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四十八回 黑豹出现(4)

这个曾经一时名动朝野的神秘黑豹,二十年前时便已轰动了整个江湖,惊震了所有武林中人,令当时的群魔宵小,纷纷销声匿迹,远走他方,就是连权倾一肘的东厂,也在一段时间略为收敛,不敢为非作歹。随后,黑豹似一颗光芒四射的流星,在天空中一闪而逝,再也不见踪迹、群雄们以为这位神秘的一代奇侠,已远离中原武林,不复在江湖出现。

三年前,江湖上又传闻黑豹重出江湖了,可是跟着又一下子消失,令群雄惊疑不已,不知是也不是。有的人以为可能是另一个神秘高手,不会是黑豹。就是连给人废了一半武功的司马武,也惊疑不定,不敢肯定伤自己的那位蒙面青袍老人是不是黑豹,因为当时那位蒙面青袍老人,只是自称“老夫”而没有说出“黑豹”。所有人都怔住了。司马武问:“你真是黑豹,”他心里在疑惑。

司马武正在思疑时,聂十八耳中响起了张铁嘴密音人耳的声音:“少爷,你要再次在贼人面前抖展几招绝活,别让人疑心你不是黑豹。”

聂十八听了心想:贼人不再出手,我怎么抖呵?

司马武再进一步问:“你真的是黑豹?”

“你认为老夫是假的么?”

“我不管你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我跟你拼了!”司马武对元杰、元雄说,“来,我们用三才阵对付他!”

司马式和元杰、元雄顿肘散开,形成一个三角形,包围了聂十八。余赛凤一见,便跃了出来,打算协助黑豹。

聂十八忙说:“余小姐,你别出手,照顾好镖局的人,老夫一个人应付他们够了。”聂十八心想:张叔叔叫我抖展几下绝招,他们动手,就更好。

司马武等三剑突然齐出。司马式一剑是主攻,元杰、元雄为副,配合得十分巧妙,封锁了对手任何的闪避。聂十八以不可思议的树摇影动身法步法,以剑光闪了出来,跟着一招摘梅手法;就将元态手中之剑夺取了过去,接着一招太乙剑法抖出,震飞了司马武手中之剑,刺翻了元雄。这个七煞剑门的二十四剑手之一的剑手,刚从张铁嘴的掌下逃生,又跑进了鬼门关,再也转不回一陽一胜了。

聂十八将太乙门三绝技的三种招式一气呵成,真正形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招式,而且奇快似电,没人能看出这是哪一门的武功。司马武正惊恐得面无人色时,祁连虎这个不知死活的悍匪,一柄重锤,竟朝聂十八头顶砸了下来。这是一件威力无比的重型兵器,再加上祁连虎臂力惊人,铁锤这一击之力,不下千斤,势如泰山压顶,任何兵器也挡不了,刀挡刀断,剑接剑毁。可是聂十八手腕一抖,竟用剑尖相迎,剑尖不但顶住了沉重的大铁锤,令铁锤击不下来。更刺进铁锤中去了。本来一把正常的利剑,在聂十八奇厚内力的贯输之下、竟变成了一把锋利无比、无坚不摧的宝剑。但事件还不是到此为止,聂十八再暗运内力,一个达七八十斤重的大铁锤,里而像装了炸药似的,“轰”然一声巨响,大铁锤一下给聂十八奇厚的真气震碎了,铁屑向四而八方飞溅,同时祁连点彪形的身躯,在轰然一声巨晌之下也震得飞了起来,不但握着锤柄的手臂震断了,摔到地面时,喀喀两声,腰腿骨也断了,再也爬不起来。他就算不死,也将成为一个废人。一只凶残的祁连虎,转眼间成了一只断了脊梁骨的癫皮狗。不过,他比白面无常好一点,白面无常已魂归地府,他却仍然留在世间。

聂十八一连抖出的绝技和功力,真正是惊世骇俗,起码令所有的在场的人惊骇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比他们所想象的黑豹,更为可怕,武功之高,难以想象。他们几疑眼前的蒙而青袍老人不是一般的凡人,而是天神的化身,世人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接得了他的一招半式。

司马武早已惊得魂飞天外,而无人色,打算抽身而逃。可是聂十八的剑尖比他的行动更快,剑尖贴在他左边的太一陽一穴上,大喝一声:“不准动!”

司马武哪里还敢乱动?他感到一股冰凉气渗入他的脑部去了。聂十八喝问:“现在老夫是假黑豹还是真黑豹?”

“老前辈,小子有眼无珠,不识你老仙驾来临,求老前辈宽恕。”

“说!谁打发你来的?”

“是在下的师父!”

“他知道蓝美人落在雄风镖局了?”

“江湖上人是那么传说的。”

“谁说?”

“在下不清楚。”

“那你听谁说?”

“在下听听……”

“你不想活了?”司马武本想说听自己师父所说,跟着一想,千万不可说出他老人家来,便立刻改口说:“在下是听一陰一一陽一门掌门人天魔神剑所说。”

“天魔神剑又听何人所说?”

“在下不知道了!”

“广州武威镖局满门的惨死,是不是你们所为?”

“不是!”

“是谁?”

“听江湖上人说,是那位托镖的华服人所为,他丢失了蓝美人,杀武威镖局满门解恨。是不是真的,在下不敢说。”

“小子,你来这里打听蓝美人,老夫不怪你,但你们要血洗雄风镖局,就不可宽恕了!”

“在下是奉命行事。”

“老夫告诉你,蓝美人不在雄风镖局。今后你们再敢来犯雄风镖局,老夫知道,誓必踩平你们的七煞剑门,将你师父熊老头的人头也砍了下来。就是一陰一一陽一门的什么天魔神剑,老夫也绝不会放过。”

司马武不敢出声。

“老夫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在下记在心中。”

“还有,今夜之事,皆是老夫一人所为,你的师父熊老头和什么天魔神剑想要寻仇,来找老夫,不关雄风镖局人的事。现在,你可以带人走了!”聂十八说完剑收回。

司马武到了这时,才感到悬在刀口的一条命是自己的了。他深深呼出了一口大气:“多谢老前辈。”他心中又是怀疑,这个黑豹,不是在东篁店那夜所遇到的黑豹,显然他们是两个人“少爷,你已达到了武学上乘的佳境——忘我了!”

“忘我?”

“就是说,你将所学的各种武功的招式已忘了,在临阵对敌时,能随意挥洒,似信手拈来,招发于心,不拘一格,这就是武学上所说的忘我境地。少爷,你想不想再管闲事?”

“闲事?什么闲事?”

“一陰一一陽一门的另几位高手,准备要血洗丐帮湘一陰一堂的堂口听说是由什么一陰一一陽一门副门主三掌断魂亲自上阵指挥的。”

“叔叔,这就不是什么闹事了。”

“少爷要去管了?”

“不管行吗?叔叔,他们为什么要血洗丐帮湘一陰一堂口呢?也是为了蓝美人么?”

“可以说有一点联系,但主要的是给丐帮一个下马威,为他们扫平丐帮打开个口。还有就是湘一陰一堂的堂主金叫化,三日前曾杀了一陰一一陽一门的一位高手。”

丐帮湘一陰一堂的堂主,曾经与聂十八在洞庭湖上有过一面之缘,并且还关心过他和穆家船的安危,所以聂十八不能不管了。问:“叔叔,金堂主为什么杀了一陰一一陽一门的人?”

“少爷,你不是也杀了白面无常和重伤了祁连虎么?说起来,这更与你的吴三叔鬼影侠丐有关系。”

“金堂主知道我吴三叔的下落?”

“这个就不清楚了。传说吴三叔与金堂主的友情最深,是他将吴三收藏起来的。”

“所以一陰一一陽一门这位高手要金堂主说出我吴三叔的下落?”

“他要金堂主交出吴三来,同时更对他手下的祝家姐妹起不良之心,所以金堂主一怒之下,将他杀了。这样一来,就招来一陰一一陽一门人的报复。本来他们先是要血洗雄风镖局,但感到雄风镖局除了余赛凤一人的武功上得阵之外,其他的人实在不堪一击,所以才打发了独臂人等带队前来,以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血洗了雄风镖局。而武功较好的一流高手,就用来对付金堂主和祝家姐妹。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凭空杀出了你这么一个黑豹,弄得他们惨败而归。独臂人连夜到湘一陰一向三掌断魂报告去了。”

聂十八又担心起来:“那他们会不会再来血洗雄风镖局?”

“很难说。三掌断魂自视甚高,认为自己武功盖世,天下无敌,很可能没将你这个黑豹的警告放在眼里。但他要血洗湘一陰一堂在即,极可能先踩平了湘一陰一堂,再来收拾雄风镖局。”

“叔叔,那我们怎么办?”

“少爷,既然要插手,管这件闲事,最好立刻动身前往湘一陰一,阻止他们这次屠杀的行动。”

“叔叔,那我们马上走,赶去湘一陰一。”

“少爷,一陰一一陽一门这次去血洗的人,一个个都是在江湖上颇有名气的人物,其中有七煞剑门的长老已死人卜再生,大别山上的奔雷手姜铁掌,大漠中的纵横剑客韩无情,他们都具有独步江湖的一门绝技在身,少爷要认真小心,他们的武功,都在独臂人、白面无常、祁连虎之上。”

“叔叔,我会小心的。”

“少爷,要是你能在这次震慑了这些群丑,不但打乱了他们铲平丐帮的计划,也令他们无暇顾及雄风镖局了。这就大大挫折了一陰一一陽一门、七煞剑门联手称霸武林的野心,使他们不能不顾忌你这个黑豹而有所收敛。”

“叔叔,我主要是想查清蓝美人的真相,寻找到这一事件的幕后策划人,彻底平息这一次江湖上的动乱。”

“少爷,这事慢慢来吧,现在我们先去制止这场血洗才是。”

要是说聂十八是一位见义勇为、行侠仗义、好管闲事、替天行道的天神,那张铁嘴无异是他的耳目了,专门为他视察人间的不平事,指点他去处理。

其实在聂十八下山之前,张铁嘴便受了黑豹、鬼妪的委托,来到湖广这一带武林多事之地,暗中观察了解江湖上的动静,以方便聂十八行事,也代聂十八寻找吴三、穆家父女等人的行踪和下落,暗访蓝美人案件。

丐帮湘一陰一堂的堂回,坐落在湘一陰一县城北、洞庭湖边上的一座水神破庙中。这两天来,湘一陰一县出现了一些不为人察觉的异举,就是城中间人讨吃的叫化少了。自从金堂主在黄陵山下杀了那座一陰一一陽一门的高手之后,自己的丐帮弟兄,有两个人无缘无故在城中偏静小巷中丢了性命,这不是一段的暴死,是给人用重掌击毙的。金堂主一见,知道这是一陰一一陽一门报复的预兆。金堂主为了弟兄们的安全,叫祝家姐妹通知各地弟史少进城行乞,并且集出实力在破庙中,以防一陰一一陽一门人的突然袭击,更在破庙口同布了暗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