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五十三回 山谷夜战(5)

自从燕王朱棣起兵夺取了大明江山之后,他十分害怕各地的王爷也效法自己,除了加强锦衣卫外,更设立了东厂提督府,专门监视各地王府的行动,更将各处的王爷调来调去,迁出迁入。像衡一陽一,先是将雍王府从四川的保宁府搬走,后来又叫雍王迁出,将桂王府搬入衡一陽一。在长沙府,王府更搬迁多次了,初时是谭王府,后来是襄王府,以后又是吉王府了。这可以说是明朝朱家子孙的一个悲剧,所以明朝皇室亲家的子孙,没一个是有用之人,绝大多数是庸庸之辈,只会过醉生梦死的生活,对国家毫无用处。

这次殷二爷借为桂王府购买一些珍品来到武昌府,实际上是亲临指挥这一次的行动。潇湘剑客等二人向他汇报了事情经过,当然他们是不会如实汇报,只说自己怎么协助杜十爷杀掉了那不知名的小子,然后和大别一雕血洗了全庄,火烧山谷,突然间神秘的黑豹出现了,以不可思议的武功杀了杜十爷和大别一雕及一些手下弟兄,自己又怎么在九死一生里逃脱了出来……

殷二爷听了愕然:“黑豹也在那里出现了?”

“是!要不杜十爷和大别山天堂寨仇寨主也不会的死,我们也不会带伤回来。但总算杀了那小子及其全家。还有,冯武那小子也早已伤重身亡。”

“黑豹知道你们的面目没有?”

“看来没有,黑豹大概以为我们是天堂寨的人。”毒萧子似乎看透了殷二爷的心,害怕神秘的黑豹突然而来,摸去了他的脑袋。在旁连忙补充说:“二爷放心,黑豹不知道我们的身份,而且江湖上也是这么的传说,是大别山天堂寨一伙山贼血洗了那条庄子,刚好黑豹经过那里,而将仇寨主等人杀了,并没有将我们牵涉进去。”

的确,毒萧子没有看错殷二爷,他内心里实在是惊畏了黑豹。二十多年前,黑豹便大闹京师,杀了当时东厂有名的一流上乘高手魔鞭王,一掌废去了霸王刀全身的武功,更在东厂都督府中吊死了王公公,一时惊震朝野,至今仍在东厂众人的心中留下了可怕的一陰一影。

殷二爷暗想:当时权倾朝野的王公公,也在警卫森严的皇宫中给黑豹吊死,自己又算得什么?除非神秘的黑豹不寻来,寻来自己准死无疑,而毒萧子的话,却令他稍微放心了。

汪曲这时崭露头角了,他极想在暗中拉拢潇湘剑客等人,也在旁边说:“二爷,韩兄他们为人一向机警,而且属下也在外面打听了一下,江湖上的确如韩兄他们所说,没有将我们牵涉了进去,不过,话是这么说,二爷还是以后别轻易露面为妙,黑豹既然在这一带出现了,我们迅速离开这里为是。”

殷二爷点点头:“本人却不大惊畏什么黑豹,只不过不想坏了上面的大事,别给上司添麻烦。我们招惹了一个老叫化已够麻烦的了。幸而这个老叫化只听到蓝美人三个字,不知道蓝美人的真相,以为王府的人,也想窥探这一宝物,不然麻烦就更大了。”

汪曲慌忙奉承说:“是嘛!二爷一向机敏过人,神机妙算,无人能及。”

“好吧!现在我们立刻就离开武昌,同时通知我们各地的人,在这段日子里收敛收敛,让天魔教和七煞剑门的人闹去。”

汪曲又连忙应声:“是!二爷,属下马上去办。”

这样,他们一行人上了一艘官船,经长江,过洞庭,入湘江,悄悄返回衡一陽一桂王府去了。再没有人去追踪钟离一家,各地东厂的耳目转而密切注意神秘黑豹的出现。

殷二爷对于吴老叫化,更没有叫手下人去盯踪。他知道这一位武林前辈武功奇高,在武林中极有声望,比神秘的黑豹更招惹不得,何况此老不了解蓝美人事件的真正秘密,不像漏网的冯武,非杀了灭口不可。

当潇湘剑客三人离开罗田县时,钟离一家却在安庆府会合了。这时血洗山庄的事,,不但在安庆府城传开,也在长江两岸传开了。钟离一家听了不禁相视而笑。这一切,都在钟离夫人和穆老爹计划中,这些流言,就是他们在平湖小镇一带散布的,目的在麻痹东厂的人。现在他们一家可以大大方方在长江上走动了,谁也不会去注意他们。

聂十八和娉娉与钟离一家分手时,穆老爹说:“聂儿,我很想你到我们的海岛上一行,但知道你身负你爷爷的重托,要追查蓝美人一事,所以不敢勉强你。娉娉留在你身边,她的武功还可以,虽然在遇敌交锋中,机警不如你,但平时她却比你机灵,善于应付江瑚上的事,对你有一定帮助的。”

聂十八说:“爹!我明白,我一定听从娉妹的话。”

穆老爹又说:“聂儿,我一家这次回海岛,很快会转回来,协助你平息江湖上的这次动乱,你不用牵挂我们。”

“爹!你几年来在江湖上已够辛苦,应该回海岛好好休息。有娉妹帮我已够了,也别为我们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娉妹。”

钟离夫人也说:“聂儿,我将娉娉丫头全交给你了,希望你善待她才好。”

聂十八说:“妈!你放心,我绝不会令娉妹有丝毫的损失和不愉快的。”

钟离雨和婷婷眨眨眼皮说:“要是你欺负了我姐姐,我们可不放过你。”

聂十八说:“噢!我爱护她还来不及,还敢欺负她么?”心里却说,你们两个古灵一精一怪的,我敢欺负她么?但愿你们今后不捉弄我就好了!

最后他们在长江边挥手告别。娉娉是第一次与自己的亲人分手,自然是依依不舍了。她长久立在江边上,遥望船只的远去,直到船只消失在天水之间,心想:这一次我离开了爹娘,几时才能与他们相见了几时才能再回海岛看看外祖父他老人家?

聂十八在她身后说:“娉妹,他们不见了,我们也走吧!”

娉娉回过身来,望着聂十八,轻问:“你今后真的不欺负我吗?”

“噢!娉妹,我怎会欺负你呵?”

“八哥!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你看呢?我们去哪里好?”

娉娉想了想说:“你不是想寻找吴三叔和邢姐姐他们吗?那我们去寻找他们吧!”

聂十八惊愕:“娉妹,你知道他们在哪里么?”

“我不知道。”

“那我们去哪里找?”

“八哥!我记得你曾说过,你们每年的十月那天,在那个什么黑煞神母子两人住过的山谷中相会,我们去那山谷找好了!”

聂十八一怔:“吴三叔会在那山谷躲藏?那山谷可不是什么深山大岭中的山谷,是藏不了人的。”

“那里虽然不是什么深山大岭,可是三县交界之处,是个三不管的地方,有时越是危险不易藏人的地方,越没危险和易于隐藏,因为它几乎不为人去注意。”

“可是我有三年没到那个地方去了,而且现在又不是十月,吴三叔叔会不会在那里隐藏不来等我见面?”

“我们去看看好了。吴三叔不在,也没什么紧要,以后每年十月,我们再去,说不定我们去了,会在那里有新的东西发现。”

“好吧!娉妹,那我们就去那山谷看看。”聂十八顺从了娉娉,不想令娉娉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