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隐侠传奇

第二十六回 深入狼窝

上一回说到小丹回答老叫化的问话,说任家不让他出去找寻公子。

老叫化说:“其实你留在任家不好吗?”

小丹狠狠地说:“要是我留在任家,说不定我也像我家公子一样,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老叫化奇异道:“小丹,你这话我老叫化就不明白了。”

“因为姓任的不是好人!”

“哦!我老叫化在江湖上听说,姓任的可是浙西一带有名望的大侠,一生仗义扶危,他怎么不是好人子?”

小丹气愤的说:“他是一条毒蛇!说不定我家公子……”

焦峰连忙打断他的话说:“小丹,千万别乱说话。”焦峰对老叫化仍有戒意,直到现在,他摸不透这个老叫化到底是什么人,担心小丹太过直率了,说话没留余地。万一这个武功奇高的老叫化,是东厂里一个老练、一陰一险、可怕的鹰犬,那不危险了?小丹听焦峰这么说,一下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望着焦峰:“我……”

公孙不灭也说:“小丹,在事情没有十分了解之前,不可将话说绝了。”小丹心想:姓任的摆明是东厂的人,是条可怕的毒蛇,我说错了吗?老叫化哈哈一笑:“你们两个太过小心了!依我老叫化看,小丹的话并没有说错,神鞭叟也说姓任的不是什么好人。”

小丹愣然:“神鞭叟也看出姓任的不是好人了?”

“你知不知道,神鞭叟曾经到过任家打听你和你家公子莫名其妙失踪的情况。”

“什么?他老人家去打听我们了?”

“是呀!当时他还看不出姓任的,可是从任家出来后不久,他就发现有人在暗中跟踪他,神鞭叟凭着自己多年的江湖经验,一下感到胜任的为人不可靠,说不定是个可怕的敌人。你们主仆两人突然的失踪,恐怕与他有关。所以他对姓任的话,一句也不相信。要不,他就不会和我老叫化比拼酒,要我打听你们主仆两人的下落了。小丹,现在你这么一说,依我老叫化看,这姓任的八成不是好人,恐怕真的是一条毒蛇。”

小丹关心的是神鞭叟,急问:“神鞭叟他老人家现在哪里?”

“他拼酒输了赖账,我老叫化也在四处追寻他哩!在拼酒前,他说过要到这千里岗一带寻找你们主仆两人,谁知我老明化一打听,他却被官府东厂的人用计将他捉去了!”

小丹大吃一惊:“他被东厂的人捉去了?”

“狼窝里的人是这么说,是不是我老叫化就不清楚了。小丹,你知不知道,用计捉他的是什么人?”

“什么人?”

“是一个叫什么八爷的人,姓汪,在江湖上人称他为幽冥杀手。”

小丹和焦峰都睁大了眼睛:“又是这个姓汪八老贼?”

“哦!你们也听闻过这个可怕的杀手了?”

焦峰说:“这个极其一陰一险、凶残的幽冥杀手,在江湖上谁人不知?”

小丹说:“神鞭叟他老人家落到了他的手里,那不危险了?”

“是呀!所以我老叫化好歹要去衡州府走一趟,要是真的,我怎么也要将他救出来,跟这个姓汪的没完没了!小丹,你们跑来千里岗干什么?来寻找你家失踪的公子?”

小好望望公孙不灭后说:“是!”

“看来,你跟这位秀才没有跟错,他人好,武功也不错,你好好跟着他吧,说不定他可以帮助你找到你家的公子。要是别人,我老叫化不放心,真的要带你走了!”

公孙不灭一揖说:“多谢前辈看得起在下。”

“秀才,我俩之间订个协约好不好?”

“前辈要订什么协约呢?”

“你们在这一带找公孙不灭,要是碰上了神鞭叟,请告诉他,我老叫化在寻找他;要是我碰到了公孙不灭,我也告诉他,说你们在寻找他,怎样?”

“好!前辈,我们一言为定。”

“还有,这一带恐怕还有像昨夜的那一处小狼窝,你们要小心呀!”

“多谢前辈提醒。请教前辈尊姓大名,仙乡何处?”

“我老叫化四海为家,也没名没号,这样吧,你们有什么事要找我老叫化,到各处的丐帮堂口,说找醉猫老叫化,留下话就行了,我必定会来寻找你们。”

“原来前辈是丐帮中的人。”

“不不,我可不是丐帮的人。不过,丐帮的人,都知道我这么一个醉猫老叫化。好!我老叫化走了。”老叫化说完,身形一晃,登时杳如黄鹤,平地消失,去得无踪无影,这一份少有的超绝轻功,又令公孙不灭等三人震惊了。他要是东厂的人,那恐怕比幽冥杀手来得更可怕。

老叫化走后,小丹问:“少爷,我们怎么不对他说实话?”

焦峰说:“小丹,我说少爷老实,看来你比少爷更老实。江湖上那么凶险,对这么一个突然而来的高人,我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我妈教我:江湖上人心难测,风浪凶险,一个人在江湖行走,应处处小心,事事谨慎才好。最好是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总之小心驶得万年船。”

小丹说:“峰哥,我看这老叫化不是坏人,他要害我们,昨夜就将我们害了。”

公孙不灭也感到这个所谓醉猫的老叫化不是坏人,却是一位奇人。正像小丹所说,以他凌空点穴功夫,要害我们,昨夜里就将我们害了。但焦峰所说的也没有错,便说:“小丹,我们明知老叫化不是坏人,也小心为好,但田他真的是神鞭叟的朋友。”

小丹说:“少爷,江老伯要是真的给东厂的人捉去了,我们不去救吗?”

“小丹,这事我也想过了,要是江老伯真的落到了汪老贼的手里,必然会关在那魔穴之中,我们这次去救我外祖父,同时也是去救江老伯,所以我们一定要侠一点找到魔穴的所在处,不然着急也没有用。”

“少爷,那我们快去寻找魔穴。”

“不错,我们用罢早餐就走。”

“少爷,我们不能一边走,一边吃吗?”

“这也好,我们在这里的确耽误了一段时间,我们走吧!”

于是他们三人绕过了那一处小狼窝,在无人的深山老林中穿插,公孙不灭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的山林、地势,沿着自己在风雨中逃出魔穴的方向,缓缓而行。在红日西斜时,焦峰突然说:“少爷,你看,,隔溪对面的一处山峰上,好像有一座瞻望台。”

公孙不灭一怔,借着斜田的光辉,朝远处的山峰上望去,果然在山峰的树木当中,有一座高高的瞻望台。公孙不灭又仔细的观察附近一带的丛林、山峰,心情不由激动起来。

“对,就是在这里!我就是从那一处山谷中逃出来的,即瞻望台下面背后不远的山谷下。那就是杀人关人的秘密魔穴了!”

焦峰说:“少爷不会看错?”

“我怎么也不会忘记这个地方。”

公孙不灭又打量了一下说:“走,我们悄悄地从树林中摸到那座高峰上,从那里就可以看到魔穴了!注意,我们现在已处在敌人的眼皮下,一切要小心谨慎,千万别弄出半点响声来。”

焦峰说:“少爷,我们不如在这里等到天黑才摸过去不更好?”

小丹说:“我们对这一带地形不熟,黑夜里,不怕摸错方向和出事么?”

焦峰笑道:“小丹兄弟,我可是山里的夜猫子,经常在山中夜里行动。你跟着我走,包你不会走错方向或掉下山谷中去。”

公孙不灭点点头说:“小丹,我们还是在夜间行动好。”

于是,他们隐藏在森林中,再次观察附近的山形地势和山间的羊肠小道。好不容易挨到了天黑,他们吃饱睡足,在朦朦的月色下,开始行动了。不久,他们像三只夜鸟,越过山溪水,悄悄地摸近了瞻望台山峰下的林水中,飞上一株高大的古树上,轻轻拨开浓叶往下打量,果然见不远的山间小平地上,有灯光晃动。这时,天空薄云散去,一弯明月,异常光亮的浮在夜空之上,将四周山峦以及山间平地上的湖面、屋宇楼阁和小道照得清清楚楚。那山间的楼字亭台,在水银般的月光映照下,宛如天上的琼楼玉宇,人间的世外桃源!那里不时还有优美的琴声飘起呢。焦峰看得异常的惊讶,轻问:“少爷,这就是人间地狱么?”

“不错,就是它了。我曾经在那湖面上的水树里住过,说它是什么水月宫。”

优美的琴声,正是从水榭中传出来。

小丹愕然:“什么!水月宫?”

“一位叫韵娘的姑娘是那么说,现在看来,他们是想套出我有没有去过水月宫。”

焦峰说:“这个姑娘用心那么狡黠,也不是什么好货。”

小丹说:“魔穴中还能有好人吗?”

公孙不灭说:“不过,她在魔穴之中,还算是一个好人,不似其他人那么凶残无人性。”

焦峰说:“少爷,你别为她的外表迷惑了。往往口甜面善的敌人,更为可怕。”

小丹也跟着说:“不错,那个什么任大侠,不就是这么一个人么?我要不是身受其害,真还以为他是一个太好人哩,谁知他是一个一陰一险的伪君子。现在我真为大爷担心,与这么一个狠心狗肺的人结为生死之交,将少爷托给了他。”

公孙不灭默默不出声。

焦峰说:“少爷,正像这一处地方,看去似天上人间,谁又想得到它是一个可怕的人间魔穴呢?”

公孙不灭说:“这湖四周,的确是东厂人的人间天堂,但顺着那山脚林荫小道朝山谷走去,就是真正的人间魔穴了。给他们抓来的人,都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每日都受到惨不忍睹的酷刑垮打和折磨,过的真是生不如死的日子。”

焦峰问:“老爷就是被关在那里?”

“是!所以我们进入魔穴,首先就要去那里,将我外祖父救出来。”

“少爷,今夜里我们就动手吧!”

“小丹,别乱来,单凭我们三个人,就算是能救了我外祖父,也走不出这魔穴。这魔穴,先不说有一百多个武功不错的东厂鹰犬,还有十多个武功一流的高手,他们一个个都不在你义父母之下。

“少爷,那我们怎么办?今夜我们不动手了?”

公孙不灭目光一闪,刹那间射出两道如冷电般的光芒:“先放着它,到时,我叫它一切化为乌有,成为这伙人间魔鬼的葬身之地。”

焦峰说:“对!我们救出了老爷后,就放一把火将它烧成废墟。

公孙不灭收敛目光后说:“你们在这里等,我到那边去详细观察一下。”

焦峰、小丹同时一怔:“少爷,你一个人去?”

“放心,这一带我来过。不会出事。我只想探明从哪一处到那关押人的山谷去才能避开鹰犬们的注意。以后我们再来,心中就有数了,不致在魔穴中乱闯。”公孙不灭说完,身形一闪;人已远去,消失在月夜中。

焦峰、小丹想阻止已来不及了,怕叫喊惊动了魔穴的人。小丹埋怨地说:“少爷怎么这般的冒险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