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十回 飞天妖孤(3)

小雪刚想走出茅舍,一支寒气逼人的利剑已将小雪逼了回来,跟着便出现了一个蒙面的黑衣人。聂十八在灯光下一看,又怔住了。这个蒙面黑衣人,不正今天上午要杀自己的人吗?难道他没有走,一直藏在这芦苇滩上。

聂十八脱口惊叫:“是你?”

蒙面黑衣人嘿嘿笑道:“不错!就是我,想不到吧?你们想走?走不了啦!”

小雪问:“你将我家小姐怎样了?”

“放心!她一时死不了,给我封了穴位,躺在湖边芦苇丛里,以后是生是死,我可不敢保证。”

聂十八一下傻了眼,急说:“不行?你不能伤害她。”

“哼!伤害不伤害,小子就看你了。”

“看我?”

“不错!就看你,你要是将蓝美人交出来,她一点事也没有。”

聂十八对小雪说:“你快走,救姐姐去,我在这里应付他。”

谁知这蒙面黑衣人出手异常的敏捷,一伸手,就将小雪抓了过来,跟着一把剑横在小雪的颈上:“丫头,你走得了吗?你再动一动,老子就立刻杀了你。”

聂十八急喊道:“你别乱来,快放了她。”

“小子,你要我放她容易,那你就快将蓝美人交出来,不然,我先杀了她。”

小雪喊道:“聂公子,你快救我。”

聂十八想扑过去,蒙面黑衣人的利剑一下对准了聂十八。厉声喝道:“小子!你再动一动,老子就先杀了她,然后再杀你,最后,连那湖边的什么姐姐也一块杀了!”

聂十八不敢再动了:“好好!我不动,你快放了她,这不关她们的事。”

“小子,那你答应交出蓝美人了?”

“我没有,怎么交给你?”

“小子,那你是要我杀她们了!”蒙面黑衣人说完,利剑又横在小雪的颈上,吓得小雪惊叫起来。

聂十八急嘁:“你不能杀她!”

“哦!你答应了。”

“我真是没有什么蓝美人,要杀,你来杀我好了,我求你放了她们。”

“你以为老子会这样做吗?”

“那你想怎样?”

“老子数三声,你不交出,莫怪老子先杀了她们!”

“我没有,怎么交呵!”

“好!就算你身上没有,那蓝美人藏在什么地方?你说出来也可以。”

聂十八一咬牙:“好!你先放了她们,我说出来!”

蒙面黑衣人有点惊讶,目光中露出了一丝冷笑说:“小子,你快说出来!”

“不行,你先放了她。”

“先放了她?你以为老子是三岁小孩,信你的话?你要是不说出来,老子看不到蓝美人,会放了她们吗?”

“什么?你还要看见蓝美人才放她们?”

“小子,你以为你胡乱说出一个地方,老子就会放了她们?老子要是拿不到蓝美人,不但不会放她们,连你也不会放过。”

聂十八说:“你何必杀害两个无辜的女子?你杀我就好!”

“小子!你是不愿意说了?好!老子先杀了这丫头,看你说不说的。”

蓦然,一个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拍手笑道:这真是一出好戏,演得活灵活现!十分逼真,我叫化算是大开眼界,第一次看见这么难得的好戏。”

聂十八一看,是鬼影侠丐吴三,不知几时,跑到这茅舍里来了,聂十八惊喜地叫道:“吴叔叔,是你来了?”

蒙面黑衣人这时也怔住了,惊愕地看着吴三。吴三笑着对蒙面人说:“杀呀!你快杀了这个丫头呀!我叫化想看看你怎么杀她的。”

聂十八着急起来:“吴叔叔,你怎幺还叫他杀小雪的?”

吴三说:“我的兄弟,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她们是在做戏给你看呀!戏中的事,你怎么当真的了?”

“做戏?”聂十八睁大了眼,“做什么戏?”

“骗宝计!这真的一出新编的好戏,令人拍手叫绝。”吴三又对蒙面黑衣人说,“继续做呀!以后怎么样了?我叫化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结局。”

蒙面黑衣人说:“它的结局就是有人死去!”

吴三吓了一跳:“没有那么严重吧?不会是我叫化的兄弟吧?”

蒙面人手一扬,二道寒光突然向吴三激射而来。吴三凌空跃起,险险闪过了这两把射来的飞刀。人还在空中,蒙面人又一把飞刀射出,令吴三难以再闪避。吴三出手极快,一下将飞刀接住,人也落了下来。

蒙面人赞了一句:“好功夫!”

吴三嘻嘻口笑:“这出戏应结束了吧?”说着,以不可思议的身法和手法,一下将蒙面人面上的黑布揭了下来,在灯光之下,蒙面人的尊面目露出来了!

聂十八一看,又是傻了服,这不是小雪的小姐吗?不禁脱口而说:“姐姐,是你?”

飞天妖狐面具给揭了下来,仿佛没事一样,灿然一笑:“小兄弟,我和小雪演这出戏,演得好不好?”

聂十八一下像掉入五里迷雾中去了,不知是怎么回事,问:“姐姐,你干吗要这样?”

飞天妖狐娇笑道:“小兄弟,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心的关心我们。看来小兄弟对我对小雪的关心是真。”

“姐姐,你这样做,几乎将我吓坏了。”

“小兄弟,要不是这样,能试出你的真情实意吗?”

吴三说:“飞天狐,我叫化真佩服了你,一出戏刚演完,第二出戏又出台了,真是越演越一精一彩。”

飞天妖狐飞了吴三一个媚眼:“你这叫化,我跟小兄弟闹者玩的,你干吗闯了来?来了连招呼也不打一下,你这是算什么?”

小雪说:“小姐,他不声不响溜进了我的房间里,看来用心不良。”

飞天妖狐又说:“不错!不错!叫化,你也是江湖上一位成名的人物,丐帮的堂堂一位长老,深夜摸进了我们的房间里,一旦传了出云,江湖上怎么看你?又怎么看我们?”

“喂!飞天狐,你别有得说就说,幸好我叫化不是一个人来,要不,我给你们咬上一口,跳下黄河也洗不清了。”

飞天妖狐一怔:“什么?还有其他人来?”

跟着,房间里又走出一位蒙面黑衣女子来,清脆的声音说:“是呀,就是我跟他一块来的。这下,他不会对你有什么不良的意图了吧?”

小雪睁大了眼:“你是谁?”

“黑夜女神。”

“什么?黑夜女神?”

“是呀!专门在黑夜行动,除妖捉鬼,杀尽天下间一陰一险的歹徒。”

聂十八一听来人的声音又怔住了,这不是穆婷婷吗?他刚想叫喊,突然,他耳中响起一种似蚊蚋般的细小声音:“聂兄弟,你千万别说出婷婷的身份来,不然,她就会杀了你的两个什么姐姐,那魔烦可大了。

这是吴叔叔的声音,又吓得聂十八不敢叫喊。他不由向吴三望去,只见吴三含笑地给他打眼色。聂十八心里更是惊讶。吴叔叔这是什么功夫?我听到了,难道飞天狐和小雪没听到?但看情形,飞天狐和小雪好像没有听见。只见飞天妖狐上下打量穆婷婷,又望望吴三,问:“吴叫化,你是不是和她联手来战我?”

吴三说:“哎!这是你们女人的事,我叫化插不上手,千万别扯上我,我只是来寻找我的聂兄弟。”

婷婷冷笑一下:“对付你们这两只狐狸,还用得那臭叫化联手?我一个就可以将你们打发掉。”

“哎!小妹子,你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妖狐,亮剑吧!我可以先让你三招。”

“是吗?那我也要看看小妹子的高招儿。”

聂十八说:“你们不打不行吗?”

婷婷不满地扫了聂十八一眼:“走开!这里没你的事。”

飞天妖狐也笑道:“小兄弟,你放心,我不会伤了这位小妹子。我还想这位小妹子以后跟我为伴哩!”

婷婷说:“谁跟你这妖里妖气的女人为伴了?你还不出剑,等到何时?”

“小妹子,那你小心啦!”

飞天妖狐一剑挥出,宛如平地骤然涌现一片秋水,顿时寒意逼人,剑气森森,这个飞天妖狐,出道多年,一个人独闯江湖,除了她的机智狡黠之外,武功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不然,江湖上一些成名的人物,怎会死在她的剑下和飞刀之下?

婷婷闪过她这一招后,点点头说:“看来,你剑法也算过得去,怪不得能在江湖上闯道多年了。唔,这是第一招,还有二招。”

。飞天妖狐笑着:“小妹子,多谢你夸奖了。看来小妹子的轻功也极好,能轻巧闪过我这一招,使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聂十八在旁看得愕然,她们好像不是在真的交手呵,轻轻松松的,好像在互相闹着玩,要是这样,我就不必为她们担心了。

鬼影侠丐吴三却是一位武林高手,看飞天妖狐刚才抖出的一招,竟然是关外长白山人魔星君一派的剑术,微微一怔:难道这飞天妖狐是长白山黑、白双妖的弟子?怪不得行为、作风酷似白妖金媚娘了。他拉了聂十八说:“聂兄弟,我们最好站到一旁去,刀剑无眼,别让它伤了你。”

聂十八跟吴三来到茅舍门口,问:“吴叔叔,她们不是真的要交锋吧?”

“兄弟,你别看她们互相轻笑漫话,但却是一场生死搏斗。”

聂十八一听又着急了:“吴叔叔,那快阻止她们吧!”

“兄弟,现在阻止还不是时候。”

这时,婷婷已让过飞天妖狐三招,便出剑反击。越女剑法不出招则已,一出招便是奇诡莫恻的招式,剑轻飘却含凌厉的杀机,飞天妖狐初时还可以招架得住,剑来剑往,人影纵横,不久,便渐渐处于下风。要不是飞天妖狐临敌经验丰富,机智敏捷,恐怕早已给婷婷划伤了。吴三感到自己再不出手,飞天妖狐必重创在婷婷的剑下,那穆家姐妹不啻多树了一个劲敌。于是,他提起打狗棍,倏然闪进剑光人影之中,“当当”两下,将婷婷和飞天妖狐分隔开来。

婷婷和飞天妖狐同时跃出战斗圈子,顿时刽光人影全消。婷婷仍气走神闲,而飞天妖狐鬓发紊乱,已气喘吁吁了,衣服也给婷婷的剑尖划破了多处。

婷婷惊讶地问:“叫化,你这是干什么?”

同时飞天妖狐神情迷悯地望着鬼影侠丐,不明白吴三的用意,干吗要出手救了自己。

鬼影侠丐吴三说:“好了,你们再也别打了!再打下去,就会闹出人命,我叫化见了害怕,我聂兄弟也不想你们两人其中一个.重伤倒地。”

婷婷问:“你害怕我杀了这妖狐?”

“害怕,害怕,我叫化说不害怕是假的。”

“你害怕什么?”

“我叫化害怕飞天狐万一不幸,长白山的黑、白双妖闻讯而来,我丐帮就不能过安宁的日子了。”

婷婷瞅着吴三:“你是不是吓唬我?别不是你这叫化看上了这个迷人的妖狐吧?”

吴三愣了愣:“你,你说到哪里去了!”

飞天妖狐却笑起来:“是呀!他看上了我怎样?你难道不高兴?”

吴三叫起苦来:“妖狐!你这一说,那不要了我叫化的命吗?”

婷婷也不由笑起来:“怪不得你害怕我杀了这女狐,原来这样。”

吴三着急起来:“喂喂!你这小丫头,怎么打蛇随棍上?这妖狐一向说话口轻轻胡说八道,你怎么当真的了?”

飞天妖狐笑道:“叫化,我说的是真的,怎么胡说八道了?”

“妖狐!你别信口开河。我叫化几时看上你了?”

“你没看上我,我可是看上了你呀!”

吴三这才真正是傻了眼,楞了半晌:“你看上我?”

“是呀!”

鬼影侠丐立刻冷静下来,犬笑着说:“妖狐,看上了我哪一点?”

“看上你一身的臭气呀!”

婷婷“卟哧”一笑:“好啦,你看上了她,她看上了你,这事我不想理了。聂公子,我们走!别管他们两人的事。”

聂十八一怔:“我们走?”

“你不想离开?”

“不不!我是说,吴叔叔不是这样的人,而那姐姐,也只是随便说说,我们怎能丢下吴叔叔不管了?”

婷婷问:“别不是你也叫这妖狐迷住了,不愿意离开?”

“嗨!你怎么也这般胡乱说话?”

婷婷说:“好!你们不走,我走!”说完,便闪身而去。

吴三叫着:“小丫头,你别走,我们得将话说清楚。”

婷婷在夜空里嘻嘻哈哈地笑着:“我才不去管你们的事。不过,你们小心了,别让妖狐将你们两个人的心挖了出来。”声落,人已远去。

穆婷婷一走,吴三埋怨起飞天妖狐来:“好呀!你这下将我叫化害苦了!”

飞天妖狐娇笑着:“这不更好吗?”

“你当然好了,免了杀身之祸,不择手段用这种方法将那小丫头逼走了,我叫化却跳进黄河也冼不干净了!”

聂十八说:“吴叔叔,没有那么严重吧?”

“你你懂什么?你不知人言可畏?七煞剑门的人说你有什么蓝美人,就弄得江湖上人人都在追踪你,连这飞天妖狐也千里迢迢的长白山跑了来,在打蓝美人的主意。”

“吴叔叔,她只不过说你看上了姐姐,可没有说你杀人放火和身怀异宝,这又有什么可畏的?”

“嗨!你这小子真的什么也不懂。”

这时小雪说:“你也真是,亏你还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这一点点事也看不开,我家小姐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吴三说:“你家小姐呀,与众不同,扯上十个八个男人,她也不在乎。可我叫化……”

“难道我家小姐就配不上你?有损你的名声了?”

飞天妖狐讥笑他说:“小雪,人家可是名门正派堂堂一位大侠,可怕我们这些旁门左道人玷污了他的名声。”

“什么名门正派,什么大侠,我呀,看他们之中有些人,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比猪狗也不如。”

“你这小妖狐,不怕我叫化杀了你?”

“杀呀!杀一个本领低微的小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了?”

聂十八慌忙说:“吴叔叔,你不会真的要杀小雪吧?”

聂兄弟,她们千方百计要骗你的什么蓝美人,杀了她们不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