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神州传奇

第十四回 佟家兄弟

上回说到,玉罗刹也根本不相信墨明智能杀得了一条鞭和闪电刀,问:“你真的杀了他们吗?”

墨明智说:“是呀!”

“书呆子,你知不知道,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这位老人家是闪电刀的师父,你说杀了他的弟子,不怕他把你剥皮抽筋么?”

“可是,不能冤枉了云总镖头呀!”

索命刀喝道:“说!姓云的给了你多少银子?”

墨明智说:“没有呀!”

“那他答应给你什么好处?”

“也没有呵!”

“没有?!那么,你为什么跑来这里胡说八道?”

墨明智说:“我没有胡说八道呵!—条鞭和闪电刀的确是我杀的。”

玉罗刹心里已肯定墨明智要不是浑小子,便是个小疯子了。她揶揄地笑问:“是吗?你怎么杀了他们的?说来听听。”

“因为他们要杀玉婶婶,我去劝他们。”

玉罗刹问:“什么玉婶婶的?”

“就是玉蝴蝶呀。”

玉罗刹一怔:“什么?!你见到玉蝴蝶了?”

“是,我见到她了。一条鞭和闪电刀不但要杀她,还要杀婷婷小妹妹,我劝他们别这样,他们不听,反而要杀我,我,我只好动手啦!其实我并不想杀他们,是他们先下手的!”

玉罗刹见墨明智说话虽然没有什么条理,但却不像是个失态的小疯子,又问:“你怎么出手杀他们的?”

“我,我,我其实没有出手,是一条鞭先用鞭子抽打我,我只好抓住了他的鞭子,用力一拉,不知为什么,他自己就摔到石壁上摔死了!闪电刀用脚踢我,不知为啥反而飞了出去,—条腿也摔断了,因而死在剑尖上。”

玉罗刹和索命刀听了,简直感到不可思议。玉罗刹问:“小秀才,当时有没有其他人在暗中帮助你?”

“没有呵!除了玉婶婶和婷婷小妹妹,还有就是受了重伤的耿爷爷,再没其他人了。怎么,你们不相信我杀了他们么?”

索命刀大怒:“好!不管你这浑小子是真是假,我先砍了你再说。”

索命刀突然一刀劈下来,玉罗刹正要出剑架开,可是墨明智早已一个筋斗纵了出去,飞落在两丈远的地方。这一动作不但干净利落,更快如电闪,令玉罗刹和索命刀同时吃了一惊,这下子他们都相信墨明智所说的话是真的了。原来这个小秀才,竟然是武林中的高手。索命刀说:“好,好!老夫倒看走了眼了,原来你这小子是会家子。要是你这小子在老夫刀下能走上十招而不死,老夫与你的恩怨就一笔勾销,我弟子之事就不再提。”

墨明智问:“你是说我能闪过你十招,你就放了我?以后不再来找我了?”

“不错!”

“那云总镖头呢?你找不找他?”

“好!只要你在十招内不死,老夫就答应你不去找他的麻烦。”

“你说话算不算数?”

索命刀一声怪笑:“老夫行走江湖,从来出言如九鼎,绝不食言。”

墨明智想了一下:“好!我就闪避你十招吧。”

玉罗刹担心起来:“小秀才,你要想清楚,你真的能在他刀下闪避十招?”

“姑娘,你放心。”

玉罗刹轻叹一声:“好吧,小秀才,我做你的见证人。”她又对索命刀说:“你要是在十招内杀了小秀才,本姑娘就会跟你没完没了!”

索命刀非常明白玉罗刹的意思,自己只能伤小秀才,而不能杀小秀才,要是杀了小秀才,玉罗刹一生一世,就会与自己为死敌了。心想:就算你这妖女武功高我半筹,也杀不了我,何况你武功只不过与老夫在伯仲之间,老夫才不理你的威胁。他“哼”了一声:“随便!”

墨明智—闪而至,站在索命刀前面不远处说:“你动手吧!”

索命刀盯视着墨明智:“你!你不亮兵器?”

墨明智茫然问:“我亮什么兵器呀?”

玉罗刹说:“小秀才,你身上不带刀剑棍棒等防身武器么?”

“我,我没有呀!”

索命刀睁大了眼:“你凭一双手接老夫的刀么?”

“是呀!”

“你敢这样藐视老夫?”

“我没有藐视你呀,你不是要我在你刀下闪避十招么?我要兵器干什么?那不是要跟你打架了吗?”

“你只闪避不还手?”

“是呀!要不,怎叫闪避你十招?”

玉罗刹这时对索命刀说:“啧啧,你听听,这小秀才只是凭一双空手接你十招,你是江湖上成名的前辈,就算胜了,也不光彩呵!”

索命刀给玉罗刹激怒得跳起来,“好,老夫也凭一双手,并且准许你这浑小子还手,看他接不接得了老夫十招。”

玉罗刹说:“这才对啦!索命刀,凭这一点,你身价可以值一百两银子了。”  索命刀再也不理玉罗刹,心想:等老夫打发了这浑小子,再来找你算帐。他将刀一收,对墨明智说:“小心,老夫出手了。”

墨明智说:“慢一点。你不用刀,你刚才的话还算不算?要是不算,你还是用刀吧。不然,我闪过了你十招,你又不算数了。”

索命刀怒极而笑:“浑小子,老夫闯荡江湖几十年,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狂妄的浑小子,就算是武林中一等一的上乘高手,也不敢这么轻视老夫,听着,老夫从来说话算数,绝不翻悔。”

“好!那你出手吧。”

索命刀大喝一声:“看掌!”一掌劈来,掌劲逼人,顿时风生。索命刀不但刀法称绝,内功也是一流。他运劲之下,掌风如同利刀一样,足可以断木裂石,要是给他劈中,不死也成重伤。可是墨明智早有准备,一个灵猴百变动作,身形略一闪,便轻轻巧巧避开了索命刀这一掌。但索命刀这一掌只是虚招,手臂一扭,挟带风声,真是快如电闪,便拦腰朝墨明智劈来,这是他刀法中的“浮光掠影”。而墨明智立地一个轻纵,已闪到了索命刀的身后。索命刀似乎脑后长眼似的,在墨明智身形刚落时,他左手向后一掌拍出,墨明智的身形几乎如幻影一般,竟然又闪到了索命刀的前面去了。霎时之间,索命刀已劈出了六,七招,而且每一招都含三,五式。只见掌影重重,风声呼呼,就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若不还招,怎么也闪避不了索命刀的双掌,可墨明智竟然一一闪避了。索命刀不由惊骇不已,看不出这浑小子,身法这等的怪异,这是哪一门派的武功?

玉罗刹在旁说:“索命刀,你已发出七招啦!”

索命刀大吼一声,一连发出自己绝学的连环三掌“双鬼拍门”,“神鬼共愁”和“天摇地动”。这三招,每一招都含八式,而每一式都快如流星飞矢。顿时掌影如天罗地网,掌劲如狂风怒浪,别说是人,就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这三招发出,连玉罗刹也惊震了,心想:这下子,这个小秀才恐怕完了。她定眼再看,墨明智竟然能从掌网中闪跃出来。她几疑墨明智不是人,而是一个飞魂幻影。当索命刀再发出—招时,玉罗刹大喝道:“停手!索命刀,你发出几招啦?”

索命刀只好收掌,面如死灰,木然地站着。刚才的十招,几乎抖尽了他平生的绝技,可不但没劈中墨明智,就是连墨明智的衣服也没碰着。

索命刀惊疑地问墨明智:“小兄弟(他现在称墨明智为小兄弟了),你是哪一门派的弟子?”

墨明智摇摇头:“我没有门派。更不是那一派的弟子。”

索命刀想了一下,从刚才墨明智的闪避招式看来,似乎中原九大门派中没有这样的武功,也不是天山派的迎风柳步和过去武林八仙中隐侠的逍遥步法,又问:“那么小兄弟的尊师是谁?”

“我也没有师父。”

索命刀还想问下去,玉罗刹说:“索命刀,别多问啦!你刚才说的话算不算?”

“老夫出言九鼎,说话怎么不算的?”

“是吗?那么说,你今后不再找这位小秀才和云总镖头的麻烦啦?”

“不错。”

“好!今夜里我也不想找你的麻烦了,也不想买你啦!”

“你——!”

“怎么?!你还想与我交手?”

索命刀看了看她,又看看墨明智,心想:我要是再与这妖女交手,说不定这浑小子会与她联手而上,那是怎么也讨不了好处。他苦笑一下:“好!我们后会有期。”说时,纵身而去,消失在夜幕里。

索命刀一走,玉罗刹对墨明智笑道:“小秀才,想不到你有一身极俊的功夫呵!竟然连我也骗过了。小秀才,现在玉蝴蝶在哪里?你能不能告诉我?”

墨明智摇摇头:“姑娘,她一家很惨,现在只剩下她和婷婷小妹妹,还要躲避索命刀,我劝你别再找她寻仇了。”

“你怎么知道我找她寻仇的?”

“她不是气死你奶奶吗?”

“哎!不错,我奶奶是给她气死的。你知不知道,她怎样气死我奶奶的了。”

“她怎样气死的?”

“因为我奶奶不愿她嫁给姓耿的,她不但不听,反而跟姓耿的私奔了,你说,我奶奶怎么不生气?”

墨明智不明白了:“她要嫁给耿家,关你奶奶什么事呀?!”

“嗨!因为她是我奶奶的心爱女儿呀!”

墨明智一怔:“她是你奶奶女儿?那她……”

“小傻瓜,她是我亲姑姑呀!”

“那你怎么找她寻仇的?”

“我几时说找她寻仇了?”

“可是你向索命刀……”

“小傻瓜,我不这样说,万一我姑姑落在他手里,他会交人给我吗?”

墨明智这才明白了:“原来你用这种办法救你姑姑。”

“小傻瓜,这下你明白了吧?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我姑姑在哪里了吧?”

墨明智刚想说出来,猛然想起姑姑叮嘱自己,千万别让人知道的话,便摇摇头说:“我,我还是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因为……”墨明智不知怎么说才好。

玉罗刹看在眼里,说:“小秀才,既然你有为难处,就别说了。我只是想知道我姑姑和我那表妹平不平安罢了。”

墨明智慌忙说:“你放心,她们非常非常的平安,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们在哪里。”

“是吗?那我就放心啦!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师父是谁?”

“这,这……”

玉罗刹一笑:“好啦,小秀才,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

“你知道了?”

“要是我没看错,你师父是九幽老怪,你吗,就是人称的九幽小怪。对不对?”

墨明智一怔:“你,你不是来杀我的吧?”

“小秀才,别说你救过了我姑姑,就算你没救过,我也不会来杀你。再说,你武功这么俊,我就是想杀你,也恐怕不是你的对手。小秀才,你人这么好,我不明白,为什么各大名门正派的人要追杀你的?”

“我,我也不知道呵!”

“怎么?!别人要追杀你,你也不知道?”

“大,大概我一时失手,伤害了他们的人。”

“失手?!你曾上武当山闹事,将人家的解剑池也毁了!最近又杀害陈庄主一家,火烧了梅林庄,怎么说是失手?”

墨明智感到愕然:“我,我没有去过武当山呵!怎会毁了他们的解剑池?再说,我没有杀害陈庄主一家呵!更没有放火烧了梅林庄。是陈庄主想毒杀我,又骗我掉进了石洞里,将我关了起来。”

“小秀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