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神州传奇

第十八回 巫山怪医(3)

“哦!?”墨明智一下想起自己要赶去救玉罗刹和时不遇时,有人用密音入耳之功同自己说话,说玉罗刹没事,叫自己小心应故之事。墨明智当时还以为是某个武功极好的人将玉罗刹他们从蒙面人手中救了下来的。现在才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急问:“那么,用密音入耳之功跟我说话的就是他?”

“是呀!”

墨明智又看看前后左右,问:“他呢?走了?”

“走了!在你动身来时,他便走了。”

墨明智一怔,失望地说:“他怎么走的?不让我见见他?”

玉罗刹一笑,“他有事先走了。兄弟,你知不知道那蒙面人是谁?”

“是谁!?”

“兄弟,他就是五十多年前名动武林的一代奇侠一枝梅!”

墨明智有点茫然,也有点惊讶,问:“是吗?”他却完全没有武林中人那种听到一代奇侠之名的惊喜、神往、仰慕之色。

玉罗刹见他这种神情,心里感到奇怪:怎么他听了奇侠一枝梅的英名而毫不惊喜仰慕的?就连一身傲气的时不遇,一旦知道蒙面人就是一代奇侠时,也顿时改容,满脸的恭敬神态。她以为墨明智累昏了头脑,便关切地问:“兄弟,你怎么啦?”

墨明智愕然:“姐姐,我没什么呵!”

“你不想见见奇侠一枝梅么?”

“想呀!他不是有事走了么?”

玉罗刹又好气又好笑,心想,看来我这个兄弟生性如此,对武林中的名人,并不怎么仰慕。说:“兄弟,现在我们怎么办?”

墨明智听了更是莫明其妙,他当然更不理解玉罗刹这时的心情,说:“怎么办?姐姐,我们也走吧!”

玉罗刹摇摇头:“兄弟,你看天色已不早了,再说,几大门派和各处的武林高手,虽然败在你的手下而散去,我们在途中难免不会碰上他们的。一碰上他们,恐怕又生麻烦。不如我们就在这林子中过一夜,明天再走。”

一身傲气的时不遇也点点头说:“我们在林子中过一夜也好,以免又碰上他们生事。”一天一夜来,时不遇所碰上的人和事,已把他的傲气挫去了不少。先是碰上了少林寺方智禅师,几乎伤在方智的伏魔杖下;后又碰上奇侠一枝梅,—出手就将自己点倒了!最后又目睹墨明智力战群雄,武功之高,令人无法想象。这下子他才知道天外有天,人中有人,自己的武功,并不怎么了不起,傲气便收敛不少。何况奇侠临走时,语气深长地叫他千万别妄杀无辜,就是要报仇,也只能找为首之人,不然,仇未报到,反而引起众怒,招来杀身大祸。故此他才意识到尽量少与其他人接触为好。

墨明智见他们都愿在林中过夜,便说:“好!我去捕些野兽回来。”

玉罗刹说:“兄弟,我们既然不想招惹麻烦,你去捕捉野兽,—生起火来又该惹事了。我们还是吃些干粮算了!”

“姐姐,就算不烤野兽吃,不生火,要是一些吃人的猛兽来怎么办?”

墨明智一向习惯在山野里过夜时,都燃起一堆火,—来御寒,二来防野兽的袭击。

玉罗刹说:“野兽来怕什么,我们可以到树上去睡呀。”

“姐姐,你不知道,山豹、野熊,还有蟒蛇,都会爬树的,在树上并不安全。”

“兄弟,以我们三人的武功,难道还怕了这些野兽?”

墨明智完全不知道自己身怀绝世功力,只知道在夜里生火御寒防兽,听玉罗刹这么一说,他一想也是,笑道:“姐姐,既然这样说,我们就吃些干粮算了。今夜里,你们到树上去睡,我一个人坐在树下守着。”

玉罗刹说:“兄弟,我们一块都到树上吧,用不了你一个人在树下守着,免得大家都不放心。”

这时,天色早已黑下来了,他们选了一棵极大的古树,一齐跃上树去。墨明智为防意外,又找了一些野藤,在密枝上捆扎成一个网状,这样,就是一个人睡着了,翻身也不会掉下去。玉罗刹笑道:“兄弟,你在山野中生活,很内行呵!”

墨明智笑了笑:“姐姐,我可是一个猎人的子弟,懂得如何在山野森林中生活。姐姐,你可以完全放心在这里睡,掉不下去的。我和时阿哥在那一边睡。”墨明智用野藤一共在树上扎了三个网。

玉罗刹一笑:“兄弟,那我不客气啦!”玉罗刹在山野中奔走了一天,又与人交过锋,的确也累了,所以很快在网中睡着了。

墨明智盘坐在树丫中调息运气,而时不遇养了一会神后,便透过浓密的树叶,凝视满天星斗,独自沉思,他朝玉罗刹睡的地方望了一眼,微微叹息一下。墨明智问:“阿哥,睡不着么?”

时不遇苦笑了一下:“我巳养了一会神了!兄弟,你睡吧,我给你们守夜。”

墨明智又问:“阿哥,你有心事?”

时不遇又是一声微叹:“没什么的。”

墨明智听他口气,知道他不想说,又问:“阿哥,你怎么与那大和尚打起来的?”

“是他们先招惹我的。”

“他们怎么招惹了你?”

“他们一见我,便问我是不是小怪。”

“阿哥,你怎么说呢?”

“我说:‘何必问。’”

“噢!阿哥!你告诉他们不是小怪不就没事了么?”

“小兄弟,我平生最恼的是这般无礼的人。”

“这样,你们就打起来了?”

“不错,是那两个峨嵋派的人先动手,我只好出剑教训他们。跟着他们便放出了信号,那个什么和尚一赶来,一听说我是小怪,问也不问,便出手了。兄弟,我想不到你和玉姑娘会赶来。也幸而你们赶来,我才避免伤在那少林和尚的杖下。不过,即便我受了重伤,那和尚恐怕亦会先我一步去见阎王的。”

墨明智问:“你要放你那歹毒的暗器?”

“不错,不但那大和尚升天,恐怕四周的人,也受连累,不是缺腿,就是断臂,不死也身负重伤。”

墨明智骇然:“那是什么暗器?”

武林人士对人家的独门暗器或绝招,一般最忌去迫问和打听,墨明智不懂得这一点,竟然直言相问。时不遇犹豫了一下说:“化尸散。不过,不在万不得已时,我是不会施放的。”

墨明智连忙摇手说:“阿哥,你还是别施放的好。”

是夜无话,临天光时,墨明智蓦然听到一阵震动山林的虎啸,跟着又是一声惨厉的吼声,令人听得毛骨悚然,显然这是人在绝望忿怒时发出的吼声。墨明智一怔,接着身形跃起,直朝虎啸人吼的地方飞奔而去,这时,—弯冷冷残月,早升中天,将山野森林照得一片银色。墨明智在月光下望去,只见一块空地上,三头斑斓大虎,正凶猛地袭击两个一身长毛、全身不着衣裤的怪人。其中一个怪人,手中抱着一全不满周岁的小毛人,显然他已受了虎伤,仍力搏一头大虎。而另一个长毛怪人,与两头猛虎作生死搏斗,他手中的一条大木棍,使得呼呼的响,逼得两头大虎不敢近身。但最危险的,是那个手中抱着小毛人的怪人,眼见他快要伤在虎口下,墨明智人似流星奔去,顺手一掌朝猛虎拍去,一头成两百斤重的猛虎,一下给墨明智拍飞了,虎头粉碎,摔到远远的地方,将这个手中抱着小毛人的怪人从虎口救了出来。与此同时,另一个怪人的大木棍击在一头猛虎的背脊上,一下将这头猛虎打翻在地,跌落山崖,剩下的一头猛虎见势不妙,吓得掉头而逃。

手拿木棍的怪人望了望墨明智一眼,咧咧牙,似笑似怒,一手抱起受伤的怪人,另一手挟着小毛人,飞奔而去,转眼便不见踪影。

墨明智感到莫明其妙,不知是怎么回事。只听见身后一阵风起,一看,是玉罗刹和时不遇赶来了。时不遇问:“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可是那两个怪人……”

时不遇说:“兄弟,那两个不是人。”

墨明智一怔:“不是人!?他们是一一”

“山魈”。

“山魈!?“墨明智更是怔住了。他听老一辈的猎人说过,山魈是山野中一种神秘而可怕的怪物,来往无踪无影,专会与人过不去,要是有人惹上了它们,便会闹得你一家不得安宁,有时煮好的饭菜会不翼而飞,有时洗干净的锅里,会出现一堆大粪,想不到自己救的,却是这么个专爱恶作剧的山魈。

玉罗刹也惊奇了:“山魈!?时兄,你以前见过他们?”

时不遇摇摇头:“我没见过,现在才是第一次,我也是听人说的。听说大巴山上神农架中有一种野人,山地人呼之为山魈。他们力大无穷,可力敌狮虎,登山越岭如飞,极少有人能见到他们。想不到在这里叫我们见到了。”

墨明智问:“他们害不害人的?”

“不害人的,他们反而极怕人,一见人就远远逃离。”

“不是说他们喜欢整人害人,弄得一家人不得安宁么?”

“墨兄弟,那足传说,靠不住的。要是他们真的那般神秘可怕,老虎怎会伤害得了他们?”

“噢!那么我没有救错他们了。”

玉罗刹问:“时兄,神农架上这种野人多不多?”

“我也不知道,看来是不多的,要不,就会有人经常发现他们了。”时不遇说时,看了那躺在远处的死老虎一眼,说,“墨兄弟,这头老虎怎么处理?我们要不要烤虎肉吃?”

墨明智问:“我们生火不怕人注意么?”

“看来那些名门正派的人早已离开了。”

玉罗刹一笑:“不错,恐怕他们早已走了,现在天色已亮,生火也不会叫人注意。”

墨明智大喜:“好!我去弄些干柴来。”当墨明智从森林中弄来两大捆干柴枯枝时,时不遇已从死老虎身上割下一块块虎肉,生好火,三人便烤起肉来。不久,虎肉飘香,令人食欲大振。墨明智尝过虎肉,不感到什么新奇,而玉罗刹与时不遇却是第一次尝到虎肉滋味,大为赞赏,认为虎肉虽然同牛肉差不多,却比牛肉香多了。正吃得高兴,不知何时,他们身后竟然出现了一位面无人色、神情木然的老者,这老者除了一双深目冷冷发光外,简直就是一具僵尸。三人不禁骇然。玉罗刹一下跳了起来,问:“你是什么人,怎么不声不响走来的?”

僵尸般的老者不答,望着虎肉,面无丧情地问:“虎肉好吃吧?”

墨明智说:“好吃呀!老人家,你要不要吃一些?我们虎肉有的是。”

老者仍然毫无表情地说:“它当然好吃!谁不知道老虎肉好吃的?”

玉罗刹侧头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你们知不知道吃的是什么虎?”

墨明智奇怪了:“老虎就是老虎嘛,还有什么虎的?”

玉罗刹说:“它总不会是神虎吧?”

老者冷冰冰地说:“神虎!?就是神虎也比不上它。”

玉罗刹恢复了以往的神态,笑问:“是吗?那么它是仙虎宝虎了!”

“小女娃,你先别笑,等会恐怕你有泪也哭不出来。”

时不遇早已看出来人不对,一直在警惕着,这时问:“你到底想来这里干什么?”

玉罗刹却笑了起来:“老人家,你别吓我,我很久没哭,过了,我正想哭一回哩!”说时,宝剑早巳出鞘。

老者睨视了她一眼:“小女娃,老夫劝你还是别动刀剑的好,不然,真的有泪哭不出来了。”

墨明智连忙说:“玉姐姐,你千万别乱动呵!”又对老者说,“老人家,你说吧,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向你赔礼好不好?”

“赔礼!你们打死了老夫养的看山虎,说一句赔礼就行了吗?”

墨明智一怔:“这老虎是你养的?”

“哼!要不老夫吃饱了没事干,跑来这里看你们吃老虎肉?小家伙,你说说看,说赔礼行不行?”

“是不行呵!老人家,我们赔你一些银子好不好?”

“再多的银子也没用。”

“老人家,那你想要我们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