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十三回 大桥湾畔

上回说到独行大盗韦三笑要用刀在聂十八身上划两刀,吓得聂十八连连后退两步:“你,你别乱来,你这把刀这么大这么长,给你划两下,我还有命吗?”

韦三笑说:“那你快将蓝美人交出来!”

“我没有,怎么交呵!”

毒蝴蝶问:“聂少侠,你是真没有还是假没有?”

“当然是真没有啦!不信,你们可以搜查我的行李和全身,要不,我将行李打开来,衣服全脱下,让你们搜查怎样?”

一个劲装大汉说:“好!那你就将行李打开来让我们搜查。

聂十八的行李随身背着,当时便将行李除下,放在地上,当众打开。群雄一看,行李的东西少得可怜,除了两套洗换的旧衣裤,一张油布和火石,火镰等生活用品外,就没有其他的了,哪里有什么奇珍异宝蓝美人?就是衣物中的碎银,也不到十两。只要眼不盲,聂十八行李中有没有蓝美人,一眼就可以看清,根本用不了搜查。

聂十八还怕大家看不清楚,将衣裤、油布一一件件的抖给大家看,一边说:“你们看,我不是没有么?”

那大汉又说:“你将身上的衣服全脱下来!”

“好的!”

其实聂十八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多,一件破旧的棉背心、一件外衣和一件内衣而已。聂十八每脱下一件衣服,就当众抖扬开来,表示衣服上没有藏着任何值钱的宝物。最后,聂十八除得只剩下一条裤子了。

这时,已是十月下旬的天气,又刮西北风,已生寒意,一般身体欠佳的人,不但穿上棉衣夹裤,有的恐怕要穿皮毛等御寒的衣服了。聂十八却光着上身,仍不怕寒冷。他那结实宽厚的胸部,健壮的肌肉,充满着男性的青春活力,不但十分健美,也有股吸引异性的魔力。弄得群雄中的姑娘害羞得不敢正面去瞧,有的干脆掉转头不去看。”

聂十八为了使大家相信自己没有蓝美人这么一件宝物,没去想姑娘们的心思,还问:“你们要不要搜搜我的身子?”

宫琼花带着一股媚意,娇声他说:“好啦!小兄弟,快穿上衣服吧,小心着凉了。”

她的娇声媚态,令群雄有的皱眉,有的摇头,感到不是滋味。聂十八问:“这下你们相信我真的没有了吧?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邢天燕一听,险些卜嗤笑出来。这个聂十八太天真无知了,事情哪有这么的简单?人家会轻易放你走吗?简直不知道江湖上风浪的险恶。

果然,首先是勾漏山的大鬼吴同智喝道:“你想走?没那么容易。”

聂十八怔了怔问:“你想怎样?”

“你以为这样,我们就相信你没有了?”

“那,那,那你要怎么才相信我?”

“说!蓝美人你藏到哪里去了?”

“我没有,又怎么藏到哪里去了?”

“你是不是藏在船上?”

“没有,我连蓝美人是什么样也不知道,怎会藏在船上了?不信,你们可以上船搜查,就相信我绝不会骗你们。”

“你以为我们搜查不出来吗?”

“你们当然搜查不出来,因为我没有。”

“老子不信就搜查不出来!”

“那你们尽管去搜查好了!”

吴同智转向火云追长:“盟主,看来这小子不会说实话,我们是不是各家都派人上船里里外外的搜查一遍?”

火云道长点点头:“那就烦吴大寨主和九龙门少掌门带十多个弟兄上船搜查一遍。不过,贫道可以预言,恐怕你们收效不大。”

毒蝴蝶问:“盟主怎么这样说?”

“据贫道经验所知,一个人收藏了一件东西,尤其是其他人所要得到的东西,就是动用一千几百人,也不可能在四、五天之内搜查出来的。”

吴同智却极有信心他说:“要是真的一时搜查不出来,我就将整条船拖上岸,全部拆了,一根根、一块块板劈开来搜,不信找不出来!”

火云道长微叹一声:“最后,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火云道长早已感到,这事已有点不妙。他是上了年纪的人,富有心思和谋略,阅人不少,江湖经历丰富。从刚才群雄追问聂十八的过程中,他已看出,聂十八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大孩子。这么一件武林中人人意欲夺取的奇珍异宝,又怎会托交他手中?聂十八神态虽然害怕,可是目光没有游离不定,言语更没有闪烁其辞,是一个典型的老实小伙子。他说的话,多半真实,说不定这件异宝,真的不在他身上。要是这样,别说毁船,就是杀了他也没用。

这一点,不单火云道长看出来了,就是无忌老尼、善化大师和百毒娘子也看出来了。

他们看出而没有说出来,一来有所顾忌,怕群雄疑心自己有不良的动机,同时也担心泼了众人的冷水;二来,他们也希望有什么奇迹出现,真的找出了那一件异宝。因为往往人不可貌相。貌似忠厚老实的人,说不准会是大奸大恶的人,不过像聂十八这样年纪不大的人,不可能是这样。

聂十八一听说要将大船拖上岸拆毁,不由急了:“你们不可拆毁大船的。”

聂十八这么一说,更引起群雄的疑心,就是火云道长等人也生疑了。难道这小子真的将蓝美人藏在大船中?要是这样,自己真的看走了眼。百毒娘子首先问:“干嘛不可拆毁大船?”

聂十八说:“你们将大船拆烂了,叫船家今后怎么讨生活?”

“小子,你害怕害了船家?”

“当然害怕啦!一条这么大的船,打造可不容易呵!而且还不知道要多少银子,才能打造成。”

“小子,你想不害了船家,那你将蓝美人交出来,我们不但不拆船,还好好打发船家离开这里。就是你,我们也可以送你一大笔银两,今后你就一生不愁吃穿啦,怎样?”

聂十八说:“我真的没有什么蓝美人,有,我还不交出来吗?”

“真的没有?”

“我要怎么说你们才相信我呵!”

“你没有,江湖上人怎么传说你有的?”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其实,蓝美人我见也没有见过,不知道它是什么样儿,是高是矮,是肥是瘦。初时,我还以为蓝美人是一个活活的大美人哩!这么一个活的大美人,我能带着她走吗?后来才知道蓝美人是一个泥塑的公仔,这么一个泥塑的公仔有什么好处?就算它值好几千两银两,总没有一个人的性命宝贵吧?一个人的性命也没有了,要这蓝美人来干什么?所以我要是有,怎会不交出来?何必跟自己的命过不去,同时还害了他人?”

聂十八这一番肺腑之言,不禁在一些人的心里引起了共鸣,也令到一些人产生了动摇。九嶷山的无忌老尼合什稽首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施主的一席话,胜过我佛点化,老尼也下想染指这份异宝了,就此向各位施主告辞。”无忌老尼说完,便带了两位女弟子,扬长而去,这位无忌老尼,不是不想染揩,而是看出聂十八根本就没有什么异宝,何必白费心血?不如早走为妙。

无忌老尼一走,更令一些人动摇起来,九家十八处的人马。岭南双魔之死,无忌老尼的离开,只剩下其他七家十八处的人了。这七家十八处的人,也有一些人想抽身离开。桂北独行太盗韦三笑说:“大家别听这小子的胡说八道,我们搜了船再说。老子曾经劫过的人不少,往往一些富商大贾,装穷叫苦,眼泪鼻涕一齐流,说自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其实他藏起的珍宝比老子想的还要多。”

一些动摇的人,听这个大盗这么一说,又坚定了信心,说:“对!先搜了再说。”

聂十八说:“你们搜是可以,但可不能将船拆毁了!”

韦三笑吼道:“你少给我开口!你信不信老子先砍了你?”

“不行,你们先讲清楚了才行。”

“讲清楚什么?”

“不准拆毁大船!”

韦三笑突然一刀向聂十八劈来,可是“当”的一声,一把利剑将他的刀挡了回去,韦三笑一看,怔住了。用剑挡住他的不是别人,竟然是七煞剑门的护法长老宫琼花。其实没有她出手,邢天燕也会出手的。邢天燕的出手,不是将他的刀挡了回去那么简单,而是叫他提刀的右手废了。

韦三笑瞪大了眼问:“你想干什么?”

宫琼花笑着说:“韦三哥,你这一刀下去,他还有命吗?万一在船上搜不到蓝美人,他一死,那线索不就断了?”

火云道长皱眉说:“大家别争执了。”他又对吴同智和毒蝴蝶说,“你们快带人上船搜查。”

“是!”毒蝴蝶对吴同智说,“吴大哥,我们上船吧!”

聂十八简直不知死活,拦住毒蝴蝶和吴同智说:“你,你们讲清楚,不可将大船拆毁了!”

吴同智一瞪眼:“你这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老子不但要拆船,还要杀人。”

聂十八一怔:“什么?你还要杀人?不行,你们……”可是一支寒光闪耀的宝剑对准了聂十八的眉心,吓得他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因为这掌剑的不是别人,却是要护着他的邢天燕。聂十八傻了眼:“你,你这是干吗?”

邢天燕笑道:“你最好别乱说乱动。你说没有什么蓝美人,干吗不准人拆了船来搜查?你是不是作贼心虚了?”

“我,我……”

“嗯?你无话对说了吧?你想活命,最好听我的话,别乱说乱动。”邢天燕说完,倏然收剑回鞘。聂十八喘过一口气来,又说:“我真的没有呵!我是怕害了船家。”

邢天燕不再去理睬聂十八,却问毒蝴蝶:“少掌门,你不是说要报答我相助之情吗?”

毒蝴蝶茫然:“燕女侠,你是说……”

“少掌门,你答应我,别去为难船家两父女,船家已痛失了一女,我们不可再为难他了。你让他们父女两人好好离开,就算是报答过我,我们之间,再无牵挂,怎样?”

毒蝴蝶说:“好!我答应你。”

邢天燕又对立如龙说:“立掌舵,你不是也说过要报答我吗?”

“不错,我立某人是说过。”

“我现在也在求你为我办一件事。”

“燕女侠,只要不违背我们这次同盟的事,其他我立某人能办到的,一定去办。”

“我没有其他所求。我知道立掌舵人是湘江一霸,手下的船只不少,我只要求要一只船,给那船家父女两人,使他们依然能在水面谋生过日,不致断了生计,这不会违背你同盟的事吧?”

立如龙说:“区区小事,立某人完全可以办得到。他立刻对手下两位弟兄说:“你们找一条较大的船,交给那船家,打发他们父女两人马上离开这里。”邢天燕说:“立掌舵人,我就先多谢你了,以后你需要我时,我一定也为你办一件事。”

“燕女侠不必客气。”

吴同智突然说:“慢着!”

邢天燕扬扬眉:“你反对?”

“我怎敢反对?不过那船家不准带走船上的任何东西离开!”

“哦?他们随身的衣物铺盖以及所挣来的钱财,也不准带走吗?”

“这些带走可以,但必须经过我们检查。”

“你是疑心船家将蓝美人带走了?”

“在下不能不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