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十三回 大桥湾畔(4)

“只要你将命纳出来,什么话也不用说。”宫琼花自问武功比石仁寿高,要杀这飞天狐,不在话下。就是论真正的武功,飞天狐也不是石仁寿的对手,只不过飞天狐用奇招诡计,装着逃跑,骤然来个回马槍,令石仁寿一时不防,才成了飞天狐剑下的游魂。宫琼花感到自己的同伴死得太冤枉,誓要杀了飞天狐,为石仁寿报仇。

邢天燕一声冷笑:“你是不是害怕我将话讲出来,对你不利?”

“你有什么话能对我不利的?”

“既然不害怕,那你为什么不让我说?”

“好!你说!老娘看你能说出什么话来!”

邢天燕转向群雄说:“各位不是想知道这小子身怀异宝的事,是谁传出来的吗?”

群雄一听,顿时惊讶相望。火云道长问:“邢女侠,是谁传出来的?”

邢天燕一指宫琼花:“就是她!”

宫琼花一怔:“飞天狐,你说什么?”

“我说,一定是你和那姓石的说出来的,意在挑动武林中人的仇杀。”

宫琼花大怒:“飞天狐,你是找死了,敢胡说八道?”

“我说的不对么?”

宫琼花一剑挥出:“老娘先割下了你这妖狐舌头,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造谣生事。”

百毒娘子柱拐杖而出,架开宫琼花,怒问:“你是不是想杀人灭口?”

“百掌门,你相信这妖狐的话?”

“就是不相信,也得等人家将话说清楚,你又何必急于动手?”

毒蝴蝶一旁说:“是嘛!你这么急于杀人灭口,就是不是你传出来的,也难以令我们相信了!难道我们九家十八处的弟兄,能白白死了那么多人?”火云道长向邢天燕问:“邢女侠,你说这话是宫长老传出来,有何凭据?”

邢天燕反问:“道长,你没有听闻七煞剑门的人,在长江赤壁上拦劫这位聂兄弟的事?”

“贫道是有所闻。”

“这不证明了聂十八身怀异宝,首先是七煞剑门人传出来的?”

一直不出声的湘江一霸丘如虎说:“不错!首先是七煞剑门的人传出来的,才弄得江湖上人人传开了。”

宫琼花问:“这又关我什么事了?”

邢天燕问:“你和姓石的不是七煞剑门的人?不是他们的长老?你敢不敢对天发誓,你从来没说过聂兄弟身怀异宝的话?”

“你——!”

“我没有冤枉你吧?”

其实,说聂十八身怀异宝,何只是宫琼花一个说过,在场的群雄们都说过。邢天燕巧妙地抓住了七煞剑门人赤壁劫船的事,而宫琼花又是七煞剑门的长老,一下便问得宫琼花不知怎么解释才好。

聂十八也嚷了起来:“原来是你们七煞剑门的人害我,我至今仍感到莫名其妙。我是一个山中打猎的人,几时有了什么蓝美人这件珍宝了?要是我有了这件珍宝,还不拿出去卖吗?在我们山里的人看来,珍宝当不了饭吃,当不了衣穿,家里有米粮和冬春两季的衣服不好?要那蓝美人来干什么?说!你们七煞剑门的人为什么凭空说有这件宝贝了?害得个个跑来追我要宝,还要杀我,我跟你们有什么仇恨?干吗要那样害我?我死了你们才舒服吗?”

群雄们昕聂十八这么说,一个个面面相觑。这的的确确是山里人说的话,来不得半点假。他不但不是武林中人,也不是江湖上的人,这样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大孩子,怎么会有蓝美人这件异宝了?而且他身上也搜查过了,行囊也翻开来看过了,整条大船也拆毁了,真的在他身上没有这件宝物,可是七煞剑门的人为什么说他有?

火云道长慢慢说:“邢女侠,七煞剑门人说他有,并且还在赤壁之下死伤了那么多的人。要是七煞剑门人有意挑起武林中人的仇杀,似乎说不过去。”

邢天燕说:“七煞剑门的人死伤多少,恐怕没有什么人知道,但小女子听说,死伤的多数是洪湖四把刀的人和附近一带的流寇和地方上的土豪。”

宫琼花说:“我们七煞剑门的夏侯四侠身受重伤,还死了两名武士,这事不假吧?”

邢天燕说:“七煞剑门要是不死伤一两个人,怎么使江湖中人相信聂兄弟身上有异宝了?再说,七煞剑门的七大弟子,二十四剑手,在长江赤壁之上,一个也没有死。同时,小女子还有一个疑问。”

火云道长忙问:“邢女侠,你还有什么疑问?”

“以这位聂兄的武功,我看在场的人,都可以杀了他,可七煞剑门调动了那么多的人,夏侯四侠还亲自出马,居然杀不了这位聂兄弟,反而大败而逃,这不叫人生疑?”

宫琼花说:“这有什么可生疑的?因为半路上杀出了一位江湖怪丐和一位蒙面黑衣人,尤其是蒙面黑衣人,武功之高,令人匪夷所思,才落得惨败而逃。”

“小女子请问宫长老,这蒙面黑衣人是什么人?”

“听说是江湖上消失了多年的黑豹。”

群雄们一听“黑豹”两字,不由人人变色,愕然相视。这是上位行踪莫测、令黑白两道上人听闻都胆破心惊的可怕人物。要是真的是他重出江湖,首先将会是黑道上人的一场灾难。有人惊问,“真的是黑豹么?”

邢天燕一阵冷笑:“我看这事,恐怕宫长老也不能给你们一个肯定的答复。是不是黑豹,她也弄不清。”

火云道长问:“邢女侠的意思……”

“道长,你不觉并奇怪么?蓝美人在江湖出现了,跟着便是消失了多年的黑豹出现,事情有这般的巧?”

“邢女侠认为这蒙面黑衣人不是真的黑豹?”

“小女子怀疑他就是七煞剑门的人。”

这一下,不但群雄傻了眼,连聂十八也傻了眼,问:“什么,他是七煞剑门的人?这……”本来聂十八想说不是。小雪用肘子轻碰了他一下:“你想不到吧?大家是在演一出好戏,不然江湖上怎么都会知道你身上有蓝美人?”

邢天燕跟着说:“这的确是一出好戏,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们以为江湖上的人,个个都是曹操。”

宫琼花忍不住了,喝声:“飞天狐,你在胡说什么?”

“哎!你别大声嚷嚷。要是真的是黑豹,他跑来干什么?只是为了杀人?不是来夺宝?”邢天燕说到这里,转问聂十八:“他有没有将你的宝夺去了?”

聂十八茫然:“没有呵!没有宝,他夺什么?”

邢天燕又转向大家问:“各位英雄,你们试想一下,这事怪不怪?真的是黑豹,武功又极高,他要夺取聂兄弟身上的宝,恐怕任何人也拦不住吧?为什么他杀人了人后,便扬长而去?他恐怕早就知道聂见弟身上根本没有什么蓝美人。开船时,我对这事也百思不解,怎么黑豹不去夺蓝美人,就这么走了?他是出手行侠仗义?直到现在,亲眼看见聂兄弟真的没有什么蓝美人,才看出苗头来,这是七煞剑门人一精一心设置的一个大骗局,目的使武林人士因夺宝而互相残杀,他们坐收渔人之利。看来,我和大家都上当受骗了,无端端在死了那么多的人。”

邢天燕以自己的黠慧,把道听途说的东西东拼西凑,巧妙地编一起,再加上自己的猜度睹恻,说起来头头是道,合情合理,有纹有路,不但令宫琼花百口难辨,聂十八昏头转向,群雄更是全相信了。首先是九龙门的百毒娘子怒视宫琼花:“姓宫的,你现还有何话可说?是不是你们七煞剑门已夺到了蓝美人,设下了这一毒计,平白无辜诬赖这姓聂的小子,挑起了我们之间的互相争夺?”

勾漏二鬼也忘了要杀聂十八,追问宫琼花:“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之间,一条人影,如流星般飞来,锋利宝剑直取邢天燕,一边说:“老子先杀了你这凭空捏造、胡说八道的妖狐!”

邢天燕见这剑来得骤然,凌空跃起,闪过了这一剑,飞落在被拆毁了的大船的碎乱木堆上,定神打量,见是一位锦衣青年武士,问:“阁下何人,为什么突然向我下手?”

跟着,又是两条青衣劲装的汉子跃来,宫琼花惊喜了:“周七侠,是你来了?”

来人正是七煞剑门的人,锦衣青年是熊梦飞的七大弟子之一,排行第七,姓周名若水,在江湖上人称流星剑周七侠,跟着而来的两位青衣劲装人,也是七煞剑门的二十四名剑手之一,一个叫元彪,一个叫元劲。

流星剑周若水看了宫琼花一眼:“宫长老,你带元彪元劲两人,先将这姓聂的小子抓起来,其他人敢阻拦的,杀了再说,我去打发这飞天妖狐。”

宫琼花说:“周七侠,这妖狐我与她誓不两立,让我来对付她好了,杀了她,我也好为石长老解恨。”

“石长老怎样了?”

“叫这妖狐杀了!”

周若水一怔:“什么?她杀了石长老?”

“是!她用诡计杀了石长老。”

周若水双目更露出一股杀人的寒气:“那怎么也不能放了这妖狐走!元彪,你去协助宫长老。”

“是!七爷。”

群雄见周若水这般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一来就口出狂言,要杀人捉人,连招呼也不向大家打一下。有的人因惊畏七煞剑门的声威,不敢去招惹;有的自问武功不及,不敢惹祸上身;也有的见宝物已没有了,要杀要捉的人与自己毫无关系,何必多竖一个劲故?也有几处的人马,原来就臣服七煞剑门,为七煞剑门卖命,但见周若水这般轻视自己,也心中不悦。所以一时间,绝大多数的人都默然不出声。只有湘西言家和贵州九龙门的人十分看不过去,首先言少寨主冷冷他说:“你当我们在场的个个都是死人?由你们捉人就捉人?”

周若水问:“言少寨主,你不会插手来管我们的事吧?”

百毒娘子也不满地说:“周七侠,你要捉人杀人也可以,但得将话说清楚!”

“说清楚什么?”

“你们说这姓聂的小子身怀异宝,现在我们人搜过了,大船也拆毁检查过了,就是没有这么一件蓝美人,这到底是什么原故?”

“你听信那妖狐的胡说八道?”

“本掌门不能不生疑。”

“百掌门,在下可以告诉你,没有这一回事,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在下不想去解释。”

言少寨主说:“不说清楚就别想在我们眼前杀人捉人!别人害怕你们七煞剑门的人,湘西言家并不怎么在意。”

周若水沉下脸问:“少寨主,你要和在下过不去?”

“你这么目中无人,又和我们过得去么?”宫琼花说:“少寨主,百掌门,我们七侠性情一向如此。希望你们见谅,别为那妖狐和那小子与我们为敌。”

火云道长这时说:“百掌门,言少寨主,贫道看这事算了,我们是为宝而来,现在既然没有宝,我们又何必插手管他们的事?”

周若水说:“多谢道长!”他又对百毒娘子和言少寨主说:“在下请两位闪开。”

聂十八仍不知事情已危在眼前,不明白地问:“你们无端端说我有蓝美人,现在大家已看见我的确没有,干吗还要来杀我捉我?”

小雪说:“你也真是,到现在你还问干吗干吗的?江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邢天燕又一跃而回:“小雪,你快带这糊涂小子离开。”

周若水一声冷笑:“你们还想离开么?”

宫琼花一剑飞出,直取邢天燕:“妖狐!现在是我俩决生死的时候了!”

蓦然一条黑影轻然无声,矫捷如电,人到剑出,不但架开了宫琼花的剑,剑尖更直挑宫琼花的膻中穴,吓得宫琼花向后一个急翻跃了出去。群雄一看,又是惊愕,这是一位身材娇小的蒙面女子。

周若水见来人身法、剑法奇快异常,也愕然了,问:“你是什么人?”

“专杀横蛮无理、目中无人的人。”

群雄一听,更是惊讶,这声音娇一精一乃带稚气,显然是一位少女,年龄恐怕比小雪还小。这么一个稚气少女,哪来如此惊世骇俗的武功?她是哪一武林世家的子女?干吗要蒙了面孔不让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