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三十六回 情满幽谷

上回说到小寺里已碰上那四五个神秘人。盛叔问:“他们呢。”

小兰说:“两个已给夫人杀了,其他的都给少爷的伤打败了,吓得他们连连求饶命呢。后来夫人和少爷放他们走了。”

鬼妪说:“盛叔,你们放心,这伙东厂的鹰犬,恐怕不会再来了,就是来,恐怕也得有段日子。我已叫连州城里的人,注意他们的行踪。今夜里就会知道他们的去向行踪。要是他们仍然冥顽不灵,我会赶去连州,连夜取了他们的脑袋,叫他们一个也离不开连州城。”

黄昏,鬼妪果然接到了连州来的飞鸽传书,说带伤的鹰犬已回,并已叫店主为他们雇了一辆大车,明早启程去韶州府。

鬼妪对盛叔夫妇说:“好了!他们真的走了,我也可以放心回幽谷大院了。”

“多谢夫人对我一家人的关心。”

“盛叔,你这话不见外么?”

“不!老爷和夫人对我一家之恩,就是万死也不足报答。”

“哎,老爷和我可不希望你们这样,却希望你一家平平安安在这里生活,日子过得美满幸福。”

“夫人的仁厚,我一家永远记在心里。”

“盛叔,话又说回来了,你们今后真的要小心谨慎,一发现有生面人闯进来,就事先用飞鸽传书告诉我,别等事情发生了才放飞鸽,那就迟了。”

“夫人,经过这一次事件,我们知道今后怎么办了。”

第二天,鬼妪便带着聂十八和小兰转回幽谷大院。穿过迷宫,进入大院后,首先是豹奴迎了现来,一见面,惊喜地说:“夫人和少爷回来了!”

“妈!我要不要去问候一下爷爷?”

“先别去,好好在听雨轩休息一天一夜,明天再去见你爷爷好了。”

“是!”

小兰问:“夫人,你还要去哪里?“

“我去看看老蔡,说不定要在大院里四处走走。我要是不回听雨轩吃饭,就不用等我了,你和少爷先吃。记住,你,一定要看好少爷,别叫他四处乱跑。”

“好的,我会看住少爷的。”小兰笑着,对聂十八说:“少爷,我们走呀!”

聂十八说:“妈!那我去了。”便跟着小兰转回听雨轩。

一到听雨轩,小兰说:“少爷,我去打桶热水,你洗洗澡。”

聂十八说:“不用,我昨夜已洗过了,今日又没出汗,洗澡干吗?”

“没出汗就不用洗澡了?”

“没出汗洗澡,那不浪费水了?”

“少爷,你是北方人吧?”

“是!我是河南人。”

“少爷,我听人说,北方人是经常不洗澡的,有的人,一生一世,只洗三次澡。”

“什么,只洗三次澡?”

“是呀!出世时洗一次,结婚时洗一次,死了再洗一次,不多不少,正好三次。”

“你这是听谁说的?”

“少爷,你不是这样的吧?”

“我当然不是,不过冬天里,我是从不洗澡的。”

“整个冬天都不洗一次?”

“是!有时用手巾擦擦身就行了。”

“那不臭吗?”

“怎会臭了?活着的会发臭吗?只有死了人,才会发臭。”

“哎!几个月不洗澡,就算不是死人,也会发臭的,而且是又酸又臭。”

“我怎么闻不到?”

小兰格格地笑起来:“少爷,我不跟你说了。我们广东人,一天不洗澡,就会感到浑身不舒服,三天不洗,比死了还难受。”

“那你们天天都洗澡了?”

“是呀!大热天气,一天还洗三次澡呢!”

“天寒地冻也天天洗?”

“是呀!就是下刀子也洗。”

“那不麻烦吗?”

“这有什么麻烦的?”

“打水、烧水、脱衣服、穿衣服、洗衣服,还有晒衣服、收衣服。还不麻烦?”

“做惯了,就不麻烦了。少爷,你不洗澡,我去打盆水给你擦擦把脸吧!”

“不!不!我自已来。”

“得了!我的少爷,你在书房里坐着好了,厨房,不是你去的地方。”

“什么?你真的将我当成少爷了?打柴、烧水、煮饭、炒菜,我样样都会,甚至连破了的衣服,我也会自己缝补。”

“少爷,你还是用多点时间,去练功看书好了!”小兰说完,似小鸟一般的飞了出去。不久,便端了一盆水进来,叫聂十八洗脸,并在一旁说:“少爷,你洗完了脸,要是看书看累了,就回到房间里去睡一会,房间,我已给少爷收拾干净了。”

“大白天的,我能睡得着吗?”

“我不管少爷睡得着也好,睡不着也好,总之,你不能出去。”

“什么?我不能出去?老憋在这屋子里?”

“是呀!因为夫人叫少爷要好好休息一天一夜的,你出去了,那叫休息吗?”

“你就是这么的看守着我?”

“我不这么看守,那怎么看实守?”

“我在听雨轩的小院里走动也不行?”

“那我也只好打醒点一精一神,陪少爷在院子里走动了。”

“你不累吗?”

“少爷不累,我敢说累吗?”

“好了!你走了不少路,回来又忙七忙八的,也累了,你到自己房间休息吧。”

“少爷不休息,我也不休息了!”

“你一定要我去房间休息,你才休息?”

“是呀!不然,怎么叫看守的?”

聂十八给小兰的认真弄得哭笑不得,他实在不忍心小兰因为自己不休息,便说:“好了!我回房休息,你也去休息吧。”

“我要看着少爷真的回房躺下了,我才放心去休息。”

聂十八无奈地说:“好好,那我现在就回房休息,你看着好了。”聂十八哪里睡着着?他在床上练了一回太乙真经的卧式内功,跟着坐起来,又练一次坐式的内功,便恢复了过来。其实,他根本没有什么疲劳,更没有什么累的感觉,因为在幽谷大院的路上,他又暗暗练行走功,只有到了竹迷宫,才收功不练。现在,他练了这坐式、卧式的内功,只感到体内真气流荡,浑身更加舒畅。他凝神倾听房外的功静,只听到小兰轻微的鼻息声,再没别的响声了,心想:兰姑娘睡着了,自己可以到外面小院子走走了。便开房门出来,一眼看见小兰竟然坐在自己房门前走廊上的一根柱子下,靠着柱子睡着了过去,而且还睡得很甜呢!

聂十八奇异了:怎么兰姑娘坐在这里睡的?她怎么不回房间里睡?她不放心自己?怕自己跑了出去?还是她出事或生病了?不由走过去看看,他刚一走近,小兰便惊醒了。

聂十八问:“兰姑娘,你怎么坐在这里睡着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小兰看了看四周,不大好意思地说:“少爷,我没有什么不舒服。少爷,你怎么不睡了?要去哪里?”

“兰姑娘,我是问你怎么在这里睡了?”

“我打算在这里坐坐,等少爷睡着了才离开。没想到坐下后,竟睡着了过去。”

“你怕我不好好休息?”

小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不知道,我是有点不放心。”

聂十八听了不由一阵感动:这个小兰,还是个小姑娘,对自己的职责竟然是这么认真的执行,谨记着母亲的吩咐,要好好看住自己,累了也不知道。自己今后不论练功还是出外行动,应该好好向她学了。便问:“兰姑娘,你真的没有事?”

“我没事呵!我有什么事了?”

“兰姑娘,那你一定是太累了!来!我送你到你的房间休息。”

“少爷,不用啦!我刚才在这里睡了一下,再不感到累了。”小兰说着,站了起来。

“你担心我会跑出去?”

小兰笑了笑,不回答,算是认了。

“你怎么对我这般的不放心?兰姑娘,我答应你,绝不出这听雨轩半步,我说过的话是算数的,这下你放心了吧?”

“少爷,你不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呵!要不要我向天发誓?”

小兰笑起来:“不用啦!我相信你。”

“好!那你现在好好回自己房间睡下。”

“我睡过了,不睡啦!”

“那你忙你自己的事好了,不用看住我。”

小兰想了一下:“好!那我到厨房里准备弄饭去,等候夫人回来。”

“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做得来。”

黄昏时分,小兰早将晚饭弄好了,就等夫人回来。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夫人回来。聂十八没由有点担心了,说:“怎么还不回来的,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小兰说:“少爷,你放心,在这大院里,夫人怎会出事的?”

“那怎么还不回来?”

“夫人离开大院十天,当然有好多的事情等候夫人处理了。”

“兰姑娘,我们再等一会。”

“少爷,我看夫人准是在别处吃过饭了。”

“她会在哪里吃饭呢?”

“那就多了,蔡管家的家里呀,廖大总管的家里呀,还有在老爷处,也经常陪老爷用饭的,有时她还和下人一起吃饭呢!”

“夫人经常是这样么?”

“虽然不大经常,但十天也有一二次这样,所以我都是一个人先吃。”

说着,鬼妪披着黄昏的霞光回来了。聂十八闻声走了出去:“妈!你回来了?”

鬼妪虽然劳累了大半天,仍一精一神饱满,问:“孩子,你们吃过饭了?”

小兰说:“夫人,我们等你回来呢!”

“我不是说不用等我了么?”

“可是少爷一定要等夫人呢。”

鬼妪知道聂十八等自己的心意,心里感到甜滋滋的。吃饭,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但从这一点上,可看出聂十八心里有了自己,而且份量实在不轻。便说:“聂儿我在你爷爷处吃过了,这样吧,为娘再陪你吃一点,好不好?”

“好!”

鬼妪对小兰说:“小兰,你去将那坛绍兴花雕取出来,我要饮两杯。”她又问聂十八:“聂儿,你会不会饮酒?”

“妈!我不大会,妈高兴,我也陪妈饮两杯。”

“孩子,你不会饮醉吧?”

“我不知道。”

“你没饮过酒?”

“我很少饮,但饮了几杯后,就感到头昏昏的想睡,这是不是醉了?”

“孩子!看来你没有酒量。酒,虽然能助兴,但更能误事和败事,还是不饮和少饮为好。尤其是在江湖上行走,一陰一险的敌人,往往会在酒里下毒。所以千万要小心。”

“妈说的是,我以后就不饮或少饮酒了。”

这样,他们三个一齐坐下,在灯下饮酒吃饭。鬼妪说:“孩子,明天你不用去你爷爷处了。”

聂十八愕然:“为什么?”

“因为你爷爷明天一早就要离开这里,到江湖上走走。”

“妈!那我怎么练功了?”

“你爷爷吩咐为娘,在他离开的几天内,要你先学会一门掌法。”

“掌法?”

“不错!是一门掌法,叫分花拂柳掌,为娘明天就开始教你。这一门掌法,又叫仁慈掌,端的是奥妙无穷。”

聂十八睁大了眼睛:“仁慈掌?”

小兰也好奇了:“夫人,仁慈掌用来干什么的?给人治病疗伤么?”

鬼妪忍不住笑起来:“丫头,你想得出来,它怎么会给人治病疗伤了?”

“它不是叫仁慈掌么?”

“丫头,别胡说了!因为这一门掌法,成在克敌制敌,令对手知难而退,对对手全无伤害。所以才叫仁慈掌,也有人称它为观音掌。”

小兰又问:“那对手害怕吗?不能伤人,这自动么克敌制敌呵!”

“对手打着打着,越打就会越害怕,最后只有逃走,不敢与你交锋。”

“它这么的神奇?”

“丫头,要不怎么称它为仁慈掌和观音掌呢?”鬼妪又对聂十八说;“孩子,你在老林山峰上与人交锋的情景,你爷爷当时也在,全看到了。”

聂十八惊愕了:“爷爷当时也在?我怎么不知道?也没看见?”

小兰也愕然:“老爷也在么?我怎么也没看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