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隐侠传奇

第十四回 深山妇人(3)

“他们以为你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一来可以旁敲侧击,从你口中找出一些线索来,二来留下你这个活口,可以向公孙世家有个交代,你亲眼看到你少爷莫名妙其的失踪,他们已尽了全力,去寻找你少爷,这样,你家大少爷只有感谢姓任的。而责备你看不住你的少爷。”

小丹更是出声不得,半响才问以:“前辈,现在我怎么办?”

“孩子!现在你的处境非常危险,看来任家已四处派了人手,守住通往各出的大道小径。誓必要将你捉回去,刚才那两个浑蛋,是朝街口一带去了。孩子,万—你不慎给任家的人捉了去。你千万要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只一口说你自己出来寻找少爷的,或许你还有—线生存的希望。最好你还是想尽办法逃出这一带,回去无锡,向你家太少爷禀报实情,这样,,他们就是以后杀了你也无作用,不过,这也不是—个安全的办法。”

“还不安全?”

“姓任的这么老奸巨滑,他可能派出人手,在无锡附近的来往通道,等侯你的出现。恐怕你没有看见公孙家的人,他们就先将你杀了。所以你先别急于赶回无惕,在外面隐姓埋名,化装改容,呆一年半载。等事情冷淡下来,才悄悄的回去,这才是万全之策。”

“前辈,那我家少爷怎么办?”

“你家少爷,这时已不知给他们秘密带哪里,凭你一个人,是怎么也找不到的,但愿你少爷吉人天相,大难不死。不过,要是落到了东、西两厂的手上,活下来的机会甚是渺茫。”

小丹叫起来:“要是我家少爷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孩子,你就是死了也没有用,那么你家少爷的冤枉,就永远无人知道,孩子,你应该留下有用之身,为你家少爷报仇雪恨才是,不然,就让任家的人逍遥法外了。他的侠义伪面孔,再没人去揭穿。”

小丹激动的说:“多谢前辈的教导。”

“孩子,现在你打算去哪里?”

“我打算翻过岭,到黄山去,依照前辈的教导,隐姓埋名,呆个一年半载才悄悄回去无锡见我家的大少爷。”

“孩子,既然这样,你不如在我这里隐藏下来好。一来可以就近观察任家的举动,暗暗找机会打听你家少爷的下落;二来在这一年半载里勤练武功,以备日后所用。孩子,以你现在的武功,不但不是姓任的对手,也不可以一个人在江湖上闯荡。”

小丹激动而拜:“要是前辈肯收留小人,小人永世难忘。”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丹。”

“孩子,你今后在别人面前,别再用这两个字了,你要是不嫌弃我,就认我为你的干妈,改名为山虎,我可以传授你一些防身对敌的武功,你认为怎样?”

小丹更是大喜而说:“母亲在上,请受孩儿山虎一拜。”说完,就跪下叩头。

喜得妇人慌忙将他扶起来:“孩儿!行了,不用行这么大礼了!”

小姑娘也高兴的说:“妈妈,那我不是有了一个哥哥吗?”

“不错,他今后就是你的山虎哥哥,你可别欺负你的山虎哥哥,懂吗?”

“我会欺负他吗?”

“你不欺负就好了,今后你就与山虎哥哥一块练武学艺,闲时就上山砍柴,打猎,可不能……”妇人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凝神侧耳倾听,说:“又有人朝这里来了!看来又是任家的人。山花,你带你哥哥到后面的柴草堆里先藏起来,记住,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可出来。”

“妈妈,我知道。”山花应着,对小丹说:“哥,我们快走!”她拉了小丹从后门出去,果然有一大堆柴草,堆得像一间小屋子一样。山花取出了中间的一捆草,叫小丹钻了进去,说:“哥哥,柴草下还有一个木版盖着,有人要是来搜柴草,你拿开木版,跳进地洞里,然后盖上木版就可以了!”

“妹妹,你不躲躲么?”

“他们又不是捉我,我躲干吗?”

“这个地洞是专门用来藏人的?”

“不!是我们冬天用来贮存红薯、芋头的,当然也可以藏人,没人来搜柴草,你就不用躲进地洞里去了。记住,你千万别自己爬出来。我来叫你时,你才可以出来。”

“好的,我不爬出来。”

山花又将那捆柴草填上,便走开了。

小丹藏在柴草堆里,躺在软柔柔的柴草上,觉得蛮舒服的,心想:任家什么人又来追踪自己了?他透过柴草中的一些缝隙,可以看到门外的那一条山间小径。不久,果然有三条汉子在小径出现了。小丹在柴草堆里一看,带头的正是任家大院的管家任礼,小丹怎么也想不到是他带人来追踪自己的。

本来一座大院,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厮,用不了这么兴师动众的出来追拿,何况小丹又不是任家的人,更没有偷任家的任何财物,何必这么小题大做?顶多派一两个家人出来寻找一下就算了。现在,任家接连派出人来,连大管家也出动了,可见事情并不寻常。

小丹心想:这个任大侠真的像自己干妈所说,是一个一陰一险的伪君子?真是他暗中设计谋害自己的少爷?这件事情太可怕了,令人不敢去相信,但干妈所说的又的确在情在理,不由人不去相信。小丹不由想起水月宫的小公主茜茜和芸芸姑娘,要是有她们两个人在,必然会找到自己少爷的下落,将少爷救出来,可惜她们都不在,就是有江太侠神鞭叟在也好,少爷也不会出事,现在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论武功没有武功,论机灵没有机灵,论江湖经历也没有,怎么去救自己少爷呢?按照干妈所说,现在自己的性命也难保,别说去救自己的少爷了,何况又不知道少爷去了哪里,现在什么地方。

这时,他听到任礼和自己干妈的对话,任礼似乎十分有礼貌的说:“请问大嫂,有没看有见一个十三四岁,书童打扮的少年,曾经来过你们这里?”

干妈冷淡的说:“对不起,我们这处荒凉的山沟沟,既不是什么南北来往的大道,除了我们一家人外,谁又跑来这里了?你们想要找人,到别处去问!”这种冷淡的口吻,可以说是拒绝任礼的询问,再免开尊口。

一位任家的随行武士,为这位山妇的口吻激怒了,他认为她对自己的总管太不尊重。任家在这一带,是有头有面的人物,连县官老爷也给面三分,热情相待,而这位荒野山妇,显然不将总管礼大爷看在眼里,太不像话了!所以他喝着中年妇人:“山婆子!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竟敢这样对我们说话?”

“你们是什么人了?”

“这是任大侠家中的总管礼大爷。”

“小妇人陋闻寡见,不知什么是任大侠,也没听说过什么礼大爷的,小妇人眼里只认得你们是来找人的。”

“什么!?你连我家老爷任大侠也不知道?”

“这有什么出奇了?小妇人连县官老爷也不知道,你家老爷难道比县官老爷还大么,一定要认得不可?不知道不认识,就犯了法吗?”

“你!”

任礼连忙喝退了这个仗势凌人的武士,对中年妇人说:“大嫂,我手下弟兄不会说话,请原谅,我是来这里寻找那个书童,只是来向大嫂打听一下。”

“我说没看见就没看见,你们到别处去打听,我要翻土种菜,没时间陪你们,请走开!”

这一下,连任礼也生气了,哪个武士更是忍不住,喝声:“你这个山婆娘!看来不教训你一下,你不知道今后怎么对我们总管礼大爷说话!”

中年妇人更冷冷地说:“我看你们不是来找人的,是来找事的。好,就看看你们怎么来教训我。”

那个武士正想出手,又给任礼喝住了:“我们的事巳够多的了,你还想多一事?给我退下,不得对大嫂无礼。”

任礼看见这位深山妇人,面对自己和两个佩剑武士,居然没半点惧色,暗暗奇异。心想:一个妇女敢在这么—处荒凉的山沟里居住,看来要是没有一身的本领,恐怕也有—些异能,才能这样毫无惧色,所以他又喝住了自己的武士,对中年妇人说:“大嫂。我们在山头上,发现了—些人走过的足迹,而且朝这里走来的,所以才向大嫂打听,希望大嫂能实情相告。”

“不错,不久之前,是确有人来过了这里。”

任礼急问:“是不是一个书僮?”

“不是!是与你跟前这两个不懂得尊重人的浑蛋—样,一来这里就呼三喝四,老娘将他们扔了出去。”

武士一怔问:“什么!?你扔了他们?”

“不错,老娘没杀了他们,已算他们大命了!你这个浑蛋,老娘要不看在你们总管还懂得称我一声‘大嫂’的份上,老娘也早将你这个浑蛋扔了。”

武士的一张脸,变得难看了。“哼?”了—声:“看来你会武功了!”

“老娘要不是会两下,敢在这深山野岭中的山沟沟住么?”

“看来你一定是个大盗婆娘!”

山花在旁忍不住:“我看你们才是—伙大贼!”

中年妇人说:“山花,你闪到一边去!”跟着扬眉问武士:“混蛋,你说什么?给老娘再说一次。”

“我说你是大盗婆……”

喊那武士的话还没说完,“啪啪”两声,便挨了两个耳光,刮得他眼前一阵金星乱飞,连大牙也被打掉两颗!

妇人说:“刚才你叫老娘是山婆子,老娘容忍了,现在你敢诬良为盗。老娘不教训你这个狗奴才,你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任礼所带来的的两位任家武士,是任家大院众武士中武功较好的了,平时一向不将贫苦平民百姓看在眼里,自然更不将一个深山婆娘放在眼里了。

现在在总管面前,突然挨了两个耳光,那里还能受得了,自己今后还能在任家抬得起头?他老羞成怒,恶胆向外生,突然拔出剑,吼到:“老子先将船这婆娘打人的手砍了下来!”—剑就向妇人劈出,十分凶猛。

任礼这时脸色也不好看了,正所谓打狗还看主人面,自己这名武士虽然不对,出口伤人。但也感到这妇人太傲慢了,敢在自己面前打自己的手下,不但对自己极不尊重。也太不将自己看在眼里,所以这名武士出乎,他不但不出声制止,还示意另—武士,上前联手进攻。任礼真要教训这个妇人,不然以为任家的人是好欺负的,那任家在淳安县一带,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另—名武士在礼的暗中示意下,也拔剑上前刺出。说:“大胆婆娘,你敢打我的同件,老子也要教训一下你了。”

这两名任家武士,进招还不到五招,他们根本看不出这山妇是什么身发和怎么出手,自己手中之剑便脱手飞了出去。自己身体也给妇人揪了起来,几乎同时给扔出了篱笆之外,摔得半晌爬不起来。

这一下,任礼也看得傻了眼,他看出这妇人是有本事的人,所以才暗示手下联手进攻。但他想不到这妇人竟然是一位武林中的一流高手,武功出乎意料之高,他很有自知之明,就是现在自己出手,也是自取其辱。

妇人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你不出手么?”

任礼慌忙—揖:“原来大嫂是位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和得罪了,请原谅。”

“晤,那你走吧!今后总管最好管教一下任家的走狗奴才,对贫苦人家的严民百姓,放尊重一点,不可任意去侮辱别人。”

“大嫂教训极是,在下今后一定多约束手下。”任礼说完,告辞而出,对那两个刚刚挣扎爬起来的武士说的:“你们两个简直是丢人献丑,还不快跟我走?”

这两个武士那还敢出声,拉头牵耳地灰溜溜的走了。可以说这是任家的人最不光彩的—件事情,在一个不见名传的山妇前面,败得这样的惨。

中年妇人—直目送他们登上对面的山头消失在山坳中,才打发自己的女儿,将小丹叫出来。山花叫了几声,不见柴草堆中有什么反应和动静,心下奇异:山虎跑去哪里了?还是躲进地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