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六十七回 侠义凛然

上回说到元凤叫元芬、元芳护着众人,自己上前搭话。她从容镇定地走上几步,远远朝婷婷拱手说:“女侠请了!”

婷婷说:“不敢!”又好奇地瞅瞅她:“你就是信一陽一堂主元凤吧?”

“正是小女子。”

“你这么稀稀拉拉,带着这么一大群男女老幼出来干什么?”

“这一点女侠清楚的。”

“我清楚什么了?”

“女侠两夜来山庄内四处纵火,烧毁房屋无数,他们受不了这样的惊吓,所以冒险离开山庄,请女侠看在人道的分上,让小女子护送他们下山。”

“那么你也要离开熊耳山庄了?”

“小女子不至于这么贪生怕死,怎会离开山庄的?小女子不过是护送他们到山下小镇而已。”

“你还要转回来。”

“是。”

“你认为你还能回去么?”

“小女子自问不是女侠的对手,但也要尽力一搏,希望能侥幸回山庄。”

婷婷又看了她一眼,摇摇头道:“我姐姐说你为人不错,有胆色,也颇有见识。我看你胆色是有一点,见识就不怎么了。”

“令姐怎么知道小女子了?”

“在信一陽一你与我姐姐交过手,谈过话,你不认识?”

“那夜令姐蒙了面孔,小女子不知道是女侠姐妹中的哪一位,怎么认得出来?原来那夜交锋的是令姐,小女子还以为是女侠你呢。”

“要是我,那你还能逃出来么?”

元凤怔了怔,暗想:看来这位女侠,心地没有她姐姐那么仁厚,便说:“逃不逃得出来,小女子不想去猜测。”

“既然我姐姐说你为人不错,颇有见识,怎么你到现在,仍在为熊梦飞卖命?”

“那是令姐看错了小女子。”

“你决心要为熊梦飞卖命了?”

“师父他老人家对小女子有救命之恩,更有抚养、传艺之情,不论是恩是情,小女子将永远追随师父,说不上‘卖命’两字。因为我这一条命,本来就是老人家给的。”

婷婷暗想:想不到这女子知恩图报,重情重义。怪不得她死心跟随熊老贼了,实在可惜。聂十八和娉娉在树林中听了,也不禁暗暗点头,报恩是人间的一种美德,但所要报答的人,如果是人间的恶魔和暴君,盲目地去报答,就不是什么报恩,而是助纣为虐了。对这类人若真报恩,应该是婉言相劝,阻止他残杀百姓,千方百计将他从罪恶的深渊拉出来,走回人间的正义之道,这才是真正的报恩。

婷婷问:“你不认为这是愚蠢的行为吗?”

“小女子本来就不是什么聪明的人。”

“好!那我成全你好了。”

“女侠现在就要杀了小女子?”

“就是不杀你,也得废去你的武功,以免你今后助肘为虐,再危害江湖。来!你出手吧!我叫你死而无怨。”

元芬和元芳在后面一听,顿时围了过来护着元凤,准备联手对敌,婷婷看了看说:“这更好!我就一齐打发你们,省得我一个个来对付。”

元凤喝着元芬、元芳退下。婷婷又奇怪了:“你要和我单打独斗么?”

元凤说:“女侠,小女子目前有个不情之请。”

“哦?你请求什么?”

“容小女子先护送了这一批无辜的老幼妇孺安全到达山下小镇后,回来再领教女侠的高招。要是女侠能答应,小女子虽万死也不辞。”

“在这伙人中,都是老幼妇孺吗?其中有天魔教的人,我能放过他们么?”

“不错!是有太极门的人在其中,但马掌门现在已成废人,今后再也不能言武,其他的人,不过是护送马掌门回去的,无意与女侠为敌。女侠,总不能杀害一个全无反抗的人和一些目前无意与女侠为敌的人吧?要是这样,女侠与黑道上欺凌弱小、残杀无辜的人有什么分别了?”

“哎!你别当我是什么侠义道上的人好了!凡是与我争夺蓝美人的人,都应该去死,我才不去管他是老弱病残,有没有斗志。”

“女侠,他们是我七煞剑门的客人,他们要离去,小女子更有责任护送他们。既然这样,小女子只有舍命与女侠交锋了!”

天魔教的风雷手和急电刀在人群中听了这一段对话,相视一眼,一齐奔了出来。风雷手说:“风堂主,合我们五人之力,一齐对付这小女妖。”

婷婷冷笑:“就只添上你们这两个淮南二丑,行吗?”

急电刀说:“行不行,我们也只有拼死一搏,总不能全无反抗让你杀了。”

“好!那你们齐上!”

正要交锋时,聂十八仍然是一副小商贩的打扮出现了,说:“婷婷,慢着!”

元凤从来没有见过聂十八,见跑出来这么一个人不出众、貌不惊人的小商贩,竟能叫婷婷停手,有些愕异了,可是风雷手和急电刀见过聂十八,也就是这个神秘而不可知的小商贩,令三掌断魂终身成为废人,真正是武功深不可测。三掌断魂都不堪他一击,自己更是接不了他的一招半式。顿时面色大变,惊问:“是你?”

元凤问风雷手:“他是谁?”

“他就是两位蒙面妖女的兄长!”

元凤心头大震:“什么?他就是不动手,承受了马掌门三掌的那位神秘的小商贩?”

“就是他了!”

元凤还希望五人联手,能侥幸战胜婷婷,就是不能胜,缠住婷婷,也可让这一群老幼妇孺夺路逃生。现在连这一点侥幸的希望也破灭了。

婷婷这时问聂十八:“大哥!你跑出来干吗?怕我一个人打不过他们五个?”

聂十八还没有答,娉娉似幻影又出现了,含笑说:“妹妹,你这样太不近人情了。”

“姐姐,我怎么不近人情了?”

“人家风堂主护送一批手无寸铁的老幼妇孺下山,你苦苦不放,这近人情吗?”

聂十八说:“是呵,让他们离开吧!别再为难他们了!”

“大哥,你不担心熊老贼混在这一伙人当中么?”

“我一一都看过了,人群中没有熊老贼,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和妇孺,让他们离开好了。妹妹,你总不能逼他们回熊耳山庄,陪同老贼一块死吧?”

“大哥这么说,我敢不从吗?那我不成了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了?”

娉娉对元凤说:“凤堂主,我妹妹生性好玩,刚才跟你闹着玩的,你别当真的了。现在,你带着众人离开吧!”

元凤一听,一颗紧张不安的心才算放了下来,心想:这是闹着玩的吗?这么个玩笑,我可受不了。但现在穆氏一家答应放行了,她还是从心里十分的感激。看来穆氏一家,并不是邪恶一类的魔头,是属于侠义道上的人物。可是他们为什么像黑道上的人,去争夺这个蓝美人?以他们一家深不可测的武功,要这蓝美人身藏的武功秘笈干什么?为了一个蓝美人,江湖上死的人还不够多吗?今后还要死多少人才够?七煞剑门的兄弟姐妹,为了这么一个蓝美人,死伤的人已够多的了。

婷婷又说:“姐姐,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娉娉问:“妹妹,你又想怎么样?”

“姐姐,他们要走可以,但天魔教的人得给我全留下来!”

元凤一听,一颗心又紧张起来,留下天魔教的人。自己作为主人,不能不拼命一战了,不然,怎么向师父交待?怎么向江湖上的人交待?

聂十八说:“妹妹,算了,让他们一起走吧。现在他们只是护送三掌断魂回去,我们杀了他们,也为人耻笑。”

娉娉说:“丫头,你这样做,也一样令凤堂主为难,我们看在凤堂主分上,让他们一块走,叫他们对天魔神剑说,现在解散在魔教,不再危害江湖还来得及,不然,我们迟早都会要他的脑袋。”

风雷手和急电刀听了面面相觑,做声不得。要是现在自己充当什么英雄,去维护本门派的威严,那简直是以卵击石,自寻死亡。最聪明的办法就是不出声。

婷婷对天魔教的两位高手说:“别人害怕是什么天魔神剑,我一家却不将天魔地魔看在眼里。你们回去告诉他,有本事的赶来熊耳山与我们较量。不然叫他洗干净脖子,等我们来取。你们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早日进攻熊耳山?一天拖一天的。而且还惊动什么铁面无情的厉铁,让他来来去去,为的就是等你们的天魔神剑赶来救熊老贼,谁知左等右等,不见他赶来,所以我们才动手,回去告诉他,要么就早点赶来,与我们分个高下,要么等我们破了熊耳山庄后,就会去找他。”

在远处静观的武林群雄,初时见婷婷独挡一个拦截七煞剑门的人,不让七煞剑门人通过,一点也不感到奇怪,这是必然事情,杀了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更好。有些名门正派的侠义人士,就有点担忧婷婷滥杀无辜了。要是婷婷大肆歼杀无辜的妇孺,他们就不能坐视不理,只好出来相劝和制止这一残忍的行为。后来见那武功极高的小商贩出来相劝,没有惨不忍睹的事发生,他们才放心,点点头暗暗称赞。现在听了娉娉和婷婷的话,更是大快人心,拍手称快。这江湖上从来没有人敢当着天魔教,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说出了武林人士的心声,说出了他们想干而干不出来的事情来。这样,穆氏一家,更获得群雄们的敬佩,有相助他们的念头了。

聂十八对元凤说:“凤堂主,不是我们一心要与令师为敌,与七煞剑门的人过不去。令师七煞剑门的人,在江湖上的种各行为,太叫人愤恨和不齿,逼得我们不得不出来。我们不一定非得要熊梦飞死不可,只要他答应我们三件事,我们就立刻走。”

元凤问:“不知穆大侠要求小女子的师父答应哪三件事?”

“第一,熊梦飞从何知道蓝美人在武威镖局那一趟镖车上?第二,解散七煞剑门,分发银两,遣散二十四剑手和三十六名武士。第三,熊梦飞自废武功,向江湖谢罪,要是熊梦飞能答应这三条,在下兄妹便马上离开这里。”

元凤感到三个条件,前面二条,师父还可以答应,如何得知蓝美人的消息,完全可以说听某某人说。甚至是一个已死去了的人。解散了七煞剑门,虽然威望会在江湖上大跌,但只要留有人在,完全可以东山再起。至于第三个条件,师父是怎么也不能答应的。自废武功,那叫他老人家自杀还好过。

元凤只能这样回答:“大侠的意思,小女子一定如实向师父禀报,至于他老人家答不答应,小女子就不敢说了。”

聂十八说:“好!明天我们听熊梦飞的答复。凤堂主请!”

这样,元凤便带着这一队老幼妇孺、病弱伤残的人离去。她带队走了七八城,穿过一处山坳,山下小镇,已遥遥在望了。黄昏日落时,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便可安全到达小镇,便可完成师父所托了。这时,夕一陽一殷红,染红了山野、森林、小脂和远处点点的村落。蓦然之间,从山坳两旁的草丛乱石中闪出四五条人影来,拦截了元凤等人的去路。_元凤和两位剑手不由一怔,定神一看,一色黑衣劲装的大汉,一个个都蒙了半边面孔,只露出一双凶残的目光来。元凤凝神问:“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为首的黑衣大汉一陰一森森地说:“你们还想去小镇么?你们全死在这山坳上吧,叫你们的熊梦飞明天来这里给你们收尸好了。”

元凤问:“你们连一群老幼妇孺也杀?”

“对!一个也不能放过。”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横直你们不久全都是死人,告诉你也无妨,我们是穆家的人,这下你明白了吧?”

元凤又是一怔:“你们是穆家的人?”

“不错!我们奉了两位小姐之命,专程在这里等候你们。”

元凤顿时生疑:“我看你们根本不是什么穆家的人。”

另一个黑衣大汉问:“我们怎么不是了?”

“穆大侠和两位女侠若要杀我们,早已在树林中杀我们了,还用得着你们在这里等候?”

为首的汉子冷冷地说:“试问你们的武功,值得他们出手和?胜你们不武,杀你们不屑,所以让我们来干了。”

那位黑衣大汉又说:“老子明白地告诉你们吧。在那树林山道上,四周隐藏了武林各派的人在观望,杀了你们有损他们的声誉。在这里杀了你们,没人看见。”

元凤问:“你们是穆家的人,干吗要蒙了面孔,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又一个黑衣汉子说:“穆家的人,一向杀人要蒙了面孔,两位小姐是这样,我们当然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