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二十六回 神功练成

上回说到鬼奴刚要入睡时,蓦然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震得连自己所睡的床也摇晃起来,她脑海中顿时闪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山崩地裂!她一下似疾燕般从窗口飞了出去,落在空地上,以免被倒塌下来的房屋所压伤。她马上想到自己主人的安危。可是她落到地面后,好一会儿,除了那一声巨响仍在夜空远处滚动外,幽谷中的一切事物,仍乎静如常,山不见晃,地不见摇,就连房屋也没有塌下来。余音在远处夜空里消失了,幽谷依然是一片的宁静,四周景物如旧,只见她的猎犬豹儿,走到她身边来了。

鬼奴疑惑起来:难道我太过敏感了?不是山崩地裂?还是远处的一山头塌了下来?她仰望漆黑的夜空,只见满天星斗闪烁,山风轻轻刮来,惬意极了。但她还是不放心主人在岩洞里的安全。她有三个月没有进岩洞了,去看看总比不去看放心。

鬼奴吩咐豹儿守着幽谷口,自己跃下朝天洞口,点燃了火把,朝主人闭关练功的地方摸去。在岩洞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全都是黑黝黝的一片。

鬼奴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的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正是她主人黑豹太乙神功练成后,破石墙而出时发出的巨响。

黑豹练功练到最后一刻之时,一身奇厚无比的真气,在体内滚动翻腾不已,似狂涛巨浪,又似千军万马冲杀,真气似欲破体而出,难受得要命。这时黑豹不敢有任何的杂念了,按太乙真经中的要诀,尽力把体内野马般的真气导入奇经八脉,冲刺最后的几处玄关。只觉浑身火辣,体内炙热难耐。突然之间,玄关冲破了,一身真气直通天地两极,仿似暑去凉来,一身舒畅无比。黑豹从石床上轻轻一跃而起,长长嘘了一口大气,知道自己所练的太乙神功终于告成,但仍然不知道自己的功力已达到何种境界。便走近入室练功时自己亲手用大石砌成的约二尺厚的一道石墙,试欲用手推开。可还未等他的手触摸到石墙,他一身惊人的真气如一股激流,直向石墙喷射而去,轰然一声巨响,便将石墙震得向四面八方飞散,块块大石横空飞出,真是石破天惊,黑豹反而愣住了。他真不敢相信自己有了惊世骇俗的功力,又随手抓起一块碎石,略用劲一捏,皆成粉未,顺手朝石壁扔去,跟着又发出一阵“咝咝嗤嗤”的响声,如钢珠般撞击岩石壁,那略为光滑的石壁已为石粉末击成千疮百孔,宛如蜂巢,他才感到自己已练成了震古烁今的功力。他仰天长叹:“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使我盼到了这一天。”

他按照太乙真经中的敛气方法,将一身奇厚无比的真气,收敛深藏到奇经八脉称周身各处的经脉穴位中,可随心而发,反击任何穷如其来的袭击。这时,他举手投足之间,皆成了凌厉无比的招式。

作为太乙门练真气成功的人来说,他是太乙门派第一位达到如此成就的男人。在他以前,凡达到此境界者均全是女子,没一个男子汉。

在武林中来说,内功练到如此上乘佳境的人,可以说是屈指可数,没有几人。就古今来说,只有慕容子宁、墨明智、黑鹰慕容智、江湖怪医公孙小蛟和点苍派的万里豹掌门等五人的内功达到如此佳境,现在,他是第六位。

在当今武林中来说,他与黑鹰慕容智、点苍派掌门人已可并驾齐驱,其他皆已作古,作为苦练内功而达到如此上乘的境地,只有他和名震武林的奇侠一枝梅慕容子宁一样,完全是靠自己的勤学苦练而得来,其他的,都是靠各种奇缘和巧合,不是服食奇花异果,就是靠吸取他人的功方而成功。如怪医公孙小蛟,先得了天圣老人六十年的功力,然后又不自觉地吸取了他人的功力,使自己一身的真气达到惊世骇俗的地步;黑鹰慕容智,是先靠自己勤练,后取得了西天法王毕生的功力,而达到了超群绝伦的境界;一代奇侠万里豹,也是靠自己奇特的内功,令对手主动将内力送给了他。至于墨明智的成功,那是九死一生,惊险万分,别人想学也学不了,也不敢去学。

讲到这六位一流上乘拔尖的高手,其他人都几乎是少年得意,提早成名而惊震江湖;只有他独自一人,大器晚成,年过六十才练成神功。

他和一百多年前的奇侠一枝梅慕容子宁练成盖世神功的情景,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赢容子宁是被困岩洞里出不来,为打发日子而练;而他却是主动去练。最大的不同,是两人所练的内功全然相反。慕容子宁练的是九一陽一真经,佛门的武学,至刚至一陽一;黑豹练的内功是太乙其经,道家武学,至一陰一至柔。以道家的学术来说是“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意思就是说,天下最柔弱的东西,却能驾御天下最坚硬的东西;无形的力量,却能进入没有缝隙的东西,从而将它们摧毁。如水,能将石头滴穿;风,能将岩石风化成沙。这就是道家武学的一精一髓,学武的最高境界。道家的太极剑、太极拳、八卦掌,都是以柔为主和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就是西门剑法,也是道家一门的剑法。以柔为主,无敌于天下。

武当、峨嵋、昆仑都是道家一门的武功,以柔为主。但它们对道家的学说,都不及太乙门体会这般深刻,也不及太乙门运用在学武上这么有成就,从而攀上了高峰。这大概是因为开创太乙门的是位女道士,对道学极有研究,深刻体会到道学的真谛。将“柔”的威力,发挥得尽善尽美,从而创下了这一门与众不同的武功来。

一般来说,以一陰一柔为主的武功近乎歹毒,有的步入了邪门,如玄冥一陰一掌门、梵净山庄的武功,凌厉而歹毒;可是太乙门一陰一柔的武功,异常的正道,半点也不歹毒,是以制服敌人为上,并不志在取人性命。所以太乙门的摘梅手、分花拂柳掌都是志在制服对手,夺取对手的兵器和消耗对手的内力,令对手知难而退。黑豹收敛了一身的真气,目光的神蕴也隐藏了下来。正所谓内功修练达到最高佳境时,便返朴归真,外表如常人一样,不是一流的上乘高手,根本就看不出来。

由于黑豹真气奇厚,不论视觉、听觉、嗅觉和感觉,都异于常人百倍,几可在黑夜中视物,察觉到二三十里之内的一切动静,这不,此时他已察觉到鬼奴心急火撩般进洞来了。

不久,只见鬼奴亮着火把到来,她一见石室前面碎石一堆,一下紧张起来了。再一看,自己主人一身衣服破碎不堪地立在石室门口,急切地叫起来:“主人!你没有事吧?”

黑豹不由从心里涌起一阵感激之情。近一年来,全靠她无微不至地关心自己,伺候自己的饮食,日夜为自己护卫。自己今日能神功练成,第一个应该感激的就是鬼奴。黑豹动仍他说:“鬼奴,我没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怎么会有事了?”

鬼奴再次在火光下打量着他:“主人!你真的没事?怎么一身衣服烂成这样?这道石洞倒下没碰到你?”

“洞是我推倒的,怎会碰到我了?你不会要我在你面前蹦两蹦,跳几跳才放心吧?”

“墙是主人推倒的?”

“是!鬼奴,我内功练成了,所以才破关而出。”

“真的?”鬼奴惊讶起来。因为她看见自己的主人,神态反而不及一年前时那么威严,那么目光炯炯,但一精一神似乎却好多了。口心里纳闷:这是练的什么功呵,怎么反不及以前了?大概是我看不出来,主人不会骗我的。跟着又说:“鬼奴恭喜主人了!”

黑豹朝鬼奴深深一揖,又吓得鬼奴连忙后退:“主人,你怎么啦?”她疑心主人练功走火入魔了,才有这种反常的行动,哪有主人向奴婢行礼之举?

“鬼奴,我能有今日的成功,全赖你的辛苦和照顾,我怎能不感谢你?”

“主人!你怎能这么说的?这样,不折了我的寿吗?我伺候主人,那是天经地义应做的。我能有今天,才全赖主人的思赐。”

“鬼奴,不管你怎么说,我都应该感激你才是。”

“主人……”

黑豹微笑着打断说:“好了!我们大家都不要说了,我们一块出洞吧!我这一身脏,应该洗个澡,换换衣服,不然,成了一个臭叫化子了,对你也不尊重。”

“主人,你又这么说了!”

“好好,不说,不说,我们离开这里。”

他们主仆两人,兴奋地离开岩洞,回到了草庐。黑豹见鬼奴行动敏捷轻盈,知道她在近一年里,内外功齐练,武功大进,已可跻身武林上乘高手的行列了,不禁暗暗点头赞许:这个女人,真是可造就之材,胜过自己在武当山所传授的众多弟子。

刚踏入草庐,黑豹见草庐内外在鬼奴的打点料理之下,清雅、洁净、美观、舒适,仿佛如一座人间仙府,更是大喜,说:“鬼奴,真难为你了,将草庐打理得这么好。我一身这么脏,会弄污你的地方的。”

“哎!主人,你又说笑了,这里可是你的地方呵!主人,你先坐一会,我去烧水给你洗澡,换过一身的衣裤。”

“那麻烦你了。”

“主人,你怎么练了一年的功,练得客气起来了?我可是你的奴婢呵!”

“鬼奴,我可是一直没有将你当奴婢看,只把你当成我的亲人,我的女儿一样。”

鬼奴听了更是一阵激动,喜悦:“主人这么看待我,我不更应该伺候好主人吗?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了?”说时,高兴地跑进了厨房。

一到厨房,鬼奴可忙了,她不但要烧一大锅的热水,还要为主人准备一点爱吃的饭莱,以庆贺主人神功练成而归。

黑豹痛痛快快地洗过了热水澡,洗净了身上的老泥垢尘,里里外外换上了全新的衣裤鞋袜。这全是鬼奴在近一年里为他裁剪缝制的,一身舒服极了。

这时天色大明,旭日初升,落雾轻飞,尽管山下还是一片云海雾山,但峰上却是一片晴朗的天空,山青林翠,风和日丽,山上山下,仿佛两个天地似的。幽谷,真正成了一处人间天上的仙府。

他们所住的幽谷,是连州县境内最高的大雾山上高峰中的一处幽谷,人迹罕到,地处粤、桂、湘三处交界的地方,更无道路来往。何况它的四周山下,尽是深涧大壑,莽莽原始森林,各种野兽毒蛇出没,因而更无人来这高峰上的幽谷了,大雾山既不是什么岭南的名山奇峰,也无任何寺庙道观,又不是三省来往必经的地方,就是礁夫猎人,也不需要跑到这高峰幽谷中来砍柴打猎。可以说,它是神州的一处没开垦过的处女地,无人烟的荒蛮山野。

黑豹洗完澡,又吃上了一顿丰富的酒菜,对鬼奴说:“我恐怕还得进岩洞里呆一段日子。”

鬼奴有些意外:“主人不是练完了功吗?怎么还要去岩洞里的?”

“不错!我的内功练成了,但那石壁上的武功我还没有去学。”

“主人,那你还要学多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