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帝疆争雄记

第二十五章 五招一香矮神琼字丹(3)

凌玉姬心头大震,悲声叫道:“夫君你小心啊!贱妾自然听你的话……”时,她猛下决心,准备万一无名氏被对方击毙的话,自己也立即自杀身死。这实在是没有办法中的法子,只因无名氏的性格与旁人不同,当真是说得出做得到,如果目下不听他的话,非被他休弃不可。

她抱着与无名氏殉情偕亡的决心,毅然举步向墓门奔去。

葛老人霜眉一耸,洪声道:“你真不敢不听老夫的劝告?”

凌玉姬脚步一窒,但随即接着向前奔去。

葛老人霜眉笼罩住一股怒气,眼中射出炯炯威光,突然举掌向无名氏推去。

他虽是轻描淡写地随手推去,但内力奇重,出手之快逾于闪电。

无名氏举掌一拍,登时把他一推之势化解。葛老人哦一声,再度出手向他推去。

这一推之中暗蕴奇奥擒拿手法,变幻莫测。无名氏面上一片冷漠淡然之色,疾然发招,掌扫指拍,使的乃是凌玉姬传授十二散手中的“西风残照”之式,暗暗含蕴修罗七决中“粘引”及“拦劈”两大决。

葛老人不但没有抵开他,反而被他凌厉手法迫得横移一步。

他停住手凝望住无名氏,洪声道:“好家伙,原来是凌波父凌兄的传人……”他眼中掠过一丝奇异的光芒,接着道:“尊夫人也姓凌,是巧合抑是真有渊源关系?”

凌玉姬已经奔到墓边,提高声音道:“启禀葛老前辈,凌波父乃是家严葛老人哼了一声,道:“这样说来,凌兄已经不但选中快婿,同时也找到得意传人了……”

凌玉姬道:“他尚未见过家严……”

葛老人道:“胡说,他的手法从何学得?”

凌玉姬高声道:“是我依家严平日所教转而传授他的……”

无名氏厉声道:“你不必再说了,快走人墓去!”

凌玉姬不敢哼声,退人墓门之内。

无名氏大声道:“你人墓之后,不论奔人哪一翼之内,先取一件宝物,如果我万一落败死了,你就再多取几件,便可封闭在内……”他话中之意,也是要她保存清白,宁愿一同丧生,也不让别人揭开她的面纱。

葛老人朗声一笑,道:“好,好,想不到并非凌兄亲传之人,便接得住老夫两招,假以时日,凌兄可以命你代他出手了……”

他的话声之中,似乎含有酸溜溜的醋味,可见得无名氏已引起他满腔嫉妒。像他这种盖世高人,居然也忍抑不住,更可测知此事在他眼中竟是何等重大。

无名氏这刻哪有心思去体会对方情绪,他只知安排好后事,然后对这个盖代绝世的高人,作以卵击石的一战。

他摒弃一切闲思杂虑,专心一意凝望着这个矮胖老头,双脚微微分开,不了不八地屹立地上。

这副气度风采和架式摆出来之时,已自有一种超尘的高华气度,宛似一代名手元异。

葛老人低低哼一声,还未动手之际,目光忽然向墓门望去。无名氏因是背向墓门,所以瞧不见发生了何事,不过他从对方面上却看得出必定有什么可怪的景象。

他为了小心起见,所以动也不动,沉声道:“葛老前辈可是见到什么景象?”

葛老人收回目光,凝视他道:“你自家不会看么?”

无名氏道:“区区功浅艺薄,岂敢分散心神回头瞧看,但区区相信老前辈绝非是故意引我分散注意力,是以特地向老前辈询问!”

葛老人摇摇头,道:“你这种心性根骨,老夫恨不得收你为传人弟子,可惜被凌兄抢先了一步……”说到这里,他眼中又射出似是嫉妒难禁的奇异光芒。

他停了一下,接着道:“刚才乃是有人走人墓门……”

无名氏接口道:“如果是普通的武林人物,老前辈一定不会留神瞧看,只不知这个值得老前辈分心之人是何等样之人?”

葛老人道:“你猜得不错,这人就是一直伏伺在你旁边的一位妙龄女尼。”

无名氏道:“老前辈可是因为她乃出家之人,居然奔人财神之墓而感到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