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五十三回 山谷夜战(3)

外面敌人悄悄地逼近,聂十八、娉娉已察觉出来。半里之遥。有两股敌人逼来,北面的一股敌人较多,看来是大别一雕仇寨主的一伙山贼;南面的一股敌人较少,但个个轻功不错,是东厂的杀手,其中果然有毒萧子这样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带队的是一名面上有剑伤的凶悍人,这一道创伤,正是钟离雨在莲花山上留给他的。他是东厂派驻岭南一个不小的头目,人称冷面魔君杜十爷。他是一定要杀武威镖局的少镖头冯武才罢休的。因为不杀冯武,对东厂的危害太大了,蓝美人事件的真相,就会在江湖上暴露无遗。当然也要杀了莲花山救了冯武的那位少年剑客,不单是灭口,也给自己报一剑之仇。所以他带毒萧子等王位高手前来,与隐藏在这里的两樵夫打扮的双子会合后,问:“那小子一家人有动静没有?”

“报告十爷,属下从今天中午就隐藏在这一带的山林中了,不时观察那庄子的动静,不见人出,也不见人入。”

的确,祥叔一早而来,一早而去,这两个东厂的耳目当然不知道了。

冷面魔君又问:“打听那小子一家是什么人没有?姓什么?哪一条道上的人?”

“属下暗中打听过了,这一家人神秘得很,没人知道他们姓甚名谁,是一年多前来这里的,一直不与四周的人接触。”

毒萧子说:“十爷,不管他们是什么人都好,只要活捉了他们其中的一个人,不难问出来。”

冷面魔君点点头:“你们可要小心了,这小子的剑法诡异莫测,轻功极好,人又机灵,千万别让他冷面魔星点点头:“你们可要小心了,这小子的剑法诡异莫测,轻功极好,人又机灵,千万别让他逃走,不然又要费一番手脚了。”毒萧子说:“十爷放心,他的剑法再诡异、也诡异不过在下洞萧里的一支毒针,其实,十爷当时是一时不察或没防备,才中了那小子的一剑而已,论武功,他怎么也不及十爷。”

毒萧子不愧是善于拍马屁之人,一句话,拍得冷面魔君舒舒服眼。他身边的另一位高手一笑说:“在下韩某,却想领教下这小子的剑术了!”言外之意,极轻视毒萧子以毒针伤人,算不了什么英雄好汉。

这名高手,正是跟随三掌断魂纵横剑客韩无情的弟弟韩无义:江湖上人称潇湘剑客,在剑法上,他比兄长韩无情略胜一筹,他感到一个在江湖上默默无闻的小子,剑法再诡异也诡异不到哪里去,用不着以暗器取胜。

毒萧子反唇相讥着说:“好好,在下就看韩二侠的高超剑术了。”这个毒萧子,是聂十八手中的败将,他的一只手腕,在岭南给聂十八踢伤了,一条铜萧坠落山下不敢取回。现在他手中的铜萧已换成白铁箫,手腕的伤虽然医治好,却已不如从前了,全靠暗器冷不防取来。想不到他这次也随冷面魔君而来:同来的第几位高手,便是九节鞭,更是聂十八手下的败将。

冷面魔君皱皱眉头说:“各位少说两句,最好是同心同德,干掉了这小子。”他转问樵夫,“通知了仇寨主没有?”

“属下已通知他们了,我们这边一动手,他们一见火光,便马上带人冲下来,血洗了这条庄子。”

“好!现在进去!”

有五条黑影,一下似箭般地跃进庄来,两名守卫的家将早已防备着,一见有人闪了进来,便大声高呼:“有人进庄啦!有人进庄啦!”可以说是声传远方,相互回应。

小厮打扮成钟离公子模样冲了出来,喝问:“什么人,深夜闯进我庄来干什么?”

冷面魔君在月下曾不知是这小厮与钟离公子身材差不多高,还是穿着一样,或者那一做在莲花山上根本没有看清楚钟离公子,他认为这就是他所要追杀的人了,一声冷笑:“小子,你还认得老子么?”

小厮讶道:“你是谁?”

“小子,当日在莲花山上你忘记了,老子面上这一剑伤痕,是永远忘不了!”

小厮听他这说,上次已听公子说过了,装作惊奇:“怎么是你?”

“小子,没想到吧?老子问你,那姓冯的在哪里?你将他交出来,或者你会没事。”

“你找那夜受重伤的人?”

“不错!”

“你到鬼门关去找他吧!”

冷面魔君一瞪眼:“小子,你说什么?”

“我说他已经死了,你去阎王爷要人吧!别来问我。”

“怎么他死了?”冷面魔君有点意外。

小厮说:“他身上中了你们那么多刀剑伤,你以为他是一只猫,有九条命吗?”

“他的尸体现在在哪里?”

“那一夜,我早已连同你手下人的尸体,全抛进大海里去了,说不定他早已经进了鱼腹,现在我去哪里找他们的尸体交给你?”

“他临死之前,对你说了什么?”

“他说什么了?他什么也没说呵!”

“小子!这是不是真的?”

“你认为他对我说了什么了?”

冷面魔君一声狞笑:“小子,那你也去死吧!”

“喂!你有没有搞错了,我也要死吗?”这个小厮也学到了钟离公子的俏皮。

“你杀了老子手下四个弟兄,又伤了老子,你还指望能活么?”

“我怎么不想活的?我看你们大概是不想活了!”

冷面魔星大怒,倏的一刀劈出。小厮一闪:“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动手了?”

冷面魔君再想劈出第二刀,萧湘剑客韩无义道:“十爷,这事何需你动手,让在下来打发他好了!”说时,挺剑而出,对小厮说,“出剑吧,让我来领教你的高招!”

“好呀!那你小心啦!”

这小厮虽然学过了一些越女剑法,招式巧妙但不一精一,而且内力也不足,他哪里是老江湖萧湘剑客的对手?尽管如此,他巧妙诡异的剑招,却能与萧湘剑客交锋十多个回合。最后萧湘剑客一声长啸:“你这样的剑法,怎是我韩某的对手?你受死吧!”一剑击出,便震飞了小厮手中的剑。两名家将立刻抢出来,双剑一齐出动,一个说:“公子,你快走!”一个用剑直取韩无义。这名家将,似乎比他小主人的剑法更好,几招辛辣、刁狠的剑法,竟逼得韩无义连连后退。令这一个潇湘剑客大为惊讶。

冷面魔君一见小厮逃进屋里去了,大怒,喝声:“给我齐上,放火烧了这家庄子,别让那小子跑掉了!”

九节鞭、毒萧子顿时带了东厂十多名杀手,一哄而上,有的围攻那两名家将,有的去追小厮,有的便放火烧屋。蓦然间一条黑影凌空而降,行动之快,简直如幻影魔魂。霎时间,将放火的、追小厮的一齐扔了出来,摔得这些东厂的鹰犬,一个个伏地爬不起来。断的断了腿,有的更去见了阎王爷。惊震得冷面魔君、潇湘剑客、九节鞭、毒萧子等人一齐退了回来,他们凝神一看,是一位蒙面半边面孔的青袍人,只露出一双如深夜寒星般的眼睛,迎风而站在屋檐下。

冷面魔君惊愣地问:“你是谁?”

“黑豹!”来人声音十分苍老。

冷面魔君等人骇然:“什么?黑豹?”

“不错老夫就是黑豹。老夫已跟踪你们多日了!”

“你老跟踪我们干什么?”

“蓝美人!说!蓝美人现在在哪里?”

冷面魔星一怔:“在下怎么知道蓝美人在哪里了?你老是为蓝美人而来?”

“老夫不为了蓝美人,何必又跟踪你们?”

“在下等人真的不知道蓝美人现在哪里。”

“你不知道,干吗跑来这里?”

“在下等人真的不知道蓝美人现在在哪里。”

“在下等人也是为蓝美人而来。既然你老是志在蓝美人,在下等人就不敢插手了,就此告辞。”

冷面魔君惊畏黑豹的威名,不敢与他争论,更望借此脱身。聂十八一声厉喝:“给老夫站着!”

冷面魔君吓得大气也不敢透,说:“你老要在下怎样?”

“说!蓝美人是不是在你们手上?”

“蓝美人怎么会在下手上了?”

“不在你手上,你干吗屠杀冯家满门,现在连已死去的冯武也不放过,更想血洗了这家庄子,这不是想杀人灭口又是什么?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干?”

“在下是在追查蓝美人的下落……”

“将冯家满门都杀了,你怎么说?”

“这只怪姓冯的矢口不说出蓝美人的下落,在下不得已才这么干。”

“那这庄子上的人呢,你们也要血洗,又怎么说?难道他们也知道蓝美人的下落了?”

“正是这样。”

“你还想瞒老夫么?老夫在暗处就注意你们多时了!你们一来,只追问冯武的生死,没半句话是追问蓝美人的。这位公子,只不过出手救了冯武,你们就害怕他知道了你们的秘密,便要杀了灭口,是不是这样?”

冷面魔君顿时给问得哑口无言,愣在那里不知怎么回答,其他人也是呆然不敢动。黑豹的威名,已吓破了他们胆。试想三掌断魂这么个厉害的人物,两招之下,黑豹便重伤了他。除了天魔神剑和七煞剑掌门的熊梦飞,其他人恐怕不堪黑豹一击。再说黑豹一出现,东厂的几个杀手莫明其妙给扔了出来,不是死就是伤,这等匪夷所思的武功,又怎不惊世骇俗?其他人可以一死拼,在黑豹面前,就无人敢拼了,谁也不敢冒这个险。

聂十八又冷冷地问“你还不说出蓝美人的下落来?是不是要老夫动手才说?”

冷面魔君说:“在下实在不知道,在下只是……”

突然间,天堂寨主大别一雕在这时带人从庄子后面的山峰上冲下来了。这个大别一雕,仍不知庄中已发生了变化,一心只想抢劫财物。因为他听东厂的人唆使,说这座庄子异常富有,金银珠宝多的是,便依约而来。要是他知道黑豹在这里,恐怕早已悄悄地带人溜回去了。

这一群山贼,从后面一冲进庄子,就遭到两位家将和小厮的拦杀,他们虽然不敌东厂的高手,但对付这一伙亡命之徒却绰绰有余。蒙了面的娉娉也在庄后防着,见山贼冲到,便跃人山贼中来往拼杀,她所过之处,都有一二个山贼倒了下来。

再说寨子前面,毒萧子这个不知死活的鹰犬,认为有机可乘,“嗤”的一声轻响,一支毒针直射向聂十八。他满以为这一下冷不防的,准会令黑豹中毒倒地,自己就可以立万世不朽之功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聂十八这时一身奇厚的真气,当今武林,已很少人能与他相比了,他激射而出的毒针,不但伤了不了聂十八,反而给聂十八浑厚无比的真气反激射回来,中毒的不是聂十八,而是他自己,他自己“卟”的一声,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