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温瑞安 > 惊艳一枪

第二章 小姐 飞机

“有桥集团”是方小侯爷命名的,因为米公公的原名是米有桥。他以对方的大号定下集团的名字,希望米公公对这个集团有归属感,甚至为它而卖命。方应看年龄才不过二十上下,但已很懂得这种人情世故了。
  方应看在他的“有桥集团”里,养了许多士和高手。
  ——士是替他出谋献计的。
  ——高手是为他打江山的。
  高手中有三分之一是死士。
  死士是为他卖命的。
  ——死士中最常见的一种,当然就是:刺客。
  这“刺客”的代号是“小姐”。
  他使的是箭,因慕当年一流刺客孟星魂的轶事,,故称他的箭法为:
  “流星蝴蝶箭”。
  他的箭也确比流星还快。
  而且一弩双矢,宛似飞蝶翩翩。
  方应看一直养他,礼重他,悉心扶植他,供给他一切奢华的照顾。
  却没有要求。
  所以“小姐”一直在等。
  等得很心急了。
  他要回报公子。
  但一直苦于报答无门。
  ——终于,今天,他给“投闲置散”但“养尊处优”了四年之后,他等到了任务!
  杀一个人!
  ——不知是谁。
  方应看把容貌形容给他听,之后就说:“杀不到也不要紧,只不过,你一定要用箭法射他,万一就擒,也决不要透露主使人是谁,我一定会派人暗中放了你。我只要说一句:‘大胆狂徒’,你就立即脱围,我护着你。”
  “我一定不会泄露的!”“小姐”大声且坚决地道,“公子请放心!”
  他心里也还有话没说出来。
  ——我要杀的人,一定能杀到的!
  ——天底下能逃过我的“流星蝴蝶箭”的,怕没几个人了吧?
  他很有信心。
  很定。
  他觉得“报答”公子的时机到了。
  成名立万的时机也到了。
  这简直是个“飞来的机会”。
  他跟其他同一集团的死士提到这点时,也戏称这机会为:
  “飞机”。
  他当然并不知道要杀的是谁。
  否则他就不敢想。
  甚至去都不敢去了。
  ——因为这“飞来的机会”简直就是“飞来的横祸”。
  “捧派”张显然近来很不开心。
  因为他很不得志。
  他一向是“左右逢源”的那种人,跟蔡京旗下,在元十三限面前讨功,却把情报出卖给天衣居士,又把天衣居士的机密,一一向元十三限告密。
  ——这样一来,要是天衣居士跟诸葛先生一旦联上了手,自己也已先卖了个人情,日后不愁没有出路:如果是元十三限杀了许笑一,大权在握,自己一样有功。
  可是元十三限却洞悉他所为。
  还去相爷面前告了一状。
  所以张显然很觉没趣,也备受冷落。
  他并不检讨自己,反而觉得非常悲愤。
  他不觉得两头出卖,一脚踏二船有啥不好,反正人人都这样做,只是自己运气不好而已!而且,他更觉得元十三限运气比自己好多了,所以才平步青云,自己还得仰其鼻息!他可不知道元十三限对诸葛先生也一样的想法,更不问问自己的实力是不是可与元老相埒,反正,他不甘心,他把不如人处全推咎于运气上,这样,他就可以没有责任了。
  这日,方小侯爷却召见了他。
  他知道这是个大好机会。
  ——方小侯爷近日极受蔡京器重,又与当今天子渊源甚深,眼看日渐当权,现下召见自己,正是表现之时。
  殊料,方应看一见他就说:“近日,你给相爷排斥,又受‘元老’诽谤,如果不有扭转乾坤的表现,恐怕你就连‘捧派’领袖之位也快保不住了吧!”
  张显然一听,心里忐忑:方小侯爷结交的都是当朝权贵,跟皇上、诸葛神侯、元老、蔡相都过往甚密,而今这样说法,莫非是得到了什么风声不成?
  他连忙跪了下来,要方应看“救命”。
  方应看道:“想不想翻身?”
  “我知道有人意图行弑皇上。”
  “什么?!”
  “我自有办法把刺客制服。但他性暴,一定设法突围,我会在适当时机让你进来,只要听我说‘大胆狂徒!’你就一刀把他宰了,到时只说,‘是元老派我来的。’这样,相爷既感谢你出手杀敌之恩,元十三限也会承谢你让功之情,这样一来,蔡相、元老,都会重加提擢你的了。”
  张显然见有这么好的事,对方应看感激得五体投地,只问如何报答如此大恩大德,方应看只淡淡地道:
  “大家都在江湖道上,我只要你欠我一个情,他日好相见而已。”
  “他日我一定报答侯爷,做牛做马,赴汤蹈火,拼命流血,在所不辞。”
  张显然如此大声约誓。
  方应看淡淡地道:“你懂得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