。原来是个阎王一爷 ,手执七星圭。左右有两个判官,一个是蓝袍,一个是紫袍,全是判官巾,朝天如意翅,腰束玉带,粉底官靴。一个是面如赤炭,吹去蒙灰;一个是碧目虬髯,紫脸堂。高放着许多帐簿,有黑红砚台,三山笔架架着黑红笔。两旁边有牛头,有马面,有小鬼,有大鬼,高矮不等,一个个狰狞怪状,在阶台石头两边。左边是个刀山,右边是个油锅。两边有两个大鬼,全都是蓬着头,赤着臂,虎皮的披肩,虎皮的故裙,紫纱袍,大红的中衣,薄底靴子。一个是面如紫色,一个是黑白的面目,是黑地长了一脸的白癣。一个是拿着牛头铛,一个是拄着三股叉,那边是个刀山,全都是牛耳尖刀,刀尖冲上;这边是个油锅,底下架着劈柴,真是烧的锅内油乱滚。两旁边跪着十几个小鬼,全是蓬头垢面,俱是男鬼,没有女鬼。只听风中带沙的声音,“呼呼”乱响,铁练乱抖,悲哀惨切,类若鬼哭神号。

彭启见此景况,身躯乱颤,体似筛糠。再听上边阎王一爷 说:“湛湛清天不可欺,未从作事吾先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来!先将头一案带上来。”就将油锅跪着的小鬼,带上来一个,跪在阎罗天子面前。叫注录官看他一陽一世三间作了些个什么事情。就见那红脸的判官把生死簿打开,查了半天说:“此人在一陽一世三间作恶多端,不孝父母,不敬天地,咒风骂雨。”阎罗天子问道:“当下什么地狱?”判官说:“当下油锅地狱。”阎罗天子吩咐叉出去,发往油锅地狱。彭启早就让他们威喝的在月台前边跪下,正看着要把这个鬼叉往油锅地狱,被地方鬼头上击了一掌:“别瞧热闹!”再要睁眼之时,早见那个大鬼把小鬼叉下月台,往油锅里一放,就听见“滋喇”的一声,叉往上一挑,就成了一块红炭相似,往油锅旁边“爬(口叉)”一掷。又教第二案。又带上去一个小鬼,跪在供桌之前。阎罗天子叫注录官查看他在一陽一世三间作了些什么事情。注录官说:“此人在一陽一世三间作恶多端,泼撒净水,作践五谷,平人祖墓,折算人口。”阎罗问:“发往什么地狱?”判官说:“发往刀山地狱。”阎罗说:“来!叉出去。”看刀山的鬼答应一声,就见牛头马面往上一拥,把那个小鬼叉在叉头,摔在刀子山上。彭启瞧着,也是怪怕。刀尖全都缩在刀山里边去了,那小鬼一摔,刀尖全又出来,那个小鬼通身是血。又把第三案带将上来。书不可重叙,无非是强掳少一妇 长女,拐骗人口,哄人的财帛,引良为盗。一案一案,是发往唯倒的、磨研的、睡铁床 、拿锯锯的,俱都带将下去。

发放完毕,问:“彭启一陽一魂可曾带到?”注录官回说:“早已带到,以候钧旨。”阎罗天子吩咐带上来。五路都鬼魂答应,就将彭启带到供桌之前,双膝点地。阎罗天子喝道:“好生大胆!在一陽一世三间作恶多端,摆铜网阵害死白虎星君,就入十八层地狱。来!叉下去,先将他叉入油锅。”彭启说:“唔呀!有报!有报!”阎罗说:“快些报来!”彭启说:“方才阎罗天子所说摆铜网阵害死白虎星君,是一概不知,一概不晓。”阎罗大怒说:“唗!你打算一陽一世三间准你鬼混养生茶大全及配方,我这冥司无私。现有蒋平缢死之魂,你还敢在此强辨?将他叉出去!”脑后“(口叉)啷”一声。回道:“且慢,我也知晓冥司无私,这个铜网阵我招认了就是。可有一件,方才阎罗天子所说白虎星君,大概就是白护卫了。”阎王说:“白虎星君奉玉帝攸旨降世,辅佐大宋国朝,一陽一寿未终,被你设法害死,你难道说还不与他抵命?”彭启说:“我虽设摆铜网阵,不是请他前去的,又不是我将他诱进阵。上院衙能人甚多,怎么单他一人坠网?总是他性傲之过。”阎罗说:“你一陽一世就是个舌辨之徒,你的魂灵儿仍是个说客。蒋平可是你逼的他自缢身死?”彭启说:“唔呀!那更怨不上我来了。”阎罗大怒说:“来!把蒋平冤魂带到对词。”

不多时,蒋平来到。相貌本就难看,这更难瞧了,七孔血出,有根绳子勒着脖项,来到跪倒说:“就求阎罗天子作主,教彭启给我们两个人抵命。”一回头看见彭启,抓住要打,被鬼卒拦住,揪扭着彭启,让阎罗天子作主。彭启说养生茶大全及配方:“蒋四老爷,当着阎罗天子面前,不许矫情,是我把你勒死的?是你自缢死的?”蒋爷说:“虽是我自己死的,你要在一陽一世报出铜网阵,我何必寻死?”彭启说:“我一陽一世报出,我也就剐了。这一陰一曹焉能鬼混的过去?”蒋爷说:“你任凭怎么说,也得给我们哥们抵命。”阎王说:“我查看查看你们的一陽一寿,我自有道理。”注录官查彭启的一陽一寿,查了半天,说:“此人根基甚厚,应活二百年,还可修成地仙,就不属咱们管了。”看白虎星君与蒋平的一陽一寿,回说:“白虎星当活六十岁,二十八岁归天,还有三十二年。蒋平七十二寿终。”阎王说:“罢了,有仇可解不可结。彭启,我放你们大家还一陽一,你把铜网阵消息说明,从那里进去,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让他们好破铜网阵。也是王一爷 气脉微败,大宋洪福齐天。这也是个定数,你不该逆天行事,早把机关一泄,各人及早回头,别耽误了自己的正事,修一个无声无色、寿与天齐不坏的金身,享清净之福,免的落于沉一沦 苦海。”彭启一听,无限的欢喜,暗忖道:“我也不用净护庇着我的义子,早知王一爷 不能成其大事,也是自作聪明,反倒耽误了自己的正果。不如说了罢,脱身早觅仙山,隐遁的为是。”并有注录官说:“阎罗天子在上,白虎星君一尸一骸化成飞灰,不能还一陽一。再者已然回归仙府,享清净之福去了,不肯临凡。”阎罗说:“既然这样,也罢,就将白虎星君三十二年一陽一寿也归彭启,彭启可曾听见了?”彭启说:“听见了。”蒋爷又说:“我不是还有三十二年的一陽一寿么?我是活恶心了,我再活十年足以够了,把我那二十二年一陽一寿也给彭启。只求阎罗天子作主,可得他把铜网阵的事情说的清楚。倘若他要藏私说不明白,铜网阵不能破,闹养生茶大全及配方一个半途而废,就得多少条性命饶上。那时节还得求阎罗天子作主,我可就不上吊了,我可就抹脖子一死了。他得给我抵命,拿他那个寿数配我这个寿数,我瞧瞧到底谁合算,谁不合算。养生茶大全及配方”彭启说:“我为什么合你一般见识?我正分还有一百一十多年的一陽一寿,我要不说,就不说;我要说,必是清清楚楚,让你们一去就破。可得有宝刀宝剑。”蒋爷说:“宝刀宝剑有的是,你就当着阎罗天子说明罢。”阎王一爷 说:“对了,你就当着我说明罢。你那点说的不到,我也听的出来。”彭启说:“这么说可不行,放我们还一陽一,找一个净室屋中,一个人不要,画出图样,写上字,按着卦爻方位、总弦副弦的所在,那才行的了。就这么一说,也记不清楚,破不了反来怨我。”阎罗瞧了蒋爷一眼,方才点头。彭启暗想:“不好!阎王神色不对,别受了他们的冤。有了,我把指头一咬,要是疼,就是假的;若要不疼,就是真的。”这一咬指头不大要紧,把个假扮一陰一曹机关泄漏。不知怎样,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