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六十七回 侠义凛然(5)

元凤摇摇头说:“六哥,你现在还不了解他们的武功么?他们所以在夜里来,不是想与我们交锋,而是志在毁坏山庄,破坏各处的机关。现在山庄已给他们全毁了,只剩下这一处。他们若是白天闯来,就会毫无顾忌,放心与我们在这废墟上与我们交锋,不闯进这院内来,机关也起不了作用。”

“那好,我们要是战不过他们,就守在这院子内,看他们怎么对付我们。”

元凤叹了一下:“六哥,机关是死的,人才是活的。靠机关来消灭强敌,不是最好的办法,只会一味的被动挨打。何况他们是有备而来,说不定他们已摸清楚了我们的机关,不去踩,不去触摸,也不去接近。机关又不会走动去追他们,又怎能伤得了他们?”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机关了?”

“六哥!我们这么多的人走散了,说不定有些人给他们捉去盘问,万一他们贪生怕死,说了出来,他们不知道全部,也知道大半,不然,他们在夜里冒险闯进山庄,纵跳任意,来往无阻,竟没踩中任何一处机关,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八妹,那我们怎么办?”

元凤长叹一声:“六哥,我们只能尽人事而已。不是我长敌人的威风,灭自己的志气,生死存亡,就看天意了。”

蓦然夜幕中有一个人在嘻嘻笑着说:“我看天意是注定你们的灭亡,因为你们七煞剑门在江湖上作孽太多了。”

闵子祥急忙喝问:“谁?”

“我呀!你们听不出我来吗?”

一条娇小的人影,几乎似幽魂般的一下出现在他们面前。元凤在月光下一看,是穆婷婷,持剑含笑而立在夜风之中。元凤全身血液似乎凝结住了,惊问道:“你想干什么?”

“放心吧!我来只是给你们传一句话,不会有人交锋。”

闵子祥神色紧张的问:“传话?你要传什么话?”

“明天辰时左右,我们要夷平这处房宇了,你们要千万小心,别说我们事先不给你们打一声招呼!”

“你——”

穆婷婷笑着说:“你别太紧张呀!要么你们离开这里,要么你们就出来应战。不过其他的人可以走,熊梦飞得留下来,他不自废武功,我的那位小兄弟,就要偷他的脑袋了。”

“你敢?”

“哎!我一家人是无法无天的,没有什么敢不敢,你们叫熊老贼准备了!好啦!我传的话就这么多,我走啦!”婷婷说完,身形一晃,又似幽魂般的突然在黑幕中消失得无踪无影,却远远听到她那银铃似的笑声,响彻夜空,惊震了院内的所有的人,司马武带人抢了出来,见闵子祥、元凤两人呆若木鸡立在那里,急问:“六弟、八妹,出了什么事了?”

闵子祥顿了顿:“三哥,我们没事,刚才小妖女突然现身,说明天要来夷平这处屋宇。”

司马武问:“现在小妖女呢?”

“走了!”

“六弟,你们怎么让这小妖女走了?”

元凤说:“三哥,小妖女轻功那么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来时无声,去时无影,我和六哥能拦住她么?”

司马武一想也是,穆氏一家的轻功那么超群。连师父在夜里也无法追踪,子祥和元凤又怎能阻挡得了?”

便说:“那我们快向师父禀报这一情况,准备他们来犯。”

天色大明,旭日东升,在殷红的一陽一光照耀之下,熊耳山庄更显露出一片破败的景象,残存下来的屋顶飘起了炊烟,这是七煞剑门人准备早饭,小弟兄们吃饱饮足,以便应敌。人人心头沉重,面色一陰一沉,不知这一顿饭是不是自己最后的顿饭。今日的一战,是决定自己的生死存亡或去向了。

在几个月前,七煞剑门人在江湖上仍趾高气扬、傲视江湖。只有他们出去洗劫他人的山寨城堡,杀人放火,掠夺一切,谁也不敢正视熊耳山庄一眼。别说敢来山’庄挑战,就是在山庄五里之外,七煞剑门的人便将来犯者残杀得一干二净,不容许敌人踩到山庄的吊桥边,可是现在,山庄不成山庄,一道护庄石墙,形同虚设,任由人出入;而且还逼得要在掌门居住的大院门前迎敌,真有点往事不堪回首的滋味。

熊梦飞也独自一人在养心厅中运气练功。他经过四天的深思熟虑,感到那日败在妖小子的剑下,不是自己剑法不敌,而是轻功不如妖小子那么轻捷、灵活,为他在树林之间纵上跃下,戏弄自己致使自己一时心急气躁而中了计。论真正的武功,自己应该是略胜一筹,今后与穆家的人交锋,应沉着冷静,戒浮戒躁了。所以熊梦飞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有了取胜信心,决定不与穆家的人在轻功上较量,不去中随他们纵上跃下,专练在平地上与他们交锋好了。

熊梦飞刚运完气后,看看窗外天色,已是辰时刚过去一炷香的时候了,怎么还不见穆家的人前来挑战?莫非是那小妖女故弄玄虚,或是声东击西之计?也正在这时,自己的第三个弟子司马武奔进来报告,说穆家的人已到了门外,问是前去迎敌,还是坚守在屋内?

熊梦飞问:“他们来了什么人?”

“就是穆家姐弟三人。”

“哦!那个什么小商贩的人物来了没有?”

“没有!但他们将卜再生长老押来了。”

“什么?卜再生给他们提了去?”

“是!这个贪生怕死之徒,给他们捉去了更好。”

“唔!为师出去会会他们。”

“师父,要不要多带些人出去?”

“不用了,由祥儿、凤女陪同为师够了。其他的人全守在院子里,隐藏在机关中,准备他们闯进院中来。”

“是!弟子马上去准备!”

熊梦飞由闵子祥、元凤左右护着,步了了大门。只见那自称小飞盗的妖小子挤眉弄眼向前几步说:“熊老头,你怎么现在才出来?不早出门恭迎我们?我呀!真有点害怕你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哩!”

熊梦飞勃然动怒,元凤慌忙在旁轻轻的说:“师父,别去理他,他是有意激你老人家发怒。千万别上他的当。”

熊梦飞按下了怒火,点点头,也含笑说:“妖小子,老夫现在出来也不迟。其实老夫早在家恭迎你们了,你们怎么到现在才来?”

婷婷说:“我们为什么迟来,你去问问你的什么护法卜长老好了!”

“你们带他来干什么?用他来要挟老夫?”

钟离雨笑问:“你不关心他的生死么?”

熊梦飞鄙夷地扫了面无人色的卜再生一眼,这个曾经是自己最为信任和重视的护法长老,居然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离自己而去,有什么关心可言?你们杀了他更好,这是贪生怕死叛主的下场。便说:“你们别想利用他来要挟老夫,他的生死,老夫才不去过问。”

钟离雨说:“熊老头,你这般冷面冷心,不令忠于你的部下感到寒么?今后还有谁会忠心为你而死?”

闵子祥说:“妖小子,你别想在这里再煽动人心,姓卜的是贪生怕死,私自逃跑。我师父不去怪罪他,对他已是够宽容的了!”

婷婷又问:“你们这么对他,不担心他今后会向你们报复?”

闵子祥说:“他敢这样,我首先杀了他。”

“他们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闵子祥愕然:“他不就是卜再生么?又是什么人了?”

“告诉你们吧,他可是朝廷东厂的人。”

这一下,不但闵子祥愕异,连熊梦飞和元凤也愕异起来,就是在屋子里的司马武他们,也同样愕然,元凤问:“什么?卜长老是东厂的人?”

婷婷说:“是呀!不信,请你们亲自去问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