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十四回 经霜凌雪(3)

聂十八从心里感激穆家父女,也从心里敬重穆家父女。他们为了自己,一路上忍气吞声,丢了一条大船也在所不惜,还在暗中照顾自已,出生入死与七煞剑门人斗争,事情一过,又来接自己。这一份情谊,恐怕就是自已的亲人也不如,他们的机智,勇敢、重情义的作为,既感动人心,也振奋人心,自己今后一定要像他们这样做人才对。

聂十八感到江湖上真是一个奇异的天地,有的人好得不得了,像穆家父女、吴叔叔以及邢天燕和小雪,有的坏得叫人可怕又可恨,像七煞剑门的人和勾漏二鬼、桂北大盗等人。人与人之间,怎么相差得这么厉害?

婷婷见聂十八一跃上船,有点意外,问:“我听姐姐说,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好得这么快?还可以跳跃的?”

“我是伤了一点点,小雪姐姐给我服了药,包扎后,好像已好了。”

“看来邢姐姐长白剑派的龙凤熊胆丸,的确是医治跌打刀伤的良药。

聂十八愕然:“什么?那些黑色的药九,是龙凤和熊胆制成的药丸么?”

“你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小雪姐姐没告诉我。要是我知道,就不敢服用了。”

“什么?你怎么不敢服用的?”

“用龙用凤用熊胆制成的药,那不很名贵吗,我身上这点点伤,用一些山草药就可以医治。我过去在山上打猎,受过多次的伤,就是用半边雄、老虎须、七叶一支花等草药医好的。

“嗨!不跟你说了,你快进舱去吃饭吧,你难道不感到肚子饿?”

婷婷不说则已,一说,聂十八真的感到肚子饿了,从早上吃过饭后,一直到现在,聂十八是一点东西也没吃过,就是水也没有喝一口,一整天都是在紧张的时辰中过着,面对那么多凶恶之人,几乎连自己的性命也忘了。怎么会想到还没吃饭?他说:“我,我真的肚子饿了!”

婷婷说:“肚子饿,那快去吃呀!”

聂十八走进舱来,感到这条船比原先的那条船小得多了,船也没有原来的好。他十分抱歉地对穆老爹说:“老伯,我真对不起你们,害得你们失去了一条大船。”

婷婷说:“你说这话不见外么?”

穆老爹说:“聂兄弟,这条船也算不错,在湘江上航行,恐怕比我们原先的大船还来得好,没有那么笨重,走起来轻快多了。”

“老伯,你不是在安慰我吧?”

“嗨!我是说真的。立如龙这湘江一霸,也不失为一条汉子,信守诺言,为报答燕丫头救他之情,将他们这条较好的船给了我们。”

是夜,船缓缓地沿湘江逆流而行,经衡一陽一驶去。

饭后,聂十八以一种复杂的心情对穆老爹说:“老伯,你们一家对我那么好,我真不知今后怎么报答你们才好。”

“聂兄弟,别说法样的话。我们江湖中人,有所而为,也有所而不为。像聂兄弟这样无辜的受七煞剑门人所害?我们不能置之不理,不然,问心也有愧。”

“老伯,其实你们已让他们清楚了与这件宝物无关,大可以离我而去,何必为了我又跑回来?我真的不想再累了你们!”

婷婷问:“哦?你真的想我们一去不回来?”

聂十八一时不知怎么说好了。对这件事,他的心境是复杂的,既想也不想。当他看见穆老爹和婷婷驾船离开大桥湾时,心里怏怏若有所失。在情感上,他和穆家父女相处这么好,同生共死,十分舍不得和他们分开;但在理智上,他又希望他们快些离开自己,别因自己而受牵连。

婷婷又问:“嗯?你怎么不出声了?”

聂十八只好老实地说:“说真的,我心里想你们走,又舍不得你们走。”

“我们也是一样呀!再说,我们总能忍心将你丢给一群恶狼而只顾自己脱身?要不是有邢姐姐在你身边,说不定当时,我们就出手杀了那一群恶狼了!”

婷婷说:“再说,我们更不能置邢姐姐的生死而不顾。”

穆老爹说:“好了!现在这件事总算有了结果,除了七煞剑门的人外,江湖上人都知道你身上没有什么蓝美人。大家都洗清了,今后恐怕没有什么人再来麻烦你,大可以放心去岭南了。”

“哦!江湖上人都知道我没有蓝美人?”

“聂兄弟,经过天桥湾这一战,起码在场的群雄都知道你没有。江湖上发生的事,比什么传得快,他们是一传十、十传百。用不了三天,江湖上人人都会知道。而且今后,只有给七煞剑门的人添麻烦,没有什么人再来找你了。”

“老伯,你们怎么知道蓝美人落到了他们的手上了?”

婷婷嚷起来:“嗨!你真是老实得很,我们不这样说,又怎么给你洗脱关系?”

聂十八傻了眼:“那他们根本就没有?”

“他们诬赖你,我干吗不能这样对付他们?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什么,也是他们自找的。”

穆老爹说:“聂兄弟,在江湖上,对付用心险恶的人,不能太过老实了,得用些心思才行。”

聂十八感慨他说:“老伯说的是,我以后再不会那么呆头呆脑的了,会花些心思来应付恶人。”

婷婷说:“爹,你不如传十八哥一路刀法,不然,他那一把猎刀带在身上也派不上用场,不但不能与人交手,连防身也不行。”

穆老爹点点头:“聂兄弟,用弓箭不愧是一流的高手,兔子十八跑,骤然还击还有点作用,但也只能对付像洪湖四把刀这样的小贼,对付一流的高手就不行了。你想不想学我的刀法,多一门防身之技?”

聂十八大喜:“想呀!”他见穆家姐妹和邢天燕、小雪用剑那么好,要是自己学得她们一半的功夫,就不用害怕强盗山贼了。可是他又想,猎刀也有刀法么?它顶不顶得上剑那么好用?便迟疑地问:“老伯,用猎刀也有刀法么?”

穆老爹说:“聂兄弟,每一种兵器,都有它的一套招式。猎刀可以当匕首使用,捅、刺、挑、剔、划,都有它种种运用的手法,更利于近身搏斗,运用得好,往往比用剑和大刀还起作用。何况你还会兔子十八跑。在这基础上,学这一路短刀法,就易得多了。”

“真的?老伯,那你快教我。”

“聂兄弟,话说回来,兵者凶也,短刀不出则已,一出必定伤人。所以你千万不可乱用,一般最好不用。只有在敌人逼用你忍无可忍,非动手不可时才用。”

“老伯,你放心,我不会乱用的。”

“以聂兄弟的为人,我自然信得过你不会乱用。今天太晚了,又累了一整天,你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我再传你刀法。”

穆老爹没有说错,湘江边大桥的事件发生后不出三天,便在江湖上传遍了,聂十八一下成了江湖中人言谈的目标,以前谁也不知道有聂十八这么一全人,现在连中原武林九大名门正派,四大武林世家的人,也知道有这么一个深山猎子,同时也知道了武林珍宝蓝美人不在聂十八身上,他是给七煞剑门人设计陷害的。至于蓝美人是不是已落到七煞剑门手上,由于众说纷纷,就不得而知了。有的说蓝美人是落在七煞剑门人的手上,因此也的确给七煞剑门的人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武林中不少一流上乘高手跑到熊耳山去打听,甚至登门索取;但也有不少有见识的人,感到这事来得蹊跷,要是七煞剑门人真的取得了蓝美人,何必要嫁祸给一个无辜的青年猎人?而且还死伤了不少的弟子,弄得江湖上人人知道?对自己门派又有什么好处?所以对蓝美人落在七煞剑门手中之说,是半信半疑,有的就根本不相信。

不管怎样,在这一段日子里,再没有什么武林人士来打扰聂十八了,认识他的人,有的死了,有的伤了,没死没伤的,知道他没有这件宝物,再找他也没用,纷纷各自返回老家。七煞剑门的人,在大桥湾,战中伤亡惨重,熊梦飞的三位弟子,一死二重伤;二位长老,一死一失踪;七名剑手,四死一残废,只有两名生还;其他武士,二十多人,更是伤亡惨重,只有两三人侥幸逃脱大难。所以说,大桥湾一战,七煞剑门的人是元气大伤,也不去追踪聂十八了。

至于穆家父女,毫不为人注意,除了吴三、邢天燕主仆和聂十八之外,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真面目。群雄们根本就没想到,那四位武功莫测的蒙面黑衣人,其中有三个就是穆家父女,是他们瞧不在眼里的船家。勾漏二鬼要不是忌畏飞天妖狐邢天燕主仆,说不定一到大桥湾,就将他们先砍了。想不到他们最后还是死在婷婷的剑下。

不论是群雄也好,七煞剑门的人也好,看到四位蒙面黑衣人身法之快,剑法之奇、招式之绝时,都骇然。尤其是那位蒙面黑衣老者,不用十招,就破了七煞剑门的三星剑阵,转眼之间,熊梦飞的三位弟子一死二重伤,人们更是惊震了。这样的武功,放眼当今武林,除了慕容家,恐怕再没人能敌。这些蒙面黑衣人是谁?是重出江湖的神秘可怕的黑豹?可是黑豹向来一个人独来独往,从不与人为伍,而当晚却是四个人了?不是可怕的黑豹,那又是谁?显然他们是为了武林奇宝蓝美人而来。要是有他们插手,别的人就别想染指了。群雄当中就是武功最好的火云道长,自问不敌七煞剑门中的商天赐等人,就更不能接这些蒙面黑衣人一招半式了,今后还是少卷入这些事为好。

贵州九龙门和湘西言家,更是暗暗感激飞天狐邢天燕,是邢天燕劝他们离开的,不然,也将落得那三处人马失败的下场。

由于这种种原因,所以从大桥湾到衡山,又从衡山到衡一陽一,聂十八和穆家父女一路相安无事。

到了衡一陽一,要是还是原来的穆家大船,就不能进入耒水河面到郴州,他们便会在衡一陽一分手,各奔东西。可是丘如龙给他们的这条中等船只,船身长而窄,吃水深,并且打造得十分坚固,本来这条船是湘江一霸自用的,在湘江水面航行时,比任何船只都来得轻快,因而在穆家父女的操作之下,便可以驶入耒水河,直接将聂十八送到郴州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