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五十三回 山谷夜战(4)

冷面魔君星比毒萧子乖巧,他大吼一声:“上!给我杀了他,而自己却脚板擦油,不顾别人的死活,闪身在月夜中向丛林里飞奔而去。这只凶恶狡猾的鹰犬,可以说是故伎重演,上一次在莲花山,他就是这么走脱的。不过那一次是他受了伤,这一次他却一点伤也没有。

聂十八想不到冷面魔星就这么逃走了,他几招手脚,将韩元义、九节鞭等人击倒击伤后,向前大喝一声:“好贼!你往哪里跑?”闪身追赶冷面魔君,他再也不能让这可恶的鹰犬逃了出去,他要追问残杀冯家满门是怎么一回事,这也是追查蓝美人事件的一条线索。

聂十八这样一来,令萧湘侠客、九节鞭和毒萧子捡回了自己的性命。毒萧子虽然中了自己的毒针。服有解药,服下后没事,至于潇湘剑客和九节鞭虽然受了伤,仍可以逃走。他们趁聂十八急于去追赶冷面魔君,娉娉等人又在庄后与天堂寨的山贼们交锋时,忍痛往不同的方向逃命了。黑豹的武功,真正是惊破了他们的胆。

冷面魔君逃进了森林,看看身后没人追来,透了一口大气,正暗暗庆幸。可是他转身一看,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已立在自己前面了,他惊叫起来:“你是什么人?”

“老夫黑豹!”

冷面魔星一下魂飞天外:“什么,你是黑豹?”

“怎么,你这么快就忘记了?”

冷面魔星吓得连退几步:“你、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胡说八道,老夫只问你一句,你为什么要屠杀冯家满门?”

“在下只是奉命行事。”

“奉谁的命?”

冷面魔星不敢回答了。一个东厂的人,要是背叛东厂或说出了东厂的秘密,不但自己身受极刑,更遭灭族之祸。这一点,冷面魔星比任何人都清楚,而且自己更执行过这样的指令,屠杀了金手指满门。因为金手指贪生怕死,在鬼夫人和聂十八面前说出了东厂在岭南建立秘密魔穴的秘密,回去后不久。便身遭极刑而死,也害了他全家。这一点,是不为外人所知道的。冷面魔星在权衡利害之后,怎敢说出自己的上司是谁了?

聂十八更进一步问:“为什么不回答老夫的问话?你不畏死?”

冷面魔君突然凶相毕露,骤然凌空向聂十八头顶上劈下,厉声近乎绝望他说:“老子这把刀现在在回答你。”

聂十八一招树摇影动闪开,跟着一招摘梅手法抖出,将冷面魔星手中的一口刀夺了过去,同时一掌将他拍飞。聂十八这掌劲不小,已震翻了他的五脏六腑,摔下来时,只剩下一丝气。他惨笑着说:“好!好!你拍得太好了!老子多谢你!”随着便气绝身亡。

聂十八想不到这只鹰犬竟是这样的凶顽,可他又怎么能想到东厂纪律的森严可怕?自然更不了解冷面魔君的顾忌了。

聂十八飞身出树林,迎面碰上了赶来的娉娉。娉娉问:“十八哥,你没事吧?”

“我怎么会有事了?”

“你没事我就放心了!那个什么十爷的鹰犬呢?你让他跑掉了了”

“他死了!他至死也不愿回答我的问话。娉娉,那伙山贼呢?”

“那个什么大别一雕的,早叫我挑了,能逃走的山贼,恐怕不到十人。这一战,令天堂寨的贼人元气大伤,也难以在大别山一带称雄称霸了,迟早他们会为别的黑道人物吞掉的。”

“小风他们没事吧?”聂十八问的是那小厮和两位家将。

“没事,我吩咐他们打点一下。十八哥,走!我们回庄子看看他们打点得怎样了。”

聂十八和娉娉刚转过山角,便见庄中一道火光冲天而起。聂十八怔:“不好!庄子起火了,我们快回去看看是什么回事?”

娉娉笑着:“看来是他们打点完毕了。”

聂十八愕然:“娉娉,你说什么?”

“十八哥,这把火是我叫小风他们打点完毕后,放火烧的。”

“怎么要把庄子烧掉了?”

“十八哥!今夜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死了这么多的人,不惊震江湖么?迟早东厂的人会再转回来,这地方再也不能住了。不但我们不能住,就是其他的人来住也会惹麻烦,所以不如一把火烧掉。而且,这也是处理众多尸体最简便的办法,全部火化,也令东厂的人,以为这庄子里的绝大多数人,也身葬火海中,断了他们今后追踪我家的念头或线索。”

聂十八说:“娉娉,是我又害了你们了。”

“噢!你怎么这样说?就是你不在,东厂的人也会找到这里,我们也会这样干的。现在,只不过多了你这么一个神秘的黑豹,令江湖上惊讶罢了。而且这也可以转移江湖中人对我家的注意,我家应该多谢你才是。”

“娉娉,你怎么反倒多谢我了”

“不是这样么?那应怎么说?总不能说这个什么十爷是追踪你而来的吧?”

聂十八一下没话了。娉娉一笑:“你呀!别将什么不好的事,都拉到自己身上了。”

说着,他们转入山谷,来到小桥边。只见熊熊大火,已将一座幽静的小山庄毁为废墟,小风他们在桥边等着。娉娉问:“你们都打理好了。”

小风说:“小姐,我们都打理好了,将所有贼人的尸体,全扔进了大火里了。”

“好!现在我们与老爷会合去,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

当他们在东面两里之外的山峰与穆老爹和钟离雨会合时,穆老爹笑问:“事情都解决好了。”

娉娉说:“爹!都解决好了!十八哥杀了那冷面魔君,女儿也将大别一雕挑了,庄子也烧掉了!”

钟离雨说:“十八哥杀了冷面魔星,总算为武威镖局冯家满门提了仇,这也是十八哥以德报怨的一件美事。”

聂十八说:“当时我却没想到为冯家报仇的,只是想追问他为什么屠杀冯家满门,没想到他什么也不说,反而要暗算我,我只好回手将他杀了。”这是老实人说的老实话,不为自己添光彩。

钟离雨说:“不管怎样,姓冯的一家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了!”  j穆老爹说:“我们走吧,别在这里停留了!”

于是他们连夜离开,翻山越岭,直取天柱峰,往安庆府而去。

再说,潇湘侠客、九节鞭和毒萧子这三位武林高手,连夜狼狈不堪地逃回了罗田县城,冷面魔星不顾他们而先逃,反而救了他们的一条命,他们实在惊畏了黑豹那鬼神莫测的武功,也可以说吓破了胆。过去,他们听闻人们传说黑豹的武功,如何的深不可测,如何的惊世骇俗,仍不大相信,认为太过夸张了黑豹的武功。黑豹的武功是好,这不容怀疑,但未必就惊世骇俗。今夜他们亲眼目睹了黑豹的武功,比传说的更为可怕骇人,真是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取人性命。尤其是毒萧子更是莫明其妙,自己激发出去的毒针,怎么反而射中了自己?怪不得有人说,一个极为上乘的高手,任何暗器对他们来说全不起作用,千万不可乱射,不然中暗器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同伴,今夜他彻底地相信了。

第二天,他们听罗田县人纷纷传说,说平湖小镇二十多里的一户有钱人家山庄,遭到天堂寨一伙山贼的洗劫,全庄毁于一片大火之中,全庄的人恐怕无一生还。虽然有神秘的黑豹出现,只杀了大别山天堂寨的贼头大别一雕和一些山贼,仍救不了这一庄的人。火场中,处处都是被烧焦烧黑了的尸骸。

潇湘剑客等人听了又惊疑不已。昨夜里,他们只顾自己没命地逃跑,害怕神秘的黑豹来追杀自己,所以离开庄以后所发生的事全不知道,只知道天堂寨的人已冲进了山庄,黑豹又去追赶杜十爷。所以他们对这一传说又惊又喜又疑;真的是这样就太好了!自己虽然大败而逃,但血洗山庄,不留一个活口的任务却达到,回去也可以交待。

他们十分相信这一传说的可信性,而且事情也恐怕如此。黑豹为了追赶杜十爷,来不及去理山庄的事了,因此大别一雕便放手洗劫,火烧山庄;想撤走时,又逢黑豹赶了回来,一怒之下,便杀了大别一雕等人解恨。这么说来,恐怕杜十爷已难逃一死了。

他们为了慎重起见,又打发两个耳目去庄子察看。到了晚上,耳目回来报告说,火场中的的确确有不少面目不可辨认的烧焦了的尸体,而且在山谷中不远的树林中,也发现了杜十爷的尸体,小人也草草的埋葬了。

潇湘剑客韩无义问:“山庄有没有人逃生了?”

“小人在平湖小镇上一带打听,没听说有人逃了出来,看来这庄子上的人都叫天堂寨的人干掉了!”

九节鞭问:“人们没有说到我们?”

“没有,只说大别山一带的一伙山贼干的。”

潇湘剑客等人一听放心了。东厂没暴露,又血洗了这一庄子,他们可以回去向上司报告了,说不定因此还立了功。

他们在罗田县养了两天伤,又打听到神秘的黑豹没再在这一带出现,便雇了一船,由巴河直下长江、又由长江的上面到武吕府。向一个叫殷二爷的东厂头目报告了这一次血洗山庄的前后经过。

这个殷二爷,正是在衡一陽一率汪曲等人追杀武林耆宿吴影儿老叫化的殷二爷。他表面是衡一陽一桂王府中的一名家臣,在东厂的地位可不小,是东厂派到湖广、广东、湖南的三地的大头目,也就是东厂内之人所称的,大档头,冷面魔星不过是他的属下之,属二档头之类。他真正是行踪诡秘、出没无常,不为人知晓,官职只不过是六品,但某方面的权势,却比一省的布政司还高。他要是亮出名号,连布政司大人也得看其面色行事。他正是下令冷面魔君屠杀武威镖局冯家满门的人。因为他察觉到冯总镖头已悟出了蓝美人在血布里的秘密,正要着手追查时,便下令冷面魔君屠杀了冯家满门,更要追杀漏网的少总镖头冯武。也可以说这一位殷二爷,是直接策划蓝美人事件的幕后人,一切风声是他放出来的,挑动了江湖上的大仇杀。当然,最初出谋划策的是京师东厂都督的一位神秘人,他把这一桩事交给了二爷直接去办。江湖上没人会知道,湖广、广东一地所发生的几件轰动江湖的大事,竟是出自桂王府一个不显眼的家臣之手。这事连黑豹也追查不出来,就是桂王府的人也不知道。吴老叫化为了想尝桂王府的美味,无意中碰上了,窥探到蓝美人的一些线索,但也只知道这些人是东厂的人,怎么也想不到这样的一位家臣,竟然是蓝美人事件的直接参与者。

因为各省各地大大小小的王府不少,王府的家臣多的是,他们只不过专为王府办事而已。至于各个王府有东厂的人,那是公开的秘密,谁也知道,只是不知道王府中谁是东厂的人而已。这一点,各地王爷更清楚,所以他们从不敢说皇帝和皇帝身边的太监的半句不是,也不敢插手过问地方上的政务军事,只过着锦衣华食、花天酒地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