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温瑞安 > 惊艳一枪

第四章 以亿变应一变 亡局

刘全我。
  男。
  山西离石人。
  “风派”掌门人。“风派”是武林“十六奇派”之一。
  “风派”的命名,原是给江湖中人取唤成习的。原先这一组人,有别的名称,可是在新旧党锢之争里,老是见风转舵、顺应时势做人,而且一旦得势,便有风驶尽理,所以武林中人便老实不客气称之为“风派”。
  直至这一任“风派”掌门换作了刘全我,这才“名符其实”起来。理由很简单。
  因为刘全我的袖风。
  ——以袖子为武器,以袖法为武功,除了东海“水云袖”和“桃花社”赖笑娥的“娥眉袖”称绝江湖之外,刘全我的“双袖金风”及“单袖清风”也决不遑多让。
  他的行动也莫测如风,并把手下弟子也训练得疾如劲风。
  他很少动手。
  在武林中记录他出手的资料极少。
  但他杀人却不少。
  其中一次是在派内。
  那是派内斗争。
  单是他为了要夺得“风派”掌门的那一役,他就以双袖撕杀原来的掌门人:“饮雪上人”李血,还有一百二十三名拥护李血的同门、门人、弟子。
  他杀得可一点都不手软。
  何况他现在杀的是敌人。
  ——一个刚刚还出口“侮辱”了他的敌人:
  唐宝牛。
  唐宝牛不是牛。
  他姓唐,尽管他常在重要关头都说他自己是“蜀中唐门”的好手,也尽管大多数人都不相信,但在武林中谁也没弄清楚他的出身和来历。
  他常如数家珍的自报名号是:
  神勇威武天下无敌宇内第一寂寞高手海外无双活佛刀枪不入唯我独尊玉面郎君唐前辈宝牛巨侠。
  他刚才对刘全我也是这样报的。
  ——当然,这只是部分自拟的绰号,时有增删修订,且包罗万有、族类繁多,故未能一一尽录,当然也无法详加记述,只能说有罣一漏万之处,也在所难免就是了。
  他外表长得非常豪壮。
  可是他是个连蚊子也舍不得打死的人。
  如果一名绝顶高手犹如森林里的大象,他的外号足以吓退十头巨象。
  可惜他的武功相比起来,连大象尾巴的一只虱子都不如。
  这回他遇上了刘全我。
  一个杀人不眨眼而杀人又比眨眼还快的好手,而且正值刘全我想藉此立功树威、要在“十六剑派”中脱颖而出,以图独得丞相重视擢升之时。
  唐宝牛虽然高大。
  但他的绝招仍只是吓人。
  ——把人吓走,好过动手。
  动手非死则伤,能免则免。
  可这一次他遇上的是唬不倒的刘全我!
  他一看这人的杀势,便知道此人不好对付。
  但是他不能退。
  他要死守这里。
  他很紧张。
  ——不过他并没有撒尿。
  他裤子湿了,是汗,不是尿。
  他一向紧张就流汗。
  也就是说,流汗能帮助他消除紧张。
  他不想汗水湿透衣衫,让敌人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思。
  他有一种功力,把汗聚集于背后逼发出来,本只应汗湿背衫,可是他也正运聚另一种由自己所创的古怪功力“大气磅礴神功”,所以余功走岔,汗湿裤裆,偏又给朱大块儿叫破,使刘全我得悉他的心虚,,马上发动攻袭。
  刘全我陡然扑了过来。
  他的人本来静止如石柱。
  可是一动就奇疾无比。
  这种不可思议的快法,简直令人不能置信他在前一霎仍是静止的。
  只不过是一瞬之间,他跟唐宝牛已只剩七尺之遥。
  他的左袖一挥。
  那袍子是灰色的。
  他的袖子特别肥大,且似胀满了气。
  他一动手,袖子的形状立即像一把刀。
  大关刀。
  气动也如刀。
  刀劲。
  唐宝牛大叱一声,如一记霹雳轰着雷霆。
  他那一声大吼,喝自他口中,但却在刘全我背后炸响。
  那是炮仗在耳里炸开的响声。
  刘全我立即停了下来。
  但他居然没有回头。
  ——要是他回了头,唐宝牛或许就有隙可趁了。
  但没有。
  完全没有。
  刘全我是怔了一怔,也震了一震,但他的杀势,依然完全无缺、无瑕可袭。
  他只停了一停、顿了一顿。
  他几乎马上就弄清楚了:
  背后没有人。
  唐宝牛只是要声东击西。
  ——这家伙是有些吓人的本领。
  ——但看来也只有吓人的本领。
  所以他几乎是立即又进击的。
  这回他身子没有挪动。
  但袖子迅疾地折卷成锐角,如剑一般,疾长七尺,疾刺而至!
  袖子所发出来的,居然是剑风!
  且比剑锋还锐。
  唐宝牛这回不发一声。
  他的手自镖囊里疾伸出来,千指急弹。
  一种细微但又复杂的声响自他腰畔急起,不经细辨还真听不出来。
  刘全我却听到了。
  袖风那么烈。
  剑风那么锐。
  但他仍是即时听见了。
  他急撤。
  一退丈余。
  招才撤。
  然后他也立即弄清楚了:
  没有暗器。
  ——那些声响,有的是蜜蜂、有的是苍蝇、有的是蚊子。
  这又是吓人的把戏。
  他寒住了脸。
  脸色比月色更寒。
  他再也不相信这大块头的把戏。
  他再也不受这大个子的欺骗!
  他不能再拖。
  ——他不想给同僚占了首功。
  他要杀了这高大但只会吓唬人的家伙!
  所以他再出手。
  三度出手。
  双袖齐出。
  ——“两袖金风”。
  左袖成棍。
  棍砸唐宝牛。
  右袖成矛。
  矛搠朱大块儿。
  他要他们死。
  他要从他们尸身上跨过去。
  唐宝牛是从一次在风雨中受困于茅厕中的突围里,得悟用苍蝇作为暗器可把人唬住的怪招,所以,他镖囊里,常放了些苍蝇、蚊子、马蜂乃至蚱蜢、水蛭、牛虻诸如此类的东西。
  可是这些事物只能干扰敌人。
  不能杀敌。
  杀敌要凭真本领。
  ——什么才是真本领?
  唐宝牛一声虎吼:“看我真功夫!”他一个虎跳,就挥拳扑了过去。
  他三次吓退敌人。
  三攫其锋。
  敌手已怯。
  ——这正是反击的最佳时机!
  他一上来,矛和棍都变成集中向他身上招呼过去。
  唐宝牛左手拳,右手掌。
  掌劈棍。
  拳擂矛。
  他凶。
  拳悍。
  掌厉。
  但三招。
  只三招。
  三招后他已失势。
  他的局面已谁(就算不会武功的人)都看得出来:
  那不是败局。
  ——而是死局。
  交手时间极为短促。
  对唐宝牛而言,他第一招抵住了棍,第二招格住了矛。他没有败。
  败在第三招。
  ——对方的武功可怕之处在于:在第一、二招已试出了敌手的功力,第三招便已有了对策,再一招就足以把敌人击败。
  唐宝牛是败于第三招。
  但他只败。
  未死。
  ——以刘全我的武功,足以能击败他,但要唐宝牛丧命,恐怕还得大费功夫。
  可是唐宝牛面临的不只是败局。
  而是死局。
  因为——
  唐宝牛在败的时候立即急退。
  一个人在遭受挫败的时候,最好的办法也是速退。
  退可以避敌锋锐。
  退守方可自保。
  唐宝牛一退,就退到了荆棘林中。
  荆棘有千刺万钩。
  唐宝牛只觉背上一阵刺痛。
  然而刘全我在出手前以已早算好他是退无可退。
  是以第四招攻至。
  袖。
  袖风。
  带有淡香的袖风。
  唐宝牛大叫一声。
  仍然力退。
  背后荆棘全给撞折,他的背衫撕裂,月下贲厚背肌不断随着疾退添加紫灰色的血痕。
  他居然撞倒荆棘。
  ——荆棘极其坚轫,连刀剑也不易砍伐。
  可是唐宝牛只有他宽厚的背。
  他的气。
  他的求生之力。
  为了求生,很多人都会做一些平时自己不能做、不可为、不敢行的事。
  唐宝牛忍痛负伤撞开一条“退路”。
  荆棘纷飞四溅。
  刘全我有点意外。
  他仍不放过。
  他追击。
  可是荆棘迸飞于他身上、脸上,划出迸溅的血珠,一如唐宝牛正一面退一面发放暗器。
  这不足以杀伤他。
  但却足以阻挠他。
  他的追击慢了下来。
  眼看唐宝牛就可以逃脱,可是荆棘丛中兀然冒出了一个人,一拳就把唐宝牛打倒。
  也使他不仅掉入了荆棘丛里,也落入了死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