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戊戟 > 黑豹传奇

第七回 魔影侠踪

上回说到聂十八十分担心黑衣老者会伤害了鬼影侠丐吴三。黑衣老者嘿哩说:“那就看他在算帐时,怎么对老夫了。”

聂十八问:“老伯伯,你有什么帐要和吴叔叔算的?”

聂十八的话,也是穆老爹吴三想问的。吴三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从来没有与黑衣老者见过面,有什么帐要算的?难道他有什么亲友叫我打杀了,前来为他们报仇雪恨?可是,他不是说他自己是众叛亲离,一个人似孤魂野鬼般在江湖上浪荡的么,又有什么亲友了?还是因为刚才他的突然而来,自己问了他一句是人是鬼的话而开罪了他?

黑衣老者叱着聂十八:“浑小子!这不关你的事,别来多问。”

“不!老伯伯,要是吴叔叔有什么对不起你老人家的,我代他向你赔罪好不好?”

“浑小子,你最好别来多管闲事,不然老夫也可以杀了你。”

吴三说:“小兄弟,你别多管闲事了,有什么事,我和前辈算好了。”他转对黑衣老者说,“前辈,我叫化是生成的叫化命,留不得隔夜米。我们的帐,是在这里算,还是到岸上去算?”

“唔!等老夫喝过了酒,吃饱了饭,和你到岸上算去!”

聂十八一怔问:“老伯伯还没用过饭?”

“老夫一直从汉口追来这里,没时间去吃饭。”他问穆老爹,“你不会怪老夫要你多添一双筷子吧?”

穆老爹忙说:“哪里,哪里!前辈言重了!小老就是想请前蜚也请不到,难得大驾光临,这样赏面,小老实在感到荣幸。”穆老爹朝船尾喊道,“娉丫头,婷丫头,再添四道菜、热壶酒来!”

婷婷在船尾应着:“爹!我们知道啦!”黑衣老老说:“不用,这桌面上的酒菜已够了,不必再添。”

“小老怎敢这样怠慢前辈?”

“那老夫就打扰了!”

“前辈不必客气。”

聂十八忍不住问:“老伯伯就是为吴叔叔的事从汉口赶来?”

“老夫主要为你这浑小子而来!”

“为我?”

“浑小子,都是你糊涂无用,不单你将大祸临头,也连累了穆家父女三人。”

聂十八慌了:“老伯伯,我有什么大祸了?怎么又会连累了穆家父女的?”

“你这浑小子,心软又好管闲事,你根本就不应该跑出来,缩在深山里打猎才是。可是你又偏偏讲什么信守诺言,跑了出来,既好管闲事,又婆婆妈妈。浑小子,你知不知打蛇不死反被咬一口么?”

“我,我几时打蛇不死了?”

“洪湖四把刀的麻脸虎,你打死了没有?”

穆老爹一怔:“麻脸虎?他怎样了?”

“他的一个喽罗,在汉口镇发现了浑小子,跟着又发现了你们穆家父女。麻脸虎是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来。他们在嘉鱼、龙口和陈溪口一带水面上,张了一面巨网在等着你们去闯哩。”

吴三说:“不错!我叫化也是为这件事而来。”

聂十八茫然:“吴叔叔也是这事而来?”

“你以为我只是来讨两杯酒吗?不过,我没有兄弟的老伯伯知道得这么清楚,也不知道他们将在什么地方出现,只想提醒你们小心。”

穆老爹这时才明白,这两位武林中的奇人,尽管各人神态人间,举止各异,都具有一副古道热肠,他们并不是无缘无故而来,而是担心这船的安危,仗义前来相告。

对麻脸虎这一伙癣疥宵小之徒,穆老爹就根本不将他们看在眼里,只需自己两个女儿出手,打发便绰绰有余,用不了别人前来相助,何况船上还有口一位武功不错的聂十八。但对这两位武林中的绝顶高手前来相告,却感激异常,正想拱手相谢时,婷婷眉开眼笑地捧着热腾腾的酒菜来了。她一边给各人斟酒。一边说:“爹!你今夜里走运啦!姐姐说,你不受三杯之限,可以尽情陪客人饮酒,只是别喝醉了!”

吴三说:“婷丫头,辛苦你们了!”

“吴三叔,我和姐姐才不辛苦哩,恐怕吴三叔等会就辛苦了!”

“我辛苦什么了?”

“等会这位黑衣老前辈和你算帐呀!”

穆老爹连忙喝道:“丫头,别多嘴!”他举起酒杯,向黑衣老者相敬:“多谢前辈仗义前来相告,小老聊以水酒一杯以喜谢意,请!”

黑衣老老点点头:“唔!老夫也敬你是一条汉子,就饮你这一杯。”

“多谢前辈赏脸!”

双双一口而干,婷婷又给他们斟酒。聂十八站起来:“老伯伯,我也敬你一杯,多谢你关心我。”

“好!老夫也饮你这杯酒。”

他们干了杯后,吴三也举杯站起来:“前辈!我叫化也求你赏赏脸。”

黑衣老者说:“吴叫化,你是不是想灌醉了老夫?那老夫就不找你算帐了?”

“不不!我叫化若存此心,不得好死!前辈,就是你不找我算帐,我也要找你算帐。”

“你找老夫算什么帐了?”

“就是前辈要找我算的帐呀!现在我叫化仍然是稀里糊涂的,不知前蜚找我算的什么帐。我总感到,这笔帐早算早好,以免我叫化今后牵肠挂肚,连睡觉也睡不着。”

“不错!老夫也有同感。”

“前辈,那为我们算帐干一杯!”

木然无表情的黑衣老者不禁也微笑了:“好!要不是为了这浑小子,老夫也不想找上你。来!干杯!”

聂十八一听,又困惑了,难追老伯伯为了我才找吴叔叔算帐的?这算的什么帐?吴叔叔可对我很好阿!

随后众人饮酒倾谈心。黑衣老者问穆老爹:“看来,你们父女三人,并没有将麻脸虎放在眼里?”

穆老爹说:“前辈!小老一家怎敢如此大意轻敌?不过,事情不来也来了,着急担心也没有用,不如放开点,到时随机应变,小心应付就是了,小老父女三人,水上水下都算可以过得去,多谢前辈关心。”

“不错!单是麻脸虎这群不成气候的宵小,你的两个女儿,就足可以打发了他们,你以为只凭麻脸虎之徒,就值得老夫赶来么么?”

穆老爹一怔:“煎辈的意思是说,他们已请了其他的高手前来相助了?”

“就凭麻脸虎,别说是你们,就是连这个浑小子也不敢去招惹。”

婷婷问:“老前辈,他们请来了什么样的高手了?”

“七煞剑门!”

穆老爹不由心头凛然:“是河南熊耳山的七煞剑门?”

“武林中还有哪一处叫七煞剑门的?”

鬼影侠丐吴三也不禁惊愕了:“七煞剑门是最近十年里新崛起的一个大门派,以莫测的剑法称雄武林,似乎在正邪之间,它的门下弟子,虽然有恃艺微扬凌人之举,但在江湖上却没有十分明显的恶迹,怎么与麻脸虎这伙水贼同流合污了?这不大可能吧?这么一来,不怕坏了它七煞剑门的声誉?”

“七煞剑门的声誉很好么?在老夫的眼里,他们的声誉不值一文,吴叫化,你怎么连来人也不打听清楚,就跑来告诉人了?”

“我叫化也知道麻脸虎是请了一些高手,但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七煞剑门的人。”

“哼!凭麻脸虎能请到七煞剑门的人?”

“前辈!那他们怎么也来了?”

穆老爹也说:“是呵!小老自问,从来没有去招惹七煞剑门的人。”

“什么原因,你们去问小子!”

聂十八愕然:“问我?问我干吗?”

“浑小子,那夜里你在东篁店用箭射伤了他们的人,就不记得了?”

“他们就是为这事找我?”

“不为你,难道为老夫?谅他们也不敢来找老夫的麻烦。”

“老伯伯,这下我们怎么办?”

“浑小子,你不是喜欢管闲事么?这事是你招惹来的,问我干吗?这件事,你将穆家父女也牵连上了。七煞剑门要找的是你,麻脸虎他们找的也是你,找到了你,顺带连穆家父女也找上了。别问老夫,你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去,老夫只不过担心你稀里糊涂的死了,才赶来告诉你,当然,更主要的,老夫是来找吴叫化算帐。”聂十八一时间惊若木鸡,半晌不能出声,最后对穆老爹说:“老伯,我们不去长沙、郴州,转回汉口好不好?”黑衣老者轻蔑他说:“浑小子!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好办法吗?”

聂十八说:“老伯,我不能因我而连累了穆老伯一家的。”

“那么说,你不去岭南了,转回你的老家去?”

“不!要去我一个人走路去。有什么事,叫七煞剑门的人来找我好了!”

黑衣老者不知是赞还是讥讽:“好!浑小子,看来你还颇有胆色,大概是你还没有死过,不知死是怎么一回事。”

婷婷这时说:“十八哥,别管它,既然我们答应将你送到长沙、郴州,就一定送你去。”

“不不!你们还是别送我去,我也不坐你们的船了,你们回汉口避避吧!”

“可是!我们已收了你的银两啦!”

“那些银两就算了,我也不会要回。你们还是转回汉口的好,我不想累了你们,白白在送了性命。”

穆老爹说:“小兄弟,你以为我们转回汉口,就能躲得过吗?”

“怎么躲不过?汉口镇那么多人,又有官兵,他们还敢在汉口镇上乱杀人?”

“小兄弟,就算我们躲过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他们既然存心找我们,总有一天会找到我们的,小兄弟,我们一向行船走水为生,总不能一辈子躲在汉口镇,不出来谋生吧。”

“哪,哪,哪怎么办?”

婷婷说:“怎么办?去那他们拼呀!一了百了,不是我们生,就是他们死,省得以后日夜提心吊胆过日子!”

“不,不!穆姑娘,你们千万不要去,我知道七煞剑门的人又凶恶,又霸道,武功又厉害,连雄风镖局的什么余大小姐和史嫖师,也打不过他们。听说武威嫖局的人也是他们杀了,你们去,那不白白送死吗?”

吴三一怔:“什么?武威镖局的人也是七煞剑门人干的?”

“是呵!听说他们要找什么蓝美人,为找蓝美人,他们连雄风镖局也盯上了,要搜查雄风镖局的镖车大打起来。”

吴三和穆老爹都是老江湖,也听说蓝美人是一件无价的珍宝,而且蓝美人身上还藏有一份武林中的极大秘密,怪不得七煞剑门的人出动了,江湖上何止是七煞剑门的人出动,其他名门名派,莫不蠢蠢欲动,为追寻蓝美人的下落。聂十八不知道,自己身上就藏有蓝美人下落的秘密。除了黑衣老者和死去的贺镖师外.任何人都不知道聂十八身上藏有这份秘密。所以吴三和穆老爹听得惊讶起来。

黑衣老者又冷冷他说:“浑小子,七煞剑门的人找上你,也是为了这件事而来,他们根本不是麻脸虎请来的,不过是各有所图,联合在一起行动罢了。”

聂十八又茫然起来:“老怕伯,我怎么知道蓝美人呵!蓝美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美人,我见也没有见过。”

“可是七煞剑门的人都以为你将蓝美人收藏了起来!”

“那不冤枉吗?这么一个大活美人,我怎么收藏呵!老伯伯,那夜的事,你不是看见了呜?”

“老夫看见了有什么用?七煞剑门的人都认为你收藏了。就是没有收藏,也知道蓝美人的下落,你去和他们说好了!和老夫说没有用。”

“好!我和他们说去。

吴三问:“小兄弟,你真的不知道蓝美人的下落?也没有见过蓝美人?”

“是叔叔,我真的没见过呵!”

黑衣老者嘿嘿问:“吴叫化,你是不是也对蓝美人起心了?”

吴三顿时面色严峻起来:“前辈,我叫化是贪心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