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四十一回 西江风清(3)

“兰妹妹,其实你夫人的浪云飞袖功更不可思议,它将敌人激射而来的暗器,不但能反击回去,更会令放暗器的人中自己的暗器而倒下。要是有人给流云飞袖击中,不死也重伤。所以我的拂浪飞花袖也算不了什么,只不过中原少见而已。”

小兰羡慕地说:“我不知能不能学到这样神奇的武功。”

“只要你早晚勤内功,不出三年,你就能学到。”

“真的?”

“真的,我不会骗你。我看你的内力不错,已打通了督脉,只要勤练,苦练内功,就可以学了。”

小兰大喜:“多谢你的鼓励,早晚我一定勤练苦练的。”

“那我预祝你的努力成功。”

“好啦!我要回船了,不然,夫人会责怪我的。”

“那我送你到江边。”

小兰慌忙摇手说:“别、别、你别送我,船家见了会笑我的。”

“那怕什么?我们大大方方交朋友,又不是偷偷摸摸。”

“不不!你总之别送我,我自己会下山。”小兰这时的心情颇为复杂,说她不了解男女间的事,她又多少懂得一点。此时的她,喜悦、害怕、娇羞交织在一起,尽管她奉了鬼妪之命留下来,但仍不想别人知道。她问:“你不回去么?留在这里?”

“我看见你平安上船后,再走不迟。”

小兰又是一阵喜悦、温暖袭上心头。她想不到这次随夫人出来,会交上这么一个侠义而又带邪气的武功又奇高的人为朋友。她说:

“你还担心我会出事么?”

“总之我看见你上船上才放心。”

“你离开这里回广州吧?”

“回!”

小兰轻轻说:“那你那广州来看我吧!”小兰说完,像小鸟似地飞下猫山了。钟离公子怔怔地望着她上了船,只见她身形一晃,便消失在朦胧的月夜中。不久,在猫山下西江的下游处,一只轻舟荡了出来,又飞快地往广州方向驶去。猫山,留下了这对人间奇男异女的一段情,在他们两人的心中永远也磨灭不了。

小兰怀着兴奋的心情回到了船上,鬼妪以一种赞赏、奇异的目光打量着她,含笑问:“丫头,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夫人,不早啦!”

“丫头,你能与钟离公子成为朋友,那是你的奇遇,你得好好珍惜灾份情谊。”

小兰有点害羞地说:“夫人……”

“丫头,这是一件好事,没有什么难为情的。钟离公子说得不错,你今后要好好刻苦勤练内功,我会将流云飞袖功传授给你,此功并不会在他的什么拂浪飞花袖功之下。”

小兰真的是激动,喜悦而又惊愕地说:“夫人,我和他的说的话,夫人都听到了?”

“丫头,夜这么静,我耳又不聋,怎么听不到?就是你八哥也听到了,我们都为你高兴。丫头,你今后好好勤练学武,我不想任何人小看了我们大院中的人。”

小兰大喜而拜:“婢子叩谢夫人的栽培和恩赐。”

“丫头,我视你为我的女儿,你怎么这般的称呼?你应该像你八哥一样,叫我一声‘妈’才是。”

小兰激动万分:“妈在上,女儿小兰给你叩头了!”

鬼妪也心情激动,亲手扶起小兰,充满情感地说,“丫头,妈一生命苦,没儿没女,现在我不但有了聂儿这么一个好儿子,也有了你这么一个好女儿,妈今后就指望你们兄妹俩了。”

小兰说:“妈,我和八哥,会一生一世伺候妈的,也不会辜负妈的期望。”

“丫头,妈有你这一句话,心里更踏实了。妈也不希望你们永远伴在我身边,只希望你们兄妹俩练成武功,在江湖上行侠仗义,上为国家除奸佞,下为百姓杀凶顽,比伺候我更强百倍。”

聂十八说:“妈,我和兰妹一定遵从你的教导。”

“聂儿,这不但是遵从我,也是实现你爷爷他老人家的心愿。”鬼妪又抚摸着小兰的青丝说:“丫头,你得像你八哥一样,这两三年内什么也别去想,一心练功学武。”

“是!”

“丫头,要是那钟离公子今后敢欺骗和辜负了你,妈为你作主,哪怕你去了东海,妈也要将他追回来。”

小兰困惑:“妈!他会这样吗?”

聂十八说:“妈!钟离公子不是这样的人,真这样,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聂儿,你那么信任他?”“妈!不知为什么,我总感到钟离公子是一位可以信赖的人,他与穆家父女的行为,十分的酷似,重义,做好事不留名。”

“但愿他真的是这样的人就好了。”鬼妪说了这一句话后,对船家说:“船家,开船吧,离开这里,到对岸的悦城去。”

小兰有点意外:“妈,我们就这样地离开么?”

“丫头,你以为钟离公子还在山上么?我听出,他早已走了。”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秃尾龙这四个贼人这死,得让百姓知道才好。对了!那位姓麦的大哥呢?他不在船上么?”

聂十八说:“他已回杨柳村了。”

鬼妪说:“丫头,你是不是想让他告诉村子里的人,秃尾龙已经死了,而且也知道了你与钟离公子的安排,都会知道了秃尾龙之死,我们要不早早离开,就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就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丫头,你是不是想百姓将你像龙女似的供奉?”

小兰笑起来:“妈,我怎敢这样?那不烦死人吗?”

“既然不想,我们就得离开,混到对岸众多船只中去。明天,我们也上岸去瞻仰母娘娘的仪容。到了悦城,不去龙母庙走走,就有负此行了。这一难遇的热闹盛景,不看也可惜。”

小兰说:“妈,人家有的千里而来,为的就是朝拜龙母,求龙母保佑。我们既然到了这里,又杀了秃尾龙,了结了心愿,去拜拜龙母也好,看看游神大会是怎么的热闹。”

于是他们所坐的船,便离开猫山江岸,缓缓向悦城驶去。这时已夜深了,龙母庙前,仍是灯火辉煌,江岸所停泊的船只,蜜集如蝼蚁,密密麻麻,沿岸停泊了有四五里长。船家如蝼蚁,密密麻麻,沿岸停泊了有四五里之长。船家叹了一句:“夫人,就是五月龙母的诞辰,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的热闹。”

鬼妪摇摇头说:“想不到钟离母子俩杀了西江杀人王,却为龙母娘娘添光彩了!”她叫船家就地停泊,休息一下,到天明再上岸。

小兰问:“明天我们进庙,拜不拜龙母娘娘的?”

“既然我们去了,拜一拜也不妨,不然显得与众不同,引人注目,说不定还会招来众怒。但是我们拜她,是敬她生前为百姓做好事,造福一方,并不是敬她为神,求她保佑,那就是凡夫俗子的愚昧昧行为了。”

龙母庙,亦称龙祖庙,座落在悦城小镇河与西江水交汇的地方,地势平埋,靠近江岸边,庙后是五龙山,山势蜿蜒起伏,向龙母祖庙靠拢,形成五龙护珠之势,人称五龙朝庙。庙前的青旗山和黄旗山隔江相峙,也有称左青龙,右白虎,左右拱卫着龙母祖庙。

悦城河、杨柳水和海水从附近汇入西江,四水相汇,江水相激,因而形成这一带西江水面水不扬波,萦回九转,人称“灵水洞澜”,是一段平稳的江面,航行最为安全。想不到西江杀人王秃尾龙窜来这里,专在这一带平稳的江面作案,杀人越货,安全湾变成最不安全。要不是钟离母子赶来这里,恐怕无人能制服这两个穷凶极恶的水贼。可是人们却将她们母了俩人传为龙母娘娘和五龙太子显灵,收了这一股水贼,从而引起了这次空前的盛会。

第二天一早,鬼妪她们还没有梳洗,便已听到江面和岸上金鼓齐鸣,长笛声声,不时响起了阵阵的鞭炮声。就是离悦城三四里的船上,也是长笛声大作,鼓声阵阵传来,这里特意前来龙母庙朝拜的船只,远在三四里外的江面上,便烧香点烛,击鼓鸣金,向龙母庙遥拜和祈祷。

鬼妪他们梳洗完毕,用过早点,打扮成一般的善男信女模样上岸了。这里沿江的岸上,异常的热闹,各式各样的小摊档,沿江的岸上,异常的热闹,各式各样的小摊档,沿江摆成三四里长,除了贩卖土特产、小玩意和一些小吃的外,更多的是卖香火蜡烛,金银纸张锭,鞭炮神符等等,凡是拜神的物品,真是应有尽有,这些小商贩,纷纷向游人兜售。

小兰也只好买了一些神香蜡烛、金银纸纸绽,前去龙母庙朝拜。这时,虽是卯时已过,辰时到来,天色尚早,但龙母庙前的广场,已是人山人海,川流不息进庙烧香求签,叩拜许愿。原来这几天,龙母庙已是日夜开放,供人参拜,不然,不单是龙母庙,恐怕整个悦城挤拥得水汇不通,人头攒拥,堵塞了大街小巷,连路都没法走,别说去龙母庙内参拜了。

龙母像端坐在神台上,是一个凤冠霞岐的女子,面容慈祥,神态端庄。龙母左边的神台是五龙太子,右边的是三眼华光神。鬼妪想不到这么一个在西江边的民间女子,死后竟然成了神,香火不绝,历代都受人膜拜,求她庇佑,度过灾靠。这是什么原因呢?她不但受世人的崇拜,也受历代帝皇的诰封。秦始皇下诏书策封她为“秦龙母”,汉高祖刘邦策封她为“程溪夫人”。到了宋朝,加封她为“灵济崇福圣妃”,就是明朝的开国皇帝,也封她为“护国通天惠济显德龙母娘娘”,地位更是显赫。

可以说,在西江一带,或者岭南一地,龙母娘的威望,高过了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