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五十回 汉水之畔(4)

“因为我叫化曾经上过一次当。一次,我老叫化跑去一位王爷的蒙古包找吃,给他们捉到了。我老叫此心想,这一次,我不给他们杀了,也会给他们打得一身重伤。可是那位蒙古王爷对我老叫化非常的和气,不但不杀我、打我,反而叫他的下人端上一盘羊肉给我老叫化吃。我想:这位王爷真好心,怪不得他当上王爷了!我一手抓羊肉吃,很快将一盘羊肉一扫而光,可是不久,我老叫化的肚子痛得要命,原来那位好心的王爷在羊肉下了毒,想看看我老叫化怎么毒发身亡。他真是够好心的了!所以我老叫化懂得了给的东西不要,自己偷来的才没危险。”婷婷问:“那一次怎么没有毒死了你?”

“女娃娃,你不会心肠那么黑吧?”

娉娉问:“老人家,他们给你服了解药?”

“他们有这么好心吗?他们想看着我老叫化怎么死去,知道他们所制的毒药怎么厉害,会给我老叫化解药吗?”

“那你老人家怎么活过来了?”

“我老叫化也不知道怎样活过来了。”

“那么说,他们所制的毒药毒不死人,只叫人肚痛而已。”

“什么毒不死人?我老叫化痛得又呕又吐,不知为什么,一块碎羊肉吐了出来,刚好又吐进了那位王爷的嘴里。奇怪的是,他反而给毒死了。我老叫化呕完吐完了却没事。”

婷婷问:“那王爷死了,他手下人不活埋了你?”

“怎么不想活理我了?我老叫化见状不好,趁他们手忙脚乱时,我老叫化便脚扳底擦油,有怎么远就溜怎么远。这一溜,从漠北庄溜到了中原来。你们说,我老叫化溜得远不远?”

婷婷说:“远呵!远呵!从漠北溜到汉口来,够远的了!老叫化,你这么胡编乱凑的荒唐故事,我们会相信吗?”

老叫化一下傻了眼:“以上是我老叫化亲身经历过的事,怎么是荒唐的故事了?不错!人活着是荒唐。江湖上的事更荒唐,就是你们两个女娃娃,也够荒唐了!”

“我们怎么荒唐了?”

“还说不荒唐,无端端地蒙了面孔,跑到客栈将一个跑买卖的小青年骗到郊野上,这个跑买卖的小伙子也够荒唐,一时说自己是黑豹,一时又说自己是聂十八,将我老叫化弄得稀里糊涂起来了。”

穆家姐妹惊愕了,双双问:“老叫化,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老叫化,又是什么人了。”

这时聂十八穆老爹都出来了,聂十八一见,惊喜地问:“叫化老爷爷,你老人家怎么也来到这里了?”老叫化眨眨眼:“小兄弟,你怎么也在这里出现了?”

穆家姐妹一怔:“聂十八哥,你认识这个老叫化?”

老叫化说:“他当然认识我老叫化啦!”

聂十八说:“他就是当今武林的老前辈,鬼影儿老爷爷。”

婷婷惊讶:“他不会是人称的漠北怪丐吧?”

穆老爹也慌忙上前一揖说:“晚辈穆锋,拜见吴老前辈。”

老叫化说:“不!不,不然我老叫化想偷东西吃也偷不成了,你们叫我老叫化好了。”

穆老爹笑道:“老前辈说笑了!请老前辈上坐。我们一块饮酒吃饭。”

“你也这么好心?这酒菜里不会是下了毒药吧?”

穆老爹笑:“就是有毒,也毒不了你前辈。晚辈虽然极少在江湖上走动,也听闻老前辈已练成了金刚不坏的身躯,世上任何的毒药,都毒不了前辈。”老叫化嘻嘻笑着道:“看来你送这一顶大帽子给我戴,戴得我够舒服了,好!我老叫化就不客气了!”

“不错不错,你这是快人快语,够痛快!”

老叫化也不客气地坐在桌子旁边,穆老爹和聂十八分左右陪他坐下。穆老爹对两个女儿说:“你们快将酒菜全部端来,我要先敬老前辈三大碗。”

穆家姐妹高兴地应声而到。

婷婷感到聂十八真是极有吸引能力的人,上次的到来,不但将鬼影侠丐吴三招来,更将名震朝野神秘的黑豹也招引来了。现在,又将武林耆宿,人间第一位大奇人吴影儿招引来了。

婷婷轻轻地问:“姐姐,你有没有感到十八哥极怪的?”

娉娉有点愕然:“他怎么怪了?”

“还不怪?他上次来,便将黑豹、吴三、邢姐姐等人招引了来,现在又将名闻武林的吴老头子招引来了。我真不知道他今后会招引什么奇人异士来呢。”

“妹妹,这是他为人好,善得人缘之故,所以一些奇人异士,不约而同地来找他了。”

婷婷又说:“这个老叫化,怎么这般的捉弄我们?”

“妹妹,别说了,我们过去还不是一样将十八哥捉弄了?”

婷婷笑起来:“哎!这怎么相同呢?”

姐妹两人在船尾笑着说着,将温热的花雕和弄好的菜都端了出来,双双坐在老叫化的对面。婷婷说:“叫化老爷爷,现在你可不用偷啦!”她跟聂十八一样叫这位怪丐为叫化老爷爷了。

老叫化嗬嗬地欢笑着:“不错!不错!这是我老叫化这次下中原第一次规规矩矩、堂堂正正坐在桌子边饮酒吃饭了!”

婷婷又问:“您一向都偷东西吃吗?”

“不,不!我一向是讨不是偷,只是想吃一些美味新鲜的东西时,才向富贵人家里不问自取。”

娉娉说:“来,老爷爷,我给你斟酒。”

老叫化更高兴了,感叹地说:“你们这一对古灵一精一怪的女娃娃,太讨人喜欢了。可惜我漠北一派不收女弟子,不然,我老叫化厚着老脸,向你父亲请求你们两个做我老叫化的弟子。”

“您老不能破例吗?”

“破例?这可不行,那我老叫化就会将人家的闺女害得惨了!”

“怎会害得惨的?”

“你想,一个女娃娃终身抛头露面向人家讨吃,能找到婆家吗?不行,这是怎么也不行的。”

“成为你老的弟子,就一定要做叫化吗?”

“不错!不错!这是我们漠北一派的规矩,也是我们派的作风。”

娉娉夹了一只鸡腿放在老叫化的碗里:“老爷爷,你别尽喝酒、说话不吃菜呀!”

老叫化笑道:“今天你们两个女娃娃这么乖呵!我老叫化想起你们昨夜装哑巴、打字条问话的情景,几乎将我老叫化笑破了肚子,这样古灵一精一怪的行动。只有你们才想得出来,使我老叫化大开眼界,今后我老叫化也要跟你们学学了!”

婷婷惊讶地问:“昨夜我们的行动,您老都看见了?”

“我老叫化就缩在外面的屋椽上睡,怎么看不见了?这个小兄弟的武功这么好,我老叫化当时真为你们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娃担心呢,想不到你们的武功也不错。”

婷婷问:“我们怎么没有看见也没发觉您老人家的?”

“我老叫化叫吴影儿,就是连影子也没有。你们一心想捉弄聂十八,怎么会发觉我了?那我不成有影儿吗?好好,你们俩古灵一精一怪,又对我老叫化这么好,我老叫化送一样什么样的礼物给你们才好?”

老叫化不禁沉思起来,又打量了穆家姐妹一眼,突然出手如电,在她姐妹身上各轻轻拍了一掌。穆家姐妹愕然,不明白老叫化为什么这样做,但却顿时感到在这一拍之下,有一股极为和煦的电击的真气直透心田,跟着全身震动了一下。

穆老爹一见,顿时激动起来,对她们姐妹两人说:“丫头们,你们快叩谢吴老前辈,他已为你们打通了经外奇穴的玄关,这是武林一件极为珍贵的礼物,不啻胜过了你们苦练十年的内功。”

穆家姐妹听了惊喜非常,大喜而拜:“多谢老爷爷的恩赐。”

老叫化说:“不用不用,我与你们两个女娃娃也算有缘。我老叫化身无一文,更没有什么奇珍异宝,想来想去,只有随手送你们这么一份礼物了。昨夜我老叫化看了你们两人的剑法,一精一湛、奇妙、诡异,可以说不下于西门剑法。可惜你们的内力不济,还不够轻灵、敏捷、飘忽,以至你们的十八哥可以从容应付。今后只要你们早晚勤练内功,一二个月后,再与他交锋,他就不再那么潇洒自如,要认真招架你们了,甚至弄得他手忙脚乱呢。”

婷婷更是大喜,对聂十八说:“今后,你可不敢欺负我们了!”

聂十八说:“我怎么敢欺负你们的?”他心里想:就是你们没有这样的内力,我也不敢欺负你们呵,你们不捉弄我就算好了!同时他心里也十分惊讶,这个叫化老爷爷用的是什么掌法,一拍之下,就震开了一个人的经外奇门玄关,胜过了苦练十年的内功?就是自己的爷爷,也没有这样的奇能。爷爷可以震开一个人的任督两脉玄关和十二经脉的玄关。而没听说过能震开了经外奇门玄关的,这真是学无止境,艺海无边。

的确,漠北怪丐一派的武功,迥异于中原武林各门派的武功,奇招异式,不但独步武林,也在以往武林八仙中自竖一格,掌法更是独特。就是在练功学武的途径,他是另辟蹊径,不按照中原武林各门派的正规途径而行,曾经为中原武林名门正派视为邪魔歪道。就是武林八仙,也同样为名门正派视为邪魔歪道。但是武林八仙各各为人正派,古道热肠,侠肝义胆,豪气干云。尽管他们的行为近乎怪异,不为人理解,但侠义行为却是有口皆碑,令名门正派不得不心里敬服。缄口不言他们是邪魔歪道。

中原武林各大名门正派往往有这么一个不好的坏习惯,认为不依照他们一套循序渐进的练武方法和途径,都是邪门歪道,有的甚至将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别人,叫喊什么正邪不两立,以排除、打击以至消灭他们为己任。只有少数有胆识,有见解的人才没有这样的看法。

其实一个人的身体内,其生命现象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是探索不出它的秘密所在的。比如有的人视力特别的强,目如隼鹰,甚至如猫眼一样,在夜间可以视物;有的嗅觉又特别灵敏,比猎犬的鼻子还更灵敏;有的听力异常的强,能感应远方的轻微响动。人类体内更有不少潜在的能量,更没有发觉出来。武林中的各门各派,都在摸索、探讨用什么方法、途径将自己体内的种种潜在能量,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有的用正规法,有的取捷径,因而形成了各门各派的练功学武的方法和途径。练功学武的本身并没有什么正邪之分,正邪之分别是在于人的行为善恶。

老叫化在举杯和聂十八饮时,问:“小兄弟,我老叫化对你是看走了眼,看不出你的内功修为已达到了反朴归真的境界,长沙、湘一陰一、华容等地的事情,都是你干的了?”

“是!”

“你真的是黑豹了?”

“是!不过我爷爷才是真正的黑豹。”

“你干吗不用自己聂十八的名字?”

“是爷爷叫我用的。他老人家说,黑豹不但表示矫健、敏捷、灵活,也代表了人间的正义、除奸惩恶之意,让它在人间永存。”

“很好,我老叫化的师父是漠北怪丐,我也是漠北怪丐,等于我师父再生。初时,我老叫化还以为这样的叫法,只有我漠北一派独有,想不到你和爷爷也是一样,都叫黑豹。”

穆老爹说:“这可以说是武林中的奇传,北有怪丐,南有黑豹,同样是名动江湖,惊震武林;同样是行侠仗义,除奸惩恶,代表了人间的正义。”

老叫化哈哈笑道:“这个我老叫化不敢当。”

聂十八说:“我也受不起,我只是奉爷爷之命,凭做人的良心行事而已。其实在人间行侠仗义的人不止,单单是钟离母子两人,就令我敬佩不已。”

老叫化问:“哦?钟离母子是什么人?怎么我老叫化在江湖上没听人说过的?”

聂十八说:“老爷爷,钟离母子两人,真的是人间的一对奇人。”于是他将自己所看见和听到的都一说了出来。

穆家父女听了只是微笑,并不惊讶。而老叫化一听,惊奇地问:“世上还有这么一对奇母子的?我老叫化真要会会他们,才不枉来中原一行了。”

酒足饭饱之后,老叫化说:“老叫化告辞了!”

聂十八惊问:“老爷爷这就走?怎么不和我们多相聚一段日子?”

“小兄弟,你不会要我老叫化永远跟着你吧?”

“我不敢。”

婷婷说:“我却想老爷爷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呢。”

娉娉说:“老爷爷,您老就不能在我们船上多住几天么?”

“不不,我老叫化是天生的贱骨头,享不了舒服。享上一天舒眼,就会生起病来。我还是四处跑跑才好。”

婷婷问:“老爷爷,您这么急要赶去哪里的?”

“去哪里?本来我老叫化的行踪不想人知道,但告诉你们也不妨。我老叫化想去京师走走,去闯闯烂泥塘。”

“烂泥塘?”

“哦?小兄弟没告诉你们么,烂泥塘,就是京师赫赫有名的东厂提督府呀。”

娉娉笑道:“老爷爷这样称呼太妙了!”

“当然妙啦!这也是我师父和我师兄传下来对它的称呼。烂泥塘,尽长叮人血、附人体的蚁蚋苍蝇,好人进去,都会变成了坏人。”

聂十八说:“老爷爷,你一个人去不危险吗?”

“小兄弟,你别看小了老叫化,我跟你爷爷一样,出入皇宫,如人无人之地。也像你一样,没人能伤害我。你知不知道,我去皇宫,比你爷爷的次数还多。”

婷婷问:“你去皇宫那么多次干吗?”

“还用问吗?当然是偷吃皇帝的佳肴美酒了。我老叫化一去,皇帝吃什么,我老叫化也吃什么。所不同的是,我在御膳房的粱上吃,他却坐在大殿的龙椅上等我吃完才吃,我比他早吃一步了。”

娉娉笑道:“您老也不怕危险吗?”

”嗬嗬!我老叫化一生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的写法。”老叫化拍拍聂十八说,“小兄弟,你不是要寻找蓝美人幕后的策划者吗?”

聂十八一怔:“老爷爷这次去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