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七十一回 风起云涌(2)

“你这个有名的女飞贼,身手高明,眼睛里看不得任何珍稀的宝物,而且别人也没有你这么胆大包天。不是偷偷,又是谁这么胆大敢偷慕容白的传家之宝了?何况我老叫化一早就发现你在这一带出没了,除了你,不会是别人。”

聂十八说:“老前辈,的确不是我邢姐姐偷的。”钟离雨说:“是我呀!”

“是你?”

“老前辈,其实我的手段也不下了邢姐姐,也是江湖上一位有名的小飞贼!”

娉娉说:“老前辈,是我雨弟一时性起,跟慕容公子闹着玩的。现在麻烦前辈将这颗夜明珠交给慕容公子好吗?”说着,娉娉从怀中掏出了那颗夜明珠交给了老叫化。老叫化说:“还有什么你弄不到的?”

“什么弄不到的?!”

吴老化说:“蓝美人是皇宫库藏的一件稀有古董,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都可以弄了出来,抛到江湖上去,挑起一连串的仇杀。这种毒计你弄不出来吧?”

聂十八问:“皇帝他不知道么?”

“这个皇帝,是个糊涂蛋,他什么不知道,别说东厂的人弄他库藏的一些宝物,就是弄去他的一颗脑袋,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以说是浑透了!”

婷婷问:“怎么东厂的人,没将这皇帝的脑袋弄走了?”

“你这个小丫头,这事也想不透么?现在这个浑皇帝,等于是东厂提督手中的一个木头公仔,他说东就东,说西就西,要是东厂的人摸去了他的脑袋,换上朱家的第二个人来当皇上,他们能有这么方便么?好了!别说了!你们得快准备,向中原武林群雄散发武林贴,第六天一早,来这里和天魔教人决胜负吧!这个浑皇帝的糊涂事,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吴三说:“老前辈说的是,聂兄弟,我们得尽早准备了。”

吴老叫化又看看钟离雨和婷婷:“可惜!可惜!要是你们再分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人来,就更好了。”

婷婷问:“老叫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哦!?难道你们不知道,有三个天魔神剑么?”

聂十八怔住了:“什么!有三个天魔神剑?”

“不错!不多不少,是三个,他们戴同样的面具,穿同样的衣服,使一样的剑法。”

钟离雨说:“对了!怪不得这个天魔神剑,说话的声音同在熊耳山庄出现的天魔神剑,说话的声音不同了,原来有三个天魔神剑。”

吴老叫化说:“到时,有三个一模一样的穆家人,同三个面具、衣服一样的天魔神剑比武交锋,那其是武林中的一大奇观,会令天下群雄惊愕不已,那够新鲜热闹了!”

聂十八问:“他们的武功都是一样的好?”

“我老叫化就不知道了。不过,都不是泛泛之辈,你们真的要认真对付才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快离开,到南一陽一你们百重山正气府上谈话吧;也好准备交锋前的事。”

聂十八又是讶然:“老前辈,你怎么知道我们凑在南一陽一百重山下了?”

“我老叫化古灵一精一怪,江湖上的大事,我怎么不知道?就是你这个黑豹,一会儿是什么鸡公山上没眉须的怪人,一会儿又是什么小商贩,一会儿又成了什么木头人,变来变去,终于变回了你原来猎人的本色。我老叫化和慕容白兄弟,是暗暗跟踪你的什么张叔叔,而跟踪到了南一陽一,才发现你们全在那里。”

“什么?你和慕容公子也到了南一陽一?怎么不和我们见面的?”

“见了面,还有这么好玩吗?你们快走,说不定岭南双奇这一对怪夫妇,已经在南一陽一等你们了。”

“什么?他们也去了南一陽一?”聂十八更惊愕了。

“快走,快走!不然这一对奇人同来大洪山,就会坏了你们的大事。”

“老前辈,你不跟我们一块走么?”

“我老叫化还要去会会慕容白兄弟。你们先走一步,我一定会赶到南一陽一去见你们。”

“那太好了!老前辈,我们先走一步了!”聂十八告别了吴老叫化,便与吴三等人离开了大洪山。他感到岭南双奇的到来,一定是爷爷和母亲不知出了什么事,才让他们来的。要是让这一对活宝闯来大洪山,真的会坏了交锋的大事。他心急如焚,日夜兼程地和娉娉首先赶到了南一陽一百重山。岭南双奇和他们的女儿山凤,果然到了,正在大堂和张铁嘴叙话。

张铁嘴一见聂十八和娉娉回来,大喜:“好了!我们的少主回来了!你们不用去大洪山啦!”

岭南双奇和山凤也一齐站起来。黑罗刹首先问:“少主,你回来了,我们还担心你会出事呢!”

聂十八慌忙说:“大叔,大婶,多谢你们关心,我没事。我爷爷和我母亲他们可好?”

矮罗汉说:“他们没事,吃得、睡得、跑得,身体比我还好!”

黑罗刹瞅了他一眼:“你身体好吗?走不到二百里,就嚷着要歇脚了!老爷和我妹妹当然比你好啦!”

聂十八又忙问:“大叔身体没事吧?”

矮罗汉说:“我有什么事?只是身体越来越胖,胖得更像一个大球了!”

黑罗刹又顶了他一句:“你再一味大吃大嚼什么鸡呀肉呀的,更会胖得爆炸?”

张铁嘴和娉娉一听,都忍俊不禁。山凤说:“妈!你就少说两句吧!”

“为娘说错了你爹吗?一顿要吃三只鸡,三斤肥肉,还说吃不饱,他不胖才怪。”

张铁嘴笑着:“少主和娉小姐刚回来,我们一齐坐下再说吧!”

黑罗刹上前挽了娉娉的手,笑说:“我是一个粗人,你不会笑我吧?”

娉娉说:“大婶生性豪爽,心直口快,正是我辈江潮儿女的本色,我怎会笑大婶的?”

黑罗刹满心欢喜:“娉小姐真会说话,想不到三年不见,你不但长得出奇的美,眼神比三年前更觉神彩,看来内功修为和武功比以前更俊了。”

张铁嘴说:“娉小姐要是武功不俊,又怎能将江湖闹得翻转过来,令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闻风而丧胆,所有的堂口都缩了回去?”

黑罗刹对山凤说:“凤女,你听听,你真应该像娉小姐那样,到江湖上大闹一场,威震群小才对!”

山凤说:“我怎比得上娉小姐的?要是我的武功、机智及得娉小姐一半就好了!”

“正因为这样,你更要到江湖上多闯荡,人的武功以及机灵,都要通过交锋才能提高,一味在家里是学不到的。怪来怪去,都怪你爹不好。像宝贝似的放你在家里,害怕你一出去,就给风雨吹坏了。花盆里的草木,又怎能成长出千年松柏出来?”

矮罗汉又叫起屈来:“你怎么尽怪我了?你没份吗?”

山风连忙劝解:“爹!妈!我今后多到江湖上走动就是。”

娉娉说:“我看见凤姐姐目前神蕴异常,行动轻灵敏捷,为人冷静、平稳、随和,不出江湖则已,一出江湖,必然会惊震武林、名动江湖,一定会胜过我了!”

这一点,娉娉没有看错,山凤这三年来一精一心苦练,尽得父母一身的绝技,何况鬼姨暗传了她武功绝招,黑豹也指点她如何修练内功,这时她的武功,已在父母之上了。她的确是深山中一只成熟了的凤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在当今武功中,娉娉、婷婷和山凤,可以说是三位奇人侠女,武功各有所长,才智各有千秋。其实她率领的幽谷大院那一支十二人的飞虎奇兵,在岭南一带,已惊震江湖了。个个不但剑术刀法一精一湛,人也敏捷无比,一旦交锋,所向披靡,来时如天兵突降,去时如鬼魅散形,无影无踪。只是山凤不为武林中人士知道罢了。

聂十八坐下后,向张铁嘴、岭南双奇和山凤讲述了自己在大洪山中的经历和事件。随后不久,钟离雨、婷婷、吴三和邢天燕先后回来。除了钟离雨外,大家都曾经见过而,大家互相寒喧过后,又是一番高兴和欢笑。

张铁嘴早已命人准备好一桌丰盛的酒莱,为聂十八等人洗尘。大家在酒席中举杯飞就、互说豪情;也谈到与天魔教在白龙池比武较量的事。谈话间,矮罗汉又作怪了,他看看钟离雨和婷婷,又望望自己的妻子黑罗刹,叹了一声:“老婆!你有点不给我争气了!”

黑罗刹听到他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瞪起一双眼:“你是不是喝酒喝疯了。我怎么不给你争气了?”

“你看人家,一生就是一模一样的龙凤胎,多好玩,看见也开心。可是你,只生下了一只凤,没有龙,而且以后再也不会下蛋了……”

矮罗汉话还没有说完,身形似球般地飞出了大堂,摔在外而的石板路上又弹跳起来。当他站稳时,愕着眼问:“老婆,你……”

原来黑罗刹恼怒他胡说八道,以不可思议的手法,隔台对面就将他抓起扔到大堂外去了。这时她直竖浓眉问:“老娘不会下蛋,你会下蛋吗?”

矮罗汉慌忙说:“你,你,你别生气,我,我,我只不过想得到一对龙凤蛋罢了!”

聂十八没什么,可吴三、邢开燕、穆氏姐弟听得不禁大笑。他们素闻岭南双奇性格怪异,行为乖戾,说话奇,行动更奇。这时黑罗刹早已是如电般闪了出去,出手奇快,一下又抓起了矮罗汉,扔出大门外去了,一边说:“要龙凤蛋,你自己去下吧!”

张铁嘴已司空见惯,聂十八了解他们夫妻的个性,也不以为怪。但吴三、邢天燕和穆氏姐弟,一边笑弯了腰,一边又惊愕了。矮罗汉给黑罗刹这样盛怒扔出去,就是不摔死,也会受伤呵!摔死扔伤了,你黑罗刹不心痫?但他们看见张铁嘴、聂十八都不出声,就是山凤,也只感到为难,没有出来阻止之意。看来黑罗刹扔出去的力道极有分量,不会将矮罗汉摔死扔伤的,只是惩罚自己的丈夫而且。要不就是矮罗汉有一身出奇的绝技,扔不死、摔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