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隐侠传奇

第三十六回 处处侠踪

上一回说到公孙不灭回到灵谷寺,告诉茜茜公主西厂人的落脚处,并说郝一天这魔头也在城内一处兵营里,必须把他引出来。说着说着,公孙不灭见夜深了,便问茜茜公主明天再谈好不好。茜茜公主一听,明白公孙不灭言外之意,感到在深夜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让人看见,会有是非流言。但她很不满,淘气地说:“不好!”

公孙不灭感到奇怪,难道让人看到他们深夜在一起才好吗,便问:“怎么不好?”

茜茜公主笑问:“你是不是害怕我在这里,被人看见了有损你这个诚实君子的声誉?”

“我,我,我这是为兄弟着想。”

“我才不在乎别人闲言谗语,你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弄得我火起,我割掉他的舌头,看他还胡说八道不?”

公孙不灭十分了解茜茜公主的性格,这是一个在江湖上我行我素,生性不羁,任意而为的奇女子,她根本不会将一切世俗看在眼里,要是别人说是道非,说不定她真的会将那些胡言乱语中伤她的人的舌头割掉。他慌忙对她说:“不,不!兄弟别这样。好!我们现在继续谈!”

“你这么勉强,我还谈干吗?”茜茜公主显得有点不高兴了。

“我,我,我不勉强。”

茜茜公主一笑:“其实我也不想来,但有一件事,我不能不来。”

“兄弟,什么事?”

“我们现在就得远远离开灵谷寺。等到明天就来不及了。”

“为什么?”

“因为我害怕那个什么韵娘女子前来寻找你,你一见到她,就给她迷住了。又是弹琴,又是唱歌,到时我忍不住会杀了她的。”

公孙不灭愕然:“兄弟怎么这般的不信任我?我绝不会这样!”

“因为男子多数是靠不住的,往往喜新厌旧,口是心非,到时你这个诚实君子就变得不诚实了!我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兄弟,你不是要我将心掏出来给你看吧?”公孙不灭急了。

“我是齐天大圣吗?心掏了出来,你还能活吗?”

“兄弟,你想我怎样?”

“马上走呀!”

“好!我们马上走。”

茜茜公主“噗哧”一笑:“你怎么这般老实呵!我是逗着你玩的。”

“兄弟怎么逗着我玩了?”

“好了!我不愿你说了!但我们马上离开灵谷寺却是真的,你快收拾行装吧!”

“兄弟为什么急着要离开这里?”

“不灭哥,你不想想,我们在天堡峰杀了川西双煞,伤了西厂那么多的人,郝一天能罢休吗?他们很快就会来查找我们。”

“他会查到这里来?”

“我要是没看错,南京城里恐怕进行大搜索了,天一亮就会有眼明手快的差人在灵谷寺四周出现。你想我不在灵谷寺中大开杀戒,多伤人命,我们现在就得走。”

“对对,还是兄弟想得周全,我们越快离开这里越好,别害了寺内的众僧人。我马上叫焦峰迅速收拾行囊。”

“别叫他了!小丹、芸芸旧已带着他在山门等我们了!”

“哦!怪不得我进来不见动静,还以为他劳累了一天睡着了。他怎么不等我的?”

“有我在这里等你还不够吗?”茜茜公主含羞地笑了笑说。

“好好,我们走!”

“你没什么东西要收拾的么?”

“没什么东西,我的一切行装,都在焦峰那里,我再没东西可收拾了。”

茜茜公主说:“好!我们走!”她在房间放下一些银子,与公孙不灭轻轻踱出来,倾听一下,四周宁静异常,没任何动静,大概是天亮前,人们睡得十分的沉。于是他们舒展轻功,跃上瓦面,像一对疾飞的夜鹤,飞进了茫茫的夜空里,跟着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他们在山门外的树林里会见了芸芸、小丹和焦峰。芸芸用带埋怨的口吻说:“小姐,你怎么到这时才出来呵!急死人了。要是再迟一点,我就要进寺去寻找你们了!”

茜茜公主说:“我和少爷谈多了一些话,耽误了些时间。

“啊,怪不得小姐迟迟不来了,原来小姐和少爷在说悄悄话,说呀说呀连时间都忘记了。”

“死丫头,瞎说什么!看我把你的嘴巴割下来。”

“小姐,我哪有瞎说呢!明明你自己说和少爷谈话多了些,耽误了时间的。”

“你……我们说的可是正经事。”

“什么正经事?”

“我说郝一天他们很快就会在南京城内外大搜索了,官府的人也会很快来包围天堡峰,搜查灵谷寺,请少爷立即离开这危险的地方。对了,你们没出事吧?”

“我们没出事,不过南京城里可出事了。官府的人出动了,天堡峰那边,陵墓的一些士兵,也上了天堡峰。”

茜茜公主果然没有料错,在临天亮前,锦衣卫府和西厂的人,分批分头出动了。

这些锦衣卫府的士兵和西厂的凶残鹰犬,平常已经欺凌百姓,鱼肉乡民,趾高气场。就是锦衣卫府中的一般士兵,放出去都可以成为其他士兵的小队长、十户长的人物;西厂的人放到地方上和军队中去,更是什么百户长、千户长的人物了。这些人惟恐天下不乱似的。一旦让他们大肆搜索,他们就纷纷乘机趁火打劫,胡作非为了。

他们先封了城门,在南京城里大肆搜查所有的茶楼、酒馆、客栈、寺院、道观。盘查可疑的旅客。因为他们受命重点盘查的对象是年轻女子,这些好色之徒,正是求之不得,乘机动不动就强行搜身,乱搜乱摸,调戏侮辱妇女。各家各户纷纷关门避难,年轻女子更是到处躲藏。鹰犬们如饿狗出笼,破门而人,闯进穷人之家,强抢民女,打破家具。遭到血气方刚,敢于反抗的居民,立即拳打脚踢。有钱人往往怕受皮肉之苦,但求家人平安无事,宁可破财挡灾,但愿这伙瘟神早点离开。所以闯进富家豪宅的鹰犬,疯狂搜刮财物,将值钱的金银珠宝夺为已有,大发横财。人们对于鹰犬们这些暴行平时已是司空见惯了。在南京城中,他们的行动还有所收敛,不敢忽意行事。可在南京城外,四野小镇、乡村,那就遭殃了”

天亮时,锦衣卫府的士兵和西厂的鹰犬拥向南京城外,网四郊山头搜索,向乡村、小镇扫荡。一时间,宁静的乡村、小镇被搞得哭声震天,鸡飞狗走。他们发现年轻女子,便穷追不舍,有姿色的还拉进房间和树林中去轮奸,更有的带到了西厂和锦衣卫府中,供匪徒们日夜一一婬一一乐。

一伙鹰犬闯到一户农家门前,这家主人正好离家上山砍柴,剩下妻子和十八岁的女儿在家,妻子在门前喂鸡,女儿在房里裁衣。正在啄食的母鸡看到一伙人闯进来,吓得咯咯叫着,领着小鸡钻到附近的竹林去了。

“各位大爷,出什么事了?”女人惊讶地问。

为首的一个鹰犬说:“爷们公事在身,搜捕案犯。”

“我们都是良家妇女,请到别处搜吧!”

“胡说,还未搜索过,谁知你家里有没有窝藏不法分子。”

“搜,搜了再说!”

鹰犬们得令,如狠似虎冲进房里去。不一会,房里便传出凄厉的哭喊声,另一个鹰犬在房里喊:“这里发现一个年轻女子!”

为首的那个鹰犬兴高彩烈地说:“让我好好搜查她。”

“大爷,那是我女儿呀,别乱来!”

为首的那个鹰犬如蝇逐臭,扑向房里。妇人慌了,一把抱着他的大腿不让他闯进房里。这只鹰犬火了:“哼!从来没有人敢阻挠我行动的,你这不识时务的村妇活得不耐烦了?”

他挥刀劈断妇人的一双手,痛得她在地上打滚嚎叫。

女儿冲出睡房,见母亲倒在血泊中,悲伤得痛不欲生。

为首的那个鹰犬把她抱进房里,她又踢又咬,但终于敌不过几头鹰犬,被他们残暴地糟蹋了。

这时,正巧外出砍柴的主人看到鹰犬们在搜山,不敢再上山砍柴,便转回家躲藏。想不到一到家门口,看到妻子重伤倒地,女儿被奸污,他顿时像一头被激怒的猛虎,见鹰犬就砍。鹰犬们猝不及防,一下子被他砍倒两人。

为首的那个鹰犬立即把附近的鹰犬叫来,乱剑把这房里的主人杀死。他们还不解恨,放了一把火,把这家人的茅草房烧掉,才悻悻地离去。

一时间,南京城内外天怒民怨,愁云重重。

各地有势力、有背景的绅士,由于身受其害,愤愤不乎,便联合起来上告,状纸似雪片般飞到了应天府,有的上告到京城帝都各衙门。但被告都是西厂、锦衣卫府的人,官府管不了,也不敢管。

官府不敢管,南京一带有正义感的武林人士却站出来管了。他们当场制止了西厂、锦衣卫的暴行,有的闻风赶去营救不幸的妇女,怒杀或刺伤了这群不是人的野兽。但其结果,他们敌不过西厂锦衣卫的一些高手,不是受伤被擒,就是负伤远走高飞避祸。一时间,西厂和锦衣卫府中的牢狱,有人满之患,关的都是无辜百姓或仗义被擒的侠义之士。

东厂,在雪山飞鹰和韵娘的约束之下,不卷入这一事件中去,冷眼旁观。韵娘有时还出面制止西厂和锦衣卫人的暴行,救了一些妇女。那天,另一伙十来个锦衣卫和西厂的人抓了七八个年轻貌美的妇女,正沿着一条山间小径把她们押回去,准备带到西厂和锦衣卫中供匪徒慢慢享乐。

突然树林里跃出一个佩剑的蒙面人,昂首叉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一个胖乎乎的锦衣卫怒斥道:“哼!你是何方人马,胆敢如此放肆,前来挡道?”

“你别问我是什么人,只要乖乖地把抓来的妇女放掉,我就让你们过去。”

胖子愕异了,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听她那娇比的声音,看她那姣美的身材,猜她并非七尺男儿,而是一个蒙面女侠,奇怪,明知这天南京城内外大肆搜捕盘查妇女?这位蒙面女侠,不但不躲闪,还胆敢贸贸然拦路劫人?这是何方神圣?听她的口气咄咄逼人,看他肯定不是平庸之辈。于是他又喝问,“你到底是什么人?免得我滥杀无辜!”

“哈哈,你们这伙人什么时候不是杀滥无辜?还恬不知耻!别再说废话。要说,放了人再说!”

“岂有此理,你敢教训我们!”胖子气得脸红脖子祖,对手下喝道,“给我把她也抓起来,带回去给郝爷享用。”

两个鹰犬挥剑双双朝蒙面女侠的头上劈下,蒙面女侠后退一步,一跃而起,一个“鹤于翻身”,轻巧地落在两个凶徒的背后,接着利剑出鞘,左右开弓,两名凶徒被刺中后心,没哼一声就趴倒在地,再不起来了。

胖子和鹰犬们个个瞪大眼睛,被这个蒙面杀手出手之神速,击中要害的准确而震惊。但他们不首失败,堂堂男子汉,十多个武功上乘的高手难道敌不过这个独行蒙面女侠?

“上,给我一齐上,把这无法无天的丫头抓住,扯下她的面纱,看看她是神还是鬼!”

七八个鹰犬扑向蒙面女侠,想不到她身如幻影,跳出重围,眨眼间不知消失在何方。鹰犬们个个大眼瞪小眼,茫然四顾,不知她是上了天还是落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