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神州传奇

第二十五回 波谲云疑

上回说到,胭脂虎怔住了,问:“你是说有人在暗中设下了圈套?”

“老姐姐,我知道你为人正直,你不了解小怪的为人,要是你和小怪相处过一些日子,就知道他根本不是那种轻薄的人。这小怪老实敦厚得像头牛,要说到这方面,我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你那么信得过小怪?”

“是!老姐姐。小怪是第一次闯荡江湖,几乎什么事也不懂,所以在武林人士眼中看来,他成了一个不可理解的小怪。他还是一个大孩子,根本不解风月之情,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看,他一定上了别人的当,我师伯也被人利用了。”

“那么说,玉姑娘来成都是为九幽小怪复仇的了?”

“不错,只要我玉罗刹不死,那些暗算九幽小怪的人,就别想过好日子。”

胭脂虎摇摇头:“玉姑娘,我劝你还是暂时离开成都的好。”

“我为什么要离开成都?”

“玉姑娘,令师伯柳大侠因与九幽小怪对掌,受了颇为严重的内伤,现仍在成都青羊宫中养伤调息。”

玉罗刹一怔:“我师伯受了伤?”

“是呵。玉姑娘,试想一下,要是令师伯知道你前来为九幽小怪复仇,他老人家不震怒么?”

“老姐姐,这样,我更不能离开成都,我得去看看他。”

胭脂虎愕然:“难道玉姑娘不怕令师伯在震怒之余,对你不利么?”

“师伯固然不易改变他的看法,但我相信他老人家终究是个明理之人。”

“既然这样,我也不便多说了,望玉姑娘小心,我走了。”

“多谢老姐姐的关心。”

胭脂虎一走,玉罗刹正想关门,只见人影一闪,一个人无声无息地飘然进来。玉罗刹一怔,一看,是墨明智的小兄弟。她有些愕异:“兄弟,你还没睡?”

“有人夤夜拜访姐姐,我怎能放心睡?”

“我们的对话你都昕到了了”

“听到了!多谢姐姐那么信任我傻哥哥,为我傻哥哥辩白。”

玉罗刹微笑:“我这是依实情说话,你何必多谢我?”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多谢姐姐的。看来我傻哥哥的确上了别人的当了,我以前倒没想到这一点。姐姐,你看,是谁在暗中设下了这一可恶的圈套?”

玉罗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这就要我们去细细查访了。”

小燕想了一下,又问:“姐姐明天真的要去青羊宫见你师伯?”

“师伯受伤,我怎能不去看望的?”

“姐姐,我想你还是别去的好。”

“怎么?你也劝我不去?”

“姐姐,我了解你师伯为人,虽然正直,但却异常固执。”

“兄弟放心,我自会应付。”

“姐姐一定要去,我只好暗中相随了。”

玉罗刹一怔:“你不会对我师伯出手吧?”

小燕眨眨眼睛:“就算他误杀了我傻哥哥,看在姐姐的份上,我也不会出手的。”

“那你跟着我干什么?”

“好吧!姐姐不要我跟随,我就不跟随好了!”说罢,人便悄然离去。

玉罗刹虽然久闯江湖,阅人不少,可是对这位不知道小兄弟,却真有点摸不透他。

第二天,玉罗刹正想出门,突然店小二跑了进来说,“玉小姐,外面有人要拜见你。”

“哦!?是谁?”

“不知道,他们有张拜帖叫小人交给小姐。”

玉罗刹一看拜帖,原来是白龙会的新任总堂主黄如龙和白龙会的长老王大业登门拜访。玉罗刹感到有点意外,问:“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前院的会客厅上,小姐,是不是小人请他们进来?”

“不用了!我去见他们好了!”

“是!”店小二转身出去。

玉罗刹暗想,他们来见自己有什么意图?昨夜,他们不是打发胭能虎来探自己的行踪么?玉罗刹走到前院大厅,黄如龙和王大业一见,慌忙站起拱手说:“玉女侠,在下黄某等前来打扰了!”

玉罗刹想不到白龙会堂堂一位总堂主,不但屈尊拜见,还这样谦恭有礼,也慌忙回礼说:“不敢。不知总堂主和王长老见小女子,有何赐教?”

黄如龙说:“黄某不知玉女侠大驾光临,昨夜派人冒犯,现前来请罪,请玉女侠多多宽恕。”

玉罗刹想:原来白龙会的总堂主竟是为这事前来道歉,一笑道:“总堂主客气了,霍四姐与小女子原是朋友,深夜前来相见,怎说是冒犯了?”

王大业说:“难得玉女侠宽宏大量,可敬,可敬。现我总堂主特在望峨楼设下酒席,一来赔罪;二来为玉女侠洗尘,以尽地主之谊,请玉女侠务必赏脸才是。”

“小女子何德何能,怎敢相烦总堂主和王长老的?”

“玉女侠别客气,玉女侠是昆仑派的高徒,一向侠义过人,除暴安良,江湖谁不敬仰?要是玉女侠一点薄面也不肯赏,我们白龙会也不敢强求,只怕以后,冷了我会数千弟兄的心。”

玉女侠不由一怔,暗想:白龙会是四川的一大帮会,正所谓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说不定今后暗查墨兄弟下落时,得靠他们相助才行。何况白龙会在江湖上也算是一个名门正派的帮会,既然人家堂主亲自来请,不去也说不过去。便笑道:“看来,我不去是不行了。”

王大业连忙说:“玉女侠,你千万别误会,我们堂主是真心相请,要是玉女侠真的不方便,那只怨我们无缘。”王大业见黄如龙最后一句话,似有威吓之意,便慌忙打圆场。

黄如龙一听,也慌忙说:“玉女侠,请原谅我黄某是个粗人,不会说话。似玉女侠这样一位江湖上有名望的人,我黄某早就想结识了。”

玉女侠说:“我有什么名望?一些人背地里骂我是女妖一精一,又与九幽小怪为伍,你们不害怕接待了我,会引起某些侠义人士的侧目么?”

“玉女侠说笑了!”

“既然你们不怕,我就去吧!要是今后惹出什么大祸,可别怪我呵!”

“哪里!哪里!玉女侠肯赏脸,我黄某并不在乎。”

玉女侠便跟随他们往望峨楼而去。望峨楼,不愧为成都的名楼,雄伟奇秀,屹立在江边上。登上望峨楼,不但整个成都尽收眼底,在天色晴朗之时,还可遥望西南方向的峨嵋山峰和西北方向的青城山与四姐妹山。上望峨楼饮酒喝茶的,都是一些豪商大贾和文人雅士,当然其中也不乏武林中人。

白龙会在望峨楼临窗外包了三桌酒席。白龙会总堂有头面的人物几乎都来了,陪酒的除了白龙会护法霍四娘外,另有三四位副堂主和香主。玉罗刹登上楼时,放眼略略打量了四周的客人一眼,似乎看不到有著名的武林人士。可是当她目光扫视到临窗的一个雅座上时,只见一位年约十八九岁的书生,容光夺人,神态飘逸,独自酌饮。他身旁站着一位俊童,俊童秀美,而书生更是秀美,这主仆二人,眉宇之间,都含着一团英气。玉罗刹一眼便看出这主仆二人,都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不由惊讶异常,他们是哪—门派的弟子?可从来没见过呵!这秀美书生对玉罗刹微笑一下,便掉头观望窗外景色了。仿佛他这一微笑,只是无意之中而已。

玉罗刹正思疑时,霍四娘已起身拉她入座了。玉罗刹说:“老姐姐,你干的好事呵!”

霍四娘笑问:“我干什么好事了?”

“老姐姐,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你这不是叫我出丑吗?”

“我们总堂主和王军师对你仰慕得很哩!”

玉罗刹一听“王军师”三个字,便有所触动。神龙怪丐不是说,要想知道上灵为什么苦逼九幽小怪,最好去找白龙会总堂出那个什么王军师,但这是一头异常狡猾的老狐狸。问:“王军师!?谁是王军师?”

霍四娘“卟嗤”一笑,手一指说:“他就是我们王长老。本会的人,都称他为王军师,外边的人则称王长老。”

王大业听了霍四娘的话,便把头转过来,对着玉罗刹微微一笑。

玉罗刹暗想:原来这样,怎么神龙怪丐说他是一头狡猾的老狐狸?他人并不老呵!三十多岁,面黄须稀,对人一面诚恳之色,没有半点奸诈之神情,是我看错了,还是神龙怪丐说错了?不管怎样,我对他还是提防些好。便展颜笑道:“原来王长老有此称号,失敬失敬,想必王长老一定足智多谋了。”

王大业一笑说:“这是本会兄弟们对我的一句戏言,当不了真,玉女侠别取笑。”

“我知道世上只有中错了状元,却没有取错了绰号,王军师,希望今后多多指点小女子才是。”

“玉女侠说笑了,我知道玉女侠—向机敏过人,我王某应该多向玉女侠请教才是。”

黄如龙笑道:“我看大家都别客气,来!”他举起了酒杯,“玉女侠,我黄某代表白龙会先敬你一杯!”

主人敬酒,玉罗刹不能不饮了。她也举起酒杯:“多谢总堂主。”便一口干了。玉罗刹落落大方,一杯酒下肚,面不改容,众人都大声叫好。王大业也举起酒杯说:“玉女侠,我王某人也敬你一杯。”

玉罗刹笑问:“你们要是一个个敬酒,不会想将我灌醉吧?”

霍四娘说:“这样吧!我们大家都一起敬玉姑娘一杯,好不好?”

“好!”

众人一齐站起,举杯相向玉罗刹,这一杯酒,玉罗刹更不能不喝了。她说:“各位,我喝醉了,发起酒疯来,你们可别见怪呵!”

众人都笑了。霍四娘说:“玉姑娘,我知道你海量,两杯怎会醉呵!”

酒过三巡,宾主畅谈江湖上的一些见闻,自然而然谈到九幽小怪的事来。玉罗刹有意想从王军师口中套出上灵贼道为什么苦逼九幽小怪的原因,突然,一位中年剑客登上了望峨楼,玉罗刹一见,“咦”了一声:“麦师兄,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昆仑派的弟子,柳小剑的第二位徒弟麦冬生,江湖上人称无情剑麦二侠,为人也像柳小剑一样,不苟言笑,疾恶如仇,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无情,因而得了“无情剑”之名。他冷冷地对玉罗刹说:“小师妹,你果然在这里。”

“师兄为我而来?”

“唔!正是找你。”

“什么事?”

“我师父在青羊宫养伤,你知不知道?”

玉罗刹一向不喜欢这位二师兄言语无礼,盛气凌人的态度,眼睛一转说:“小妹也是在不久前知道,正想去探望他老人家。”

“唔!那就走吧。”

玉罗刹看了白龙会的人一眼,正想说什么,王大业却抢先说了:“玉女侠,别介意,既然尊师伯相召,我们就改日再相请吧。”

“那我失陪啦!”

麦冬生也一拱手说:“各位,得罪了!”说完,便带了玉罗刹而去。

霍四娘说:“总堂主,我跟去看看,我担心柳小剑因我们而怪罪了玉姑娘。”

黄如龙点点头说:“你去看看也好。要是柳大侠因我们相请,而责备玉女侠的话,你得将罪承担下来,别难为了玉女侠。倘若是他们师门之事,你就别乱开口了。”

“我知道。”

霍四娘也匆忙下楼,玉罗刹一走,那边雅座上的俊美书生低声吩咐了俊童几句话,俊童应声而去。不久,俊童书生也会了帐,离开了望峨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