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帝疆争雄记

第十九章 金针刺穴陋室囚燕娘(2)

蓝岳面上泛起紧张的笑容,心中暗祷告道:“天啊,如果她不忍下手的话,便可证明她对我有…。凌玉姬呀,你万万不可下手……万万不可下手凌玉姬心中也是波涛起伏,这一刹那间,她忽然觉得这样对付蓝岳太不公平。她手中这支金针刺下去的话,蓝岳顿时全身瘫痪,连手指也无法移动,这样她就可以把蓝岳交给巫婆子,换取解药。

然而问题就在她应不应该利用他的真情使他牺牲?玩弄感情到底是可耻之事,何况这个俊逸的年少高手也使她芳心中泛起恻然不忍之情……

她呆呆想了一阵,心中两个人的影子交战不休。过了半晌,她轻咬银牙,玉腕一沉,那支金针无声无息地刺人蓝岳胸膛。

蓝岳长叹一声,瘫软在座位上。

凌玉姬大声吩咐车夫直驰广源缥局,不一会儿便到达广源缥局门前。

她掀帘张望一下,转眼看看蓝岳,低声道:“你心中一定对我万分怨恨,同时也十分惊异我的作为……”

蓝岳道:“不,都错了。第一,我对你没有丝毫怨恨,只有‘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悲哀!第二,我早就晓你为何这样做!我已见过巫婆子,她曾把一切告诉我……”

凌玉姬听了“恨不相逢未嫁时”这话句,不禁愁聚翠眉,泪涌星目.心中充满悲哀。

她早就被蓝岳一片深情感动,不过这时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深刻些。因为蓝岳敢情已知道她是用他来换取无名氏的性命,除了最痴情的人,怎肯牺牲自己去救情敌?

蓝岳缓缓道:“这件事你也不必太挂在心上,我落在巫婆子手中,并不至于死,只须以十年青春,陪她在恶石谷中度过!”

凌玉姬娇躯一震,哺哺道:“多可怕啊,将十年青春岁月,消磨在恶石谷中?”

蓝岳道:“世上之事,很少有两全其美,你顾得了他,就顾不了我,所以我并不恨你。”

凌玉姬位然道:“请你不要再说了。”

她的声音极是哀婉动人,蓝岳本来就满腔凄凉,至此也不住洒下热泪。

两人在车厢内凄凄切切,难舍难分。外面的车夫突然大声道:“广源缥局早就到啦!”

蓝岳道:“你快去吧,赶车的等得不耐烦了!”

凌玉姬举袖拭泪,又替他揩干面庞,然后掀帘下车,却听蓝岳长叹一声,低低吟道:

“梦轻似烟醒不记,情如山重死犹存,独爱美人多伤感,为推洒泪向黄昏……”

她举目一望,满天霞彩,竟然已是黄昏时分,不禁又是一阵凄然!

那广源缥局门甚为寂静,大概局中之人,均已押缥他去。

凌玉姬走人镖局之内,一个身穿长衫的人迎上来,一面讶异地打量她,一面问道:“姑娘找谁?”她道:“巫大婶曾经告诉过我可以在此找到她。”

那人肃然道:“姑娘请坐,容在下进去禀报。”

过了片刻,那人领着巫婆子出来,凌玉姬检袄道:“大婶你好。”

巫婆子面寒如水,冷冷道:“他在哪里?”

凌玉姬不知她为何这般神情,却也不敢多问,低头道:“就在外面的马车上。”

巫婆子哼了一声,道:“叫他进来!”

“他已不能行动。”

巫婆子道:“哦?他没有没有抗拒?”

凌玉姬摇摇头,巫子取出一个小瓷瓶,交给凌玉姬,然后看也不看她一眼,径向那身穿长衫的人道:“去把外面车上的人搬人来,哼,好一个役出息的东西!”

凌玉姬道谢一声,便告辞出去。眼看那人向马车走去,她不忍观看,便向街上走去。

走了两三丈远,突然风声飒然,一个人拦住去。举目一瞧,却是那面容冷峻的巫婆子。

巫婆子冷冷道:“把药还给我!”

凌玉姬讶道:“为什么?”

巫婆子怪笑一声,道:“你是真不晓得?抑是装蒜?那马车之内哪有人影?”

凌玉姬吃一惊,顿时呆住。

巫婆子瞧出她眼中的震骇丝毫不假,念头一转,仰天冷笑道:“那个把蓝岳偷跑的人,不但想加害无名氏,同时也是跟我老婆子过不去!你且在此地等一等……”

说到未一句,她的人已飞出数丈以外,只见她迅逾飞鸟,疾奔而去,霎时便转人另一街。

暮色渐浓,光线黯淡。凌玉姬凝仁了片刻,忽然浮起一个念头:“我何不趁这机会赶快逃开?不然的话,巫婆子转回来时,如果碰上带走蓝岳的人,那还罢了。若是空手而归,纵然不加罪于我,但那解药一定要索取回去无疑……”

她本来是个胆小娇柔的深闺少女,但这时想起无名氏的性命捏在自己手中,不由得全身热血沸腾,胆气大壮。转眼向四面瞧看一下,便赶快举步向最近的一条横街奔去。

她的身形刚刚转入横街,消失不见。那巫婆子已自快若飘风般奔了回来。

这个老婆子一见凌玉姬失踪,先奔人嫖局内瞧瞧,然后纵出来,怪笑一声,自言自语:

“想不到我老婆子阴沟里翻船,竟被一个小女孩诱骗,且看这女孩子到底逃得出逃不出老婆子掌心……”

自语之时,双目环视四下形势,然后毫不犹疑,腾身而起,直向凌玉姬转了人去的那条横街纵去。

她身法何等神速迅快,晃眼间已纵到横街街口,放眼一瞥。只这条横街之上冷僻元人,却有一排排的巷子。

巫婆子低哼一声,流露出满腔痛恨,放步向横街内奔人去。

那条横街一共只有二十来丈长,每隔两三丈便有一道巷子。

巫婆子以迅逾奔马的身法,笔直奔到横街尽处。她的目力不比等闲,虽是匆匆掠过之际,却也看清两边巷子内的情形。

以她估计,凌玉姬脚程有限,如果奔人这条横街,不论她躲在哪条巷子之内,仍难逃得过她锐利如鹰隼的目光。

谁知这条横街以及那十多道巷子都间然无人。至于横街那边的尽头却是另一条较为热闹的大街。

巫婆子皱起霜眉,忖思一下,疾忙奔回镖局门前,再从别的方向搜查。

其实凌玉姬还在附近,她虽是脚程不济,但心思灵敏过人。一转入横街之后,忽然想到这条横街形势最佳,自己既然不假思索向这儿奔逃,巫婆子回转之际,势必也会极快地寻到。

此念一生,连忙转入右边第一道巷子之内。走了几步,便见到有道后门。她冲近去随手一推,没有推开。这时她已感到祸迫眉睫,无暇再寻别一家,心急之下,用劲聚力再推一下,“啪”地一声脆响之后,那扇木门应手而开。

凌玉姬闪身人去,赶快关门。她恰恰把门关上,巫婆子刚好从巷口掠过,只要慢了一点,她便将被那老婆子抓回去。

凌玉姬喘息一阵,转眼四看,只见此地炉灶齐全,竟是个厨房。不过看来久已无人使用,以致周围尘封网结,一片荒残之象。

她放心地透口气,不敢再从门口出去。刚好旁边还有一根横木,便拿起来闩住那道木门。原来早先她运劲聚力的一堆,竟把门闩震断。

她转身向前面走去,先移近窗边向外窥看,只见外而是个通天院子,再过去有厅有房。

那院子倒也干净,因此可知此宅之内有人居住,只是不用厨房而已。

凌玉姬寻思一会儿,正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冒险走出去。过了一阵,忽然有人从前面院门进来。凌玉姬连忙闪开一边,屏息静气。

她先是听到两个人一齐进来,走人厅中,然后过了一会儿,又听到几下极轻的脚步声。

凌玉姬心中一凛,想道:“原来此宅之人,也是武林之辈……”她从步声中已觉察这一于人都怀有上乘武功,所以虽然很想瞧一瞧是谁,却不敢妄自移动。

那大厅中此刻坐着三个人,当中上座的人长得面长如马,眉字之间,透出阴沉精悍之色。正是直隶颜家的高手颜峰。