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帝疆争雄记

第十九章 金针刺穴陋室囚燕娘(3)

他左侧的两人一个身量矮小,形貌有若童子,但面目间一派刁滑精明。另一个则是肩润膀粗,相貌堂堂的大汉,身量又高又大。一望而知必是神力天生,外功特佳之士。这两人原来就是曾经在烦恼峡露面的人山稽大洪和刁童井奇。

片刻间,又有一个人倏然奔人,却是个中年人。

颜峰道:“曹廷兄回来啦,有什么消息?”

这个中年人敢情就是缠夹先生曹廷,他拱拱手,道:“在下不敢露面,所以得到的消息有限。只知道凌玉姬忽然出现,她手下一干爵榜高手均已离开洛阳,似乎大家都不再追究烦恼峡之事………

颜峰哼一声,道:“这都不关重要,我们只须把丁岚杀死,湮灭人证,谁也无奈我们如何!”

曹廷接着道:“关于丁岚的下落也有点线索,等会儿再提,先说那凌玉姬她遣散那一干高手之后,便偕同蓝岳出去,瑛姑接着也失踪了。这三个人后来都不知去向,要等找到那个赶马车之人才晓得他们的下落……”

他歇了一下,接着道:“听说城西的一间破厅内,隐有一人,形貌衣着都似神指丁岚……”

颜峰道:“很好,去瞧一瞧便知道了。此外关于我二叔父,银鱼精舍罗门居士等人可有消息?”

曹廷道:“二先生还在城中,听说已经派出许多人找你,因此你目前还是不露面的好!”

颜峰哼了一声,道:“我不离开此处,他一辈子也找不着我……”

曹廷接着道:“至于罗门居士、混元手欧兄他们却因内伤不轻,暂时无能出动……”

颜峰寻思一下,道:“目下唯有从丁岚身上,可以查出另一件事。我们半夜行动,曹廷你守在家中,我和井奇,稽大洪两人去找那丁岚……”

当下都纷纷起立,各自回到两边的房间内。

凌玉姬急于离开,但又怕那巫婆子派出缥局之人,在横街上守望,所以不敢从厨房后门出去。

她惶乱地探头向外面窥看,厅上已没有人影,但穿过这个院落,说不定仍难逃得过颜峰他们的耳目。

正在无法可施之际,忽然发觉还有一道侧门,忖度形势,看出如果从这道侧门出去,便可能打通天院子外侧通过,却不知通往何处?

这时已考虑不了这许多,蹑足过去,缓缓拉开那道侧门。外面是条窄窄冷巷,她毫不犹疑,轻手蹑脚地向冷巷中走去。

冷巷尽头又是一道侧门,她探头一看,却是另一个小院。暗暮之中,仍然可以察觉出尘封垢积,甚是污秽。

跳人小院落之内,四望一眼,抬级走上一条短廊,然后穿人一间堂屋之内。

这间堂屋内有几扇门户,黑暗之中,一时看不出那一扇门才能出去。

她只好碰碰运气,随便拣了一扇门,轻轻推去,木门应手而开,顿时一股臭味冲人鼻中。

里面一片漆黑,显然不是通出街外之路。她定一定神,正要回转,突然间里面传来一阵低微的呻吟之声,接着有人低低道:“姑娘救命……”

凌玉姬大吃一惊,凝神看,隐隐约约见到有团黑影蹲在地上。”

她最先是怕这人乃是颜峰他们,但旋即想到此处臭气熏人,除非迫不得已,谁肯住在这等地方?

是以她心中略定,压低声音道:“那些人都在隔壁,你声音千万要小一点,你是谁?”

那人低低呻吟一声,似是万分痛苦。凌玉姬走过去,取出特制火折打亮,火光之下,只见一一个人披头散发,蹲坐在地上,双手双脚都有铁链扣住腕踝。

那人缓缓抬头,面上污垢异常,身上衣服也泰半破碎,但仍然看得出是个女人。

凌玉姬心头大震,首先熄灭手上火折,然后蹲下去,伸手替她把脉。

片刻后凌玉姬轻轻道:“你身上一定受了很多伤,加以长久蹲伏不动,血脉淤滞,若果再这样下去,不出五日,便将身亡!”

那女人在黑暗中低叹一声,凌玉姬取出一支金针和一粒丹药,道:“现在你先服下我这粒提气活血的丹药,再让我用金针刺穴之术,减轻身上伤势,并且刺激血气运行,便无大碍了。”

她把丹药塞人那女人口中,等了一下,然后点燃火折,看清她身上穴道之后,手中金针,迅快地连刺数穴。

又过了片刻,那女人嘘一口大气,轻轻道:“我已舒服得多了,姑娘医道通神,救我于垂危,大恩大德,不知如何报答……”

凌玉姬道:“我虽是挽回你的生机,但这些铁链却弄不开……”

那女人道:“姑娘贵姓大名?可许见示?”

凌玉姬心中颇为惊异于这个女人言词文雅,同时被她一打岔,也就忘了铁链之事。当下道:“我姓凌,名玉姬!你呢?”她顺手把火折弄熄。

黑暗中只听那女人道:“我姓柳名燕娘,做过几年颜峰的姘头,但结果差点死在他手中……”她发出切齿之声,可见得她心中的仇恨。

凌玉姬讶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碧萧红罗柳燕娘么?”

柳燕娘道:“想不到凌姑娘也得知贱名,只不道凌姑娘怎生来到此地/凌玉姬道:“说来话长,简单的说就是我要避开恶石谷巫婆子的追踪,所以无意躲人这一家的厨房中,却不料此宅竟是颜峰他们居住,所以我一直不敢哼气,直到刚才打冷巷走过来,想找出去的门户,却无意推开此门,因而见到你……”

柳燕娘道:“我仍然不大明白,姑娘怎的不纵跃出去?却冒险穿门过户?”

凌玉姬道:“我只学过一点内功,却没有练过武功!”

柳燕娘仍然皱住眉头,面露迷惑之色。凌玉姬道:“你一定已被困日久,所以对江湖上近来之事,不大晓得。也因此想不透我凭何跟巫婆子作对她道:“姑娘聪明过人,实情正是这样,我被那负心薄幸的颜峰囚禁折磨已达三个月之久,在这段期间之内,他曾经迁移过许多地方……”

凌玉姬道:“他若是移情别恋,不理你便是了,何至于要把你幽囚折磨?”

柳燕娘微微一笑,道:“他绝不能轻易放我,只因他许许多多为非作歹的秘密,我都知晓。我早就疑心有一天他会把我害死,所以把他千心万计弄到手的颜家宝物收起来,放在一处妥当之地。果然有一天他想向我下毒手,我说出盗走他宝物之事,才令他投鼠忌器,不能杀我。此后,他用尽种种非刑,可是我晓如果供出藏宝之处,不但害死那个收藏的人全家,我自家性命也必不保……”

凌玉姬讶骇地望着她,暗自忖道:“我还以为那金老板的秘密,只有我一人知道,谁知竟是她安排的……”

但她当然不说出来,却道:“我得赶快离开,因为还有一个人等我去救!但你怎么办呢?”

柳燕娘道:“现在我己相信姑娘当真是无心闯入,那么我们一起走吧!请把火折点燃,我好弄开铁链……”

凌玉姬如言打亮火折,柳燕娘深深瞥她一眼,忽然道:“姑娘可知道我为何突然相信你不是颜峰派来哄出我实话的奸细么?答案就是在你小臂之上凌玉姬不解地卷起右手衣袖,露出雪藕一般的小臂,在那欺霜赛雪的皓腕之上,只有一点猩红色的痣,此外别无所有。

柳燕娘道:“据我所知,颜峰为人好色如命,每逢见到长得美貌的女孩子,便思染指。

但凌姑娘右臂上的守宫砂痕已说出你还是纯洁清白之身,是以我敢断定你绝不会是颜峰的奸细……”

凌玉姬这时才恍然大悟,道:“这守宫砂是那天架子老道士替我点上,当时我虽认出这是专门验看是否处于的守宫砂,却没有在意……”

柳燕娘道:“听起来你很不简单哪,连那二十年前突然隐遁无踪的天枭子你也认得……”她一边说,一边在弄那手腕及足踝上的铁链,不一会儿就被她褪下。

她起身舒展一下筋骨,道:“他们见我业已垂死,便不曾锁上,却不料因此被我逃脱。

我目下觉得身体虚弱,这番出去,便得找个地方,好好用功,最少也得渭养几个月之久!不知道几时才有机会报答你救命恩德……”

凌玉姬收起火折,道:“些须小事,何劳挂齿,倒是逃出此处要紧……”

柳燕娘带领着她,走出外面。她虽是身体虚弱,但这些房屋还难不住她,当下由她托住凌玉姬的腋下,一同跃了出去。

两人在黑暗中分手,凌玉姬急急忙忙向金老板住宅奔去,且喜一路上没有碰见敌人,不一会儿工夫,已奔到那座住宅。

她绕到后面园门,这回已有经验,虽然明知园门已经闩住,但她不慌不忙运劲聚气,轻轻一推。

园门内的门闩“啪”的一响,中断为二。她推门进去,走上小楼,冲人房中低声叫道:

“无名氏……无名氏……你在哪里,看我取了什么东西回来?”

原来她已和无名氏约好,彼此称呼姓名。

房中一片寂然,她突然一凛,掏出火折点燃,放目四看,房内哪有人迹?

她把火折熄掉,但觉全身发软,坐倒在椅上,脑中空空洞洞,却流下两行珠泪。

要知她历经艰险,好不容易才把解药弄回来,然而无名氏却失去踪迹,教她焉能不大感失望?

这刻她生像掉在大海之中,四面茫茫,全元一点可以攀扶凭藉之物。

过了一会儿,她定一定神,忖道:“可惜我不会追踪之术,简直无法查看一点线索……”

念头转到此处,禁不住记起那擅长追踪的神指丁岚。

她双眼一转,霍地起身,慎重寻思道:“如果我把神指丁岚找到,他原本也和无名氏一路,自然肯帮忙查看他的去向!好极了,这就找他去……”

但她同时又记起颜峰说过要去杀死丁岚话,如果她此去碰上颜峰他们,岂不糟糕?最可怕的是柳燕娘曾经说过这家伙好色如命,倘使落在他手中,当真比起杀身之险还要可怖。

她虽然惊慌地思忖,但脚下已奔出小楼,接着迅快地出了园门之外,直向城西奔去。

夜色中她的一身雪白罗衣,甚是惹眼。但她已顾不了这许多,片刻间已奔到城西。

这城西地方宽广,也有高楼大厦,也有陋巷小屋,也有荒僻旷地。

她只知道神指丁岚在一间破庙之内,却不晓得破庙地点,只好乱走一转出一条僻静的街道上,眼角忽然瞥见人影闪动,这一惊非同小可,张惶四顾,找寻可供藏匿之处。

转眼间两道人影迅掠到,落在她身前,却是两名劲装疾服,身带兵刃的汉子。

凌玉姬呆呆望住这两人,但见一俊一丑,年纪都在三四旬之间。

那两人见了她都眼中发亮,丑的一个道:“俺于超真是走运啦,孙骏你可晓得她是谁?”

那个名叫孙骏的人道:“她是凌玉姬,谁人不知?但老于你别高兴,我听说她裙下忠臣甚多,个个都是名重一时的人物,若果有一个在暗中跟随着她,我们吃不消兜着走……”

于超冷笑一声,道:“你如果害怕就快走,我于超练了几年混元掌力,岂是拿来做晃子的?谁敢上来,先得吃我一掌。”

孙骏冷笑道:“前几日见到无名氏时,你已请他尝过你的混元掌力,但人家似乎一点不怕。”

凌玉姬听他们的口气,似乎深悉自己底细,但又未见过他们,心中大感诧异。

于超道:“俺今晚要定她了,听说她长得美艳绝世,俺冒死也要看一看她的全貌,然后把她带走……”

孙骏道:“你去吧,如果你揭开她面上丝中,而不像玉虚宫浮尘子一样惨死的话,我孙骏就服气啦!”

于超大踏步迫到凌玉姬面前,道:“俺就不信她有邪术……”

凌玉姬见他当真要动手了,不由得骇得尖叫一声,倒退几步,这一声尖叫划破午夜岑寂,倒把于超骇了一跳,一时没有再迫上去。

孙骏冷冷道:“凌姑娘你纵然叫破喉咙,这附近没有人会来救你……”

于超接口道:“是啊,在这巷子旁边只有一间破庙,里面连鬼影也没有孙骏道:“我劝你还是自动把丝中取下来好些,免得我们出手冒犯……”

凌玉姬听到破庙就在附近,大喜过望,但对方又说庙中无人,不禁好生失望。

于超嘿嘿冷笑数声,又举步迫上前去。凌玉姬杀人已杀怕了,实在不想再用毒针伤人,惊怕中连连后退。

孙骏在一边笑道;“老于可得小心,她不是风花谷卉,小心花下的毒刺扎手!”

凌玉姬见他步步紧迫,自己后背又贴住巷墙,闪无可闪,不由得又尖叫一声。

墙上突然有人冷冷道:“好恶徒,难道你们眼中竟没有王法的么?”

于超和孙骏都齐齐哼一声,举目向墙上望去,只见一个长衫客屹然直且。

于超扬手一掌,疾向墙上那人双腿劈去,掌势一发,劲风啸耳。

墙上的长衫客脚尖一抬,轻轻易易就化解了他这一记雄猛掌力。

孙骏低嚏一声,迅速回头查看还有没有其他人。一见没有人影,心头略宽。

长衫客趁势飘身落地,招手道:“姓于的有本事到这边发横,何必欺侮妇孺。”

于超大喝一声,猛急扑去,双掌连环劈出,激起阵阵劲风呼啸之声。

那长衫客对他的混元掌力似乎视如元睹,出手攫拿,手法奇奥神妙,指掌着着不离对方腕脉。

两人转瞬之间已互拆了十多招,于超的雄浑掌力空自风啸山响,却只能把对方长衫刮得拂拂飘飞,丝毫不能奈何人家。

孙骏也不过来帮忙,凝神细瞧来人相貌和手法,看了一会儿,已认出来人身份,心头大凛,返身悄悄溜走。

于超渐觉不支,加以锐气已失,每一招都被对方制住机先,难以发挥威力。当下厉声道:“老孙快点来,咱们联手对付这厮……”

话声甫落,孙骏的声音已经从数丈以外传来,却也是叱喝动手之声。

长衫客冷笑道:“你的伙伴已经悄悄溜走,任得你栽在此地,但他怎知我早就命人截住他去路,此人与我原本有点旧怨,今晚狭路相逢,他插翅也跑不掉……”

于超听知孙骏逃走之事,怒火上升,顿时更影响掌法。长衫客骄指疾敲,倏忽间已击中他小臂“祁门穴”上。

这于超乃是混元手欧充得意弟子,功力深厚。当敌指袭到之际,已知不好,急急运气护穴,硬挡一下,底下双腿齐飞,急踹疾踢。

长衫客怒哼一声,身形一旋,不退反进,巧妙绝伦地欺到于超左侧,掌势扫出,这一掌击在于超小腹之上,但听他负痛大吼一声,身形飞开寻丈,坠跌地上,登时气绝身亡。

长衫客走到凌玉姬身边,施了一礼,道:“凌姑娘受惊了。”

凌玉姬掩住双眼,哺哺道:“多可怕啊……又死了一个人……”

长衫客怔了一怔,道:“在下乃是迫不得已,才施展毒手,姑娘想必也看见了……”

凌玉姬摇摇头道:“不,你那一掌原可拍在他腿上,那样他只是腿骨断折,不能再与你拼命,却用不着惨死……”

长衫客怔一下,道:“姑娘慧眼如电,这一招果然可以如此……”

说到这里,那边厢又传来一声惨叫,一听而知乃是垂毙之前悲号。

凌玉姬身躯一震,哺哺道:“啊,这江湖上血腥遍地……人命贱如尘土长衫客默默望住她,一时没话好说。

眨眼工夫,四道人影分头驰到,在孙骏惨死那边来的人身高及丈、肩阔膀粗,宛如一座人山,从另一边来的人却长得比常人矮小,生像童子。

那个人山似的大汉宏声道:“公子,那厮已死在我拳头之下……”

长衫客烦恼地摆摆手,那大汉为之一愣,旁边那童子模样之人立即把大汉拉开,走得远远的。

凌玉姬长叹一声,道:“请问颜公子,今晚还曾杀死什么人?”

长衫客又是一怔,道:“凌姑娘怎会认得在下?”

凌玉姬道:“大名鼎鼎的颜峰公子,武林中谁人不识?你们今晚究竟杀多少人?”

颜峰讶道:“就这两个人,你……你晓得我们今晚出来的目的么?”

凌玉姬当真被他这种锐敏的反应骇了一惊,幸而她面上一半被丝中遮住,所以不会从表情中泄露。

她道:“我怎会知道?不过公子在这等深夜出来,又带着两个武功高强的人,可知必定有所图谋,对不对?”

颜峰道:“姑娘真是当世才女,刻芒挂微,言无不中。在下今宵出来虽有要事,可惜一无所获,尚幸得遇姑娘,当真是三生有幸!只不知姑娘孤身一人,深夜到此有何贵干?”

凌玉姬忖思一下,道:“公子于我有赐援之恩,不敢相瞒,实是因与无名氏约好,在此会面!现在他应该就到了……”

颜峰脸色微变,默然不语,似是凝神查看四下动静。

凌玉姬淡淡道:“他也许已经到了,见到我与公子说话,所以暂不露颜峰忖道:“这活有理,他若然来到,一看地上尸首,必定了然于胸,知道是我出手替她解围。不过又因我曾与他为敌,所以不肯露面。”

一阵夜风过,凌玉姬优雅举手掠鬓,风姿动人已极。

颜峰突然微晒道:“在下觉得不解的是凌姑娘为何抬出无名氏来吓我?”

凌玉姬娇躯大震,她委实想不出哪一处露出了破绽。

但颜峰却没有直接解释下去,话锋一转,道:“听说凌姑娘已是无名夫人,不知真也不真?”

凌玉姬颔首道:“自然是真的!”

颜峰微微一笑,道:“但无名氏却不一定真心把凌姑娘当作妻室……”

凌玉姬为之一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颜峰开口欲说,那边厢忽然传来一下低低的口哨声。

颜峰压低了声音,道:“姑娘快随我来,恶石谷婆子来了!”

凌玉姬先是大吃一惊,但立即想到可能是颜峰的诡谋,当下淡淡一笑,道:“她来了又怎样?”

颜峰道:“我听说她在这几个时辰之内,踏遍全城,到处查询你和无名氏的下落……”

凌玉姬道:“只怕不是她来,而是别人,或者……”她拖长声音,接着道:“或者是别的人也未可知!”

颜峰眉头一皱,道:“姑娘如果不信,那也无可奈何……”

转瞬间急风飒然掠到,接着一声怪笑,起自半空,那怪笑之声划空而至,直向凌玉姬头顶罩下。

颜峰迅踏两步,扬手一掌劈去,掌力如山急撞出去。

平空中那条人影低嚏一声,斜闪数尺,然后飘落地上。

只见来人一袭黑衣,头发半斑,面容冷峻惊人,正是那武林三位最难惹人物之一的恶石谷巫婆子。

她的双眼在黑暗中闪出森冷光芒,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颜峰。

颜峰故作失惊之态,道:“原来是巫婆子老前辈驾到,晚辈颜峰有礼了,尚请老前辈恕我冒犯之罪……”

他确实是好猾过人,一开口就先表示自己是因不知来人身份而出手,使对方无法借题发作。

巫婆子道:“颜世兄家传绝学果然不凡,老婆子险些受不住这一掌……”她声如果呜,甚是刺耳。

颜峰拱手道:“巫老前辈好说了,晚辈记得听家叔说过巫老前辈已难得离开恶石谷一步,只不知今晚何故驾临洛阳?”

巫婆子虽是出名难惹难缠的人,可是对直隶颜家仍不敢胡乱开罪,当下道:“说起来话长,今晚我婆子踏遍全城,为的就是这个女娃娃……”

颜峰故作惊讶地道:“原来如此,却好大家都在此碰上,我们一块儿去吧!”

巫婆子眉头一皱,道:“上哪儿走去?”

颜峰道:“家叔就在那边等候,是他命晚辈引领凌姑娘前往……”

巫婆子双眉皱得更紧,道:“她和令叔怎生认识的?有何事情?”

颜峰笑一下,道:“晚辈提一句老前辈就会明白啦!这位姑娘乃是寒家不借牺牲,志在必得之人……”

巫婆子哦了一声,心想这凌玉姬真有一套,颜峰失宝的线索居然在她身上。

她想来想去,觉得颜家失宝之事,关系何等重大,如果自己一定要把人夺走,直隶颜家必倾全力与自己周旋。

颜峰微笑施礼道:“巫老前辈同行一趟如何?家叔如知大驾光临,定必倒履迎接!”

巫婆子道:“那就算了,老婆子暂时放手,烦你转致令叔,就说贵府之事了结之后,请将此女交给我,老婆子与她也有一段公案!”

颜峰道:“晚辈一定转禀家叔广他转眼望住凌玉姬,道:“凌姑娘请吧。”

凌玉姬犹疑了一下,突然向巫婆子道:“请间大婶,你可曾碰见无名氏?”

巫婆子一愣,道:“他的下落除了你之外谁会知道?”

凌玉姬接着道:“蓝岳呢?仍然没找到么?”

巫婆子冷笑道:“你别在老婆子面前耍花枪,我正要间你把蓝岳藏在何处?可见你夫妇两人把蓝岳加以谋害,却来故摆疑阵?”

凌玉姬也不辩说,自语道:“那就一定是瑛姑了,一定是她……”

巫婆子道:“随你怎样说,我只是不信!”

颜峰忽然插嘴道:“凌姑娘尚未与无名氏结为夫妇,如果你老说无名氏暗害蓝岳,或者是实,凌姑娘身处其中,断乎不会帮助任何一方。”

巫婆子瞅他一眼,似是怪他胡乱插嘴,却没凭证,颜峰察貌鉴色,接着道:“老前辈如果不信,可以验看她左臂上的守宫砂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