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隐侠传奇

第十四回 深山妇人(5)

山虎虽然有些怯意,但却一精一乖的上前叩拜:“山虎叩见大叔,”因为他不知位身材雄伟的猎人,是怎么的看待自己。不敢贸然称干爹,只好口称大叔了,郎侠一听这称呼,有些意外,不由望了望自己妻子,似乎问:你不是认他为儿子么?怎么他叫我大叔?

山花首先叫起来:“山虎哥哥,这是我的爸爸呵!你怎么不叫爸爸的?”

郎侠微笑问:“看来,你不想认我为你干爹了?”

山虎又慌忙叩头说:“孩儿山虎,叩见父亲。”

琼珍欢笑:“孩子,这才对了。”

郎侠同时说:“孩子,起来吧,不必多礼了。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是!父亲。”

郎侠在暮色苍茫中,又再次打量山虎,感到他虽然生得愣头愣脑,但眉宇之间有一团正直的英气,不禁暗暗喜欢。看来自己的妻子并没有看错人,他便对妻子说:“琼妹,你带虎儿进屋内去吧,我去泉边将这只山猪划洗干净。今夜,我们一家人就吃一顿山猪宴。”

山虎说:“父亲,我来帮你手。”

山花说:“我也去。”

琼珍说:“好好,你们两个都去帮爸爸手吧,我去将饭先煮好了,等你们回来。”

于是他们兄妹二人,高高兴兴的帮父亲去判山猪了。山沟里,传来了他们的欢笑声。郎侠对山虎的勤快感到满意,而山虎对郎侠,起初有些拘束,但在划山猪过程中,互相说话,再也没有什么拘束了。他感到干爹虽然生得高大威猛,但说话却和气、随便,似乎没有干妈那么凶恶。很快,他无拘无柬地与郎侠打成一片了。

郎侠暗想:莫非天老爷见我夫妻两人丢失了一个爱子,特意安排了这么一个儿子给我们?是夜,一家四口,在灯光下欢笑吃饭。

吃饭中,郎侠又问了山虎的一些经历和公孙不灭离奇失踪的前后详细情况,他暗暗点头,自己妻子的猜测没有错,是任家的人故意安排了这一幕戏,胡弄了山虎,将公孙不灭带走了。要是公孙不灭真的落到了东、西两厂人的手中,的确能够生存的机会是十分的少。郎侠过去在江湖上闯荡了多年,讧湖上的各种奸诈诡计见得不少,也经历过。尤其是东、西两厂种种的残忍手段,比起黑道上的人物,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哪怕是一个无辜的人落到了他们手中,也等于进了阎王殿,肯定是活着进去,死着出来。

郎侠不敢将这些真实情况说出来,怕山虎受不了这种近乎残忍的打击,会不顾性命危险去找姓任的拼命。所以只说:“孩子,你妈的猜测,仍没有什么依据,我们在没有充分的证据之前,不可去找任家的人,说不定公孙不灭真的是看破红尘,遁人空门去了。他有心避开你。你一个人怎么也找不到他的:现在不管是姓任的暗算他也好。或者他自己出家也好,你只有安心的在这里住下来,什么也别去想,专一的练好自己的本领。公孙不灭失踪之事。我和你母亲在这一带,想办法去打听好了。我们去打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山虎又激动的说:“爹!妈!孩儿先感谢你们了。”

“孩子,你是我们的孩儿,怎不关心?今后不可将自己当外人来说话了。”

“是!”

“从明天起,你就换上一身猎户人家孩子所穿的衣服,别穿这一身书童装。再叫你妈给你改改容,以后就是碰上了任家的人,只要你不说话,姓任的就认不出你来。”

山虎又是诧异:“妈会易容吗?”

“你妈易容的本领可高明了!过去,我们因不时要在江湖上走动,全靠你妈给我易了容,才好几次避开了仇家,没引起他们的注意。”

“爹也有仇家么?”

“孩子,二个人在江湖上走动。怎能没有仇家的?有时无端端成为了仇家,就像你和公孙不灭一样,成为了常州知府的仇人,现在又成了任家的仇人一样。”

山虎一想也是,以妈那样的性格,怎能会没有仇家的?她将任家的武士扔了出去,便结下仇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干爹干妈,过去曾是名动武林一时的七煞剑门中二十四剑手之一,在江湖上结怨的人还少吗?不论黑、白两道上都有,最后,还成了七煞剑门人追杀的对象。

这一夜,山虎在这深山的茅屋里睡。由于他在柴草堆里睡过了,再加上担心自己少爷的生死安危,听着满山满岭的松涛声,他哪里睡得着?望着窗外透射进来的幽幽月光,心想:自己的少爷现在去了哪里?是遁人空门出家,还是给人捉了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一回分解。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