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神州传奇

第五回 吃人地皮

上回说到墨明智想帮忙摇橹掌舵,大嘴说不用,覃鸣江也说:“小兄弟,你们在我们的木排上,可是我们的客人呵!哪有主人要客人摇橹掌舵的?”

墨明智见这样,也就不再坚持了,说:“大叔、堂主,有什么要我兄弟二人帮助的,只管吩咐好了!”

覃鸣江说:“多谢!请小兄弟到木屋里休息,我们放排了!”说时,他一声呼哨,与大嘴各提起撑篙,往江岸一点,木排便缓缓离开江岸,往下游流去。

小燕才不愿在木屋里休息,却拖了墨明智,跑到木排中间找地方坐下,饶有兴趣地观看江中的游鱼。这时的柳江,澄清碧绿可爱,在略浅的江道上,几乎可见江底。江中的一些“蓝刀鱼”,仿佛如梭子般,时而在他们眼底一闪而过。有时,小燕将手指伸进水中,一些游鱼还来吮吸她的手指哩!逗得小燕欢笑起来。

墨明智却有件事想不明白,问小燕:“兄弟,你怎么知道那个长老叫‘没影子’的?”

“因为我见过他呀!”

墨明智奇怪了:“你见过他;他怎么不认识你的?”

“因为他没有见过我呀!”

墨明智给小燕弄糊涂了,感到莫明其妙。小燕见他愕然的样子,笑起来:“傻哥哥,你感到奇怪是不是?”

“是呵!兄弟,这是怎么回事?你认识他,他怎么不认识你的?”

“傻哥哥,你知道那老叫化是什么人?”

“他是什么人?不是个叫化吗?”

“不错,他是个叫化,但却是当今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独行侠丐’没影子。我听我奶奶说,他的武功极好,是已死去的漠北怪丐唯一的弟子,一向来无影,去无踪,所以叫‘没影子’。”

墨明智对武林中的人物一个也不认识,也不懂什么叫“侠”不“侠”的。要是别人,一听“独行侠丐”四个字,早已是钦佩不已,可是墨明智却毫无表情,木然听之。他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小燕认识他,他不认识小燕的。

小燕见他呆头呆脑地望着自己,不由问道:“傻哥哥,你又怎么啦?”

“兄弟,我没什么,我是在听你说话呀!”

“我说什么了?”

“你说他来无影、去无踪,所以叫‘没影子’呀!”

“你认为他这个人好不好?”

“好。”

“他好在什么地方?”

“这——,他讲话顶和气的,对人也好。”

小燕本想他会说出莫长老好在行侠仗义,疾恶如仇,没想到墨明智只说出这么简单的几句话,不由大失所望,赌气不去理睬墨明智了。

墨明智又是愕然:“兄弟,你怎么啦?”

“我不跟你说了,你老是傻呼呼的,什么也不懂。”

墨明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小燕说得好好的,怎么又发起脾气来,只好木然坐着,不敢去招惹她。

半晌,小燕见他不出声,忍不住问:“你怎么不说话了?”

“兄弟,你不高兴呀!我说什么好呢?”

“哎!我真给你气死了!你不佩服没影子为人行侠仗义,一副古道热肠么?”

“佩服呀!不过我想知道你认识他,他为什么不认识你的。”

“傻哥哥,因为去年他曾来我家给我奶奶拜寿呀,所以我见过他。”

“他没看见你?”

“因为我是在屏风后面偷看的,他没看见我,当然就不认识我了。”

“你怎么偷看人的?出来与人相见不好?”

“嗨!”小燕想嚷起来,蓦然,墨明智神情严肃起来,轻轻说:“兄弟,别出声,木排下面有人。”

小燕一怔:“真的!?你怎么知道?”

“我听到了他在水里换气的声音。”

“他在水里干什么?”

“我不知道,他好像在听我们说话哩!”

小燕心思极敏,一下明白了,拍打着江水,大声喊道:“老叫化,你给我出来!”

“兄弟,怎么是他的?他不是走了吗?”

小燕仍然不理墨明智,拍着水说:“老叫化,你出不出来?不然,我不客气啦!”

果然不久,从水里冒出一个人来。墨明智一看,不是老叫化没影子又是何人?愕异地问:“老公公,真的是你?”

小燕却嚷起来:“老叫化,偷听我们的话,你这算是什么打听?”

莫长老跳上木排,嘻嘻地笑着:“你躲在屏风背后偷看我,我藏在水中偷听你的活,我们谁也不欠谁的。原来你这个‘不知道’的小东西,是慕容家的子弟。可是老叫化却知道,慕容大侠只有一个孙……”

小燕急切地打断他的话,向他眨眼睛、使眼色:“是不是只有一个孙儿?没有孙女?”

莫长老一看小燕的神态,便明白了。原来这个小丫头,打扮成男孩子跑了出来。我真是老糊涂了,怎么以前看不出来的?他顺着小燕的意思,哈哈笑着说:“不错,不错,慕容大侠只有一个孙儿,没有孙女的。他好像叫……”

“她叫‘不知道’呀!”小燕又挤眉弄眼地向莫长老示意,“你不记得?”

莫长老感到好笑,暗想:这个小丫头,简直跟她祖母小魔女一个样,古灵一精一怪。只好说:“对,对,是叫‘不知道’呵!我老叫化—下忘了。”

墨明智却怔怔地听着他们的对话,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也感到有些奇怪,老叫化明明知道自己的兄弟叫“不知道”,怎么会一下忘了?莫长老这时更看出墨明智是个纯洁无邪、性情敦厚的老实人,老实敦厚得可爱,竟看不出小燕是个女孩子。他拍拍墨明智笑着问:“小兄弟,你这个弟弟好不好?”

墨明智还没回答,小燕却叫了起来:“老叫化,你这问不是多余的吗?我当然好啦!我有什么不好的?”墨明智也说:“老公公,请你别见怪,我这兄弟虽然说话呛人,但为人却是顶好的。”

莫长老笑道:“不错,不错,小兄弟,看来你似乎不及你弟弟聪明。”

墨明智说:“我兄弟比我聪明得多了!”

莫长老暗想:这个一精一灵古怪的小丫头,却找了这么个老实敦厚的好小伙子作伴,不知弄什么名堂?正想再问,小燕却抢着说话了:“老叫化,你别欺负我这傻呼呼的哥哥。我问你,峨嵋山在哪里?该怎么去?”小燕这样问,一来看看大嘴说话老实不老实,二来也抱着多问一个人也会多一点好处的念头。

莫长老愕异:“你们要去峨嵋山?”

“是呀!”

“那你们怎么跑到柳州来了?”

小燕明知故问:“峨嵋山不在这里吗?”

“嗨!这真是天南地北,峨嵋山是在四川的峨眉县,不在这里。你们去峨嵋山干什么?”

小燕说:“我们去玩呀!”

“去玩!?”莫长老摇摇头,“我才不相信你们千里迢迢跑去峨嵋山玩呢。固然,峨嵋天下秀,但说到奇峰异景,怎么也不及桂林的山水。就是在柳州,奇石怪洞也不少,要玩,柳州、桂林不好玩,跑去峨嵋山玩的?”

“老叫化,告诉你吧,我一是去玩,二是去拜访上灵道长。”

“哦!?你们去拜访这个牛鼻子老道?”

墨明智这时问:“老公公,上灵道长这个人好不好?”

莫长老有点诧异:“小兄弟,你要打听他的为人?”

小燕说:“是呀!要是上灵是个坏人,我们就不去拜访他了。”

“嗨!上灵道长是武林中一位名门正派的掌门人,侠义中的人士,平常为人谦逊有礼,怎么不是好人的?”

墨明智听了默然无语,小燕却问:“老叫化,他以前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吗?”

莫长老愕然:“他怎么会干伤天害理之事?你们听谁说的?”

墨明智正想说出九幽老怪的事来,小燕却制止了他,抢着说:“老叫化,你很了解上灵道长是吗?”

“我与他只是泛泛之交,谈不上了解。”

“哦!?那你怎知道他过去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老叫化一时哑口无言,搔搔头问,“你知道他干过伤天害理的事了?”

小燕说:“我也不知道,但我听人说过。”

“哦!?谁说的?”

“老叫化,你先别问。我问你知不知道刘常卿这个人?”

“是五十年前的江湖游侠刘常卿么?”

“是呀!”

老叫化奇异:“你问他千什么?”

“我就是喜欢问嘛!你知不知道?”

“好,好,老叫化可不认识他,但听人说过,他为人顶豪爽好侠的,可惜家遭巨变后,就不知所踪了!几十年来再也没见他在江湖上露过面。有人说,他早已经死了。”

“老叫化,你知不知他一家遭什么人杀害了的?”

“听说是黑道上一位魔头干的,但不久,这个魔头也给侠义人士除掉了。”

“老叫化,我们听人说,刘常卿—家被杀不是黑道上人干的,是上灵道长干的。”

莫长老瞪大了一双眼睛,半晌不能出声,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几乎将眼泪也笑出来了。

小燕问:“老叫化,你笑什么呀?”

“小兄弟,你听谁这般胡说八道的?这真是无中生有,颠倒是非,造谣中伤。要是让我老叫化听到了他这般胡说,准割了他的舌头。”

墨明智听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有如芒刺在背,浑身极不舒服。这无异是当着自己在骂刘爷爷,他怎么能听得下去?可是小燕却若无其事一般,说:“哎!老叫化,你先别骂人呀!”

“我怎么不骂人的?你们知不知道,那个黑道上的魔头,是谁除掉的?”

“哦!?谁除掉的?”

“就是上灵道长除掉的。他声言杀这魔头,是为了给刘常卿一家报仇,也为武林除害。”

墨明智睁大了眼睛:“真的!?”

“怎么不真?上了年纪的武林人士,都知道这回事,所以我听了怎不气愤?我不但骂他,也要割他的舌头,叫他今后不能再胡说八道,中伤别人。”

小燕一笑说:“老叫化,你现在就是想去割他的舌头,恐怕也没用了。”

“哦!?为什么没用?”

“因为他已经死了!死人的舌头,你也去割么?”

莫长老一怔:“什么!?他已经死了?”

“是呀!你去不去割?”

“嗨!死人的舌头我去割他干什么?割了也没用,因为他已经不会说话了。”

小燕却说:“老叫化,你这么喜欢骂人,你不怕人家将你当猴儿耍么?”

莫长老愕然:“谁将我当猴儿耍了?”

“上灵道长呀!”

莫长老好笑起来:“他怎么将我当猴儿耍了?你别胡说八道了。”

“老叫化,我说的是真的哪!”

“哦!?你说说,他怎样将我当猴儿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