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隐侠传奇

第二十五回 江湖奇丐

上一回说到小丹问是怎么一回事,公孙不灭说:“小丹,说起话来就长了,那一天在淳安县城,我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我是经任家的一位家人。带进那间杂货店内去了。”

“公子,当时我曾向那间杂货店的人询问,他们说不知道。”

“他们存心要秘密的捉我,怎系对你说实话?小丹,你知不知道我进去后,见到了什么人吗”

“什么人,是任大侠还是任管家?”

“不是,是一个权势可通天的可怕人物,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江湖上神秘可怕的幽冥杀手!姓汪名曲,东厂的人称他为八爷。”

小丹听了心头大震:“什么?八爷?就是那个曾经派出三位匪徒在建德道上拦劫我们的所谓八爷?”

“就是他,他也是江湖上人称的幽冥杀手汪八,东厂中一个可怕的头面人物。”

小丹完全震惊了。公孙不灭又说:“小丹,其实这个幽冥杀手你也曾见过。”

小丹睁大了眼睛:“我曾见过?”

“是,你不但见过,还见过他两次。”

“是谁?”

“就是那位青衣老者。”

小丹愕异“青衣老者?”

“是,第一次,我们在在无锡的蠡园醉月轩中见过,以后,我们又在桐君山的江天极目阁中见过,当时芸芸姑娘说他太傲慢了。”

“他就是怕的幽冥杀手?”

“不错,也就是神鞭叟所说的在暗中不时出现的神秘高手,他从桐庐县就盯着我们的行踪,最后才在淳安县城中向我下手。”

小丹呆了半晌才问:“他将少爷捉去了哪里?”

公孙不灭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他捉我去了哪里。”

“少爷怎么不知道的?”

“他用蒙汗药将我蒙倒,当我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卧在一处颇为富豪雅致的楼阁里。谁知道原来这是一处人间可怕的杀人拷打人的秘密魔穴。”公孙不灭接着简略说了自己受折磨的经过,小丹问:“少爷,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公孙不灭叹了一口气说:“小丹。你知不知道我在魔穴中遇上了一个什么人?”

“什么人?”

“我的外祖父”

“外祖父?”小丹又茫然了。

“是!是我嫡亲的外祖父,在江湖上人称草上飞解无忌,可是他老人家在魔穴中已被汪贼折磨得不成人样了。也是他老人家在魔穴中暗暗传给了我武功。”

“少爷这一身莫测的武功,就是他老人家传授的?”

“是!”

“少爷就是凭这一身莫测武功,杀了汪老贼,而逃出魔穴?”

“小丹,当时我的武功,只能装死逃跑,不堪汪老贼一击,怎可以杀了他?”

“那……”

“小丹,现在我这一身武功,是苦练了两年才得来的。当时我只能装死逃命。”公孙不灭说了自己当时逃出魔穴的经过及以后在野人寨苦练武功的情形。

小丹听了,又是惊喜又是讶然:“小孤山的司马寨主,就是少爷杀了的?”公孙不灭点点头,焦峰却在一旁惊奇的问:“你也知道这水贼被杀的事了?”

小丹说:“我义父听人说,司马寨主可是长江黑道上一个厉害的人物,刀法凶猛,一把宝刀,扫平了长江两岸九寨十八堡,令他们一个个俯首臣服,不知怎样,在天柱山下,给一位不知姓名的青年侠士一脚踢死了,令黑道上的群雄震掠、讶然。但这位侠士又不知所踪,以后更没有在江湖上再次出现,又令所有武林人士惊疑,困惑不已。初时,大家以为是水月宫的人偶然路过天柱山,杀了这个水贼头,为民除害,不留姓名走了。后来一些有江湖经验的武林人士说,这不可能是水月宫人所为,就是我义父也认为,不是水月宫人干的。”焦峰问:“怎么不是水月宫人干的呢?”

“因为水月宫人每一次行动,都有明确的意图,他们要是杀司马寨主为民除害,必然上小孤山端平了这伙水寇的老窝,不会只杀了司马寨主就算数;其次,水月宫的人一向用剑杀人,不会用脚来杀人。而且手脚并用的人在中原武林不多见,所以这是一位不愿显露姓名的海外奇人之所为,只有海外奇人,才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奇招怪式的武功。少爷,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少爷所干的,在我的心目中,少爷根本就不会武功,更害怕杀人,是一个地地通道的文弱书生。”

焦峰笑了:“小丹兄弟,现在我们的少爷,已是当今武林中第一流的上乘高手了,现在的武功,比杀司马寨主时的武功更胜一百倍。”

“真的?”小丹惊得了。

“不信,你问问少爷。”

公孙不灭说:“峰兄弟,我的武功没有那么好,只能说比过去有所进步而已,你别同我乱吹了。”  焦峰说:“少爷,我没有说错呵!”

小丹也点点头说:“少爷,峰哥没有说错,单是少爷出手几招,就击伤制服了那个什么二爷,令我义父义母惊愕不已,疑为天人。少爷,你知不知道江湖上送给少爷一个什么绰号?”

焦峰急问:“什么绰号?”

“神秘隐侠。”

“神秘隐侠!?”

“是。不信,少爷可以去打听一下,江湖上人都是这么传说的。”

公孙不灭自从杀了司马寨主后,一直隐居在野人寨中,从来不与任何外人接触,更没有与武林人士来往。就是从野人寨出来,为了避免东厂耳目的注意,不惊动世人,从来没显示过自己的武功,因没有与武林人士交往,所以对江湖上的流传,就不知。道了,焦家的人也是这样,所以对“神秘隐侠”这四个字,是第一次从小丹口中听到。焦峰对公孙不灭说:“少爷,这一绰号很好呵!少爷今后就以这一绰号在江湖上行走好了!”

公孙不灭摇摇头说:“隐侠二字我不敢称,称神秘人还差不多。”

“少爷,你天生的一副侠肝义胆,又不想世人知道,隐侠两字,是最好不过了,有什么不敢称的?”

“我怎能算得上侠肝义胆?水月宫的小公主茜茜,才真正算得上侠肝义胆的人物,我自愧不及。好了,这事我们不必去说了!小丹,你知不知道我这次出来,为的是什么?”

小丹说:“少爷:你是出来寻找我的吧?”

公孙不灭带歉意的说:“小丹,我这次出来,主要不是寻找你,遇上你纯属是偶然,我主要是寻找那一个东厂的秘密杀人魔穴,救出我那仍在魔穴中受折磨的外祖父。当然,我要是能完成这件事,也会去寻找你的。小丹,你不会怨我对你薄情吧?”

“少爷,小丹怎么怨少爷的?而且救解老爷事大,我要是少爷,也会这样。”

“小丹,你能明白就好了!”

焦峰补充说:“小丹兄弟,少爷也一直在掂挂着你,他不时在我们面前提。到了你,不知你是不是平安的回到了无锡的公孙家中。”

“峰哥,少爷的为人,小丹最清楚,少爷一直视小丹为亲人。”

公孙不灭叹了一声:“我想不到姓任的,连你也不放过,令你为我受苦了!”

“少爷,小丹并不苦,只是小丹没看好少爷,令少爷受苦了!”

公孙不灭感叹的说;“好了!小丹,总算上天垂爱,令我们两人在这里又重新见面。”

“少爷,我今后怎么也不离开你了!”

“小丹,我也不会离开你的,过去,我身无武功,处处要你保护和关心;现在,我要处处保护你,报答你的关心。”

“少爷,你怎么这样说呵!小丹保护少爷,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是为少爷死,小丹也心首情愿,毫无怨言。”

“小丹,我多谢你了!今后,就让我们生生死死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这一对情同手足的主仆,经过这一段的生离死别,一旦重相见,情更浓似酒,恐怕汲有任何力量能将他们分开了。从某方面来说,公孙不灭与小丹的关系更来得亲密和亲切,胜过焦氏兄妹。何况小丹与公孙不灭共过患难。在自己失踪后,他那焦急、迫切、忘我的寻找自己,甚至要独自一个人到江湖上四处打听自己,这又怎不令公孙不灭感动?

焦峰说:“少爷,时间不早了,我们该上路了。”

公孙不灭点点头。小丹问:“少爷,我们现在去哪里?”

“寻找那人间的魔穴。”

“寻找魔穴?它在这一带祟山峻岭中么?”

公孙不灭说:“我不敢肯定,但我是从这一带祟山峻岭中逃出来的。”

焦峰说:“小丹兄弟,你在这一带生活,知不知道这一带是什么地方?”

“我义父说,这一带是严州、衢州两府犬牙错综交界的千里岗,纵横千里,山峦重叠险峻,溪谷深速纵横,除了一些樵夫、猎人在山中踩出来的小径之外,并无大道可通。百里之内,极少人烟。它北面是淳安县,西边是开化县,南面是衡州府城,东面是寿昌、兰溪两县,不论到任何一个县,都要翻山越岭,跨溪过涧,走的尽是羊肠山道,车马不,能通行。”

公孙不灭说:“这么看来,那座人间魔穴,极可能就在寿昌县境内的丛山峻岭中了,因为我那时是从东面向这里逃来的。”

焦峰说:“好!我们就朝东面走。”

小丹说:“对了,我听人说过,寿昌县西面一带的丛山峻岭,森从密布,山势险峻,危重叠,处处都有急流飞瀑,幽深的山谷,地形更是错踪复杂,一般外人步人那一带山林,仿佛跌人了一座迷魂的八卦阵中,闯不出来,传说那一带还有什么死亡谷,失魂岩,主人翁鬼峡,断肠涧之类的可怕禁地,别说外人,就是当地人也不敢闯进去。”

焦峰问:“闯进去又怎样了?”

“十个人闯进去了,顶多只有一个人能侥幸的活着出来,就是活着出来 的,也成了一个疯子,什么也不知道。那是饿狼、秃鹰出没的一个鬼地方几百里内,绝无人烟。”

焦峰对公孙不灭说:“少爷,不会那一带就是汪老贼杀人囚人的魔穴吧?”公孙不灭说:“有这个可能,我们试去那一带看看”他又问小丹:“小丹,你的轻功练得怎样?”

小丹说:“少爷放心。我比以前大有进展了,一般的深涧、急流,可以一跃而过。”

“好!那我们动身。”

公孙不灭说完,又带,上了面具,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老成持重的中年秀士,任何人也看不出公孙灭原来的面目,小丹看见惊喜的说:“少爷,你要是不除下面具,我真不敢相信你就是我过去的少爷,更做梦也想不到我的少爷有这么惊世骇俗的武功,少爷。你真的是另外一个人了!”

“小丹,今后你见了任何人,也别说出我本来的面目,也别说出我的姓氏,在你的眼里,我只是一个解不灭,或者是孙芜。”

“少爷,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