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四十一回 西江风清

上回说到鬼妪叮嘱小兰不可大意,提防贼人会突然出手。小兰说:“夫人,我是有意等候他们,还能不小心吗?”

鬼妪说:“有时,我对你这丫头真不大放心哩,你的胆子太大了!”

随后,鬼妪和聂十八悄然分散,留下了小兰。不久,四条人影从山下摸了过来,他们在月下小心翼翼,尽量不弄出响声,同时还左顾右盼,恐怕惊动了什么人似的,看到这情景,小兰更肯定是秃尾龙这几个残匪了。一般平民百姓,哪会这么走路的?而且他们身上还藏有利器,这更加不是什么好人。

小兰真的没有猜错,这四个摸下山的人,他们的确秃尾龙和劫后余生的三个残匪,其中一个还受了剑伤。秃尾龙十分狡黠,他一见白衣白裙的妇人在江面上出现,就知不妙,悄悄溜下水中,潜伏在江底,慢慢游到江边的的岩石草丛中躲藏起来。直到事情过后,不见了白衣白裙的妇人和那位少郎君,他才敢伸出头来张望。他带着三个残匪,趁天亮时,窜到杨柳村附近一座高山中躲藏起来,一直不敢露面,靠挖木薯地瓜填满肚皮。过了几天几夜,见外面没有动静,才打发一个手下进村来购买粮食,饱餐一顿后,他打算今夜摸到西江边,想法劫一条船,然后远走高飞。

这些残匪,怎么也不想不到会招惹了鬼妪和聂十八的到来,也是上天注定了他们再也不能为害百姓了,何况还有神秘莫测,不知何时在江面上突然出现的所谓龙母娘娘和五龙太子。他们的死期到了。

的确,就在鬼妪他们悄然登上猫山时,一艘轻舟,趁着江雾,从西江金鱼沙洲的芦苇丛中,轻轻荡了出来,无声无息地停泊在猫山不远的江岸边,一条疾似夜鸟的小巧人影,宛如电光一闪,跃上了岸。他功夫的轻巧,就是连鬼妪、聂十八这样内功深厚的高手,也察觉不出来。他没入乱石丛草树林中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再也不听不到任何动静。

秃尾龙在四个漏网的残匪,在月色朦胧中摸到了猫山,快接近那座荒凉的破庙时,走在前面探路的一个匪徒突然轻叫一声:“不好!有人。”

这轻轻的一声,在秃尾龙等人听来,无疑如平安一声,焦雷,顿时惊城得四下散开,伏在乱石草丛里,半晌不见动静。秃尾龙后来站了起来,问那个匪徒:“人呢?在哪里?”

“龙爷,你看,那树下好像蹲着一个人似的。”

秃尾龙顺着方向望去,树下果然好像蹲着一个人似的,可是动也不动显然是一块岩石。他生气地说:“你真是生人不生胆,大惊小怪,那是一块石头,是人吗?你看花了眼。”

另一个残匪说:“是嘛!一个人哪有那么的小的?要是人,顶多也是一个小孩,刚才真让你将我们吓破了胆。”

带伤的匪徒说:“它显然不是人,在那里动也不动,是人,听到你的叫声,他还有不吓得跳起?”

探路的匪徒说:“刚才他好像会动呵!”

“动什么?他哪里动了?你别踩着井绳当蛇了!”

“就是人,我们也不怕,何况它不过是一块石头。”

秃尾龙对另一个匪徒说:“蟹脚七,你过去看看是人还是石头。”

蟹脚七应了一声,正想走过去。探路的匪徒又惊叫起来:“七哥!慢着,它会动了!”

其他匪徒一下又怔住了,定眼在朦胧的月光下望去,那块石头真的会动了,不但会动,还站了起来。这不是石头,是一个人,但不是大人,是个小孩,而且还是一个梳着小角髻的小姑娘,看不去,顶多十二三岁,匪徒们全惊讶起来,在这么一个月夜下江边的荒山野岭上,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小姑娘了?而且见了自己,一点也不害怕?就是大人,见了自己四人,也会吓得跳起来,慌忙逃跑的,哪能这么从容镇定,慢条斯理站起,走到山道上来?而且显然地让她挡住了他们要通过的道路。

匪徒们既惊讶也愕然,他们心中一致肯定,这绝不是一般的小姑娘,不是山一精一水怪,就是一个不知害怕的小疯女。秃尾龙看了看四周,似乎再没有别人了,喝问:“你是什么人?夜里跑来这里干什么?”

这位小姑娘,正是胆大异常的小兰,她那银铃般带稚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正想问你们是什么人呢!干吗夜里跑来这里了?”

秃尾龙一听,这决不是什么神智失常的小疯女,口齿伶俐,说话清楚,没半点疯症。又喝问:“你到底是什么人?说!”

小兰问:“你们看我是什么人?”

蟹脚七问:“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小兰说:“你们问对了,我是鬼,是一个鬼丫头。”

匪徒骇然:“什么?你是鬼?”

“是呀!不是鬼,怎会在月夜荒山上出现的?你们呢?是不是也是鬼?”

蓦然,一个声音从树林里飘出来:“他们不是鬼,不是,他们同鬼也差不多了!现在是人,不久就会变成了鬼了!”

这一下,不但匪徒们一齐惊震,就连小兰也愕异了。这不是少爷和夫人的声音,是一个陌生又有点耳熟的声音,一时间也怔住了。

秃尾龙到底在江湖上闯荡多年,凶残成性,喝问:“你是什么人?给老子站起来!”

一条人影,仿佛在月下空间里突然冒出来似的,站在小兰不远的地方。匪徒们一看,更傻了眼。这是一个机灵的小男孩,,比小兰大不了多少。匪徒们几疑眼前的一男一女是观音菩萨跟着的善才童子和龙女。他们双双在荒山上显灵了。

小兰一看见他,失声叫了起来:“怎么?又是你?”

这一个似幽魂出现的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小兰几次见到的一身带邪气的小飞贼——钟离公子。

钟离公子眨眨眼笑道:“想不到吧?我们又在这里会面了!这个世间,是不是小了一点,走来走去,又走到一块来了!”

小兰对这个浑身邪气的所谓小飞贼,不知是气好还是笑好。面对这么一群凶残的匪徒,他仍满不在乎,很不正经的打哈哈,这么一个生死严峻的场合下,能说笑吗?她不由生气地说:“谁跟你走到一起来了?”

“不走到一起,你跑到这里干吗?”

“那你干吗又走了来?”

“我是奉命来捉这四个游魂野鬼回地府的,不来怎么向阎王爷复命?”

“你知道他们今夜里来这里?”

“知道!知道!你是鬼丫头,我是鬼小子,你都知道了,我还能不知道?好了,现在是你来收他们,还是我来收他们?要不,我们双双一起合作来收他们,好不好?”

小兰本想说,谁跟你好不好的,你走开,我来收拾他们,用不了你。可是她蓦然看见秃尾龙像发狂的野兽,举刀在钟离公子身后欲要偷袭。

原来这个匪徒,初见钟离公子像鬼魂似地出现,一下惊震了,更害怕还有人到来,便狡黠地四下打量。跟着又听到这一对少男少女的对话,全不将自己看在眼里,当自己是死人一样,他怒极了,突然举刀向钟离公子劈来,这个匪徒动作极快,小兰惊叫起来:“公子,快闪开,贼人……”

可是话说迟了,刀光如急电直闪,小兰听到“呀”的一声惨叫,跟着鲜血飞溅,一条尸体倒了下来,小兰一颗心像裂开了似的,她知道钟离公子已遭了秃尾龙的毒手,不敢去看倒下的尸体,又急又怒又恨将剑拔出来。她要为小飞贼报仇了,咬着牙说:“秃尾龙,我要不将你剁为肉碎,便誓不为人。”

正当小兰怒不可遏要挥剑时,所谓的小飞贼钟离公子又一下在她眼前出现了,说:“小妹妹,别着急,他们走不了!也用不着将他剁为肉碎。”

小兰定眼一看,怔住了。她以为已遭毒手死去的钟离公子,竟然又活生生地立在她面前,面上依然邪气地微笑。小兰真正傻了眼,急问:“你没有死?”

钟离公子笑道:“我这么容易死吗?”

小兰望着地上的尸首,“那倒下的是什么人?”

“是他手下的一个兄弟,这条秃尾龙的一口刀,也不知怎么砍的,竟确砍了他自己手下一个弟兄,这事怪不怪?”

事何止是怪,小兰感到简直是不可思议。秃尾龙会向自己手下弟兄乱砍吗?而且尸首倒下的地方,也正是钟离公子站立之处,总不会这个匪徒莫名其妙地跟着钟离公子换了地方站吧?小兰十分惊愕地说:“怎会这样的?”

钟离公子眨眨眼说:“我怎么知道?大概这条恶龙要去地府之前,先打发他一个弟兄去地府向阎王爷报告,说他快要去了。”

小兰说:“你别胡说八道,这一定是你弄的手脚,你以为我没看出?”

钟离公子一笑,转向愣着的秃尾龙说:“你这么卑鄙无耻地暗算我,是不是嫌死得不够快?说!你想怎么死法?”

秃尾龙满以为自己刚才的突然出手,准会将这个什么鬼小子砍翻了,而且在人倒血飞哩,他也狞笑着,以为自己得了手,打发掉鬼小子,再来对付鬼丫头就容易多了。谁知他看见鬼小子一下又似幽魂出现,顿时瞪大了眼,似木鸡般呆在那里了。他也像小兰一样想不通,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听到钟离公子朝他说话时,他才惊醒过来,吓得后退了几步,说话也结结巴巴:“你、你、你到、到、到底是、是、是人还是、是、是鬼?”

钟离公子说:“这还用说吗?我当然是鬼了,不是鬼,你那一刀,我不叫砍翻了?”

“你、你、你真的是、是、是鬼?”

“是呀!说,我想怎么死法?”

蟹脚七似乎认出钟离雨了,惊恐地说:“老爷,他、他、他是五龙子。”

“五龙太子!?”

剩下的两个匪徒都吓了一跳,而秃尾龙问:“他就是那夜在江面上出现的五龙太子?”

“是、是、我认出他来了!”

“那他不是鬼了?”

“他不是鬼,但比鬼更可怕,是神。”

秃尾龙一听说是五龙太子,反而镇定下来,他大喝一声:“什么神不神的!你以为真的是什么龙母娘娘和五龙太子显灵了?那是在零丁洋上追杀我们的婆娘和她的臭儿子。在江面上我们害怕他们,在陆地上,我们怕什么?上!我们三人齐上,合力杀了他,老子不相信他陆上的本领有水上的本领高。”

秃尾龙说完,首先提刀扑了上来。这个凶残的汪洋大盗,除了上面说的原因外,更主要的是见这么久了,那个所谓有龙母娘没有出现,而最先出现的那个丫头,似乎不是这小子一条道上的人,所以他大胆地要与钟离公子一拼了。只有这样,才有逃生的希望。

蟹七两个匪徒见秃尾龙提刀扑上,也提刀包围过来,蟹脚七直取小兰,带路的匪徒与秃尾龙合力战胜钟离公子。

钟离公子对小兰说:“你退下,由我一个人来打发他们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