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神州传奇

第十四回 佟家兄弟(2)

当墨明智将自己去梅林庄的经过说出来之后,玉罗刹摇摇头说:“想不到山些名门正派的人,竟然用心这样的险恶,行为比索命刀更叫人齿寒,索命刀虽然是黑道上有名的恶魔,却不像他们,奸险得叫人可怕。小秀才,听说中原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和武林中—些侠义人士,正云集君山,准备要捉拿你,你怎么还跑到这里来的?不怕他们发现你么?”

“我,我不知道呵!他们云集君山了?”

“哎!小秀才,你怎么这般糊涂?人家在算计你,你却什么也不知道。”

墨明智怔了半晌,自言自语地说:“我,我得赶快离开这里才行了。”

“小糊涂蛋,初时,我还以为你有意跑来这里找他们的麻烦哩!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避还恐怕避不及,怎么会去找他们的麻烦的?好姐姐,我求你别说出你在这里见过我。”

玉罗刹听到他叫自己一声“好姐姐”,心里也甜了,笑道:“小兄弟,我怎会说出你来的?”

“那我多谢姐姐啦!”

“小兄弟,别客气,你救了我姑姑和表妹,我应该多谢你才对。小兄弟,你有什么要姐姐帮助你的?”

“不,不,你千万别帮助我,我更不愿姐姐因我而得罪了各大门派的人。”

“兄弟,那你打算去哪里?”

“我,我准备明天就离开这里,先找一个地方避开他们。”

“兄弟,你掩饰得这么好,只要你不显露武功,谁也看不出你来,还以为你真是一个小秀才哩。你可以在这里多玩两天,打听他们是怎么算计你不更好吗?”

“不!我明天就走。”

“好吧,兄弟,天快亮了,我走啦,你可要小心呵!”玉罗刹说完,便闪身而去。

玉罗刹一走,墨明智也迅速赶回客栈。这时已是五更天时分,客栈已有人起床行走。尤其是虎威镖局,在院中已是人吵马叫,准备解镖上路。墨明智略略在床上休息一会,在虎威镖局拉队离店门后,他也起身了。店小二打了一盆水进来,问:“少爷,你今天要走吗?”

“是呵!我今天就走了。”

“少爷,你不去岳一陽一楼玩吗?”

“岳一陽一楼?”

店小二奇异地说:“少爷,你不知道岳州府有座岳一陽一楼吗?那可是一座名楼哩!很多远道来的客人,都要去岳一陽一楼玩一下,不然,就枉到岳州府了。”

墨明智本想说不去,但怕引起店小二的猜疑,便说:“是吗?那我倒要去岳一陽一楼看一下了。”

“少爷,除了岳一陽一楼,巴陵还有不少的古迹哩!少爷不如在小店多住两天吧。”原来店小二弯弯转转,是想留墨明智在店里多住几天,因为这个房间,玉罗刹已不要了。

“不!我还要赶去四川。”

“去四川?少爷,要去四川,最好雇条船去,岳一陽一楼下,就有不少的船家。少爷,要不要小人为你雇—条船去?”

墨明智心想:我身上才有两片金叶子,不知能不能雇条船去的?要是叫他去雇,我不够怎么办?不行,我还是先问问价才好,便说:“小二哥,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去雇好了。”

店小二本想借雇船多讨两个赏钱,听墨明智这么一说,略带失望,说:“那么,小人给少爷找回房钱来。”

墨明智本想说不要找回了,但想到自己身上钱不多,还不知够不够去四川的盘费呢,只好说:“那麻烦小二哥了。”

店小二给墨明智找回些散银,墨明智打赏了一块碎银给店小二,便离店而去。他不知不觉地跟着人群,来到了一座建筑奇特的大凉亭,一问,才知道这个大凉亭就是有名的岳一陽一楼。墨明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座有楼的大凉亭,见不少人在岳一陽一楼出出进进,赞叹岳一陽一楼如何如何的好。心想:我既然来到了这里,不如去看看也好,看来四周的人,可没有注意我,我要是不去,反而引起别人的注意了。于是,他也跟随人群,登上了岳一陽一楼。一登上岳一陽一楼,眺目远望,几乎洞庭、长江的雄丽风光尽收眼底。只见烟波浩渺的洞庭湖,吞长江之水,浩浩荡荡,无垠无涯;沙鸥翔集,锦鲤欢跃;渔帆点点,云烟横空,真是一卷美丽迷人的画图,怪不得岳一陽一楼这般令人神往了。墨明智不禁看得心旷神怡,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蓦然他听到离自己不远处,有人轻轻在交谈武林中的一些奇人怪事,其中一个说:“汪兄,你知不知道武当山出现了一件怪事?”

“哦?!什么怪事?”

“解剑池叫人毁了。”

叫汪兄的大为吃惊:“什么?!谁敢毁解剑池?那不将武当剑派的人全惹上了?”

“汪兄,他不但毁了解剑池,还伤了武当派的人哩,更留下这么两句话:‘什么臭规矩,武当剑法能称天下第一么?’汪兄,你看看,这不是明显在向武当派挑斗么?”

“谁敢这么大胆胡为的?”

“有人传说,除了行为怪异的力幽小怪外,谁也不敢去招惹武当。”

墨明智在旁听了,不由叫起苦来。他昨夜里听玉罗刹说过这事,当时还不怎么在意。现在听了,不禁着急了:“我几时跑去了武当山呵!”可是他又不敢走过去分辩。要是自己去分辩,那无异告诉别人,自已是九幽小怪了?本来要是其他武林中的英雄豪杰,有墨明智这一身惊世骇俗的绝技,才根本不将这事放在心上哩!甚至说不定会给这些谈话人一个教训,叫他们今后不得胡说八道。可是墨明智不是什么英雄豪杰,更不会恃艺凌人,他只有暗暗叫苦。这时,只听到他们继续说:“这小怪太放肆了,简直不将我们中原武林人士放在眼里。”

“汪兄,这小怪在前几天,不但伤了丐帮的银笛子,更残杀了峨嵋派陈大侠一家,好端端的梅林庄给他一把火烧毁了,令有各的梅林庄一下便在武林除了名。”

叫汪兄的摇摇头:“出了一个九幽老怪,已闹得整个武林不安,现在又出了个九幽小怪,恐怕江湖上更无宁日了。”

“所以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才云集君山,商议怎么才能除掉这九幽老小两怪。”

墨明智—怔,猛然想到:我怎么还这么糊涂,跑来这里玩的?我应该赶快离开这里才是,别让人认出我来。墨明智想罢,便悄然下楼而去。谁知他刚离开岳一陽一楼不远,背后便给人狠狠地撞了一下。墨明智为了不让人看出自己会武功,早巳控制和收敛了体内的真气,这一撞之下,墨明智一下站不稳,竟然给撞跌在地上翻了个筋斗,不但衣服弄脏了,嘴唇也跌破了,流出血来。墨明智就算脾气再好,也不由生气,正想开口,却听到一个人哈哈大笑起来:“这么一个秀才,怎么会懂武功的?更不会是小怪了。师兄,你看错人了。”

墨明智听了又惊又慌,暗想:幸好自己没显露武功出来。便斜着眼睛轻轻一扫,看见是两个劲装汉子,一个是陈皮似的脸面,一个一脸的紫酱色。紫酱脸笑了笑:“果然是个书呆子!”显然这两个人有意在撞自己。他忍着气问:“你们怎么撞我的?不怕将人撞死么?”

紫酱脸和陈皮脸更笑起来,互相看了一眼,一个说:“这个小酸秀才,会骂人呵!”一个说:“小书呆子,你可没有撞死呀!”

墨明智说:“我死了,你们不怕吃官司吗?”

两人更是大笑:“书呆子,吃官司?官家才不来理我们哩!以后呀,你出门要多带眼睛,可别再撞到我们身上去。”

两人说罢,便扬长而去,谁知他们没走多远,“砰”的一声,只见他们的身形突然凭空飞了起来,然后又摔在地上,摔得个四脚朝天。当他们跳起来时,一个嘻嘻哈哈的声音笑着说:“原来是两个不懂武功的大粽子,我倒看走眼了!”

这才是阎王债,还得快。这两个人定神一看,更是傻了眼。将他们撞飞的人,竟然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圆面孔,大眼睛,十足像个大娃娃一样。他笑嘻嘻地看着陈皮脸和紫酱脸,又对墨明智眨眨眼睛说:“他们两个,跌得好不好看?”

墨明智惊喜地看着这个娃娃脸,问:“是你撞他们么?”

娃娃脸青年笑道:“没有呀,是他们出门没带眼睛,撞到我身上来了。”

紫酱脸和陈皮脸顿时大怒,像两只饿虎,扑向娃娃脸,恨不得一下就将这个娃娃脸撕成两瓣才解恨。这娃娃脸身形不知怎么闪法,他们两个不但人没扑到,却互相撞了一下,头碰头,碰得两眼金星乱飞,两耳嗡嗡乱响,又双双翻跌在地上了。娃娃脸拍手大笑,唱起儿歌来:“小宝宝,滚元宝,跌得快,长得高,不用妈妈抱。”

不但墨明智,连四周观看的人都好笑起来。墨明智看出这个娃娃脸青年不但武功极好,人亦有趣,便知道他故意捉弄这两个人,为自己出气,心里暗暗感激。这时,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老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只见他浓眉深目,目光如两道冷电,盯着娃娃脸问:“你是何人门下弟子?”

紫酱脸和陈皮脸这时也醒过来了,一见这老人,不由叫起来:“师父!你快将这小子抓起来,为弟子出气。”

老人皱皱眉,目光严厉地朝他们瞪了一眼:“两个废物,尽给我丢丑现世,给我站到一边去!”

“是!师父。”

他们两个惶恐地爬起来,垂手而站在一边,再也不敢出声。

娃娃脸满不在乎地嘻嘻笑:“你是这两个大元宝的师父么?”

“不错,小子。快说你师父是谁,要是与老夫有什么渊源,我可以放过你,去找你师父讲讲道理。”

墨明智看出这老人内力深厚,担心娃娃脸吃亏,忙说:“老丈,不关这位阿哥的事,要找,你找我好了。”

老人,一双冷目盯了墨明智一下,略带奇异:“找你?”

“是,你找我吧。”墨明智指着紫酱脸和陈皮脸说,“是他们两个,无缘无故地从背后用力撞我,撞得我跌在地上,这位阿哥看不过眼,才出来为我打不平。”

老人严厉地扫了自己弟子一眼,喝问:“畜生,是不是这样?”

紫酱脸和陈皮脸想不到这个胆小怕事的文弱书生竟敢仗义直言,在老人严厉的目光下,只好点了点头。

老人大怒:“你们为什么要撞这秀才?”

“我,我,我们想试试他会不会武功,是不是九幽小怪。”

“九幽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