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隐侠传奇

第四十回 走投无路(3)

“不坐了。小姐和公子还是快点开船过江,别让郝一天、无情刀客跑掉了。”韵娘说完,离船上岸,扬手说:“小姐和公子保重,但愿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跟着纵身上岸,飞逝而去,身影消失在夜空里。

韵娘这一去,果然与戴七双双远走高飞,叫跟随他的两名捕快带回那面曹公公的银牌和一封书信,面呈曹公公,从此不再在江湖上露面了。这是后话,这里不多说。

韵娘一走,公孙不灭他们也起锚拉篷,在夜幕中直往北岸而去。第二天,他们很快就盯上了郝一天,不动声色地暗暗跟踪着,遵守诺言,不令戴七为难,不在南京管辖的地方动手。

他们一路过滁州,经凤一陽一府,上宿州。这一带地方,都是以往的古战场,尤其是宿州和泅州之间,更是楚汉之争的族下古战场。刘邦在垓下、战,令楚田王兵败身亡,自刎乌扛,从而莫下了汉朝四百年的江山。明朝的开国之君朱元漳,便是风一陽一钟离人,在这一带东征西讨,南征北战,扫灭这一带群雄:方国珍、陈友谅、张士城等人,然后挥师北上伐元,而建立了大明二百七十多年的江山。

一天,茜茜公主等人跟踪郝一天、无情刀客等六人,踏入了宿州灵璧县境一处叫固镇的小镇,正想进镇投店住宿,蓦然见一辆马车从北部飞奔而来,赶车的是个驼背的老头子,神情显得无情打采。芸芸惊喜的对茜茜公主轻轻地说:“小姐,你看,那不是神鞭江老爷子吗?”

茜茜急忙放眼一看,那不是神鞭叟江大侠又是何人?她惊喜讶然:“我干爹怎么在这么一处小镇上赶车了?怎么不在江浙一带?”

公孙不灭叹息一声:“是我累了江大侠了!害得他老人家跑来这一带避祸。”

茜茜公主说:“你们先别过去,让我先去捉弄他一下,给他老人家一下意外的掠喜。”

茜茜和芸芸为了避人注意,更不令郝一天等人起疑心,双双女扮男装。茜茜公主扮成一个富家的公子哥儿,身穿锦衣绣袍,带着一个佩剑傻气的小厮芸芸,沿途游山玩水。现在她故意上前拦路,立在大道的中央,挡住了马车的前进。

神鞭叟蓦然发现前面有一个英俊的青年挡道,一边收紧了马缰绳,一边挥鞭喝喊:“快闪开!你不想要命了?”

大概是马匹奔走迅速,就是收紧缰绳,一时也不能减速。眼见马车快要从茜茜公主身上辗过了,神鞭叟一鞭击出,想将这位公子哥儿卷起,故到一边去,以免出了人命。谁知鞭刚挥出,茜苗公主好像给马撞倒了,滚到大道一边去,令神鞭叟挥出的一鞭落空。茜茜还发出一声惊叫,伏在路旁不动了。

神鞭叟这一惊非小,立刻从马车上跃起纵下来,而那辆马车跑了二丈多远的地方才停下来。神鞭叟走到茜茜公主身旁,见是一位锦衣的公子哥儿,由于是伏地而卧,看不见是什么人,但从他那一身锦服,已知道他著不是富贵人家的公于,便是宫宦人家的少爷。他更是征住了:“撞倒了一般的人还好办,顶多出钱为他医治,赔礼道歉请罪,要是有钱有势的人家,事情就闹大了,不单是赔礼请罪就完事,弄得不好,坐牢还是小事,还有可能要了自己的一条命。神鞭叟自叹倒霉,但将人撞伤了,总不能不去理。

神鞭叟蹲下来问:“少爷,你怎样了?让小老给你看看,撞伤了哪里?”

茜茜公主故意不动也不出声,神鞭叟心中更发了毛,不会是这位富家公子太过娇嫩了,不经撞,一撞就撞死了?人死,事情就更麻烦了。

这时,芸芸跑过来了,放重嗓子说:“好呀!你这老车夫,擅死我家少爷了!你给我家少爷赔命来。”

大概是事隔三年多,芸芸再也不像三年前的模样,又是小厮打扮。神鞭叟无法把她认出来,只好带着歉意地安慰她说:“小哥!你别大声叫喊,你家少爷不一定是撞死了,大多是擅晕了过去。小老想办法救活他回来,你放心。”

芸芸装作哭丧着脸说:“我家少爷给你撞死了,我能放心吗?”

神鞭叟看了她一眼问:“小哥,你怎么知道你家少爷死了?”

“不死,我家少爷怎么不动也不说话的?”芸芸满有理由地说。

“一个人晕过去,也会不动不说话。小哥,你先别着急,让小老先看看。”

“你会看吗?”

“小老在江湖上行走多年,多少也知道一些医道。”

“死人你也能救得活吗?”

“人真的死了,当然救不活。只要有一口气,小老可以将他救活过来。”

“我看,你救不活我家少爷了!”

神鞭叟心中奇异了,不由得打量起眼前这小厮来。暗想:这个小厮见主人受伤伏地不起,怎么没半点着急、惊慌和悲痛的样子,反而不厌其烦地问七问八的,他不会希望自己的主人死吧?难道他主人死了,对他有好处?

芸芸问:“你看着我干吗?你撞死的不是我,是我家少爷啊!”

“小哥,小老感到你有些奇怪。”

“我有什么奇怪了?”

“怎么你主人给撞死了,你不悲痛,不叫喊呢?是不是你想你家主人死了?”

这卞芸芸可火了:“你真是胡说八道,我几时想我家少爷死了?”

茜茜公主一下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起来:“你这傻丫头,装什么也不像,你这副神态,不叫他疑心才怪呢!”说完便站了起来。

神鞭叟反而愕然了,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你没事了?”

茜茜公主眨眨眼,含笑瞟着他问:“你看我像有事的吗?”

“你们是在故意捉弄小老?”

“你老不会生气吗?”

“好好!你没事就好了!小老还得赶路,不会生你们的气。不过下次,可别再这样捉弄小老了!小老可受不起这样的捉弄。”

芸芸说:“老爷子,你真的生气啦!”

茜茜却笑问:“干爹,你连我也不认识了吗?”

神鞭叟一听“干爹”两宇,顿时全身像电击似的怔住了。他凝视茜茜很久,才惊讶地问:“你是小宫主?是真的吗?”

“干爹!不是我又是谁了?”

“我的小宫主!你可叫小老想死了!你怎么这般捉弄我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一回分解。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