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十四回 经霜凌雪(2)

吴三心想:这个女人,才真正是个名副其实的妖狐,怪不得邢天燕说她会勾魂了。但却笑嬉嬉的说:“宫长老,在下是位江湖浪子,大庙不收,小庙不管,四海为家的游魂野鬼。因为邢姑娘请我来帮手,所以跑来了!”

邢天燕听了又骂起来:“谁请你来了?”

吴三慌忙说:“对对!是我自己跑来的,我见这里打得热闹,心痒难禁,也想与人交交手。宫长老,请别客气,出招吧。”

宫琼花向他飞了个媚眼:“大哥!我看我们别交手了,我们做个朋友好不?”

“做个朋友?那很好嘛!那在下找谁交手去?”

“你想和人交手,那还不易的?”宫琼花一指邢天燕,“那你就与她交手,要是你能杀了她,我可以给你好处。”

“哦?你可以给我什么好处?”

“总之,要我干什么都可以。”

“真的?你不后悔?”

“大哥!我会骗你吗?”

“好呀!那你给我将自己的脑袋砍下来!”

“你说什么?”

“我说,你将你自己的脑袋砍下来给我,因为你这张脸长得太漂亮了,我十分喜欢。”

宫琼花感到自己一片真情实意,却受到了对方这般的调侃和戏弄,不由老羞成怒,一剑刺出:“老娘先要了你的脑袋!”

吴三一闪避开:“哎!你说说怎么就动剑了?这可不像与我交朋友呵!”

邢天燕在一旁笑道:“你要人家的脑袋,人家还与你你交朋友吗?”

宫琼花又是一剑刺出,朝邢天燕骂道:“妖狐,你别得意,等会老娘也杀你。”

邢天燕说:“姓宫的,你放开眼看看,你们七煞剑门的人,现在死的死,伤的伤,就是连你的那三位什么七大弟子,也自顾不来、你还想杀我?你等着受死吧!”

宫琼花一看,不由吃了一惊。只见两位蒙面黑衣少女,来回交错飞腾纵跃,她们所到之处,莫不人仰马翻,不但杀得七煞剑门的人魂飞魄散,连那三处臣服七煞剑门的人,也纷纷争相逃命。至于商天赐、威如风、周若水,给一位威不可挡的蒙面黑衣老者杀得手忙脚乱,三星剑阵布不成,一个个只有回剑自保,再也不能互为配合。突然,蒙面黑衣老者一声长啸,宛如龙吟虎啸,群峰震动,江水起浪,熊梦飞的三位得意弟子,已倒下了一个,一个不见了一条手臂,只剩了一个戚如风在苦苦支撑,自己身边的元岗,早已奔过去扶着断臂的商天踢往黑处逃命。

宫琼花见势不妙,身形一闪,抽身逃命。谁知吴三的幻影身法比她更快,早巳横在她前面,说:“嗨!你的脑袋还没事割下来给我哩!怎么就跑了?”

“你真的要我的脑袋?”

“哎!这是你说的,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而且还不会骗我,你怎么骗我了?”

“好!那你先杀了那妖狐,我将自己的脑袋割下来给你。”

“不行!她不割下我的脑袋就算好的了,我还敢割下她的脑袋吗?我只能割下你的脑袋,其他人的脑袋,我割不了。”

宫琼花见不是路,一剑挥出,又夺路而逃,可是不论她往哪一个方向逃跑,吴三那鬼魁般的身法,总是出现在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手中似竹似箫的兵器,逼得她退了回去。宫琼花才真正害怕了,知道自己碰上了武林中第一流的上乘高手,轻功比邢天燕还高,惊问:“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你看呢?我是人还是鬼?”

“就算你是鬼,我也跟你拼了!”宫琼花知道自己怎么也逃脱不了,一连十多招剑刺出,招招都是凶狠的杀招。她希望对方轻功极好,武功不及自己,这一点,宫琼花又想错了。对手不但轻功一流,武功更是高过她。她的剑一连十多招挥出,不论是劈、削、点、刺、挑,招招落空,连对方的衣服也没有沾上,相反对手一还手反击,只出三招,那似竹似箫的兵器,就将她绊倒了,同时还封了她的穴位,令她倒在地上站不起来。

宫琼花可怜兮兮的说:“大哥!你真的要杀我吗?”

吴三不由手软了,他从来不杀毫无反抗能力的对手,除非对手是十恶不赦的歹徒,欠下平民百姓累累的血债。但这宫琼花虽然一一婬一一荡不堪,似乎没有滥伤过平民百姓。她所杀的人,都是也她为敌的武林中人,而且往往只在交锋中杀的。吴三见她目前这种情景,杀不下手了。

邢天燕走过来问:“怎么?你舍不得杀了她么?”

吴三眨眨眼:“那你杀她吧!”

邢天燕怒道:“你将我看成什么人?我就是要杀她,也不是在这种时候,杀一个毫无反抗的人,算什么英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人是你擒的,你问我干吗?好!你要我杀她可以,你解开了她的穴道,我与她再交锋,我叫她死得心服口服。”

“算了,再交锋?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来打发她好了!”

“什么?你真的要下手杀她?”

“你不杀,只好我来啦!”

“你不怕有损你侠义之名吗?”

“哎!我从来不图这些虚名假誉。”吴三转对宫琼花说,“宫长老,要是你答应在下一个条件,我可以放了你。”

宫琼花仰脸问:“什么条件?”

“今后你不为七煞剑门的人卖命,不再在江湖上勾三搭四,找一个你满意的人双宿双飞,在下就放了你。”

“好!我可以答应你。”

“你不会又骗我吧?”

“你不相信,杀我好了!”

“好!那我放了你!”吴三用竹点开了她的穴位,“你走吧!”

宫琼花困惑地站起来:“你们就这么让我走了?”

“你不会要我们向你赔礼道歉吧?”

宫琼花苦笑一下:“你们不杀我,我已感激不成,怎敢有如此要求?”

邢天燕说:“那你还不快走?”宫琼花叹了一声,不知是妒嫉还是自感不如,对邢天燕说:“邢妹子,我真羡慕你有这么一个人相助。但愿他日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说完,悄然而去。

吴三故意糊涂,问邢天燕:“她在说什么了?”

“她说她以后要来会你呀!”

“不,不,我问的不是这些。”

“那你问的是什么?”

“她说她羡慕你什么了?”

邢天燕“啐”了他一口:“你别异想天开了,小心我以后用刀子挖了你的舌头!”

“你不会是当真的吧?”

“谁跟你这臭叫化开玩笑了?”邢天燕说完,笑着跑开了。

在同时间,穆老爹已用剑制服了戚如风,而娉娉、婷婷追杀惊散的众贼,不知追到哪里去了。

穆老爹的利剑,贴在戚如风的心口上:“说!你现在想生还是想死?”

戚如风说:“你要杀便杀,何必多问?”

“你以为老夫不敢杀你?”

戚如风闭目不语。婷婷这时转了回来,说:“爹!你杀了他,何人传话给熊梦飞老贼听?”

穆老爹一时不明:“叫他传什么话?”

婷婷打了一个眼色:“有关蓝美人的事呀,我们不是要向熊梦飞这老贼要么?”

穆老爹会意了,因为那一伙夺宝的人,虽然离开了这里,但仍隐藏在附近的山坡丛林里,和对岸的乱石中,就是湘西言家和贵州九龙门的百毒娘子,也都没有走,他们在暗中注视着这一场战斗的胜负,并且也对聂十八身上有没有宝十分关注。为了使这伙群雄真正相信聂十八没有宝,以避免聂十八今后再为武林人士盯踪、捉拿,穆老爹用低沉浑厚的声音说:“姓戚的,你听清楚了!老夫一直从广东到河南,又从河南到这里,都在盯视着你们七煞剑门人的行动,打探得十分清楚,蓝美人已落到你们的手中,你回去叫熊梦飞将蓝美人交出来给老夫,别再张冠李戴,叫一个无辜的小子为你们背这只黑锅。现在?你给老夫马上滚!”

穆老爹这一段话,中气充沛,在夜里更声传远方,明为说给戚如风听,实际是说给四周没离开的火云道长等人知道。婷婷又补充了一句:“你们这一次带人来,以为十分有把握的捉了这小子,然后在回熊耳山的路上,悄悄将他杀害灭口,然后又扬言他逃跑了,令武林中人再也找不到他的踪影,也不会怀疑蓝美人落在你们七煞剑门人手上,这一瞒天过海之计,你们能瞒过了别人,可瞒不过我们。没想到我们会来救这小子,让他四处说出你们一陰一毒计。回去告诉那熊老贼,他不老老实实在我们预定的地方会面交出蓝美人,别怪我们上熊耳山将你们七煞剑门的老巢也掀掉了!走!今后别让我再看到了你。”

戚如风的一把剑,给穆老爹奇厚的真气震断成几截,手臂骨也同时给震断了,全无能力反抗。他听了穆老爹和婷婷的话后,困惑、愕然,心想:蓝美人几时落在我们的手上了?既然师父得了蓝美人,干吗还打发我们来夺宝捉人?真的如这蒙面黑衣老者所说?这是张冠李戴迷惑江湖上人?但他不敢申辩,一肚的疑惑狼狈离开。现在,连戚如风也弄得稀里糊涂,四周隐藏的群雄,更是给弄得莫名其妙。

七煞剑门的人一走,婷婷又故意对邢天燕说:“你这飞天狐,别想打蓝美人的主意,要是你敢去熊耳山盗走了蓝美人,莫怪我们今后杀了你。”

邢天燕说:“你是在吓唬我吗?”

“听不听在你,到时别怨我们事先没有警告你!爹!我们走吧!”

婷婷和穆老爹双双闪身而去。吴三也对邢天燕说:“我看我们今后别去染指这位蓝美人了,我们也离开这小子才好。”

邢天燕哪有不会意的?问:“你怕了那位老者?”

“怕,怕,这个蒙面老者,神秘莫测,武功极高,说不定几时,他们会一下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摘去了我们的脑袋。邢姑娘,我们也走吧!别去靠近那姓聂的小子。”

吴三的话,同样是说给四周群雄听的。邢天燕想了一下:“好!那我们走!”她招呼了一下小雪,便丢下了聂十八一个人在尸首遍地的江岸河摊上,消失在黑夜中。似乎突然而来的四位蒙面黑衣人和邢天燕主仆两人,对聂十八没有什么情感,将他看成了一般的平民百姓,救了他之后,便悄然离去。

湘江水在黑夜中缓缓的流着,江岸上的那一堆大火仍在熊熊地燃烧着,不时爆发出一两声“僻啪”的响声,除此之外,江岸恢复了原有的宁静,所有人都走了,就是四周注视着这一场战斗的群雄,也走了,留下的只有聂十八一人,怔怔地对着江水而坐。在他一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一个可怕的场面,看见的死人那么多,那么惨烈的交锋,初时,他看见人流血和死人还感到害怕,但在这一场腥风血雨的大战之后,他似乎感到麻木了,也不感到害怕了。因为害怕也害怕不来。今夜这一场战斗,他也参加了,而且还亲自杀死过人,那是在小雪帮他包扎刀伤时,有两个不知死活的贼人朝他们奔来,他喝不住,只好以弹弓射击了他,百发百中的神弓打杀了两个贼子,也逼得贼人们不敢接近他们,后来婷婷奔来,才将这一伙贼人挑倒放翻了两三个,其余才惊散了。

聂十八不明白这些江湖上的人,怎么为了一个蓝美人,连性命也不要了?他在江边坐了半个时辰,一条船从下游而来,他知道,这是穆家父女来接自己了,他站起来扬手,船只泊岸,聂十八一跃而上。

穆婷婷又恢复了船家女打扮,聂十八要不是亲眼看见,他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娇小的船家女,就是刚才在江岸边来往如飞,叱咤风云,出剑无情,惊震群贼的蒙面黑衣女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