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五十八回 惊心之战(2)

邢天燕笑着说:“你又不是十恶不赦的恶徒,我们杀你干吗?我在江湖上,一向是猎取奇珍异宝,却不乱杀人。你走吧!不过,我还是奉劝告你一句,别再想碰蓝美人了!就算你得到了蓝美人,恐怕也没命保得住,说不定会害了醉剑门,令醉剑门从此在江湖上除名呢。”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一个光头大和尚从山峰上飘然落下来,单这一份轻功,显然已是武林中的一流上乘高手了。小雪惊愕:“你这大和尚是谁?”

大和尚合十稽首,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后说:“两位女施主,贫僧有礼了!”

邢天燕暗暗打量问:“不敢,请问大师法号怎称?宝刹何处?”

“贫僧是少林寺的一心和和尚。”

邢天燕吃了一惊:“是小林寺达摩院的首座一心禅师?”

一心禅师在武林中极有名声,同时以性情暴烈而出名,在南华寺败在黑罗刹的掌下,自感面目无光,回到少林寺后,刻心苦练易筋经,从而武功大进,练成了少林寺的多种绝技,以拳爪手惊震武林。他一出手,几乎无人敢接,真是出手如电,是少林寺首屈一指的高僧之一。他在练易筋经时,也磨去了他的的暴烈性格,不轻易发怒了,这时他稽首回答说:“正是贫僧。”

邢天燕心想:我没有将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引出来,反而将这个大和尚招惹了出来,这可惹上了麻烦了,她知道自己的武功怎么也敌不过一心禅师,就是吴三来,恐怕也敌不住,只有逃跑的份儿,得想办法抛开这大和尚才好。便问:“禅师到来,不知对小女子有何赐教?”

“赐教不敢。”一心禅师看了看一边呆如木鸡的醉剑门弟子一眼,说:“施主不离开这是非之地,还等何时?这位女施主说得没错,蓝美人是个祸害,施主不想醉剑门重蹈广州武威镖局天门之祸,请早早离开。”

佩剑人得了一条性命,已属大幸了,现在又听一心禅师这么一说,慌忙一揖说:“多谢指点,在下马上离开。”

“不!你不应该多谢贫僧,是这位女施主慈悲为怀,饶你一条性命,你应该多谢她才是。”

“是!”佩剑人向邢天燕一揖,说声多谢,慌忙灰溜溜离开了。

一心禅师又向邢天燕说:“女施主心存仁慈,可喜可贺。”

邢天燕含笑说:“禅师,你看错小女子了,我一点也不仁慈,只是像他那样的人,不值小女子出手。”

“女施主言过了。贫僧虽不大在江湖上走动,也素闻女施主之名,江湖上人称女施主为飞盗,贫僧却认为女施主是侠盗之流的人物,不但不滥作无辜,也不妄杀人。”

邢天燕笑着说:“禅师太过奖小女子了。我想禅师不是专来给小女子说好话的吧?”

“不错!贫僧是为女施主而来。”

“为我而来不是为了蓝美人了?”

“贫僧不打诳语,是为蓝美人而来,更主要的,却是为女施主。”

“为我?为我什么了?”

“为了女施主的安危。”

“是吗?那么说,禅师特意来保护小女子的安全了?”

“不错!请女施主告诉贫僧,蓝美人现在藏在何处,或者与贫僧一道去取走蓝美人。”

“禅师是这么保护小女子吗?”

小雪忍不住在一旁说:“原来你这大和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邢天燕慌忙说:“丫头,别乱说话。”

“小姐,不是这样吗?我说得不对?”

一心禅师说:“女施主别误会,贫僧这样做,是呵护两侠女施主的安全的最好方法了。”

小雪又嚷了起来:“我们将蓝美人交给了你,我们还能安全吗?说不定我们一交出来后,你这大和尚就杀了我们灭口,将我们埋在这鸡公山上,变成了鸡公山上的游魂野鬼了。”

“小施主,贫僧不是这样的人。”

“人心隔肚皮,虎心隔毛衣,谁知道你是什么心呵!”

邢天燕说:“丫头,一心禅师是武林中一位举足轻重的高僧,一言千钧,绝不是这样的人。”

“小姐,那他怎么保护我们的安全呵?总不会他跟随我们在江湖上四处游荡吧?这么大和尚跟着我们乱闯,方便吗?”

邢天燕对一心禅师说:“禅师小女子想听听禅师是怎么保护我们的?”

一心禅师说:“阿弥陀佛!贫僧……”

小雪说:“你别老念你的阿弥陀佛啦!”

“丫头,别打岔,听听禅师说怎么保护我们。”

一心禅师要是像以往性格,早已一袖将不雪拂飞了去,但他忍耐着,说:“女施主,要是蓝美人落在我们少林寺手里,起码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就不会再四处追杀你们了。要是女施主还不放心,可以随贫僧到少林寺暂住一个时期,全寺上下众僧,完全可以保护两位女施主的安全。”

“禅师,你不担心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前来大闹少林寺?”

“贫僧并不将这些邪魔歪道看在眼里,说不定从而可以为武林除害。”

“禅师,这话不对吧?”

“贫僧的话怎么不对了?”

“小女子知道,自从天魔神剑和三掌断魂在江湖上出现,他们不知杀害了多少武林中的成名英雄,连武当派的第一等上乘高手白鹤道长和峨嵋派的掌门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名满江南的武林世家公孙家,也败在天魔神剑的剑下。最近他们又意图大举侵犯丐帮。要不是神秘的黑豹突然出现,重伤了三掌断魂,小女子真不敢想象丐帮的结果会是怎样,少林寺可以保护小女子的安全?不错,他们没有侵犯少林寺,不是不敢,而是机会未到,一旦他们扑灭了丐帮,少林、武当就是他们下一个扑灭的目标了!”

“女施主说贫僧敝寺没能力保护你们主仆两人的安全?”

“禅师,就是你们有能力,小女子也不想因这事而累了少林寺。再说小女子喜欢在江湖上独来独往,自由自在,不愿意老困在少林寺中,那太闷人了。”

“女施主是不是愿意将蓝美人交给贫僧了?”

“我想禅师不会逼小女子交出来吧?”

“贫僧为了整个武林的安危,只好这样。但贫道十分不愿意采取这样的行动,还是请女施主与贫道合作的好。”

“小女子想不到号称武林北斗的少林寺,也像江湖上其他门派-一样,对蓝美人起贪心。”

一心禅师微愠说:“请女施主说话慎重点好。”

小雪说:“难道我小姐说错了吗?你绕来绕去,说得那么好听,还不是为了一个蓝美人而来,跟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有什么分别了?还不是一个样?”

一心禅师忍住怒火说:“贫僧是为整个武林的侠义人士而来,不想令蓝美人落到了想称霸武林,一统江湖,为害百姓的人手中,与七剑门和天教的人,有天渊之别。”

小雪又问:“既然你们不想称霸武林,要蓝美人做什么?”

邢天燕说:“丫头,禅师是绕着圈子骂我们。”

“哦?小姐,他怎么骂我们了?婢子怎么听不出来?”

邢天燕笑着说:“他说不想蓝美人落到称霸武林一般江湖的人心中,蓝美人现在落到我们手中,我们不成了称霸武林的人了?”

“噢,这个大和尚也真会骂人呵!我们怎么是称霸武林的人了?”

“我们当然是,人家相信吗?”

小雪对一心禅师说:“大和尚,你放心,我家小姐不是这样的人。”

“阿弥陀佛!蓝美人真的落到了两位女施主的手中,贫僧却也放心,就是怕它真的落到了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手上,那就是危害大了。”

邢天燕问:“禅师是担心我们保不住蓝美人?”

“贫僧正是为此,才来见施主。”

“那你放心,小女子就是将蓝美人打碎了,将它身藏武功秘笈毁了,也不会交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

“万一女施主落到了他们手中,恐怕就由得女施主作主了。”

“那么说,小女子非将蓝美人交给禅师不可了?”

小雪说:“谁又放心你这大和尚没有称武林的野心?”

“阿弥陀佛,贫僧得到蓝美人时,绝不会看它身上的武功秘笈一眼。”

“以后禅师也不会看吗?”

“贫僧可在我佛面前发誓,绝不去看,再说,贫僧以此前来,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他人同行。”

“哦!还有谁?”

“武当、峨嵋、丐帮都有人到,贫僧等人共同立下誓言,绝不去看蓝美人身上的武功秘笈,将蓝美人护送到少林寺,然后散发武林贴,召开群雄大会,当众人毁了蓝美人身上的武功秘笈,以免落到匪的手中。女施主要是不放心,也可同僧等人同行临去少林寺。”

一心禅师这一席话,可以说是用心极好,办法也不错,是处理蓝美人消除诟患最为上乘的万全之计,聂十八和娉娉、在隐藏处听得清清楚楚。聂十八轻轻对娉娉说:“一心禅师的办法真是太好了,怪不得少林寺在江湖上有武林北斗之称,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武林的安危。”

邢天燕说:“可惜邢姐姐身上根本没有蓝美人,也不知道蓝美人的真正下落,要是有,交了少林寺,却是一个召集天下群雄与七煞剑门和天魔教人一战的好办法了。我现在担心的,是邢姐姐不知怎么才能脱身,看来一心禅师怎么也不会让邢姐姐离开了。”

“邢姐姐不能说自己没有蓝美人,也不知道蓝美人的下落么?”

“你想,一心禅师等会相信么?”

“人们不相信?”

“十八哥,首先邢姐姐在名门正派人的心目中,是个声誉不大佳的女飞贼,不可信赖的狡黠飞狐。就算是邢姐姐在江湖上的名声极佳,他们也不会相信。就像你当年在衡山下湘江畔,为九家十八处的江湖人拦截一样,说什么敢没有人相信,而且邢姐姐目前的情景,比你当年更糟糕。”

“怎么更糟糕了?”

“因为这一次来的都是中原武林有名的人物,一个个武功极为上,邢姐姐一个也敌不了,就是吴三叔也敌不了。”

“那怎么办?”

“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就是你以黑豹的面目出现,惊退了一心禅师他们。不过以一心禅师他们在江湖上的名声和地位,是不会惊走的,势必与你交锋。这么一来,不但与中原五武林九大名门正派结上了仇怨,也影响你以往的声誉,又正好落进东厂人设计的圈套里。那个神秘华服人,正巴不得黑豹与中原九大门名正派为敌哩!”

聂十八怔了一会,问:“第二个办法呢?”

“干脆你不出面,让邢姐姐人他给他们劫去少林寺。”

“他们不会伤害邢姐姐么?”

“这些侠义道上的人物,是不会杀害邢姐姐的,但她会尝到以一定的苦头。给幽禁在少林寺,一生一世也不能在江湖上走动了。同时也坏了邢姐姐的良苦用心,无法将七煞剑门和天魔教的人引出来。”

“这个办法也不好。”

“我还有第三个办法。”

“第三个办法是什么?”

“先让这些侠义人士将邢姐姐带走,然后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半路上将邢姐姐救出来,不就行了?同时也不会与名门正派人士结怨。”

“娉娉,这个办法好。”

“十八哥,你看,名门正派的人物,都出现了,有些还是掌门呢?”

聂十八一看,除了一心禅师以外,有一男一女两位道长,还有一位年近半百的叫花和一位儒服打扮的中年人。聂十八问:“娉娉,他们是什么人?你认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