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温瑞安 > 惊艳一枪

第三章 以一变应万变 大局

蔡水择顿时回复他的好学不倦、不耻下问,“愿闻其详,敬请指教。”
  “无梦女”道:“你们有人潜在我们那儿,你们那儿自然也可以有我们的人。”
  蔡水择敬诚地道:“这个当然。”
  “无梦女”笑问:“你不问我是谁?”
  蔡水择道:“你也没问我。”
  “问了也没用,是不是?”
  “是。问了,不说的,仍是不会说的:要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故布疑阵,让我们错杀了自己人。”
  “所以,就算你说有人在我们那儿卧底,一如我说我们早有棋子伏在你们之间一样,都不知真假,得要自己判断。”
  “但我们杀了司马、司徒,却是千真万确的事,你大可出手阻止的。”
  “因为他们跟我无关。”
  “无关?!”
  “很简单。元十三限也怀疑你们有人布在我们的阵容里,所以,他另留有两道杀手锏,是完全不为人所知的。”
  “其中一道就是你。”
  “他们也不知道有我。我一向都在局外。”
  “你先留在这儿,扮作村姑,却恰巧给司徒神鞭、司马金鞭选上了。”
  “我也不认得他们,但从‘元老’口中知道有这两个自己人”。
  “所以他们死活,与你无关。”
  “他们这样对我,我岂会关心他们的死活?我要达成的任务是破坏你们的布局,追出天衣居士,他们死活都不重要。”
  “因此你也只知道有个赵画四,但并不认得他。”
  “我起先也真以为他是赵画四——不过,他劫胁着我,也封穴道,但都没用过重手,对我很好。”
  “这跟传闻不一样,反让你生疑了,是吧?”
  “这还不疑,倒是白痴了。”
  “所以他一动手,你就知道他是谁了。”
  “我从他封穴道的手法中知道他决不会是赵画四。”
  “不过你也不打算救这使鞭的两人。”
  “我一向不打算让随随便便就看见我身子的人可以随随便便地活下去。”
  蔡水择仿佛很有点遗憾,“可是,我也看到了。”
  “无梦女”也接得很快,“所以,我也没打算让你们可以安安乐乐地活着。”
  蔡水择的黑脸孔和棕瞳仁却闪过一丝狡狯之色,“不过,你说了那么多的话,问了那么多的事情,我看却是暗度陈仓,别有用心。”
  “无梦女”瞟了他一眼。
  这眼色里就算没有恨意,也肯定会有愤意。
  “哦?”
  蔡水择这才朗声道:“因为看来张饭王是为你所制,只是,他的‘反反神功’已然发动,现在的局面已渐渐转了过来:你已为他所牵制住了!”
  私房山的药野上。
  唐宝牛与来人对峙。
  唐宝牛高大、神武、厉烈、豪勇,看去就像是一尊不动明王。
  他很有自知之明。
  他的“自知之明”是知道自己长处、明白自己的好处。
  所以他先长吸一口气。
  (一吸气,他的胸膛就挺了起来,而且体积也似胀大了,自信,当然也就紧随着膨胀了起来。)
  然后他用很有力的眼睛望着对方。
  (只要眼神一用力,仿佛从拳头到信心都有力了起来,,打一个喷嚏都直似可以使地底震动、月亮倾斜。)
  接着他用手拨了拨乱发。
  (不是梳理好它——而是拨得更乱,这样看起来才更有性格、更有气慨、更难缠难斗!)
  一切的“架势”都“齐全”了,他才用一种滚滚烫烫浩浩荡荡的声势、声调、声威说:
  “阁下是谁,鬼鬼祟崇地想干什么?!要干什么?!”
  那人目光振了一振,长了一长。
  唐宝牛只觉自己眼瞳视线如遭痛击,震了一震,敛了一敛。
  那人启口,还未说话,唐宝牛已强抢着说话:
  “明人不做暗事,我先报上大名让你洗耳恭听:我就是神勇威武天下无敌宇内第一寂寞高手海外无双活佛刀枪不入唯我独尊玉面郎君唐前辈宝牛巨侠——记住,是巨侠,而不是大侠,巨侠就是大大侠的意思,明白了没有?——你是谁?快快报上名来,唐巨大侠可不杀无名之辈。”
  那人双目中的淬厉神采终于缩减了一大半。
  不但他傻了眼,连在旁的朱大块儿也为之咋舌。
  那人双袖一卷,在夜空中“霍”的一声,好像至少有两个人的脖子折在他袖中了。
  “我是来杀你们的,用不着通报姓名——”
  话未说完,唐宝牛已发出霹雳雷霆似的一声大叱:“这算啥?!你行过江湖没有?未动拳脚,先通姓名!这规矩你都不懂!你老爸没给你取名字不成?我四川蜀中唐家堡养条鱼,也有名字,其中一条叫朱大金,一尾叫金大朱,还有一尾叫猪狗不如,但都有个名字!你却连名儿都没,不是宵小之辈是啥?!”
  那人给他一番抢白,倒是噎了气,气势也不如先前浩壮了。
  唐宝牛这才肃起了脸,问他:“你是‘狼心死士’蓝虎虎?”
  那人直摇手。
  唐宝牛“嗯”了一声又问:“你是‘一言不合’言句句?”
  那人也摇首。
  “你是‘逼虎跳墙’钱穷穷?”
  那人摆手兼播头。
  唐宝牛怒吼一声,震得荆棘处满天昏鸦震起。
  “那你这畏首藏尾之辈,到底是谁,报上名来!”
  他故意胡诌了几个人名,为的是要一挫再挫对方的锐气。
  这一下,那人气势确已全为唐宝牛所夺,只及忙着回答:“我……我姓刘……刘……”
  “刘什么?!”唐宝牛眼瞳放大、鼻翼张大、吹胡髭咆哮道:“刘邦?!刘备?!刘阿斗?!”
  那人给吓退了一步,突然,仰首望月。
  他脸上一片月色。
  眼睛也突然冷了下来。
  利了起来。
  然后他用一种凉浸浸的语音道:
  “我是来杀人的,用不着告诉你什么。”
  还是那句话。
  但这次他说的时候,仿似已下了决心。
  下定决心只动手,不再多说什么。
  唐宝牛看得心中一凉。
  因为他知道来人是谁。
  他一早已然知道。
  ——来人是“风派”掌门刘全我。
  他只是想故意激怒对方:
  对方一旦懊恼,他就有机可趁。
  可是对方突然不生气了。
  唐宝牛马上觉得有点不妙。
  他在动手前喜欢激怒对手。
  对手一旦动怒,一旦失去理智,便容易犯下错误,他就能轻易取之。
  他至怕有两种反应:一是激而不怒。
  一是反而利用了怒火来发挥更大的潜力。
  现在跟前的敌手显然就是前者。
  他用冰凉的月色来冷却自己的怒意。
  唐宝牛听过蔡京手上有“十六奇派”为他效命。
  其中“风派”的头子叫刘全我,是个十分出色的好手。
  他的绝招叫做“单袖清风”。
  他的绝招中的绝招叫做“双袖金风”。
  唐宝牛的手突然探进了镖囊。
  他的手一旦伸进了镖囊之际,他脸上的神情,立刻像是胜券在握、大局已定似的,而且充满了狂热。
  刘全我本来已恢复了他的冷漠。
  杀人本来就是件冷酷的事。
  可是他一见唐宝牛狂热的神情,立即动了容,再瞥见对方的镖囊,更是变了色。
  “你……你真的是‘蜀中唐门’的人?!”
  ——的确,川西唐家,暗器无双,环顾武林谁敢招惹?
  唐宝牛于是开始吟诗。
  诗吟漫漫,悲歌纵放:
  “……思牵今夜肠应直,雨冷香魂吊书客。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刘全我额上开始渗着汗。
  他的眼神仿已凝固。
  他发现自己失去了把握。
  失去了纵控大局的信心。
  他本来正要发出“单袖清风”。
  但他却怕惹来了“蜀中唐门”的暗器。
  ——听说“蜀中唐门”的暗器,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他们能在烟花中炸出根本无可躲避的暗器,据说在唐家堡里,连一场雨中下的也不是雨滴,而是暗器,一个真正的唐门好手,就连身上一条毛发也是一流的暗器!他正疑虑。
  这时,朱大块儿忽低声叫道:“唐哥哥,你的裤子怎么湿了?”
  湿了?
  唐宝牛乍闻,脸色遽变。
  刘全我一听,大喜过望,马上出手。
  ——“单袖清风”。
  他一袖子就打出去,号称“铁塔凌云”的余也直,就给这一袖打成了十七八截。余也直是唐宝牛的师兄,只不过,唐宝牛什么武功都练不完就放弃,所以他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师父、师叔、师伯甚至师侄都很多很多,但他的武功却没几个肯认他作同门。
  老林寺内,烛火晃闪。
  “无梦女”的甜靥已不甜了。
  反而是一张厌怒的脸。
  张炭的一张脸,又红又黑,也更红更黑了。
  “无梦女”发现已给蔡水择瞧破,就不再装作了。
  她在挣动。
  也在挣扎。
  不是她控制着张炭要穴的吗?
  张炭也在挣扎。
  拼力挣动。
  他不是给“无梦女”钳制住要害的吗?
  “无梦女”涨红了脸,嗔恼叱道:“你……放手!”
  张炭也喘着气道:“是是你抓抓抓我的……你放手才是!”
  “我……放不了啊!”
  “我……我现在也没办法!”
  “你这人!你练的是什么死鬼武功!”
  “我……”
  蔡水择这才恍然大悟。
  他忍不住笑。
  “你笑什么?”张炭和“无梦女”一齐叱喝他。
  “张饭王练的是‘反反神功’……”蔡水择笑得岔了气,就差还没断了气,“你制住他,他就用你的功力来反制你。你硬要强撑,现在两种内力已缠结在一起,分不清彼此了,你们要自分开、拆解,也不容易了!这叫两位一体,哈哈哈……你们俩儿,可真有缘,天造地设!”
  “无梦女”涨红了脸,骂道:“这是啥阴陨功力!你还不快放?!”
  张炭喘息申辩:“我这功力不阴损,是你先暗算阴损我,我的功力才会反扑……现在闹成这样子,我也一时撒功不了了……”
  “你不要脸!”
  “脸我可以不要,但我要饭!”
  “你还贪嘴!”
  “无梦女”恼羞成怒,“看我不杀了你!”
  “无梦女”当然不是什么菩萨仙子,说她是个罗刹女,也是轻了。
  她要杀人,就是杀人,决不轻恕,更不轻饶。
  但她现在只光说杀不下手。
  主要是因为:她和他已真的“连成一体”。
  ——“反反神功”已把两人的身体四肢连成一道,她要制住张炭,无疑也等于制住自己;她要打杀张炭,也得先要打杀自己!
  “无梦女”当然不会杀伤自己。
  可是局面十分尴尬。
  这时张炭已摘下了面具。
  他除了脸略圆一点、身材略胖一点、脸上痘子略多一点、肤色略黑一点之外,的确是个看去英伟看来可爱的男子!
  “无梦女”虽然是个有名的女子杀手,但她自“九幽神君”调训以来,行事乖僻毒辣,但对那如狼似虎的同门师兄,却是一向避而远之,而且一直以来都洁身自好,守身如玉。虽然这些前事,对她而言,已不复记忆,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的性格却仍是没有变。
  而今,却让这样一个男子,贴得那么近。
  而且,那男子的功力,已与她血脉相连了。
  可是,那男子却能没有因而要占她的便宜,而且还尽量节制、避开。
  对于这点,女子一向都是很敏感的,“无梦女”更不会判断错误。
  不过,她现在动手,很容易便造成对方动脚……同样的,她往后退,反而致使对方向前。
  这一来,可真糟糕。
  ——如果糟糕只是一种“糕”,那只不过食之可也。
  但现在是乱七八槽。
  糟透了。
  话说回来,一个男子,脸圆一些,比较亲切;略肥一些,较有福气;痘子多些,更加青春;肤黑一些,更有男子气慨。
  “无梦女”到了此时此境,也真是失去了主意、没了办法。
  无计可施。
  她只恨自己为何不早些放手?
  ——早些放了对手就不致给对方古怪功力所缠了。
  可是人总是: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这时候,她想收手,也有所不能了。
  她以为这男子虽非轻薄之徒,但仍贫嘴;她却有所不知,张炭说要“吃饭”,那倒是真。
  ——只要“饭王”张炭吃够了饭,他的“反反神功”自然功力大增,那时候要挣脱出这尴尬的纠缠便绝非难事了。
  所以,蔡水择便好意为张炭辩白。
  “他没有贫嘴。他说的是真话。这位张饭王,只要张口吃饱了饭,那么功力便能收发自如,你们就不必这么抵死缠绵了……”
  张炭和“无梦女”一起脸色大变。
  张炭说:“你笑,你已自身难保……”却是女音。
  “无梦女”说:“小心你后面……”竟成男音。
  蔡水择愣了一愣。
  ——如果是张炭叫他小心背后,他就一定能够及时反应过来。
  但说的是“无梦女”。反而是张炭在骂他。
  这使他一时意会不过来:况且,张炭成了女声、“无梦女”作男音此事反而困扰了他。
  他怔了一怔。
  这一怔几乎要了他的命。
  而且也几乎害了几条性命。
  其实原因很简单。
  ——都是为了“反反神功”。
  这功力一旦发作,又化不开,所以张炭说出了“无梦女”的话,“无梦女”说了张炭的声音。
  也就是说,“无梦女”的话,其实是张炭说的;张炭的话,就是“无梦女”的话。
  蔡水择如果能及时弄清楚,那么,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不幸了。
  有一幅画:江山万里,苍松白云,尽在底下。
  飞在苍穹旭日间的,不是雕,不是鹏,竟是一只鸡。
  这样一幅画,就在蔡水择眼前闪亮了一下。
  一晃而过。
  人猝遭意外之前一刹那,在想些什么?有没有预兆?
  也许,有的人刚唱起一首旧歌,有的人忽然想起以前恋人的容颜,有的人恰恰才反省到:啊,我真是幸福……
  这时,就遭到了意外。
  说不定,就这样逝去。
  因为意外永远是在意料之外。
  不管别人在遭逢意外而想到什么,在蔡水择眼前闪过的,却是这些:
  这样的一幅画。
  这样的一个画面。
  蔡水择虽然怔了一怔,但他的反应并没有慢下来。
  尽管张炭和“无梦女”的话令他大为错愕,但他还是提高了戒备。
  他及时发觉了一种风声。
  劲风。
  ——定必有种极其锐利、迅疾、细小的兵器向他背腰袭至。
  所以他翻身、腾起、捺掌、硬接一记!
  他已在这电光火石间套上了一对“黑面蔡家”的“黑手”。
  ——黑手一抹便黑。
  套上了这抹黑的手,便可以硬接一切兵器、暗器和武器。
  它不怕利刃。
  不怕锐锋。
  更不怕毒。
  他反应快,翻腾速,出手准确。
  ——可惜。
  可惜对方来袭的不是兵器。
  也不是暗器。
  甚至一点也不锐利。
  ——你几曾听过人的脚也算得上是“利”器?
  可是这一脚确是发出锐利破风之声,就如一把剑、一柄刀、一支长针!
  这“锐利”的风声使蔡水择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大错特错。
  “砰”!
  蔡水择硬接了一记。
  他接是接下了。
  但他以擒拿接按一剑之力来受这其实雷霆千钧石破惊天的一腿。
  所以他捂着身子、躬着背、屈着腰,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当他落下来的时候,已老半天,而且眼睛、耳朵、鼻孔都涌出了血。
  鲜血。
  血自人的身体淌流出来的时候,是生命里最动人的颜彩。
  至少在赵画四眼光之中,是这么看;他心中,也是这么想。
  来人戴着面具,手里拿着一支画笔,还滴着血似的墨汁。
  面具上画了一朵花,只画三分,令人感觉那是一朵花,但看不真切。
  令人感觉那一朵花永远比那真的一朵花更花。
  美女也是这样。
  来的不是赵画四还会是谁?
  ——他绝对是个一出手就能令人感觉到确是高手的高手。
  他一来就重创了蔡水择。
  局势大变。
  对蔡水择和张炭而言。是大局不妙、大势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