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帝疆争雄记

第二十八章 守宫朱砂一眼辨真身(2)

他寻思了一下,接着道:“兄弟本来在调元运功,忽然被凌姑娘惊叫之声惊动,睁眼一看,只见颜峰一手拉住凌姑娘,兄弟大怒跃起身,冲上前去。颜峰因不知兄弟身上负伤,还有几分忌惮,忙忙放手应战。兄弟见他神色匆急,想到无名氏如果失陷墓中的话,他何须急成这样?便决定设法拖延

叶葆道:“楚兄的猜想十分正确,可惜无名兄为了喊我们出来,迟了一步。”

楚南宫道:“叶兄还不知道颜峰为人乃是聪明绝顶而又手段毒辣之人,他一松开手,不容兄弟说话,便突然出手急袭。兄弟奋力击出一拳,正想趁机跃开,谁知力不从心,这一拳的力道只不过是平日四五成功力)因此与那厮掌力一触之下,顿时震跌地上……”

罗门居士插口道:“楚兄跌倒之后,可是立刻昏迷过去?”

楚南宫道:“虽然不是立刻昏迷,但也隔不了多少时间……”

罗门居士道:“玻姑一身武功也非泛泛,她当时竟不动手么?”

楚南宫道:“她双手托住苦行禅师,自然无法动手,其时我似乎听到她大声问凌姑娘说,能不能将苦行掸师放下……”

他寻思一下,又道:“兄弟堪堪昏迷之际,仿佛听到颜峰厉声说要杀死此地所有之人,接着听到凌姑娘应声说愿意跟他走……”

叶葆大怒道:“嘿,我明白啦,颜峰看准凌姑娘仁慈心肠,故此用众人性命威胁她一同走。”

罗门居士接口道:“楚兄可还想得起他们向那一边走的?”

楚南宫想了一阵,沉吟道:“好像是向东南方去的,那边乃是出山之路十二金钱叶葆道:“多蒙楚兄指点,我们这就追去,罗兄快点动身吧!”

罗门居士面上神色冷静如恒,缓缓道:“我们自然要赶紧追上去,不过叶葆道:“不过怎样?罗兄何妨明言?”

罗门居士道:“兄弟是想到目下我们追去的话,已经是第三批人马了楚南宫道:“第一批是无名氏,第二批人马是谁?”

罗门居士道:“第一批人马不错是无名氏及美艳夫人,第二批则是瑛姑,她刚刚才丢下苦行掸师跑掉,我们现下才出发,时间上已经吃亏,必须设法弥补……”

叶葆诧道:“尝闻罗兄智谋出众,却不知这时间上的吃亏怎生弥补法?”

罗门居士道:“叶兄过奖了,兄弟怎敢当得智谋出众四个字,不过刚才忽然想起,照道理说,瑛姑本该是第一批追兵,直到刚才方始回转,丢下苦行禅师,再次走开,这时才变得第二批……”

楚南宫道:“罗兄话中玄机深奥难明,兄弟想不透那瑛姑说是由第一批变成第二批,却于事实有何关系?”

罗门居士道:“兄弟说得没头没尾,元怪楚兄听不懂。关于这件事,兄:弟意思是说瑛姑去而复转,原因无疑是她追不上颜峰,半途追丢了。所以她回转来,大概打算找无名氏。

却不料无名氏已经走了。因此她丢下苦行禅师而去。这一去如果她另有去处的话,自然没得再说。如果她是去追颜峰的话,那就大有文章了……”

叶葆道:“罗兄请先假设瑛姑乃是再度去追颜峰,便又如何?”

罗门居士道:“早先瑛姑手中抱住苦行神师,加上她跟去之际,也许已落后了一阵工夫,所以她后来追去,沿着出山道路急奔,一直见不到颜峰和凌姑娘的影子。其时天色尚未全黑,以她的目力,纵然一时追不上颜峰,但也应该见到。故此兄弟猜想她一定是找不到丝毫线索,故此匆匆回来……”

他停顿一下,那叶葆楚南官二人知道下面的话更加重要,都不敢出声打岔。

罗门居士接着道:“她回来之意,元疑是要告诉无名氏向出山之路追赶,白费工夫。而由于她刚才把苦行禅师丢掉之举看来,可证她决不是为了安置苦行禅师才折返的。试想她如果找到线索,却因抱住苦行掸师而走不快的话,她也可以随手把苦行禅师丢下,何须折返此处?”

他这一番推理之后词,只听得叶楚两人心中服气不过。

楚南宫道:“既然如此,罗兄囊中有何妙策?”

罗门居士寻思一下,才道:“如今之计,我们也舍却正路,要知颜峰他若是独个逃走的话,我们就算知道方向,亦难以追上。但他目下带着凌玉姬姑娘,如果不走正路,速度有限,我们只要找对了方向,定可追上……”

叶葆道:“凌姑娘虽然不诸武功,但她脚下极是轻快。如果她不肯走,颜峰那厮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譬喻可以抱起凌姑娘逃跑,也不至于走得很慢!”

罗门居士笑道:“若果他抱住凌姑娘的话,决定不快,试想山路险峻崎岖,草深林密空身之人,尚且时时被荆棘枝叶划伤,他焉能让玉姬受到这种皮肉这伤,以致毁损姿容?”

叶楚两人一齐击掌道:“罗兄这话剖芒析微,教人心服口服……”

叶葆道:“珠既得,我们这就分头去追如何?…

罗门居士道:“分头追赶亦元不可,兄弟首先要请间叶兄一句,假如你追上了颜峰之时;能不能不打一声招呼就用你名震天下的十二金钱,将他击倒?…

叶葆沉吟一下,道:“罗兄这一问含有深意,兄弟真心想过,自知到时施展不出这种暗袭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