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隐侠传奇

第五回 神秘少年(2)

夏志豪见公孙不灭一时惊愕不能出声,一下敏感地意识到那小子必然在马车里,同时他也看出公孙不灭想为那小子说情,听了自己的话后,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要不是看在冷面神鞭吏江大侠的面上,他早巳下令家人上马车去捉那小子下来了,甚至连车夫和他们主仆两人一起带走。他不能不怀疑那小子和公孙不灭是一路上的人,目的是前来盗取夏家庄的异宝。不然哪有这般的巧合?那小子一盗取异宝出庄后,拾好就有一辆马车前来接应?这不是事先安排好又是什么?可是,他一向素闻冷面神鞭叟江大侠是侠义道上有名望的人物,从来不去盗取别人家的奇珍异宝,为人侠义过人,嫉恶如仇,绝不会与黑道上的人物同流合污。正因为这样,夏志豪才对公孙不灭这样客气。夏志豪见公孙不灭一时掠悟不能出声。大概是为交不交出那小子而进退为难。他不逼公孙不灭立即作出决定,而是耐心等候他明智的选绎。谁知他等了半天,公孙不灭却心不在焉的去问自己跟前的书撞:“你听到什么了?”夏志豪一下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以为公孙不灭故意装傻扮俗,根本不听自己所说的话,或者听到了却装作不听到,这不是明显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么?他哪里知道公孙不灭,正惊愕的去听自己耳中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密功人耳之声。

夏志豪冷冷的说:“解公子,你大概不想将那小贼交出来了?”

公孙不灭连忙说:“不,不……”谁知那少年在马车里又用密音入密之功对他说:“你千万别说我在车上呵!不然,你就害死我了!”

夏志豪进一步逼问:“解公子,你说不,是什么意思?”

公孙不灭只好说:“他,他不在我们的马车上。”

“什么!?那小子不在马车里?”

公孙不灭一向不说谎话,这一次为了救人,他只好说一次假话了:“他,他的确不在车子里。”

“解公子,你是诚心要包庇这小贼了?”

小丹见夏志豪这么逼问自己的少爷,带气的说:“我家少爷说不在就不在,怎么是包庇小贼了?”

夏志豪不再理会他们主仆两人,向冷面神鞭叟说:“江大侠,在下大胆请求前辈,能不能让在下上马车里搜查一下?”

神鞭叟是位老江湖,那有看不出其中的蹊跷来?但他受人之托,在路上必需好好保护之公孙不灭,他冷漠的“哼”一下,不出声。

这时,蚊蚋声又在公孙不灭耳中响起来了:“解公子,你就大胆让他们上来搜查吧,他们是搜不出我来的。”

公孙不灭又愕住了,马车里有多大呵!他们怎么搜不出你来的?既然少年是这么说,必定有什么原因。便对神鞭叟说:“大伯,既然他要搜我们的车子,就让他们搜好了!”

神鞭叟奇异的看了公孙不灭一眼,点点头:“公子既然这么说,就请他们上车去搜查好了!”  小丹却着急起来:“少爷,我们怎能让他们上车搜查的?叫他们往车子里看一下不就行了么?车子里要是有人,哪里会看不见?”

公孙不灭问:“你担心什么?”

“少爷,我担心他们上车,将我们的东西都翻乱了!”其实小丹真正的担心,是害怕那少年给搜了出来,那少爷就不大好说话了!

“小丹,算了。人家不上车搜查一下,又怎能放心让我们走厂公孙不灭对夏志豪说:“三少庄主,请!”

夏志豪见公孙不灭居然让自己上车搜查,感到有些意外,心想:难道那小子真的不在车上?不由目视自己的家人,问:“你们真的看见那小贼爬进马车里了?”

一个家人说:“三少爷,小人不敢说谎,小人亲眼目睹那小贼在轿边身形一闪,就窜进了奔来的马车里。不然,怎么马车一过,就不见了那小贼?”夏志豪向神鞭叟、公孙不灭拱拱手说:“前辈、解公子,在下告罪了!”他跟着对两个家人说:“上车搜!”

神鞭叟这时冷冷的说:“三少庄主,你们搜是搜,小老却要将丑话说清楚,要是弄坏了小老的马车,或者翻乱了解公子的行囊,或者不见了一样东西,别怪小老到时不好说话。”

神鞭叟这句话极有分量,不啻如一道重锤,击在夏志豪的心头上。他现在已势成骑虎:不搜,那夏家庄今后在江湖上说话还有谁听?不为人耻笑?搜吗?那就冒着得罪冷面神鞭里的危险。他一咬牙,呼喝家人:“上去搜!但要小心点,别弄坏了马车和翻乱了解公子的东西。”

两个武士应声跃上马车。其实一辆马车之内,宽不到一丈,长不过二丈,一眼就可以看穿马车里有没有人。两个夏家武士还是细心的搜了一会,用利刀朝坐椅下横扫了两下。别说是人,就是一只老鼠也给赶了出来!不出来也给利刀刺伤劈死。只要利刀上有血,他们就立即可以判断座椅下有没有人。不但这两个武士,恐怕就是所有在场的人,谁也想不到这少年有一身不可思议的武功,在座椅之下,直挺挺的卧着,居然能轻灵的闪过了这来回的两刀,而且还弄不出任何响声来。

公孙不灭见有人上车搜索,虽然有少年的话叫他放心,但一颗心仍十五、十六的跳个不停,万一那少年给搜出了不知怎么办?尽管这少年是自作自受,那么大胆叫人上车去搜。但要是少年给捉了去,自己问心也是不安。看夏志豪那么忿怒的神态,少年给捉了去,还有命能活下来么?这时,他有点后悔自己怎么不听小丹的话,叫这少年下车逃走,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至于小丹,他的担心就更不在话下。当他们听到两个搜索的武土在马车上向夏志豪报告,说马车里没有人。公孙不灭才暗暗透了一口大气,一颗心放了下来。但又奇异:这少年怎么不在马车上的?难道他已经走了?可是在这么多人的目光之下,他怎么走呵!?小丹却惊讶起来:他们怎么搜不出那古灵一精一怪的少年?难道他们没有去搜车上的座椅下边么?

夏志豪一听自己手下的报告,怔了怔,喝问:“你们都搜查过了?”

“报告三少,小人连车上的座椅下都细心搜查过两遍,那小贼的确不在车子上。”

夏志豪也感到马车内不大,要是藏有人,就是再粗心的人,也会搜查得出来,何况这两个手下,一向办事一精一明能干。要不,自己就不会打发他们上车去搜查了。

于是他吆喝其他的人:“你们给我看看马车底下和马车篷顶上有没有躲藏着那个小贼!”

车底和车顶上,更是单眼仔看老婆,一眼全看清楚,根本不可能藏人。有个武士还不放心,爬到车底下去,用手敲敲车底的木板,看有没有夹板之类的空间可以藏人。搜查的结果,同样也一无所获。

神鞭叟面色冰冷的问:“三少庄主,你要不要将小老的马车拆开来搜查一遍?”

夏志豪慌忙拱手赔礼说:“前辈请恕罪!”说完,回身喝问那位亲眼看见少年跃人马车的家人:“你怎么不看清楚,就胡说那小贼爬进了马车?”

那家人一下吓得面如土色:“三少爷,小人是……”

他话没说完,只见寒光一闪,跟着惨叫一声,一只眼睛已给夏志豪出鞘如电的快刀刀尖挖了下来,血流满面。

其他家人和那位武师都一时震惊了,公孙不灭和小丹更是吓了一跳,公孙不灭脱口惊问:“你……你……你怎么伤人呢?他感到夏志豪的心太狠毒、太残忍了!要是那少年落在他的手里,那不知会折磨得怎样。

夏志豪说:“解公子,他一双眼留下来没有用,只会误事害人,使在下冤枉了阁下,得罪了江大侠,这是在下给他一次小小的教训,叫他以后看清楚才好说话。”

“你……骂他几句,或者打他两下就行了,何必将人家的一只眼睛挖出来?”公孙不灭心想:你将人家的一只眼挖了出来,人家只有一只眼还能看清楚吗?就是看清楚了也不敢说出来。要不,连那一只眼睛也没有了!这算是什么小小的教训,大一点的教训,那不要了人家的一条命?这跟过去的暴君有十卜么,区别?

小丹更是直率的说出来:“你将人家的眼睛挖了,叫人家以后怎么看得清楚?”

神鞭叟却不为所动,这样残忍的事,他看得多了,有的比这更残忍的事都有,他冷漠的扫了那武士一眼,对公孙不灭说:“解公子,这是夏家庄的家事,你们别多说了,快上车,我们赶路要紧。”然后,他又对夏志豪说,“三少庄主,今天的过节,小老算一笔抹掉。”

夏志豪拱手说:“多谢前辈宽宏大量。”

“小老告辞了!”

“前辈请!”

神鞭叟登上驾车的座位,说了一声:“解公子,请坐稳!”手中长鞭一挥,“啪”的一声,他吆喝着马起跑,拉车的马匹四脚放开,飞奔而走,车后扬起子一阵尘土。

夏志豪等人在原地凝视着马车远去。半晌,夏志豪才挥手说:“我们快赶回去!通知所有的人,在和桥四周二十里的地方,严密监视那小贼出没,他极有可能在马车过桥的一刹间,悄然跳下小河潜逃了,使我们一下误会他闪人了马车里。”

护院的武师说:“三少不感到那姓解的主仆二人,神色不同,言语闪烁么?”

“你是说那小贼仍在马车里?”

武师摇摇头:“那马车在下打量过了,既然连座椅下也搜查过,那马车根本就不可以藏人,在下可以说,那姓解的书生,的确看见过那小贼,小贼之所以不在车上,极有可能在这一段路上,他又跳车逃跑了!”

“好!那我们就沿途搜索回庄,这一带都是平地,没有什么山丘,不怕那小贼飞上天去。”

当然,他们沿途搜查的结果,是小贼的踪影也看不见,大失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