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温瑞安 > 惊艳一枪

第二章 那个像疯子一般的豪杰 打击

就在此时,一只非常白皙、秀气的手,也疾伸了过来,就跟元十三限那只黑手握了一握。
  一下子,杀气全消。
  小鸟乖乖飞走。
  战斗停止。
  只剩下了人。
  ——将死的、重伤的、愤怒的和平和的人。
  看到了这个人,元十三限自己忽然掉进了悲恨忿憎交集交织的千丈涛万重浪里,他有窒息的感觉——也因为这样,求生的意志也特别厉烈,甚至不惜杀死所有人来求得自己的一息尚存。
  看到了这个人,他仿佛看见自己过去所有的屈辱、耻辱与忍辱。
  看到了这个人,他顿时像看到自己过去所有的悲酸、辛酸和怀才不遇。
  他一切的奋斗,都是因为这个人。
  或者说,如果不是这个人,他根本就不需要奋斗,至少不需要如此奋斗。
  ——如果这个人不是他的同门,不是他的熟人,他或许就不必如此耿耿。
  人总是对自己身边的人易生嫉妒——不是熟悉的人就算大成大就也与他无关。
  这个人跟他关系极亲极密。
  这人在当时当代也事关重大。
  他当然就是。
  ——诸葛先生:
  诸葛小花!
  看到了这个人,天衣居士就觉得自己可以死了。
  ——因为他一定会为自己报仇的。
  ——因为他一定能力挽狂澜的。
  ——因为有他在,他带来的人,都有救了。
  ——因为他就是信心。
  他有一种让人信任的能力。
  就算飞沙走石,他仍稳如磐石;就算惊涛骇浪,他也渊停岳峙。
  他看见了这个人,就放弃了挣扎。
  他死了。
  死在这个人怀抱里。
  他虚弱得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
  打一声招呼。
  但他觉得自己把话都说了。
  而且对方都听得懂。
  并且一定会为他完成他未做完的事。
  这个人当然就是。
  他的师弟:
  三师弟——
  请葛小花!
  ——诸葛先生!
  看到了这个人,雷阵雨才能“瘫痪”了下来,一下子,他的四肢百骸,一起哭泣呻吟给自己的关节和创伤听。
  他苦斗。
  苦战。
  ——人生本来就没有不劳而获的事。
  不劳而获,常常就会变成一无所获。
  他参禅以后,绝对坚信: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奉行。
  这次他为朋友而两肋插刀,拼死跟元十三限这等大魔头拼命,结果,眼看还是挽不回败局:
  织女惨死。
  天衣居士垂危。
  ——这两人一死,只怕取道甜山的各路好汉,也无一能有所幸兔了。
  到了此情此境,此时此地,他也只有拼了老命算了。
  他其实已伤重几死,但他强撑不倒,是因为不能倒,更不能死。
  结果他却见到了这个人。
  这个几乎连在江湖上如此辈分和武功上如此修为的他,,也当对方是一个传奇的人物:
  ——诸葛先生:
  诸葛小花——
  诸葛先生的乍然出现,对元十三限而言,是至大的打击。
  打击,有时候不是在肉体上受到猛烈的攻击。有时候,就算是绝望、挫折、伤心、失意都比身体上受到的打和击更沉重。
  ——伤心永远比伤身更伤。
  谁都怕打击。
  只不过,有的人,当打击是他一种奋发的力量,正如风吹火长、风助火盛,如果给风一吹就熄灭了、那么就是经不起打击了:好剑是在烘炉里打磨出来的,一个禁不起打击的人,决算不上英雄好汉!
  元十三限见着诸葛先生,就像迎面当头应了一个打击。
  ——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和所布的陷阱已失败了。
  诸葛先生虽然及时赶到,但他一上来,也承受了一个至巨的打击:
  天衣居士死了!
  天衣居士是他的师兄。
  ——“自在门”四师兄弟中,大师兄懒残大师始终如同闲云野鹤,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四师弟元十三限,却与自己交恶,也交战了多年,从始至今仍是敌非友;自己就二师兄跟自己特别要好。
  那是一种缘分。
  这次天衣居士再度出山,赴京赴约,为的就是声援支助自己——然而,却出师未捷身先死。
  天衣死:
  就死在自己眼前。
  自己怀里!
  ——这对诸葛而言,不啻是一个最大的打击!
  他亲眼目睹四师弟杀二师兄!
  而他竟不及相救!
  不及相阻!
  眼睁睁地看着。
  许笑一死!
  由于彼此都受了打击,所以都自极大的恨意,继而生起了极强烈的杀机。
  诸葛先生绰着一柄枪。
  一柄风姿绰约的枪。
  ——足以抢掉了所有和所有人锋芒的枪!
  元十三限拉满了弓。
  他的弓正搭着箭。
  ——专伤人心的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