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神州传奇

第二十八回 侠重义深(4)

“你说得轻松,交锋是生死搏斗,不是正经事是什么?难道你们嘻嘻哈哈是正经事了?一个叫姐姐,一个叫小兄弟,叫得我老叫化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看来你这个什么陶女侠的,也跟这九幽小怪差不多,都是邪道上的人物。”

陶十四娘笑骂道:“老怪物,你说这话不怕我向你下毒么?”

神龙怪丐吓得一下跳开:“喂喂!你来这里是帮我老叫化,还是帮小怪的?”

“老怪物,对不起,我和白衣妹妹来这里是作见证人的,谁也不帮。”

“既然这样,你们两个毛丫头站到一边去,别妨碍我老叫化施展手脚。小心我老叫化一下不慎,伤了你们。”

“好呀!你不伤小怪,却伤我们,看!你这个老怪物怎么向鲁帮主交待。”

“谁叫你们不站远一点?怪谁去?”

白衣女和陶十四娘果然远远站开了。神龙怪丐说:“你们看清楚了,我老叫化要向小怪出招啦!”

白衣女问:“老前辈,你怎不与小怪打赌的?大家点到为止,只分胜负,不决生死不好?”

神龙怪丐生气了:“碰上你们两个,我老叫化已够倒霉了,再赌,不把我这条老命也赌丢了?你们两个是不是想来这里收我老叫化的骨头的?”

“噢!”白衣女侠说,“你老怎么这样说的?”

“不这样说又怎样说?”神龙怪丐又向小燕眨眨眼皮,说,“小怪,我们交手吧。”

小燕也不知他是真是假,疑惑地望了望他,随随便便说,“请!”

“小怪,小心了!我老叫化出招啦!”神龙怪丐说完,一掌拍出。

小燕知道这老叫化的功力深厚,正想闪避,可是神龙怪丐的掌劲并不是朝她拍来,而是拍在地上。别看神龙怪丐瘦骨嶙峋,但掌劲却实在惊人,何况降龙十八掌全是一陽一刚之劲。只听见轰然—声巨响,尘土碎石草根冲天而起,遮得月光失色,碎石草根乱飞,两丈之内的地方,成了一团烟雾。小燕正奇异这老叫化怎么掌劲不朝自己拍来,而拍到地上去的?尘雾散失后,却见神龙怪丐呆若木鸡,愕然她望着自己面前出现的一个坑,又茫然地望望玉罗刹,问:“怎么我老叫化的一掌,拍到地上去了?难道这九幽小怪会魔术么?”

玉罗刹一听,已知这位武林奇人装神弄鬼了,笑道:“要是他不会魔术,怎能自称九幽小怪?”

神龙怪丐搔搔头:“真的?但我老叫化、偏不信邪,我再出—掌看看。”他朝小燕唠唠嘴,“小怪,我老叫化又出掌了!”

小燕已知其意,笑道:“老怪物,你出掌呀!”

神龙怪丐“呼”地一下,又是一道声威极猛的掌力拍出。小燕以迎风柳步一闪,避开了。她身形一闪而逝,又复回到了原地,仿佛没有移动过似的。可是神龙怪丐的掌劲在她一闪之中,早已穿过,将小燕身后的那棵大树不但拍断,上半截树身竟直飞三丈多远,轰隆一声,落了下来,又激起一阵尘土飞扬。他们一老一少在这一场假戏真做中,一个出掌出得巧妙,一个闪身闪得迅速,连富有交锋经验的二位武林女高手也骗过了。她们惊疑小燕真的会魔术妖法。当满天飞扬的尘土消失后,她们见神龙怪丐睁吹了眼睛问小怪:“你怎么闪避我老叫化的掌力的?”

“我没有闪呀!”

“我老叫化的掌力怎么劈到你身后的大树上去了?”

“我怎么知道呀!”

“你是人还是妖一精一?”

小燕咯咯笑起来:“你看呢?”

神龙怪丐用密音入耳之功跟小燕说话了:“小丫头,我老叫化用真实功夫了,你能不能闪避得了?”

小燕也用密音入耳之功说:“我试试看,可是,你别出手重了,打伤了我,我可不依。”

“丫头,放心,老叫化出手用劲自然有分寸。”

“好呀!你老出掌吧。”

白衣女侠和陶十四娘见神龙怪丐出了两掌后,就一直站着不动,问:“东方老前辈,你怎么啦!”

神龙怪丐说:“你们别打扰,我老叫化在念咒语。”

陶十四娘和白衣女侠相互望了望,陶十四娘问:“你念咒语干什么?”

“这小怪会魔法,我老叫化不念念咒,能制服得他吗?”

白衣女疑惑地问:“你老念的什么咒?”

“伏魔驱邪元始天真太乙咒。”

玉罗刹抿着嘴笑:“老前辈,你老几时学会念咒了?”

“毛丫头,我老叫化学会念咒时,你还没出世哩!”

“哦!?你跟谁学的?”

“一位崂山道人。你们别问了,不然,我老叫化的咒语不灵了。”

玉罗刹捧着肚子笑:“你尽念咒,不出手吗?”

“怎么不出手?我老叫化咒一念完,便马上出手,准会打得这小怪无处可藏,原形毕露,跟我乖乖地回君山去。”

玉罗刹问小燕:“小兄弟,这老叫化会念咒,你怕不怕?”

小燕眨眨眼说:“不好,这老怪物真的会念咒,我感到有些头重脚轻了。”

“小兄弟,你怎么不跑啊!”

“我,我跑不了呵!”

神龙怪丐哈哈笑起来:“小怪,现在你知道我老叫化的历害了吧?我出掌了。”

神龙怪丐打打眼色,真的一掌朝小燕拍来。小燕以迎风柳步轻轻闪开。怪丐又是一掌拍到,小燕见掌来得奇快,一个灵猴百变身法,随掌劲凌空一翻,落在怪丐的身后。怪丐似乎脑后有眼一样,小燕人没站稳,神龙怪丐的掌影已到。降龙十八掌,是武林中的上乘掌法,纯属一陽一刚之劲,出掌如惊雷走电,刚、猛、快、狠。而神龙怪丐的降龙十八掌,更是武林中的第一掌,功力不知比鲁长啸、一阵风高出多少倍,就是当今武林中的十大高手,也不敢在他掌下走满十八招。他先出两掌,功力只用五成,见小燕能闪避,便加到八成了。八成的掌劲,已如狂涛怒浪,没有深厚的内力,谁也受不了。霎时之间,神龙怪丐已出掌十招,掌劲掌风,的确逼得小燕只能闪避,不能还手。

玉罗刹在旁看得惊愕了,怎么,难道神龙怪丐来真的啦?正惊愕中,突然神龙怪丐一声怪叫,人坐在草地上不动,小燕却鬓发零乱,气喘吁吁地立在一旁,她几乎给神龙怪丐拍出的掌风逼得透不过气来,她也愕异神龙怪丐怎么一下坐在地上了,她并没有出手呵。

陶十四娘和白衣女侠一时目蹬口呆,以为神龙怪丐受伤了,连忙奔过去问:“东方老前辈,你怎么啦?受伤了?”

玉罗刹奔过来轻问小燕:“你打伤了他么?”小燕摇摇头,轻说:“姐姐,我没出手,也不知他怎么坐在草地上的。”

这时,神龙怪丐朝陶十四娘和白衣女侠吼道:“胡说,我怎会受伤的?”

陶十四娘和白衣女侠放心下来,又问:“你老怎么坐在地上的?”

“我老叫化倦了,不准坐下休息?”

这真是武林中少有的怪事,双方交手过招,生死在—瞬间,肯容你坐下来休息的?不怕对方出手么?奇怪的是,神龙怪丐坐下来休息,小怪却木然立在一旁,并不趁机出手。难道小怪给神龙怪丐制服了,不能出手?可是陶十四娘和白衣女侠都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比武的人是否受伤或给封了穴位,哪有看不出来?她们当然看出小怪并没受伤,也没有给封了穴位。难道双方都打倦了,都要休息?

陶十四娘看看小怪,又看看神龙怪丐。问:“老前辈,你打算怎样!还交锋不?”

“不交了,你们难道没看出这小怪会魔法么?你们说,我老叫化出手几招了?”

“老前辈,你们打得太快了,我没看出你老出了多少招。”

“哼!我老叫化已出手一千三百招。”

“一千三百招!?”陶十四娘和白衣女侠愕然,只一眨眼的功人,这老叫化已出手一千三百招?怎么出手的呵!

“我老叫化以一当百,我已出手十三招,不是一千三百招是什么?”

“噢!原来这样。”

“不是这样又怎样?—千三百招,我老叫化累不累的?要不要休息?”

玉罗刹笑道:“不错,不错,你老的确累了,是应该坐下来好好休息。”

神龙怪丐又说:“这小怪会魔法,我老叫化一千三百招都不能伤他,再交锋,能伤得了他吗?伤不了,我还再交手千什么?”

玉罗刹笑说:“对,对,再交手也是白费劲。”

“白费劲的事,你们说,我老叫化会不会这么傻的再干下去?”

陶十四娘和白衣女侠都不是傻人,哪有看不出此中情景的?便有意问:“老前辈,你打算怎么样向鲁帮主交差?”

神龙怪丐问:“你俩是证人,我问你们,我老叫化这一仗算不算已尽了力?”

“你老的确已尽心尽力了!”

“我打得够不够一精一采?”

“一精一采极了,你老掌法奥妙无穷,掌劲威力无比。”

“这还不够向鲁帮主交差么?”

“够了,够了,你老不能捉小怪,只是小怪会魔法,没法捉的。”

“好!这是你们两个证人说的,可不是我老叫化说的?我走啦。他日见到鲁帮主,你们可要记得今天说过的话,请他另请高人擒拿小怪吧。”

神龙怪丐说走就走,一拍屁一股,便走得无踪无影。玉罗刹问:“两位女侠,你们打算怎么样?”

“玉女侠,我们只有依东方老前辈的话,回去如实说啦!”

小燕问:“你们不打算捉我?”

陶十四娘连忙说:“小兄弟,别说笑了,别说我们捉不了你,就是能,我们也不想干这傻事。”

“哦!?为什么?”

陶十四娘笑了笑:“小兄弟,因为你会魔法呀!”

“你也相信那老怪物的话?”

“我当然不相信。要是你真的会魔法,不早把东方老前辈杀了,还与他交锋?”

“你们不捉我,不怕一些侠义主人骂你们么?”

“谁敢骂我十四娘,我会叫他终生不得舒服。”

“怎会终生不舒服?”

“小兄弟,试问一个人中了毒,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终生舒服吗?”

“我也知道陶门一家,令武林人士望而生畏,可是我仍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捉我。”

“因为我自问武功不及,小兄弟,这够理由吧?”

“我知道武林中曾经出现过不可一世的神风教教主,武功几乎无人能敌?可是,他最后还是中了陶门的奇毒,行动不得,痛苦异常,为人所杀。姐姐说武功不及,恐怕还不成为理由。”

“小兄弟,你知道的事不少呵!”

“姐姐过奖了。”

“小兄弟,你要我实说?”

“我最喜欢听真话了。”

“小兄弟,我说,你已经中了我的毒了,你相不相信?”

小燕吓了一跳:“真的?”想运气试试。

陶十四娘笑着说:“小兄弟,你千万别运气,一运气,毒发作更快,连我也无法解救。”

“我不运气,怎知姐姐不骗我?”

“你运气也没用,我陶门下的毒,根本没先兆,等发作了才知道。”

“它发作了,我不是知道了?”

“小兄弟,等你知道了,你已经不会动了,就算有奇侠老夫人的玉女黑珠丹,恐怕也救不了。”

“玉女黑珠丹能解万毒,怎救不了?”

“小兄弟,试问人已死了,能救得活吗?玉女黑珠丹总不是仙丹吧?”

这下小燕才真正慌了:“姐姐,你真的在我身上下了毒?”

陶十四娘笑了起来:“小兄弟,我听说你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害怕了?”  玉罗刹急问:“陶女侠,你真的在他身上下了毒?”

“玉女侠放心,我不是说我不会干这种傻事吗?”

“那么说,你没下毒?”

“我真的下了毒,玉女侠,你想想,我会说出来吗?不早离开了?以小兄弟的武功,不怕他出手杀了我?”

小燕问:“那你怎么骗我了?”

“小兄弟,你和东方老前辈故意假过招骗我和白妹妹,我这个人是吃不得半点亏的,不让你吃点亏行吗?”

“嗨!”小燕叫起来,“姐姐,我几乎把你的话当真了。”

“小兄弟,以后呀,你可别再在我面前做手脚才是。”

“姐姐,我算怕了你了。”

玉罗刹问:“陶女侠,你不会回去如实告诉鲁帮主他们吧?”

“我和白妹妹只知道刚才同东方老前辈说过的话,因为他老人家邀请我们来作见证人的。”

玉罗刹有点意外:“是他老人家邀请你们,不是鲁帮主……”

“要是鲁帮主,我们才不来哩!再说小兄弟根本就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是什么邪魔上的人物。”

小燕侧头问:“那我傻哥哥呢?”

陶十四娘奇异了:“傻哥哥?谁是你傻哥哥了?”

“你们在断魂坡上见到的九幽小怪呀!”

陶十四娘和白衣女侠一听,不禁失笑起来。白衣女侠,说:“我听说,你哥哥心地太好了,人太忠厚了,忠厚得几乎令人不敢去相信,他却并不傻。”

小燕说:“忠厚好心有什么用?他要是不傻,会给人打下探涧么?”

“所以你杀了草上飞,伤了银笛子和一阵风,目的就是为他报仇?”

小燕摇摇头:“这还不算是报仇,要是我傻哥哥真的死了,我才开始行动。”

白衣女侠与陶十四娘相视—下,叹了一口气说:“小兄弟,冤冤相报,何时了结?你不担心么?”

小燕咬着牙说:“那些苦逼暗算我傻哥哥的人,他们怎么不担心冤冤相报?”

“我只劝小兄弟别滥杀无辜。”

“白姐姐,我心里自有分寸。”

“既然这样,小兄弟,我们告辞了。”

“哎!白姐姐,你们慢走。”

白衣女侠疑惑地问:“小兄弟,你还有话要说?”

“白姐姐,我想问一下,你们无回剑门中,有没有一个叫黑箭的人?”

“黑箭!?”

“是!大约是位中年人,但声音冷漠、苍老。”

白衣女侠摇摇头:“我们无回剑门,没有这么一个人。”

“真的没有?”

“小兄弟,你不相信我的话?”

玉罗刹在旁说:“白衣女侠言重了。我和小兄弟在紫岩山下,碰上了这么一个叫黑箭的人,恕我说一句得罪的话,他的无回剑,比白衣女侠高多了,在他剑下我恐怕走不了十招。”

白衣女侠一怔:“真的!?”她认为自己与玉罗刹的剑术只在伯仲间,要是玉罗刹真的在这黑箭下走不了十招,恐怕本门派没有这样的高手。

玉罗刹说:“白女侠,我说的半点不假,贺兰双雕在他手下三招便败北。白女侠,无回剑门的人有没有去贺兰山找过双雕交手的?”

“没有,再说,能在三招击败贺兰双雕的,我们本门派也没有这样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