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隐侠传奇

第五回 神秘少年

上一回说到公孙不灭问那么车的少年是怎么回事?怎么下车就没命了?

少年说:“我说我下车,就会给人捉住杀了,你没听清楚么?”

公孙不灭又愕然:“什么人要追杀你了?”

少年一双晶莹明亮的眼睛一转:“当然是恶人嘛!好人还会追杀我吗?”

“小兄弟,既然这样,那你千万别下车!就坐在车里好了。”

少年一笑:“你真是一个好心人,不像他,要赶我下车,真是见死不救。”小丹左看右看,怎么也看不出这少年是一个要逃命的人。一个逃命的人,怎么脸上没牛点惊恐之色?而且,他说话的口吻也不像向人求助。他负有保护少爷的责任,便说:“少爷,你别被他骗了!我看根本没有什么人追杀他,他上车来恐怕不怀好意。”

少年叫起来:“我怎么骗你们了?你没在过桥时,听到有人说快追我吗?”小丹还想说话,公孙不灭道:“小丹,别说了!我们也是逃跑之人,现在人家逃命而求我们,我们怎能见死不救,赶人下车的?”

少年眨眨眼说:“是嘛,救人一命,胜造七浮屠。难道你不想造七级浮屠吗?”

小丹说:“我看你不是逃命。”

“我不是逃命,那是什么了?你说我不怀好意,我与你们索不相识,没仇没怨,对你们有什么恶意了?就算我上车想偷东西,你们又有什么值钱的奇珍异宝让我偷的?没有吧?我也不敢在你们眼瞪瞪之下偷东西呵!何况倒这小哥手中还有一把剑,我不怕你杀了我?”

“这……”小丹给这位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少年说得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总之,他看出这个眉一精一眼企、牙尖嘴利的少年不是一般的人,但他上车的意图是什么,自己也摸不透。

少年似乎得理不让人,问:“你说呀!干吗不说了?你大概想说我想不花钱白坐车吧?放心,我不会自坐你们的车,我可以给你们一些银两,这总行了口巴?”

公孙不灭说:“兄弟,在下这位兄弟不会说话,请你原谅,我们怎能要你的银两?”

“哦,他不是你的书僮吗?怎么是你的兄弟了?”

“不瞒你说,我们虽然名份上是主仆,但我们从小在一起,情同兄弟,比亲兄弟还亲。”

“怪不得他敢这么放肆在你面前说话,不分尊卑的。”

“他也是为了我的安全,请你原谅。”

小丹一听,更感到这个少年有古怪,世上哪有逃命之人,在求人之际,这样说话的?自己的少爷也太好心了,怎么反而请人家原谅?恐怕在天下间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少年看了一下小丹,见小丹忿忿不平的神态,嘴角挂笑的对公孙不灭说:“他能维护你的安全吗?”

小丹忍不住了:“我怎么不能维护我家少爷的安全?”

少年一笑:“好,好,后面有人追上来了,我看你怎么维护你家少爷的安全啦!”

公孙不灭一怔:“什么!?有人追上来了?”

少年问:“你听不到后面有马匹急奔的蹄声吗?”

“我,我没听到。”

小丹急忙掀起车后的窗帘一看,果然有六匹怒马,在远远的车道扬尘急奔面来,马背上的骑手,都是一色劲装佩刀的汉子。小丹说:“少爷,真的有人追来了!”

公孙不灭问:“是什么人?是不是公门中的差役?”公孙不灭最担心的是常州府的捕快们追捕他自己。

“少爷放心,不是官家的人。”

“哪是什么人?”

小丹指着那少年说:“少爷,看来那些人是追捕他的。”

少年一点也不感到惊恐,反而微笑问:“小哥,这下我没有骗你们了吧?不是有人追杀我来了吗?”

公孙不灭问:“兄弟,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

“我也感到莫名明妙。

小丹问;“你没犯他们,他们会无端端的来追杀你?”

“他们就是无端端的迫杀我,你看怪不怪的?”

“你一定是得罪了他们。”

“我也没有得罪他们呵!”

“我不相信。”

“小哥,你不相信,他们追上来时,你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

公孙不灭说:“小丹,别说了,我们想办法先将他藏起来吧!”

少年说:“不错,还是把我先藏起来。”

小丹说:“你要是没犯他们,藏起来干吗?”

“那也好,他们追上来时,我去跟他们说,我就怕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他们杀了我不要紧,就怕将你们也拉了下水,连你们也不会放过。”

“他们怎么会不放过我们?”

“因为世上仗势欺人,不讲道理的恶人多的是。我听说无锡的什么蠡园,就是因为醉月轩的一伙恶徒,仗着吴三公子的势,欺凌了一个书生,而酿出大祸来,你们没听说过?”

公孙不灭和小丹哪有没听说过的?他们就是其中的经历者,也因为这一件事,造成了自己离乡别井,远走他乡避祸。他们惊讶,愕然的望着这个一脸聪明机灵的少年,少年又眨眨他那双晶莹而带俊气的眼睛问:“看来,你们一定是听说过了?”

公孙不灭说:“兄弟,你还是在车上找个地方藏起来再说,我害怕再酿出大祸来。”

“是呀!我藏起来,你们就好说话了。你们看,我藏在哪里好?”

小丹说:“你就藏在椅子下别动,不论出了什么事。你都别出声。”

“好呀!小哥,我想看看你怎么护着你家少爷和我的。”这少年身材娇小,行动轻灵,掀起椅子垫褥上铺着的垂下来的椅布,迅速藏在座椅下面,放下椅布。若有人来搜查,一时也不会注意到车上的座椅下藏有人。

少年躲藏好后,那六匹快马也快追上来了,有人大声吆喝着:“前面的车子,给我们停下来!”

说着,两匹马上的两条劲汉,马鞭一抽,策马急奔,分左右两侧越过车子,抢到面前,一下将马车截停下来。后面跟着的四匹马,一拥而上,将马车包围起来。

赶车的驼背老车夫,面部没有任何表情,不卑不亢的问:“各位大爷,拦截小老马车有何要事?”

其中一位大汉骄横地说:“驼背老头儿,没你的事,你给我们叫车上的小子滚出来!”

老车夫浓眉扬了扬,淡淡的说:“大爷,请你说话客气一点,车上坐的是小老的衣食父母,求大爷别打破了小老有饭碗。”

“驼背老头儿,你也不看看我们是什么人,敢这么对老子说话?叫那小子滚出来!不然,老子就……”

这骄横的汉子话没有说完,便“啪”的一声从马背上飞起来,摔到了路旁的水沟中。老车夫眼睛瞧也不瞧他一下,仍面无表情的说:“这下,你知道对人如何客气了吧?”

其他马背上的汉子一时间全怔住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不显眼的驼背老车夫,竟敢倏然出手,打了自己的人,而且鞭法奇快而准确,显然他是位江湖中的高人。打了人后,显得出奇的平静,像没有事发生。公孙不灭和小丹在马车里也看得愕住了,怪不得自己上车时,他神态那么冷漠,孤傲,原来他也是一位江湖奇人。也怪不得梅林庄的总管将自己托给他关照,路上一切由他来打点。

一怔之后,有两个汉子立刻从马背上跃下,拔出刀来,跟着另一个汉子喝道:“大家千万别乱动手!”然后向老车夫拱拱手说:“在下和桥夏某请教前辈高姓大名!”

老车夫冷漠地说:“不敢!小老只是跑江浙一带的老车夫而已,姓名早已忘了,不劳三少庄主动问。”

原来这个汉子,是和桥镇夏家庄的三少庄主。公孙不灭是足步不出远门,,也不喜欢打听江湖上的事情,不知道和桥镇夏家庄在江湖上的名气,小丹却听明叔夫妇说过,夏家庄四雄,都是太湖边上武林中颇有声望的名门望族,家传的一路刀法,曾经闯南走北,战败过不少武林高手。在武林中,当然没有公孙世家那么有名气,但也是太湖一带的豪强,与黑、白两道上的人都有来往。不知是什么原因,还是祖先遗留下来的一些过节,反而与公孙世家没有汁么来往,互相之间井水不犯河水。有时见面,也点点头应酬一下,不作深夜畅谈。

所谓夏家庄四雄,就是夏老庄主的四个儿子,长子夏志英,主持夏家庄大小一切事务,次子夏志雄,负责对外的活动,三子夏志豪和四子夏志杰,在家勤练武功,负责庄内的保卫,所以江湖中人称夏家四雄。他们四兄弟,都得到夏家祖传的刀法。这一次,是夏志豪带着一名护院武师和四名夏家武士前来追拿那一位少年,与老车夫发生了冲突。

夏志豪感到这位冷漠的老车夫竟然知道自己排行第三,以三少庄主相称,有点讶然地问:“前辈认识在下?”

“小老常在江浙道上来往,路过宝庄贵地不少,怎不闻夏家四雄之名?”夏志豪摹然想起,不由改用客气的口吻问:“前辈莫不是武林中人称的冷面神鞭叟江老大侠?”

老车夫一笑说:“这些都是陈年旧事,小者早已忘记了。现在小老不过是江浙道上为人赶车混饭吃的一个老车夫而已,还望三少庄主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

夏志豪连忙下马,朝老车夫一揖说:“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江老大侠,请江老大侠宽恕。”

“不必客气。三少庄主要追捕的是什么人?”

“在下追捕的是位不明来历,轻功颇俊的少年,手下人说,这位少年已爬到了前辈的这一辆马车里。”

冷面神鞭叟顿时双目一张,宛若冷电似的目光一闪而逝,问:“他真的爬到小老的马车里了?”

“在下不敢欺骗江老大侠。”

“要是这样,他能爬上小老马车中而不为小老知道,其轻功可想而知了!”

“这小子的轻功是不同常人,似乎在江南一带不多见。”

“真的这样,小老想见见其人了!”

“江老前辈,说不定他仍在马车里。”

到了这时,公孙不灭不能木走出马车,向夏志豪一揖:“在下见过三少庄主。”

夏志豪一时愕然,慌忙回礼:“阁下是谁?在下未曾请教。”

公孙不灭在离开常州府时,公孙总管曾叮嘱过他,今后碰上了什么人,千万不可露出自己的姓氏来,以免为官府中的人注意,所以他现在只好说:“在下姓解,名不灭。”

“原来是解公子,失敬失敬,不知解公子要见在下有何事见赐?”

夏志豪见公孙不灭一身书生装束,似乎不会武功,因为他与冷面神鞭叟江大侠在一起,不能不客气相问。

“在下想请问三少庄主,不知那少年人因何事得罪了三少庄主,以致三少庄主率人前来追杀?”

“解公子,那小子盗取了我家的一件珍宝,还冷不防的伤了在下的四弟。家父异常恼怒,所以在下不能不带人前来捉拿这小子,以息家父之怒。”公孙不灭一听,不由愕然住了。他初时还以为夏家庄的人仗势欺人,无端端的要追杀一个少年,打算出来说情,求三少庄主放过了这一个少年。想不到那少年好模好样,竟然是一个小偷!做了人家的珍宝还不算,还打伤四少庄主的,这下自己怎么说话?要是自己将少年交出去,那他一定是必死无疑了。夏家庄的人会放过他吗?自己不害死了一条人命?不交吗?那自己不是在包庇一个小偷了?怪不得小丹那么不相信他了!公孙不灭正犹豫时,耳中突然响起了一阵蚊蚋般的细小声音,但字字听得非常的清楚,显然是那少年仍带幼稚的童声:“公子,你别听他胡说八道的,我会偷他家的东西吗?他们夏家庄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偷?我是一个异乡流浪少年,路过和桥,突然一只恶狗朝我扑过来,几乎吓死我了。我搬起一块石头将那条恶狗打死了,他们就要追杀我,我哪里是打伤了他的什么四弟呢!”

公孙不灭不知道这是武林中的密音入耳之功,听了感到惊愕不已,四下望望,并不见那位少年,便问身边的小丹:“你听到什么了?”

小丹茫然:“少爷,我听到什么了?”

“你,你没听到他说话么?”

“他,他是谁?少爷,你不是说你对面的三少庄主吧?他说的话,我当然昕到了!”

公孙不灭又哪里知道,这种极为上乘的武功,除了说给自己要说话的人听外,其他人哪怕就是在身边,也不可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