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五十三回 山谷夜战(2)

聂十八不出声了。钟离雨又说:“这么一来,我们便招惹了东厂。我们害怕会连累了麓湖一带的平民百姓,所以匆忙离开了广州,也远离岭南,北上来寻找父亲和两位姐姐,并且一直暂时隐藏在这里。十八哥,你知不知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隐藏?”

“为什么?”

“就是为了等你。”

“等我?”

“不错,就是等你。不然,我一家早转回海岛上去了,不想卷人这一场江湖上的恩怨仇杀中。说得更明白一点,主要是我大姐姐一心在等你。”

聂十八心内一阵激动:“你大姐姐对我太好了!不!你一家人都对我很好。”

“所以,你千万不可负了我大姐姐的心,不然,我也不会放过一你的。”

“雨弟,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大姐姐的!”

钟离雨闪动着狡黠的目光:“是呀!我又怎会负了兰姑娘的?”

蓦然间,一个人从山谷口飞奔而来,穿过小桥,跑进庄去了。聂十八一看,好像是在平湖小镇上看见过的那位船家,他这么匆忙,不会是船上有事吧?钟离雨一下跳起来:“十八哥,可能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我们快回庄去看看。”

聂十八跟着钟离雨回到庄内用膳的小厅上,只见穆家姐妹,不见穆老爹和钟离夫人。婷婷首先嚷起来:“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了不会是又出手过招吧?”

钟离雨笑了道:“我怎会和十八哥动手过招呵?我们是谈一些武学上的事。”

娉娉看了一眼婷婷,神秘地笑了笑:“武学上的事干吗避开我们呢?不会是谈你的什么奇遇了吧?”

钟离雨有意避开话题,问:“二姐姐,爹和娘呢?他们不在这里?”

娉娉说:“刚才祥叔回来,爹和娘在书房里和他说话了,十八哥、雨弟,坐下来用早点吧,你们谈了一早上,不饿么?”

钟离雨坐下问:“大姐姐,祥叔这么急急忙忙地跑来,是和爹娘报说什么呢?”

娉娉说:“管它什么事不好,雨弟,你和十八哥私下谈些什么了?”

钟离雨有意转移话题,说:“我看,准有大事发生了,不然祥叔不会这么匆忙一早跑回来。”

娉娉问:“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钟离雨说:“我知道就好了。”

这时,穆老爹和钟离夫人双双转回来。钟离夫人一见聂十八和钟离雨已回来了,含笑问:“你们回来了?”

聂十八恭敬地说:“是,我们回来了!”

钟离雨问:“妈!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了不起的事。东厂的鹰犬们,已嗅到这个地方来了,这有点出乎意外。”

穆老爹说:“大家做好准备,这个地方我们再也不能住下去了。”

穆家姐弟和聂十八一时愕然,聂十八不安他说:“岳父岳母,是我连累你们了!”

钟离夫人一笑说:“聂儿,这根本不关你的事,是我们在岭南番禹莲花山上,放走了那只鹰犬留下的尾巴。也可以说真难为他了,居然追踪到了这里。看来东厂的耳目,真是遍布天下,想摆脱他们实在不容易。本来我们不想去招惹他们,不想事情扩大,想不到他却找上门来。”

钟离雨说:“妈,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全部打发他们好了!”

婷婷说:“对!让这些鹰犬们也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来多少,打发他们多少。”

穆老爹说:“雨儿,婷丫头,不可乱来。否则我们的真面目就会暴露,今后就寸步难行,完全处在他们的眼皮下了。”

娉娉问:“难道我们现在不处在他们的眼皮下吗?”

钟离夫人说:“他们这次完全是为我和雨儿而来,而且也不知道我们的真正身份。而你们和聂儿,仍没引起这些鹰犬们的注意。”

娉娉问:“妈,你的意思是避开他们?”

“避开是避开,但也得教训教训他们,以免他们今后太放肆了!”

聂十八突然说:“岳母,我有办法对付这群鹰犬。”

钟离夫人问:“聂儿,你有什么好办法了”

“我以黑豹的面目来打发他们。横直黑豹的行踪已在江湖上传开,多干一件事也没有什么,说不定以后我还要去找他们,追问蓝美人一事。”

钟离夫人含笑问:“聂儿,你意思是叫我一家避开,别与这些鹰犬们碰面了”

“既然岳母一家人的真实身份,对方现在还不清楚,最好还是别露面的好。而且我突然在这里出现,更显得黑豹的神秘莫测,一时间令他们惊疑不已,或者会惊震得他们今后再也不敢恣意横行、再麻烦你们了。”

聂十八在对敌交锋前,又显出了他的机智才华,令钟离一家,莫不暗睛点头赞同,大为喜悦。小飞侠钟离雨更想趁此机会,目睹聂十八的武功。他首先说:“这个办法太好了!我赞同。”

穆老爹问:“聂儿,你独自来打发他们?”

“岳父,聂儿自问可以打发他们。”聂十八自从有了长沙、湘一陰一等地的临战经验后,对自己便有了一定的自信。

穆老爹说:“聂儿,以你的武功,完全可以打发掉这些鹰犬。但这次来的,不但有东厂叫什么毒萧子的高手,他们还唆使了大别山天堂寨号称大别一雕的仇寨主,带着他手下一批弟兄而来,志在血洗这处山庄。“娉娉一怔:“这些东厂的人,怎么与这伙山贼勾结上了?”

“娉丫头,这也是东厂人惯用的手法,他们既达到了杀人灭口的目的,也可以向外张扬说,这是天堂寨的仇寨主所为,与他们无关。恐怕就是仇寨主也不知他们是东厂一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另一处黑道上的人物。等到血洗山庄之后,东厂人也会按照黑道上的规矩,见者有份,分一些财物给他们。”

聂十八目光中顿时闪耀出一股逼人的光芒:“东厂的人怎么这样的一陰一险歹毒了他们还有半点的人性吗?”

穆老爹说:“聂儿,东厂的人,讲人性的简直是少之又少。在那你虞我诈的官场中,伪君子多的是,他们心目中的信念是无毒不丈夫,不毒非君子。为达到目的,什么卑鄙丑恶的手段都可以使得出来。就是朝廷上的一些官员,一提到东厂,莫不面容失色,惊畏如虎,噤若寒蝉,不敢言其是非。”

“看来我要像打狼似的对付他们了!”

“聂儿,应付大别一雕这群山贼还好办,我就是担心你一个人应付不了用心险恶的东厂的人。”

娉娉说:“爹!那让我和十八哥在一起吧,你就不用担心啦!”

穆老爹说:“有你在聂儿身边,我就放心了。”

聂十八说:“那娉娉不暴露身份了?”

娉娉说:“你可以扮成黑豹,我不能扮成鬼姨吗?穿上黑披风,蒙上黑纱布,谁又看得出我了?”钟离夫人一笑:“不错!听江湖上人传说,有黑豹出现的地方,往往就有蒙面女侠鬼姨的出现,这样,更不会令人生疑了!”

穆老爹说:“好!我们就这样定了。”

婷婷轻轻地对娉娉说:“姐姐,你今后可以和十八哥双宿双飞,成为武林中又一双侠侣啦。”

娉娉轻叱了她一下:“看你这丫头说的。”但她掩不住内心的喜悦。父亲都同意了,她今后可以大大方方和聂十八在江湖上双宿双飞了,她所以提出要和聂十八在一起,除了担心聂十八危险外,更想从此永远伴随在聂十八的身边,生死安危连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因为聂十八还要追查蓝美人的事件,就是没有这件事发生,聂十八也不能长久住在山庄的,迟早也要分开。现在好了,自己可以不用和聂十八分开啦!

随后他们一边用早点,一边商谈应付来犯敌人的方法和布置。早点用完,他们也商谈好了。钟离夫人先打发祥叔回平湖的船上等候。庄上的行动,依然和往常一样。白天,山谷内外平静无波,四周好像没有什么变化。聂十八,钟离夫人和穆老爹,都察觉到一里之外—处山头,有两个樵夫打扮的汉子,不时在注视山谷的变化。他们不想打草惊蛇,没去理会他们,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入夜,山谷庄上依然有灯火,但钟离一家迅速行动起来了。他们兵分三路,一路由钟离夫人和婷婷率领一些不大会武功或武功不高的女眷和丫环,悄悄离庄朝平湖小镇方向而去,隐藏在不为敌人注意的草丛乱石中,打算事情一了,便登船连夜离开平湖,取水路入长江,在安庆府会穆老爹等人,然后由长江直出大海,转回海岛。

第二路由穆老爹和钟离雨率领,带着一些武功不错的家将,悄悄离庄往东面的山峰而去,也打算事情一了,取道天柱峰下安庆,与钟离夫人会合。

第三路,便是聂十八和娉娉带了两个家人和一个叫小风的小厮,留守在山庄里,小风扮成钟离雨,从而使敌人不起疑心。

深夜,亥时已过,子时来临,庄上除了一盏长明灯仍亮着外,其他灯火都熄灭了。可是月色极好,近处景物,清楚可见。深谷、山庄中,异常的沉静,除了深夜寒风戏弄树叶的响声外,什么声音也没有。

守院的两名家将虽然不敢松懈,但却思疑起来:祥叔去哪里得来的消息,不会是危言耸听吧!害得夫人、考爷这么大张旗鼓的要迁移,弄得全庄的人紧张不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