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三十回 蒙面女侠(4)

血掌印大怒:“呼”的一掌扣也,即使在夜里火光之下,手掌殷红如皿,掌力惊人,对手只能闪避,绝不敢接招。谁知蒙面女子轻出玉掌,以巧妙的掌法,竟然将血掌印这一声极威极猛的掌劲,化解于无形无影之中。

苏三娘看得又惊震了,这不是慕容家的分花拂柳掌法么?难道是青衣狐狸莫纹女侠来救自己了?因为这一掌法,是慕容家的绝技之一。

血掌印也一时惊震:“你是青衣狐狸莫纹?”

“什么莫纹莫路,我是神秘女杀手,只懂得杀人。”

血掌印身边一个手下说:“印爷,她绝不可能是青衣狐狸,青衣狐狸属下曾见过,也曾听过她说话,不会像她似乌鸦般的嗓子。”

血掌印一脸骄横他说:“就是青衣狐狸来,老子也不看在眼里。上!你们去打发了苏三娘等人,我来打发她好了。”说着,他又是一掌朝蒙面神秘女杀手拍出。

其实来人正是鬼奴,黑豹给她眼下了一颗药丸。令她声音一时变得嘶哑起来,目的就是让任何人也不知道,使东厂的人今后无从追寻。

血掌印不愧是东厂三大绝顶高手之一,有数百次临敌交锋的经验,掌法一精一湛,内力浑厚,掌掌拍出,声威惊人。鬼奴虽然身怀太乙门几门绝技,但实战经验不及血掌印,加上鬼奴是第一次与这么一位一流的上乘高手交锋,免不了有点心怯。但她的树摇影动身法,却令血掌印凌厉的掌劲招招落空;若以剑反击,又为血掌印深厚的功力震偏了,所以一时间,两人交锋难分上下,纠缠了在一起。

另一边,苏三娘等人渐渐招架不住了,苏三娘犹可招架耿狄,其他人根本招架不了如狼似虎的东厂杀手。七个杀手,似虎狼扑入了羊群,又令金刀门的人死伤不少,连余少峰也身受两处刀伤,拼死在奋战。

这时,又一条黑影临空而来,这是黑豹赶来了,他一出手,就将四个杀伤人最多的凶狠杀手,拍得横飞了出去,摔下来时,一个个全变成尸体。他一下纵到鬼奴面前,对鬼奴说:“你去打发那三个杀手,这个血掌印,交给我了!”

“是!”鬼奴跃出身来,便去直取耿狄。她对苏三娘说:“苏掌门,你去相助你的手下。”说时,一连三招,就将耿狄杀得手忙脚乱,最后一剑,就将这红鼻老九的一条手臂削了下来,顺势一脚,不但将他踢飞了,同时也封了他的穴位,叫他卧在地上不能动弹。

在同一时间内,血掌印见又来了一位蒙面黑衣人,转眼之间,将自己的手下,东厂内四名好手,像丢废物似的扔了出去,武功之高,比神秘女杀手有过之而无不及。眼下他又代替了蒙面女杀手来对付自己,惊问:“你又是准?”

“神秘杀手黑豹!”来人声音苍老。

“什么?又是神秘杀手?”

“唔!今夜是你的死期到了!”

血掌印怒得一击去,蒙面黑豹毫不闪避,任由血掌印一击在自己的心胸上。血掌印不由嘿嘿冷笑,心想:什么神秘杀手黑豹,老子还以为你武功极高,原来是一个不会闪避的老废物,武功还不及那个神秘女杀手。你中了老子这一掌,就算你内力再厚,不死也重伤,胸口留下一个殷红如血的掌印,没有一年的卧床时间,不能消除掌印。

血掌印满以为这一掌必然将对手击倒在地。可是他一下感到自己拍中的不是人体,而是拍在一道无形气墙上,自己反给震得连连后退几步,才能站稳脚跟,整条右臂,几乎全麻木了,已不由自己指使。

黑豹一声冷笑:“你这样的武功,也想来踩平金刀门?简直是太不自量了!”

血掌印自行走江湖以来,从来没遇到过武功这般深奥莫测的对手,要是金刀门有这么两位高手在暗中保护,别说不能夺取过来,恐怕连自己的性命也难保。他惊骇地问:“前辈到底是哪一派的高人?”

“老夫无门无派,要说有,叫神秘杀手派好了,你去死吧!”黑豹说时,一袖拂出,一道衣袖劲风直击血掌印,迅若急光流电,血掌印想避也来不及了,一声惨叫,当场毙命,仰面倒卧在血泊中。

这时,鬼奴也将那两个东厂杀手杀死了,黑豹对鬼奴说:“我们走!”

鬼奴对苏三娘说:“苏掌门,今后你多保重了!”说完,便跟着黑豹一闪而逝,消失在夜空里。

东厂这次来的十一位好手,包括领队的血掌印,除了耿狄断一条手臂能生还外,其他十人,无一能生还。他们才是竖着而来,横着出去了。

黑豹和鬼奴一走,苏二娘等人才从惊愕中醒过来,急叫唤:“两位恩人请留步!”可是黑豹和鬼奴早已在夜空中杳如黄鹤,不见半点踪影。而且金刀门没有任何人有这么好的轻功,能追得上他们。

得救了的金刀门人纷纷问苏三娘:“这两位大恩人是谁?怎么就走了?”

苏三娘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今后想报答他们也不可能。弟兄姐妹们,我们打扫战场吧,将伤者扶下去好好医治,死者厚葬,安抚死者的家属。”

金刀门的人正在打扫战场时,门外人声嘈杂,似乎又有一批人奔来了。苏三娘大惊,以为又是东厂的人赶来。可是,首先奔进来的是丐帮长沙堂的堂主袖里乾坤张振宇,他带着本堂的一批高手,来相助金刀门了。

张振宇原是丐帮江陵堂的堂主,由于长沙堂主年老引退,便将他调来了长沙府堂口。他一进门,见金刀门大堂前的广场上死了不少人,金刀门活着的人也或多或少带伤,一怔说:“我叫化来迟了!苏掌门,是什么人来犯你们?他们呢?走了?”

苏三娘不想让这事张扬出去,说:“是一伙不明来历的强人,个个武功极好,要不是来了两位神秘的高人前来相救,恐怕我金刀门真的灭绝了呢。”

张堂主又是一怔:“两位神秘的高人?是不是一个叫神秘杀手黑豹?”

苏三娘也愕异:“张堂主,你认识这一位高人?”

张堂主没答,反问:“他来了这里?”

“是!”

“现在呢?”

“走了!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

张堂主说:“可惜!可惜!我叫化又来晚一步,无缘拜谢这位高人。”

苏三娘又是奇异:“张堂主,这是怎么一回事?”

张堂主一说,才知是这么一回事。有人给他们送来一张字条,说今夜寅时,有人要血洗金刀门,叫丐帮的人快进城去救。张堂主顿时招集了十多名能飞越城墙的丐帮好手,正想出门,不料一下遭到了一伙不明来历的人的伏击,其中有两三个武功极好的联手围攻张振宇。正危急时,一位蒙面黑衣人突然出现,自称神秘杀手黑豹,出手几招,就将那一伙强人打发掉,叫张振宇速进城救金刀门的苏三娘。而黑豹身形一闪,也突然不见了。张振宇堂主说到这里又说:“给这样一阻,所以我们才迟来一步。”

苏三娘惊疑:“张堂主,你不认识这位高人?”

“不认识。黑豹之名,我今夜才第一次听闻。苏掌门,你认识他?”

“我也跟张堂主一样,也是第一次听闻。”

这就奇怪了,他怎么会通知我来救你们的?”

“张堂主,我也为这事感到纳闷。”

“还有,这一伙强人是什么人?苏掌门,你几时与他们结怨了?”

“张堂主,说来话长,我们到大堂上坐下慢慢说。”

苏三娘的一位贴身丫环走过来说:“夫人,那一个姓耿的活着,没有死,只断了一条右臂,我们怎么处置他?”

苏三娘咬着牙:“都是这狗贼挑起的祸端,害死了我们这么多兄弟,给我挑了他,别再让他活在世上再害人。”

张堂主问:“这姓耿的是什么人?”

“他过去是一陰一掌门的第九骑的骑主,现在投靠了东厂,成了东厂一个可怕的鹰犬。”

张堂主一怔:“什么?这伙强贼是东厂的鹰犬?”

“张堂主,请原谅,是我连累了你们。”

“苏掌门别这样说,你我都是武林中人,义气相交,患难相助,谈不上什么连累不连累,别人害怕东厂的人,我丐帮才不将他们看在眼里。穷叫化烂命一条,大不了和他们一拼了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张堂主,话虽这么说,我还是不想将事情闹大。我们最好装作不知道是东厂的人,将他们当成了黑道上来踩盘子的人,我想东厂的人更不想将今夜里的事闹了出去,这对他们也不光彩,坏了官府的声望。”

“好!我们就当作不知道好了!”

苏三娘便对手下人说:“准备酒菜,招呼丐帮的弟兄们!”

事后,东厂的人果然不敢张扬出去,更不想承认这是东厂的人干的。长沙知府在田捕头的周旋之下,也不了了之。但神秘杀手黑豹的故事,没有几天便传遍了武林,惊震了江湖,人人惊疑:这神秘杀手黑豹是谁?江湖上可从来没听闻这么一位高手的。

天亮时,鬼奴恢复了原来的打扮,回到船上,船经过洞庭湖,在岳州府的巴陵城泊岸。鬼奴打发船家转回长沙,自己找了一间客栈投宿。没有多久,黑豹便跟踪而来。

鬼奴问:“爹!我们今天去哪里?”

“去江西武功山!”

“我们不是要北上吗?去武功山干吗?”

“找火云道长。”

“爹与他相熟了”

“不熟。”

鬼奴又奇怪了:“那找他干吗?”

“鬼奴,你在长沙伤了他的三个弟子,火云道长为人亦正亦邪,但极为护短,他无法找你,必然会去长沙找苏三娘的麻烦,好人为到底,你既然出手救了苏三娘,就应该不留任何尾巴,别给苏三娘再添麻烦。”

“那我们去找火云道长晦气了?”

“也可以这么说,叫他今后不得去找苏三娘。”

“他会答应吗?”

“在江湖上,最后就武功来说话。”

“我们不会杀了他吧?”

“鬼奴,火云道长是江西一地上的高手之一,富于心计,你恐怕杀不了他,而且也没有必要去杀他,教训他一下就行了。这样也会令你增加与上乘高手交锋的经验,以后就不会心怯了。”

“是!爹!找与血掌印交锋,的确是有些心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