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四十一回 西江风清(5)

鬼妪打开钟离夫人的信一看,钟离夫人语气十分客气,说登门拜访未遇,怅然而返,又因要事他往,有恨相见太晚,但愿青山长在,绿水常流,他日有幸,再来请教云云。鬼妪看完信后,见小兰拿着信怔在那里,问:“丫头,你怎么啦?”小兰似乎才回过神来,说:“妈,他此去不再回来,要三年之后的今日,再来这里看我。”

“丫头,这也好,那在这三年中,你真的要好好练功学武读书了。三年后的今天,你再来这里等他。”

“妈,谁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三年后,我看他早将我们忘了。等他,那不白等吗?”

聂十八说:“兰妹,我看钟离公子也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他一定会来这里看你的。”

“八哥,他要是像你这么守信用就好了。”

“兰妹,你放心,他会的。”

鬼妪说:“丫头,三年后的今天,你来这里等他好了。他要是没来,失信的不是你而是他了。到时妈为你作主,向他讨回个公道。”

聂十八说:“要是钟离公子万一有事来不了,那怎么办?”

“聂儿,没有那么多万一。除非他病倒了不能走动,不然,就是天大的事,也该依约来见见我们的兰丫头。”

“对,丫头,在这三年内,你一定要像大哥一样,勤学苦练。妈不但将一身所学的传给你,也叫你爷爷传授你一些武功,到时,就不怕他欺负你了。”

聂十八听了倒有点担心,到时万一钟离公子真有事来不了,怎么去向人家讨公道呢?要将钟离公子捉回来问罪吗?这不大好吧?聂十八心里好希望钟离公子千万别辜负了兰妹,能依期前来相会。

鬼妪说:“好了,我们再在这里呆两天,便回幽谷去,我们出来的日子,也差不多了。”

鬼妪他们正打算在广州附近再玩两三天,便回幽谷。主要是聂十八继续深造的日子快到了。聂十八并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是一个责任心极强的人,自己的事没有完成好,叫他玩他也玩不起来。要是他是一个喜欢玩的人,他从河南鸡公山出来,千里迢迢赶来岭南,一路上的风景名胜就不少,有武昌的黄鹤楼、岳一陽一的岳一陽一岳一陽一楼、长沙的岳麓山和橘子洲、衡一陽一的衡山,以及岭南的名寺南华寺,都是他经过的地方。他要去游览,完全有时间,可是他一处也没有去过。要不是穆家父女,恐怕他连君山也不会去玩了。他喜欢清静,爱好在深山大野中生活,不喜欢跑到热闹的州府城里人看人的。他喜欢清静,爱好在深山老林中打打猎,捕捉些小野物还有趣得多。在某方面来说,他是没有什么生活情趣的人。所以鬼说过两天就要回幽谷,他首先就赞同了,更希望明天就离开广州。

可是事情往往就不如人意,当天夜里,廖总管突然从广州城里跑来麓湖,向鬼妪禀报,说幽谷大院在广州开了一间天然居茶楼,天然居陆老板的一个儿子,给一个黑帮绑架了,要勒索五万两银子才放人,不然,不但撕票,恐怕连天然居也无法再开下去。老陆全家也面临威胁。而且绑匪声称,不得报官,一报官老陆就别想要儿子了。

鬼妪要是不在广州,廖总管可以全权处理这件事。但鬼娘在,廖总管便来向鬼妪禀报,请示鬼妪了。

聂十八、小兰在一旁听了愕然:广州,不单是岭南的第一大府,也是广东一带军政要员大臣的所在之地,不同偏远地方,匪徒们可以恣意妄为,进村进寨绑架、勒索。聂十八首先问:“廖伯伯,哪处匪徒竟这么大胆,敢在闹市绑架人的?那还有王法么?”

小兰说:“八哥,匪徒们要是有王法,他们就不敢这样胡为了!”

鬼妪皱皱眉问:“廖总管,这伙绑匪是哪一处的人物?”

廖总管摇摇头:“现在仍不清楚是哪一处的人手。”

“廖总管,你打算怎样处理?”

“夫人,我想先交钱,将人救了出来再说。”

鬼妪点点头:“好!匪徒们说在哪里交钱交人?”

“匪徒们说三天之内,在城北二十多里的同和镇和记楼上交钱,然后放人。”

“今天是第几天了?”

“第一天。”

“好!仍吩咐老陆,带上五万两银票去同和镇救他的儿子。廖总管,其他的事,你不必出面了,我自会打理。”

“是!夫人。”

“廖总管,我想问问,老陆最近有没有与人发生钱财上的纠纷?是不是与什么人结下了怨?”

“夫人,老陆为人一向老实,奉公守法,不曾听闻与人在钱财上发生纠葛,更没有与什么人结怨的。”

鬼妪说:“这就奇了!绑匪们怎么会向他下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