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四十四回 一代奇人

上回说到黑豹叫聂十八好好在岩洞里练武,聂十八说:“爷爷。我知道了。”

黑豹想了一下说:“聂儿,爷爷还要慎重叮嘱你一句,这本太乙真经的武功篇,武林中仅存的一部了,你在看时,千万不可弄破弄残了。当你熟记每一门绝技的招式之后,要到大厅上和外面练,一定要先将它放回石匣中去,然后再出去练。”

“爷爷,我会很小心保护它的。”

“唔!聂儿,我还告诉你,这个秘密洞中之洞中,还有一个秘密的岩洞口。”

“哦!它还有一个秘密岩洞口的?”

“聂儿,你跟我来。”

聂十八十分惊讶地跟着爷爷往出岩洞深处走。不久,他便感到有丝丝凉风从石缝中吹过来。可是他在火光下仔细打量四周。这里已是这秘密岩洞的尽头,哪里还会有什么岩洞口了?

黑豹指着一块有千斤重的巨石说:“聂儿,推开这块巨石,便是这岩洞的出洞口了!”

聂十八暗运真气于掌,略为用劲一推,巨石便轻轻移动,跟着一股强风吹了进来,将燃烧的火把也吹熄了,岩洞骤然黑暗起来。聂十八还愕然间,只见一丝光线透射了进来。聂十八跟着爷爷向前走去,刚一转角,岩洞便突然开阔起来,再远处,就是岩洞口。聂十八打量一下这开阔的溶洞,一下子又傻了眼:这地方他异常熟悉。他心下一惊,不禁“咦”了一声,这不是曾经养过伤的岩洞么?石壁上那十二经脉的运行图仍在。他惊讶地问:“爷爷,这里不是我曾经住过的洞么?”

黑豹笑道:“看来,你没有忘记岩洞。”

“爷爷,我怎么会忘记呢?在这时,是母亲日日夜夜辛劳地照料我。当时,我还以为这里是一陰一曹地府,我已经死了呢。”

黑豹一笑:“以后,你也可以用这洞口出入,在这一带练武。”

“爷爷,这个岩洞口若有人来,不怕洞中之洞让人发现了?”

“放心,那块千多斤的巨石,除了你我两人能推得开,任何人休想推动,就是你母亲也难推动。你出来时顺手将它关上,就不会有人发现那洞中之洞了。不然,岩洞里那位无名的前辈,就不会将他的太乙真经下半部,藏在这岩洞里了。何况这里十分荒凉偏僻,山峻路险,除了石头荆棘,什么也没有,更没有什么人会跟到这里来。”

“爷爷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为了万一,你出来练艺时,一定要将太乙真经放进石匣里,将石匣放回原处,然后关上巨石。这样一来,就是有人闯来也不怕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洞中还有洞的。”

“爷爷,我会小心的。”

“聂儿,你专心在这里学艺练武,一旦十六种绝技学上了手,你就可以下山纵横江湖,了结你的恩仇。那时候有恩报恩,有仇报仇,随心所欲。”

聂十八说:“爷爷,我真的练成了,今后我只有报恩,不想报什么仇的。”

黑豹有点意外:“哦?你不想报仇?”

“是的,爷爷。”

“七煞剑门人那么三番四次要置你于死地,而且你在他们掌下,几乎尸横白云山下。还有武威镖局如此对你,可以说是恩将仇报,你不想向他们报仇?”

聂十八叹了一声:“爷爷,这事已过去了。其实,他们只不过为了蓝美人才对我这样。而且七煞剑门的人已死了不少,武威镖局的人也遭人杀害。爷爷,说一句心里话,在另一方面来说,我应该感谢他们才是。”

黑豹愕异:“什么?你还要感谢他们?”

“爷爷,现在想来,要不是武威镖局的人,我就不会从鸡公山跑到江湖上来了。要不是七煞剑门的人苦苦追逼,我就不会遇上爷爷,更不会遇上母亲。所以我感激他们不但给了我考验,更使我遇上了爷爷和母亲,从而得到了爷爷的恩赐与厚爱。”

黑豹一时间也怔住了。聂十八忠厚、老实、信义与坚韧不拔的性格;这种种美德,他是了如指掌的。他却想不到聂十八竟有这种宽宏大量、记恩不记怨的仁厚心肠。这一点,又是自己所不能及的。自己在神功练成之后,自己不记武当派与慕容家的怨,那是因为自己错在先,怨不了别人。虽然这样,但心中的一陰一影始终抹不开,因而也不愿去接近他们。不像聂十八这么的仁厚宽宏,怪不得他练起太乙神功来那么的纯厚和自然,成就这么高了。他更不像他母亲鬼妪,练功学武,一心要报夫仇,心有怨恨和杂念,故难以将太乙真气练到最高境界。太乙真经,原是道教的一精一华,清静无为,返朴归真。怪不得太乙门的历代传人,从不卷入江湖的是非恩怨,也避开了世俗无原则的仇杀,在武林中默默无闻了。黑豹想到这里,禁不住问聂十八,“聂儿,你一点不怨恨七煞剑门的人么?”

“爷爷,我只有可怜他们,卑视他们,却不怨恨他们。爷爷,你不是说,他们也有可能是蓝美人一事的受害者,我们要追查的,是制造蓝美人事件的幕后人,以平息这一场江湖仇杀么?”

“聂儿,你艺成下山,就去追查这一事?”

“是!我除了要报吴三叔叔和穆家父女的大恩!就是要追查这一件事了。爷爷,你不是这样教我的么?”

从此以后,聂十八在岩洞中潜心苦练太乙门的各种上乘绝技。黑豹也每隔三五天,进岩洞看聂十八的武功进展,除了指点、讲解之外,有时还与聂十八交锋过招,正所谓有了一身浑厚无比的上乘真气,要学任何已乘的武功,已不是什么难事了。当黑豹看见聂十八练无形气剑时,劲力之强,威力之猛,速度之快,一块厚厚的岩石,竟然一击而洞穿,整块岩石并不四分五裂,四散飞溅,而只是穿了一道小孔而已,不像自己将岩石击得粉碎。这一点,连黑豹也看得心头凛然了。岩石是可裂而不可穿的坚硬物,要击碎它反而容易,但要像利剑穿过它而保存它原有形状,就不是一般人所能为的了。聂十八的无形气剑,刺穿岩石像刺穿面团般,只留下一个气剑穿过的剑孔,这一点就是黑豹也不一定办得到。这需要双指激出的一股真气,似削铁如泥的宝剑一样,快、猛、急,一穿而过才行,欠缺其中任何一个条件都不可能。这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显然聂十八一身的太乙真气,比黑豹还来得深厚,怎不叫黑豹看了心中凛然?黑豹说:“聂儿,你的无形气剑,比爷爷练得更好,已胜过爷爷了。”

聂十八说:“我怎能胜过爷爷的?我能像爷爷一样,已是万分高兴了。”

“聂儿,在武学上,应实事求是,你的确已胜过了我。今后,你在江湖上行走,千万不可将这一门绝技轻易抖出来。”

“爷爷,为什么?”

“这一绝技,太过惊世骇俗了,它不但威力惊人,也太过不可思议了,抖了出来,会引起整个武林的不安,除非你杀了与你交过锋的人灭口,不让外人知道你有这一奇功。但你仁厚,不会这么干的,所以除了十恶不赦,而又以其他武功杀不了的恶徒,才可以用这一绝技。不过,当今武林,恐怕没有几个是你用其他武功杀不了的恶人,所以你最好别抖出这一绝技,使用别的武功好了。”

“爷爷,我记住了,我姒后绝不会轻易抖出来。”

黑豹点点头。他了解聂十八是守诺言之人,有他一句话,比什么都放心。又问“聂儿,这十六门绝技,你最喜欢哪一门绝技?”

“爷爷,我样样都喜欢,轻功、步法和几种掌法我尤其喜欢,不过,我最喜欢的是袖哩乾坤暗器法了。”

黑豹感到有点愕然。暗器法,在太乙真经的武功篇中、只算是一门雕虫小技,放在不明显的地位,一般武林中的上乘高手,往往更不屑于去学暗器,认为它不够光明磊落,靠暗器伤人,算不了什么英雄好汉。所以黑豹只学了一下,并没去练。而且像黑豹这样的绝顶高手,举手投足之间,是可以击败任阿强大的敌人,更不需要去学暗器的。而现在聂十八练成几门绝技之后,武功只有在自己之上,不会在自己之下,怎么反而要学这门暗器了?不禁问:“聂儿,你最喜欢这一暗器法?”

“是的,爷爷。”

“你还怕战胜不了对手,以暗器伤他?”

“爷爷,不是的,就是战胜不了对手,顶多远走而已,不会用暗器伤他的。”

“那你学暗器法干吗?”

“爷爷,我感到这一门暗器法,比我用弓打杀恶兽更方便,更好玩,而且还不用现身。”

“你只为了打杀恶兽?”

“我也可以用它来救人。”

“救人?”

“是呀!我要是远远看见凶徒正在杀人,赶去又来不及,用暗器先震飞了他手中的兵器,或者击伤了他的手腕,那不是能救人么?而且救了人后又不用现身,这样更避免他向自己感谢要报什么恩的,缠得自己走不了”。

聂十八想起了自己和穆家姐妹在湖南一处小山镇时,救金鞭侠田中玉的情景。那时因为自己走不了,叫小镇上田家的人认了出来,缠住了自己,餐餐大肉好酒招待,弄得自己几乎要泻肚子。他尝到别人对自己的感恩行为,是十分不好受的,所以才想到用暗器远远救人,自已可以一走了事。

黑豹听了点点头:“看来暗器用得正当,也不失为一门好工夫。聂儿,那你就用心学袖里乾坤吧,这是一门极为上乘的暗器手法,以你的内力,五十丈以外,激出的暗器就可以伤人,真的不用现身。而且江湖上有不少的侠义人士,就是以暗器而扬名。”

“爷爷,我可不想扬名,只想救人。”

“聂儿,往往一个成名的人物,凭他的一件特有的睹器出现,是可以令敌人震惊,而不敢作恶。这样吧,我叫人打制一种特有的暗器,让你带在身上。”

“爷爷,什么特有的暗器?”

“就是武林中所有的人都没有,只有你才有,而且也只有你才敢将这一种睹器使得神出鬼没,别的人怎么也使不出来的。”

“那是什么暗器?”

黑豹想了一下:“黑豹!”

聂十八愕然,“黑豹?”

“对,就用黑豹,就是将暗器打制成一枚铜钱般大小的豹形暗器,铸上‘黑豹’二字,不怕敌人不震惊了。”

“爷爷,那么我不是叫人认出来,知道我的行踪了?”

“聂儿,这一暗器的发射是在袖中,射出的手法、腕力又十分的巧妙,哪怕有人在你的身边也看不出来,谁知道是你射出来的了?而且江湖上至今更没人知道你也是黑豹,你不说,谁也不知道。恐怕就是你的吴三叔和穆家父女,也不会知道你也叫黑豹。这样的黑豹在江湖上出现;更神秘莫测,更令作恶之徒惊疑害怕不已,这不更好么?而且这样救了人,又不用自己出手或显露了自己的武功,就是你在他们身边、附近,以你的外形和内功收敛法;别人根本看不出你是一位绝顶高手,只是一个忠厚老实的平平凡凡的青年人而已。”

“爷爷,怎会这样的?”

“聂儿,你难道还不知道你的内功修为已达化境?也就是武林中人所说的反朴归真的最高境界,收敛了眼神,谁也看不出你曾练过武功的。”

聂十八惊喜了:“爷爷,这是真的吗?”

“你这浑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修为。你看爷爷要是一个人到外面走动,别人会以为我是什么人?”

聂十八不由认真地上下打量着黑豹,说:“爷爷的确跟一般的老者没有什么两样。”

“聂儿,你也是一样,再加上太乙门发射暗器的手法上乘,无声无息,谁能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