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十三回 大桥湾畔(5)

聂十八、邢天燕和小雪一听声音,便知道是婷婷赶来了。这个刁蛮、机灵、说话不饶人的水上小公主,一路上憋了一肚子的气,她的到来,不杀人才怪。邢天燕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的出现,说明穆老爹、娉娉和鬼影侠丐吴三已在附近,聂十八的安危,不用自己去担心了。

周若水扬眉问:“你是说在下?”

婷婷挥剑一指勾漏二鬼:“不单是你,也有他们两个和刚才那妖里妖气的臭女人,是我必杀之人。”

勾漏二鬼跳起来:“你要杀我们?”

“你们两个难道不横蛮?明明知道姓聂的冤枉,无辜给人栽赃,你们还要杀他来泄忿,最横蛮无理不过了,你们要杀人,难道我就杀不得你们?说!你们是自断呀,还是要我动手?”

勾漏二鬼是一地之霸,乖戾异常,哪里容得人当众侮辱自已?何况侮辱的还是一个未脱奶气的毛丫头。就算这丫头武功再好,自己的双刀联手,也不是吃斋的。所以他们一跃而起,双刀齐下,骤向婷婷劈来。婷婷在船上已受够了吴同仁的气,并且也知道他们在西南一带作恶多端,杀人不少,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找他们,现在是除掉他们的机会来了。在勾漏二鬼双刀骤然而来时,婷婷身形飘忽,仿佛从刀影之中闪了出来似的,出手不到五招,就将他们送上了西天。这是大桥湾大战的的序幕,也是第二次死人。第一次死的是石仁寿。

群雄见婷婷转眼之间,不费吹灰之力,便挑翻勾漏二鬼,行动干净利落,全惊震了,就是火云道长、善化禅师、百毒娘子等一众高手,也心中骇然。周若水、宫琼花更同时怔住了。他们全是看不出婷婷是哪一门、哪一派的武功。

婷婷杀了勾漏二鬼之后,对周若水、宫琼花二人说:“现在轮到你们了,是自断呀还是像勾漏二鬼一样,要我出手?”

元彪、元劲听了大怒:“你敢这么对我们七爷和宫长老说话?”

婷婷说:“我已经对他们算是客气的了,他们刚才是怎么对人说话的?”

元彪和元劲相视一下,便挺剑齐上。论武功,他们无疑在勾漏二鬼之上,而且他们还这么打算,就算自己不敌,七爷和宫长老也不会坐视不理,必然双双出手。以七爷的武功,是可以胜这小毛丫头了。要是自己两人能全力杀了这丫头,不但为七煞剑门增光,自己也可以扬名于江湖。”

这两个七煞剑门的剑手,剑法不错,在江湖上,也可以跻身于高手行列中,但在婷婷莫测的剑招下,也走不满十招。在第八、九招中,先后都给婷婷放倒了。

周若水和宫琼花这时才真正惊震了。婷婷杀了这两个剑手后,又盯着周若水和宫琼花两人:“怎样?是不是要我出手杀你们?”

周若水问:“小女侠到底是什么人?能不能赐教?”

“我不是说,我是专杀蛮不讲理、目中无人的人吗?不过,你想我不杀你们也可以,你得将你们已得到的蓝美人交出来!”

周若水愕然:“什么?要我们交出蓝美人来?”

婷婷这一句话,不但七煞剑门的人愕然,群雄愕然、就是连邢天燕、小雪和聂十八都愕然了。怎么蓝美人在七煞剑门人的手上,那他们怎么还在江湖上兴风作浪,四处追踪这件异宝,邢天燕转而一想,登时明白了婷婷这句话的用意。七煞剑门的人疑心,诬赖这件异宝在聂十八身上,为什么婷婷不可以疑心,诬赖在七煞剑门人的手中?这么一来,把矛头转向七煞剑门,令武林中人不再去追踪聂十八,这真是一条绝妙好计,胜过处处被动挨打。

婷婷跟着说:“是呀,你们交出蓝美人来,我看在这件异宝上,不杀你们。”

周若水说:“我们哪来的蓝美人?“

“你还想瞒我吗?你们瞒江湖上人可以,瞒我可不行。你们已夺取了这件宝物,害怕武林中人知道,无瑞端栽在这个姓聂的人身上,转移人们的注意。这计划是不错,可惜太过聪明了。你们要是仍栽在什么镖局或什么门派,我或许相信,你们却在一个没在江湖上动过的深山青年猎人身上打主意,不令人生疑吗?”

邢天燕火上加油的说:“原来是这祥。你们七煞剑门的人用心太过歹毒了,害了这位聂兄弟不说,更害得多少江湖上为这件异宝丢了性命,连我也给你们瞒过了,千辛万苦跑来寻找这个聂兄弟。”

聂十八却信以为真,怒问周若水:“你们干吗要这么害我?”

群雄更是忿怒异常,群情汹诵,纷纷怒问:“说!你们七煞剑门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做的?”

“你们已夺得了蓝美人,干吗还要挑动我们互相猜疑、残杀,我们死的人还少吗?”

“姓周的,你赔我们的死去兄弟的命来!”

“大家齐上!先砍了他们,再找七煞剑门算帐!”

“对!今天不说清楚,别让七煞剑门离开湘中!”

“叫他们将蓝美人交出来!”

有的人已纷纷拔刀提剑,准备与周若水、宫琼花拼个你死我活。为无故死去的弟兄报仇雪恨,言少寨主更是大喝一声:“言家的郎儿们!给我拿开阵线,别让七煞剑门的人离开这里!”

周若水想不到群情这般汹涌。当然要是没有这蒙面少女,他根本就不会害怕。现在,他不能不有所顾忌,但仍镇定如常,不为群情所动,只防着蒙面少女和飞天妖狐邢天燕。宫琼花可沉不住气了,问周若水:“七侠,我们怎办?”

周若水说:“宫长老放心,先稳着众人.大师兄就会带人赶来了!”

“哦?商大侠也来了?”

“唔!师父他老人家这一次是志在必得,就算取不到蓝美人,也要将姓聂的小子活捉回去。”

“姓聂的小子身上真的有蓝美人?”

“师父他老人家不会料错,就是没有,他也有可能知道蓝美人的下落。”

婷婷见周若水、宫琼花在群雄的纷纷责问中,仍低声细语交谈,问:“你们商量好了没有?是交出蓝美人呀,还是联手齐上?”

婷婷正说着,只听得一声呼啸,几十条人影从四周山峰、树林中纷纷涌出,首先而到的是和周若水打扮一样的锦衣剑客,其他的人,有的是青衣剑手,有的是黑衣武士,有的是其他劲装的大汉,人数有三十人之多,他们一到,立刻四下散开,将江岸上所有的人都包围了。而两位锦衣汉子带着四名随身劲装大汉步入人群中。

周若水对宫琼花说的话没有错,熊梦飞这一次的确是志在必得,能梦飞的耳目早巳打听到西南各地群雄纷纷云集在长沙、衡一陽一一带,要拦截聂十八,夺取蓝美人,便先打发宫琼花、石仁寿两位长老赶来,假意参加奇宝同盟。随后又先后派出了三位弟子,带着一批剑手和武土而来。别说火云道长等人没有夺得蓝美人!真的弄到手了,也不能让他们带离大桥湾。他已准备大开杀戒,把不臣服七煞剑门的人,全部杀掉。

可以说,火云道长等九家十八处的人,只是一场欢喜一场忙,到头来还是落得两手空空,甚至连性命也赔了进去。这就是周若水一来便旁若无人,没将群雄看在眼里的原因。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人不啻个个都是死人,只有臣服七煞剑门,才能活命。他想不到,凭空杀出了一位在江湖上不见经传的蒙面少女,武功之高,在他意料之外,竟然杀了七煞剑门的两名剑手。

周若水一见他们及时赶到,大喜而说:“大师兄,五师兄,你们终于赶来了!”这两位锦衣汉子,一个是熊梦飞的大弟子追魂剑商天赐,一个是熊梦飞的五弟子寒风剑戚如凡。

商天赐睨视忿怒的群雄一眼,眼光却停在蒙面少女的身上,问:“七师弟,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珍宝得了没有?”

“大师兄,姓聂的小子身上,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件珍宝,连他所坐的那条大船也全部拆毁搜索过了。”

“唔,这早已在师父他老人家的意料之中,他不可能带着这件珍宝上路,那只好将他带回去。”

婷婷说:“你们别再做戏啦!蓝美人已在你们七煞剑门手里,还来装模作样干什么?”

商天赐瞪着眼望婷婷:“你说什么?”

宫琼花答话说:“大侠,这小丫头说蓝美人已在我们手里了,要我们交出来了!”

“简直是胡说八道!她敢向我们要宝?”

周若水说:“大师兄,这小丫头的武功极好,剑法在中原少见,转眼之间,杀了勾漏二鬼,也杀了我们派的元彪、元劲。”

商天赐略一怔:“什么?她敢杀我们的人?”

宫琼花又说:“大侠,她何只是杀了人,还说要我们不交出蓝美人来,连七侠和我也要杀了!”

“太放肆了!”

周若水又说:“大师兄,正因为她这么一说,在场的人都以为我们得到了蓝美人,群情汹涌,要与我们为敌。”

火云道长不愧是位老江湖,遇事极为沉着,所以才为九家十八处的人称为盟主。他朝商天赐稽首问:“商大侠,蓝美人没有落在贵门的手中?”

宫琼花说:“道长,要是这件珍宝真的在我们手中,我们何必来趁这个热闹?大可以袖手旁观,让你们龙争虎斗。就算如那妖狐所说,我们要挑动你们互相残杀,也不必亲自出面呵!”

商天赐说:“道长,我可以告诉你,蓝美人没有在我们手中,否则,在下也没有必要带这么多人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