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二十五回 幽谷练功(5)

“所以就要你每隔十天半个月,进洞一次给我送水送食物。我会在堵起来的墙壁上留一个水方洞方便你送水送食物。至于临进有什么事要你办的,我自然会在水方洞留下字条。你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一年半载,没有什么困难吧?”

“主人!什么困难我都可以克服,我就是担心主人。”

“你别为我担心了,就按照我的吩咐行事,在这一年半载中。你要保证不准任何人踏进这幽谷里,想办法将他们吓走。万一有什么人强行要闯进来闹事,就给杀了他们,绝对不能手软。”

“是!主人。”

“就是你杀了皇帝老子,天大的祸也由我一人承担,不关你的事。”

“主人!你放心,鬼奴会懂得怎么处理,不会给主人闯祸的。”

“你能这样想就更好了。为了防万一,我现在再传你一门卧式内功的练功法,夜夜勤练,会令你内力大增,可与一流的上乘高手交锋。”

鬼奴惊奇地问:“卧式内功?”

“就是每晚临睡时练一柱香的时间。”“那坐练的内功还练不练?”

“仍然一早一夜不断练,一坐一卧两种练法,它们之间会相辅相成,功效倍增。来!我现在就传你卧式练功口诀和心法,你要切记了!”

“是!”鬼奴凝神聆听了。

黑豹将太乙门卧式内功练法的口诀和心法,一句句的传给了鬼奴,直到鬼奴能背诵为止。便说:“好!你夜临睡时就依法而练,以后的功力,就日进百尺了。一年半载之后,就是中原武林九大名门正派的掌门人,也不敢轻视你了。”

鬼奴听了,惊喜得不敢去想象。她哪里知道,黑豹传给她的这一门内功,一百多年来,不知是多少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最为上乘的内功,为武林中视为奇珍异宝。过去,不知有多少人为它而横尸在荒郊山野中。黑豹所以不告诉她,就是担心她一旦不慎泄露了出去,不但为她招来杀身之祸,而且也会在武林中又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令多少无辜的人为它丢了性命。

第二天一早,黑豹又呆嘱了鬼奴一些必须注意的事情,便带了鬼奴特意为他准备好的令物和用水,从此便将一切事务和心事抛开,心如止水,进岩洞去闭关练了。

鬼奴战战兢兢地不敢疏忽,除了练功练剑之外,就是每日在柱子上用刀刻画一条痕,数刀痕算日子。每隔十天,便进岩洞为自己主人送食物送水。虽然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幽谷中生活,却不感到孤独和寂寞,因为有猎犬豹儿与她为伴。她又是一个手脚勤快的人,闲时就栽花种果木,修整草庐四周的环境,铺石修路,不但在草庐四周载上了一排排刺竹林,更在幽谷口随意种满了一蓬蓬荆棘,封锁了人幽谷的路,就是有人偶然来到了这里,也会望而生畏,不敢进幽谷。要是有人斩荆砍棘,首先就会惊动了猎犬,窜了出去,也会将人吓退。何况这时鬼奴的武功,就是一些武林高手到来,也不会看在眼里,轻易地就能将他们打发掉。

鬼奴在不知不觉中,便将自己所居住的地方,打点修理成幽静、清雅、悦目、舒适而又安全的幽谷桃源,过着无忧无愁的日子。她唯一挂心的,就是自己的主人,不知闭关练功练成怎样了。

转眼三个月过去,一次她进岩送食物送水,主人在方洞口留下了一张字条,叫她不用十天送一次,一个月送一次就可以了。

鬼奴一看,心中惊疑:自己主人练的是什么内功?练成一个月才吃一次饭,那不快成为神仙,不食人间烟火了?但她高兴的是,主人无事,仍在凝神专一练功。三个月来,她每一次送水送食物来,总不见石室里有什么动静,从水方洞里向石室望去,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见。因为上一次送来的食物和水,主人没有拿,仍原封不动摆在方洞口上下由心里升起了一种恐惧感:不会是自己主人出了什么事了?或者病倒了?但她又不敢呼唤,因为主人曾经在进洞前吩咐过,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不能去惊动他。鬼奴只好轻轻将食物和水放下,将旧的带走。一连十天来,她莫不提心吊胆,害怕主人出了不幸。要不,怎么不吃东西和饮水的?现在,她看见了字条,便放心。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快过去,鬼奴依时送食物送水进岩洞。又看见主人在方洞口留下了一和字条,写道:“鬼奴,你今后不用送食物和水来了,也切莫来惊扰我。”

鬼奴看得又惊又喜:自己主人真的练成活神仙了,不日可以破石墙而出。主人既然叫自己今后不用送食物和水来,那自己就安心在草庐里等候主人啦!鬼奴想到这里,身轻似燕,悄然转出了岩洞,将草庐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修理得十分悦目称心,还特意为主人酿好了几坛美酒,将主人的寝室收拾一新,日夜在盼望主人出来。

近一年来,鬼奴没有半点松懈自己的内力和太极两仪剑法。由于她练的是太乙门的上乘内功,其实也是那位逝去多年前辈留下来的太乙真经中的两种练功方法。这门上乘的内功,初练时,几乎不见成效,勤练一两个月后,才渐见成效,半年之后,成效就明显的显露出来了,一年后,那真是日日不同。就像一个初出生的婴儿一样,初时还不会转身,一年之后,不但长高了,还会跳会跑,成长的变化是明显的。

所以鬼奴的武功和功力,与一年前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身轻似燕,敏捷如电,一身的真气,相当的深厚,从而又使她的剑法大进,过去一些高难度的招式,她没办法施展出来,现在轻易地便抖了出来,绝不输于当今武林任何一流的上乘剑手,可与当今武当满腔热情的掌门人试比高低了。而在轻功方面,更远远超过了武当派的掌门人,,达到了来去无声无息的境界,但还未能落在豆腐上。

鬼奴的这些进展,她自己是不知道了,因为在这近一年里,没有任何一位武林高手来过幽谷,没人与她比武试招,也就无从显示她剑法的一精一湛和威力。而她,更不想踏出幽谷半步,日夜为主人练功而守护着。有一点她是知道的,自己的轻功比以前好多了,那个朝天岩洞口,她只轻轻一纵,便飘然出来了,简直是不用半点劲力。而且身驮一二百斤的米袋,也是轻纵而出。因为黑豹将一年多的粮食,全部存放在岩洞里最干燥的地方,鬼奴用完米粮,就进洞里提取,再也不用出幽谷到市集上购买。

鬼奴出在除了练功练剑之外,就日盼夜盼地盼自己主人功成出关。一个月过去了,二个月过去了,第三个月眼看就要快过去,可是自己的主人,丝毫不见半点动静。这一下,鬼奴又担心起来:不会是主人真的出事了?不行,我得到岩洞里去看看。但是一想到主人的留言,叫自己切莫去惊扰,鬼奴又心大心细不敢进洞去看。

一天夜里,鬼奴刚练完了卧功,正准备合眼入睡,蓦然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自己所睡的床,也轻微摇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