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诸葛青云 > 四海群龙传

第四章 古寺白骷髅

皇甫端把被自己暗运玄功烧成焦炭的那段树枝轻轻放下,向金若雨微笑说道:“金朋友,在下这种‘内火焚枝’,只属武林末技,算不得是什么上乘玄功,尚望你不吝高明,多加指教!”

金若雨适才气焰何等嚣张?神色何等骄狂?但听了皇甫端这番话后,却眉峰愁聚,面色如土!

并不是“玉面屠夫”金若雨的一身内家功力,尚未练到能施展“内火焚枝”程度,而是这种极为精纯的三昧真火,必须要元阳未泄的童子身,方能施展得得心应手!

皇甫端不亲女色,是湛然纯阳之体,金若雨则风流不羁,到处留情,是位在脂粉中打滚的人物!

双方在本质上有了悬殊,所表现出来的功力程度,自也就难于一致!

金若雨自知非不能为,乃不能敌,遂满面惭惶,窘迫无比!

皇甫端见状,心中暗笑地说道:“金朋友倘若对这‘内火焚枝’末技,不屑施为,则请随意施展其他的奥妙神功也可!”

金若雨苦笑一声,目注皇甫端问道:“上官悲,你在明春的正二月间,有无要事?”

皇甫端莫明其妙地,诧声说道:“在下飘然一剑,游侠江湖,有约则不辞千里,无事则随兴逍遥!不知金朋友问此则甚?”

金若雨咬牙说道:“金若雨今日甘心认败,也遵守诺言,暂时把‘乾坤五彦’之一的荣誉,让渡给你!但却想邀约阁下,于明年二月初二,驾临‘岷山白骨潭’一会!因金若雨从今起,戒色百日,借培本元,下次相逢之际,我就不会在无法凝聚‘纯阳三昧真火’上,比你相形逊色地栽跟头了!”

皇甫端想了一想,点头说道:“好,我就暂时接受你让给我的‘乾坤五彦’之一荣誉,明年二月初二,你在‘岷山白骨潭’边等我便了!”

金若雨自身边取出一根令箭型的竹牌,用指甲在竹牌上划了一阵,凌空掷与皇甫端便自转身疾驰而去!

皇甫端见这竹牌正中,镌着“黑青竹令”四个大字!金若雨用指甲所划的字迹,则是“从即日起,到明年二月二日,暂将‘乾坤五彦’之一荣誉.让与上官悲,一切‘岷山派’下人物,在此期间,均不可对此人,加以伤害!”

末后并煞有介事地,画了“玉面屠夫”金若雨的七字花押!

皇甫端看完,哂然一笑,随后把这根“黑膏竹令”揣进怀中,便向适才与上官柔所约定的高峰脚下急赶!

自从他追赶“玉面屠夫”金若雨开始.迄今业已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皇甫端认为上官柔多半等得不耐地,黯然而去。

谁知他还未到达峰脚,便远远看见上官柔,独自坐在一块巨石顶端,茕然痴等。

皇甫端心中微感歉疚地,老远便提气高声叫道:“上官姑娘,你等久了,我在这里!”

上官柔本是背向皇甫端,这一闻声之下,立即转身回头,纵下巨石,飞也似地向他迎来!

皇甫端一面疾驰,一面含笑叫道:“上官姑娘,我已回来,,你的伤口新合,不要跑得这样快法!”

上官柔哪里肯听,仍然秀眉微蹙,似乎强忍疼痛地赶到皇甫端面前,向他颤声问道:“上官兄,你……你去了哪里?莫非当真遇……遇上了那该死的‘七绝玉龙’皇甫端吗?”

皇甫端虽然挨了窝心骂,却如哑子吃黄连般,有苦难言地摇头答道:“我不曾见过‘七绝玉龙’皇甫端,但却遇见了:乾坤五彦’之中的‘玉面屠夫’金若雨!”

上官柔“呀”了一声说道:“这厮名副其实,真如他那‘玉面屠夫’外号一般,凶残难缠无比!上官兄既是与他相遇,你们动了手吗?”

“我们并未恶缠狠斗,只是随意比划了几下,那位‘玉面屠夫’金若雨,便颇为谦让地,甘心认败!”

上官柔大为惊奇说道:“金若雨是扛湖人物公推为当世绝顶年轻高手的‘乾坤五彦,之一,他若甘心认败,岂不是有失他的身份了吗?”

皇甫端微笑说道:“这位‘玉面屠夫’虽颇骄横狂妄,倒也知耻守信!他在甘心认败以后,并将他‘乾坤五彦’之一的荣誉身份,暂时让给我了!就是说:从如今开始,直到明年二月初二以前,我可以暂时代表‘玉面屠夫’金若雨,在‘乾坤五彦’中,算上一份!”

上官柔扬眉问道:“二月初二后呢?”

皇甫端目闪神光,昂然道:“金若雨约我于二月初二,去往‘岷山白骨潭’边,二人再决一战!”

上官柔微笑说道:“再决一战就再决一战,上官兄第一战既能胜他,第二战哪里便会形势逆转?最多‘玉面屠夫’金若雨是占了一点久居‘岷山’的地利人和的便宜而已。”

皇甫端目闪神光答道:“金若雨目空四海,自视绝高,他在我手下吃亏以后,生平唯一大愿,便是于二月初二‘岷山白骨潭,一战之中,把我击败,夺回体面,洗刷今日之辱!”

上官柔听得连连点头说道:“上官兄析理人微,说得极有道理!”

皇甫端微微一笑,又复说道:“故而,‘玉面屠夫’金若雨何尝不想杀我?但杀我之期,必须过了明年二月初二!”

上官柔万分佩服地,目注皇甫端,微笑说道:“对极!对极!这样说来,金若雨不仅不会暗算上官兄.并须于二月初二以前,尽量设法保护你的安全,期使你无灾无难!”

皇甫端笑道:“为此我打算去完‘幕阜山’后,便奔‘岷山’,索性探察探察‘岷山双怪’所居的‘霸业山庄’底细!”

上官柔秀眉微蹙说道:“岷山‘霸业山庄’,列为武林人物的‘九大禁地,之一,简直寸寸都是死城,步步皆布危机……”

皇甫端不等上官柔说完,便自摇手狂笑道:“岷山‘霸业山庄’虽然名列‘九大禁地’之一,无殊虎穴龙潭,但我只要在二月初二以前赶去,则所谓的‘寸寸死城,步步危机’,都会变作康庄大道!”

上官柔听得点头说道:“对!这样说来,小妹也可勉随上官兄骥尾,走一趟‘霸业山庄’,开开眼界的了!”

皇甫端目注上官柔诧然问道:“上官姑娘,你打算在去过‘幕阜山天音谷’后,再与我一同入川吗?”

上官柔点了点头,嫣然笑道:“上官兄这样问我则甚?难道你嫌我艺业不够,不配随你前去?或是对我厌恶,不愿我陪你前去?”

皇甫端慌忙摇手说道:“上官姑娘千万不要多心,我决没有这种想法!”

上官柔目光似水地,凝望着皇甫端,幽幽说道:“上官兄,自从‘天目山’中一会,我便对你钦佩万分!

加上小妹身受创伤,多蒙你不避嫌疑,亲手替我敷药止血,更复感铭肺腑!今后不论海角天涯,刀山剑树,小妹均矢志相从,为上官兄略慰孤寂,照料起居!除非你对我表示厌恶,加以驱逐,小妹是誓不轻离左右的了!”

这番话儿之中,极为明白地.倾吐了上官柔对于皇甫端的万斛情丝,但也把皇甫端听得眉头深蹙,默然不语!

上官柔见他这等神情,颇为大方地,扬眉笑道:“上官兄,你不要为难,有甚话儿,尽管明言!因为男女感情,无法勉强,你若对我厌弃,上官柔决不痴缠,我便剪去青丝,以古佛金经,度此余生便了!”

皇甫端苦笑说道:“上官姑娘,天下少年英侠,胜过我者极多!你何必……”

上官柔微微一笑,截断皇甫端的话头,接口说道:“上官兄,你替我敷药止血部位,是女孩儿家见不得人的所在,我倒要向你请教一声,除了你外,我上官柔还好意思嫁别人吗?”

皇甫端闻言,因无词可驳,只有连连苦笑!

上官柔伸出柔荑素手,拉着皇甫端的手儿笑道:“上官兄,你分明有甚难言之隐,莫非你已经有了妻室,或是有了心中爱侣?”

皇甫端心想索性说明也好,遂目注上官柔,点头微叹说道:“上官姑娘,说来也觉惭愧,我既无妻室,也无爱侣,但却在与你相见以前,有了一段片面相思!”

上官柔听得兴趣盎然,微笑叫道:“上官兄,快告诉我,那位能引得你这等英雄人物,对她发生片面相思的姑娘是谁?”

皇甫端苦笑说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呢!”

上官柔果然柳眉微蹙,佯嗔说道:“上官兄,你何必对我如此虚言搪塞?天下哪有不知道自己对她发生片面相思的心中爱侣是谁之理?”

皇甫端窘然说道:“上官姑娘,我当真不知道那位姑娘是谁?因为我只与她见过一面,略谈数语,除了记得她容貌清丽如仙,秀发极长,暨身穿一袭黄衣以外,根本不知她姓甚名谁?是何来历?及居住什么所在?”

上官柔见皇甫端说得如此郑重,方知他不是虚言搪塞,遂“哦”了一声,颇为好奇地扬眉笑道:“上官兄,果有这种事吗?大概只有你这等绝世奇人,才会发生这等别具意境的畸恋?”

皇甫端长叹一声,点头说道:“我承认这是一桩不合理的畸恋,但不知怎地,竟无法加以排解淡置!心房之中,总是时常浮现出那位姑娘的黄衣长发情影!”

上官柔听得银牙微咬,皱眉说道:“这位美人儿的魔力好大!”

皇甫端赧然说道:“上官姑娘,论到‘美’字,你又何尝比那黄衣长发少女逊色几多?但造化弄人,偏偏让我先遇到她,倘若让我先遇到你,则我的心房脑海之中……”

上官柔不等皇甫端话完,便自连摇双手,凄然一笑说道:“上官兄,我心中好不难过,请你不要再拿这些听来好听的空洞话儿,企图能对我有所安慰!”

皇甫端见她一双妙目之中,业已满眶珠泪,潸潸欲落!不禁也凄然叹道:“上官姑娘,你不要以为我是花言巧语,对你饰词慰藉!

却应该知道是我坦然直陈,绝无半分虚假的发自肺腑之言!”

上官柔此时业已控制不住情绪,一面珠泪泉流,一面却睁开两只泪光模糊的大眼,凝望着皇甫端,幽幽说道:”上官兄,我相信这是你绝无半分虚假的发自肺腑之言,井非我上官柔貌媸人蠢,不配邀你垂青,而是天不假缘,彼此相逢恨晚……”

皇甫端是位感情极为丰富的至情至性之人,他见了上官柔这副悲痛得语不成声的梨花带雨模样,怎能不心生怜惜起来?

遂取出自己所用丝巾,替她擦拭满颊纵横泪渍,并长叹一声.低低说道:“柔妹,你说得对!我们之间,真是天不假缘,相逢恨晚!”

这一声“柔妹”,叫得上官柔全身一震,银牙紧咬地,凝望着皇甫端,久久沉思不语。

皇甫端把语音放得异常温柔地,含笑说道:“柔妹,你在想些什么?我从此以后,把你当做我的小妹看待好吗?”

上官柔星眸双阖,又流下两行珠泪,凄然说道:“上官兄,照说我有了你这样一位英雄哥哥,也足够光荣!

但说句老实话儿,仅仅做你妹妹,仍不是我的最大满足!”

说到此处,忽然举袖拭去满颊泪痕,向皇甫端换了一种柔媚笑容说道:“上官兄,相交贵在知心,小妹看得出你虽然武功绝世,人品超群,但胸怀之中,仿佛尚蕴藏有什么重大忧虑?或如山之恨!”

皇甫端先是一惊,但旋即点头叹道:“柔妹看得不错.但我心中之事,暂时还不便对你明言而已!”

上官柔嫣然笑道:“上官兄,我如今业已略为改变主意!”

皇甫端问道:“柔妹改变了什么主意?”

上官柔缓缓答道:“我打算在陪你去过‘幕阜山’后,彼此便即分手,不再陪你前去‘四川岷山白骨潭’了!”

皇甫端愕然问道:“柔妹为何突有这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