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神州传奇

第四回 柳江河上(5)

大嘴略带失望,但想了一下,也只好这样了,便对他们讲解和示范操橹掌舵的方法。他想不到这两个孩子居然一学就会,一讲就懂,而且力大异常,不禁大喜,“噗通”一声,跪在他们的前面,连连磕头。墨明智和小燕一时愕然,小燕问:“你这是干什么?”墨明智也问:“大叔,你怎么啦?”

大嘴说:“我大嘴今后能活命,皆两位所赐,所以我先向两位感恩拜谢了。”

墨明智扶起他来:“大叔,你千万别这样。”小燕也同时说:“真的到了马平城,你再拜谢我们吧。”墨明智又说:“大叔,我们先将他们埋葬,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好不好?”

小燕说:“将他们连同有毒的饭菜全丢到江里去不更好?”

大嘴说:“恐怕不大好。”

“哦!?有什么不好?”

“我知道雷老三所配制的毒药,其中不但有砒霜,还有断肠草和一些毒蛇之毒,抛到了江里,不但能毒死鱼虾,万一有人捞到了这些鱼虾吃了,又会毒死人的。还是找一处无人的江边,将他们深埋了的好。”

墨明智忙说:“对!我们埋了吧,以免又害了别人。”

于是他们将木排撑到一处无人的江岸,将雷老三、高佬炳连同有毒的饭莱深深埋了,然后又重新煮饭吃。  小燕在吃饭时问大嘴:“你知不知道峨嵋山在马平县的什么地方?”

大嘴愕然:“峨嵋山?”

“是呀!你不知道?”

大嘴摇摇头:“我知道马平县有马鞍山,盘龙山、灯塔山、鹤尾山,朱雀山、立鱼峰和羊角山,却没听说过有峨嵋山的。”

小燕睁大了眼睛:“马平县没峨嵋山?峨嵋山顶有名的呀。”

“小英雄,你是不是问峨嵋派的峨嵋山?”

“对!”

“小英雄,你们弄错了,那座峨嵋山在四川嘉定州峨眉县的地方,不是在马平县。”

墨明智问:“大叔,那么要去峨嵋山该怎么走呢?”

“要去峨嵋山,你们往西北方向走才对。对了!等会到了前面的太一陽一村,你们别去马平城了,在太一陽一村上岸,取路先去庆远府,上南丹到贵州的独山,再由贵州到四川去,到了四川,向人打听,便有人告诉你们怎样去峨嵋山了。”

小燕扬扬眉问:“从这里去四川的峨嵋山有多远?”

“从这里去峨嵋山,那真是千山万水,峻岭深谷重重,没有一万里,也有几千里,而且沿途山道险峻,异常危险。”大嘴还想说云贵一带,强人出没,但一想到他们两人武功这么好,恐怕那些强人也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所以没说下去了。其实山道再险峻,也险峻不过上下九幽峰。高山峻岭,在墨明智和小燕的眼里看来,根本不当一回事。

小燕对大嘴的话半信半疑,而墨明智却完全相信了,说:“大叔,我们在太一陽一村上岸,你一个人能放木排去马平城吗?”

“这——!”

“大叔,这样吧,我们送你到马平后,再去峨嵋山吧。”

小燕本来就不大相信大嘴的话,准备再找人问问是不是这样,便立刻说:“对!我们送你到马平再去。”心里却想:等我到了马平城里向人打听,要是你敢骗我们,我叫你有好看的。你想叫我们在太一陽一村上岸,太一陽一村人怎知道峨嵋山在哪里的?

大嘴感激地说:“我大嘴就多谢两位小英雄的帮忙了。”

墨明智蓦然说:“咦!有人上木排来了。”

小燕和大嘴从木屋里往外一看,果然见一个中年汉子,生得深目鹰鼻,从岸边跃上木排来。小燕暗想:难道这个人也想搭木排去马平的么?大嘴一下惊喜地叫起来:“覃堂主,你老怎么来这里了?”

这位覃堂主,是青鱼帮的三大高手之一,是南岳衡山剑派的弟子,使得一手好剑法,与青鱼帮帮主张洪发是把兄弟,任青鱼帮柳州堂的堂主,在帮内的地位,比丹洲分堂主还高。掌管柳州一府帮内的事务。他早已接到丹洲分堂的串信,说有一批木材下放柳州。他见木排迟迟未到(原因是雷老三在龙头地方耽搁了两天),放心不下,怕木排在途中出事或遭人抢劫,所以从马平县城沿江寻来。当他执江岸山道上的转角处转出来时,一下看见了不远处插着青鱼帮小旗的木排,不由放心了。正想从山道上跃身下去,问问为什么迟到。蓦然看见大嘴和一个大孩子在江岸处挖坑埋人。他凭着敏锐的目光一看,两具尸体竟然是雷老三和高佬炳,不禁一怔,暗想:雷老三是这次放木排的头儿,怎么死了?他本想立刻飞身下来问清楚的,却又看见了小燕那一身绝佳的轻功,又惊又疑,便隐藏下来,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和再干些什么。可是他除了看见大嘴淘米煮饭和听到小燕询问峨嵋山的事情外,什么也听不到了。眼见他们饭后便要放排,只好从山道上跃下来,再跃到木排上……

他严厉地盯视着大嘴,冷冷地问:“雷老三怎么死了?”

“覃堂主,他中毒死了!”

“他中了什么人的毒?”

“这——”

覃堂主见大嘴不敢说,更起疑心,逼近一步问:“说!他中了什么人的毒?怎么他们都中毒了,你没有中毒的?”

“覃堂主,他,他,他……”

“他什么?是不是你谋害了他们?”

小燕银铃似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中了什么人的毒,我知道呀!你怎么不问我呢?”

覃堂主一双深目,冷电似的扫视了小燕一眼:“唔!我是应该问你了。”

“我要是说了出来,你会不会感到奇怪?”

“我有什么奇怪的!?”

“是吗?他们是自己中了自己的毒了!”

覃堂主一时愕然:“什么!?他们是中了自己的毒?”

“对呀!你不是说不感到奇怪么?怎么又奇怪了?”

覃堂主感到自己受了小燕的戏弄,勃然大怒:“你敢戏弄我么?”

“哎呀!你这么粗声大气干什么?你想吓死我吗?我怎么敢戏弄你了?”

覃堂主见小燕满不在乎,仍然嬉皮笑脸的,不由怒极而笑:“好,好,小兄弟,我也知道你有一身惊人的轻功,不将我放在眼里。我覃鸣江倒要试试你的武功了!”

墨明智慌忙上前说:“覃堂主,我兄弟不大会说话,你千万别发怒。我不骗你,他们的确是自己中了自己的毒而死的。”

覃堂主不由上下打量墨明智一眼,见墨明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明亮而有神,一张面孔,稚气仍存,给人印象是个老实而天真的大孩子。但他仍不相信:一个人怎么会自己中自己毒而死的?不由问道:“好吧!你说说看,他们怎么自己中自己的毒了?”

小燕说:“因为他们活得不耐烦了!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呀!”

覃堂主一瞪眼:“你!”

墨明智带央求地说:“兄弟,你少说两句好不好?”

“我为什么要少说两句的?”小燕早已不满覃鸣江那副盛气凌人的面孔,负气地说,“他想知道雷老三他们为什么会自己中自己毒的,怎么不去问雷老三,问我们干什么?”

覃堂主冷笑一声:“你以为你们不说,我就不知道了么?”

“你既然知道了,又何必要问?”

“嘿嘿,就是你们毒杀了他们!”

小燕说:“对呀!是我存心要毒杀他们的,你又怎么样?”

墨明智大惊:“兄弟,你怎么这样说的?”

“我说错了吗?不是我逼他们吃下了那些有毒的菜吗?”

“兄弟,你!”

覃堂主连连冷笑:“好,好,你到底还是自己说出来了。自古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们是自己自尽呢?还是要我动手?”

小燕问:“你要我们死吗?”

“难道你们还想活下去么?想不到你这样小小的年纪,居然敢毒杀人的。”

小燕扬扬眉说:“可是我没有嫌命长呀?更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怎么会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